站长之家首页 > 产品 > 微博动漫最新资讯 > 正文

微博动漫:你在微博里的每一条评论,都可能成为漫画素材

2020-01-08 08:42 · 稿源:刺猬公社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赵思强,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内容本身就是帮助人们寻找自我的路径,凸显自己的个性,让读者看到自己想被人看到的一部分。

2019 年 11 月,微博动漫副总编辑兼原创漫画总监余昭带着团队成员来到北京的各个法院:东城、大兴、丰台等等,和工作在一线的执行法官们接触,记录他们工作的样子,观察他们吃饭的地方,聆听他们的故事和想法,了解他们究竟是怎样一群人。

这是一个不断刷新认知的过程,作为普通人,余昭会跟法官说:“平常没见过什么坏人”,但法官会说:“我也见过一些好人。”

日本,秋叶原,日语,动漫

几次沟通之后,余昭发现这些法官的生活跟大家想象中完全不同,“他们根本没有时间休息,随时都会接到电话,去紧急去执行某一个外派的任务。 每个执行法官一年可能要处理多达 2000 多起案件,比我们想象的工作量大很多。”

这些见闻最后都被融入到一部名为《王牌执行人》的漫画作品中,在漫画里,主角以一个新人的视角,为读者呈现出法官们真实的工作生活。

这是微博动漫对现实主义题材漫画方向的一次重要尝试,此前,他们也尝试过医疗题材。除此之外,悬疑、民间故事也都是他们主要的探索方向。

目前漫画行业正在经历从免费转向付费的过渡期,过去几年,各大漫画平台逐渐崛起,却始终处在入不敷出的状态,商业模式尚未成熟,用户的内容付费习惯仍在初级培养阶段。在这个过渡期,用户对内容的创意要求变得越来越高,如果没有好的创意,只是原有套路的延续,很难在现在的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

怎样做出更精彩的故事,变成了整个行业的第一要务。

好故事一定以人为核心

“有一个好的创意,用户才会点进来,从而决定付费。”微博动漫COO孙斌对刺猬公社(ID:ciwegongshe)说:“即便是修仙、后宫这种常规题材,我们也要做不一样的东西,讲一个不是老生常谈的东西才算是一个故事。”

和腾讯动漫、快看漫画相比, 2018 年才推出独立App的微博动漫,在行业里算是一个后来者。如果想要实现弯道超车,就要想尽一切办法,提高内容质量,打开微博动漫的主页,开屏也写着“更好的故事,更好的陪伴”。

孙斌认为,一个好的故事,一定是以人为核心的故事,从古到今,故事的内核可能没有多大改变。女生更喜欢爱情、梦幻、亲情,男生更喜欢热血、勇气、侠义。虽然故事内核不变,但故事元素时刻在变,怎样能够创作出具备这个时代元素的故事,是创作者需要考虑的问题。

在做平台的过程中,微博动漫发现目前整个漫画行业的产能是有限的,各家竞争的过程中,漫画的价格也水涨船高。在这种情况下,有没有什么办法既可以保持平台内容的质量,又可以节省一定的预算?孙斌想到了搭建微博动漫自己的内容制作团队。

image.png

大多数漫画平台上的作品,采用和个人或者工作室签约的方式,平台方有编辑工作者负责对接作品的制作、修改、上线,却很少有平台会自己制作内容。

在微博动漫的逻辑里,拥有自己的内容创作团队后,一方面可以节省成本,另一方面,又可以集中性地尝试更多新内容,不断探索内容的边界。

《王牌执行人》就是微博动漫和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合作的项目。“我们希望从现实中去挖掘不同人群看待事情的不同视角。了解这些法官们充满厚度和广度的人生,极大拓宽了我们的视野,可能对读者来说也是这样。”余昭说。

在和法官们日常沟通的时候,余昭发觉他们和普通人无异,有些是热血青年,也有些喜欢看漫画,还有些热爱音乐,但当他们进入工作状态,就突然像换了一个人,变成了平时在电视上看到的法官那样庄严认真。

像这样经过大量实地调查创作出来的漫画作品,目前在国内市场还很少见,对于大部分个人和漫画工作室来说,很难有足够的时间和人力做如此深厚的内容。

另外两部同样经过大量实地调查,总结进行创作的漫画,是已经上线的《中华民族故事》和《我的神话不可能这么萌》。

这两部漫画实际“师出同门”,都改编自作品《 56 个民族的故事》。这部作品作为建国 70 周年特别献礼作品,由《故事会》杂志社和学习出版社共同策划,再经《故事会》编辑部到全国原生态居住地进行田间采风,收集各少数民族的民间神话,编撰成册后,总字数多达 1200 万字。

促成这部作品能合作,是个巧合。通过一个内部系统,微博动漫发现古风、汉服这类关键词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频繁,这让他们意识到,国风元素越来越受年轻人的喜爱,而现在也是一个适合推广民族文化的很好时机。

于是微博动漫找到《故事会》杂志社,想要以他们的素材进行改编创作,聊过之后发现《故事会》和中宣部以及学习出版社也在推进同样的项目,两方一拍即合。微博动漫用两个月的时间从 1200 万字的材料中,筛选出了改编的素材,按照不同风格制作成两部作品,陆续在平台上线。

两个作品面对的群体其实不一样,《中华民族故事》的定位是简单易懂的“竖版小人书”,采用了一种能让大众都看得懂的方式,希望达到破圈的目的。而《我的神话不可能这么萌》则是更贴近微博动漫的平台用户,赋予社交媒体传播的属性,彩色、Q版、搞笑。

生活远比创作更加精彩

前文提到的那个内部系统叫做“凌云”。

同样出于“弯道超车”的需求,微博动漫借用大数据以及新浪微博这个渠道,搭建了“凌云”大数据平台,使得团队能够更快节奏地去生产和找到要做的内容。

微博现在已经逐渐变成一个社会热点的发酵地和晴雨表,凌云系统直接连接到微博,通过后台数据,观测这些热点背后,用户怎样接触到这个事件。事件传播的路径、传播的KOL、被影响的人,他们发表的观点、情绪等一系列细节,把这些内容提取之后,再通过内容创作者的观察,分析整理,艺术加工,最终通过漫画的形式表现出来。

此外,在运营端,微博动漫还有一个庞大的社群,通过与用户的直接沟通,挖掘他们的内心需求,再与凌云系统的数据比较,交叉验证,提取出最核心的情绪。

“内容本身就是帮助人们寻找自我的路径,凸显自己的个性,让读者看到自己想被人看到的一部分。”余昭说,“我们有可能迷茫,有不安,或者一些兴奋和好奇,都想要被知道的。内容就是一个探求人内心,然后放大人内心,去产生共鸣的一个东西。”

这种有大量数据支撑的创作模式,在过去是很难实现的。传统漫画创作更多还是依靠作者个人或者小型工作室的经验。

“通过这个系统,我们每天看到的东西都很意外,生活远比创作更加精彩。”余昭说。

现在数据分析已经成为微博动漫自制内容的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通过大量的数据支持,无论是故事结构,还是选题、人设,都能够得到有效的支持。

孙斌还通过凌云系统,对市面上比较畅销的故事进行分析,总结出 108 种开篇模式, 152 种热门故事桥段, 90 多种角色设定......“这个系统还有很多值得改进的地方,但总体而言,对每个人都有用。”

目前国内的漫画,最受欢迎的内容仍和网文类似,集中在霸总、修仙等被称为“爽文”的题材上。这些题材对于平台来说,是付费内容的主力军,不能轻易放掉,平台需要考虑怎样在激烈的竞争中打出自己的差异性来。

不过,也存在着一些客观事实,比如,内容题材的相似性是市场选择的结果,尝试其他(小众)内容题材的风险较大。

但在实际调研中,微博动漫发现,其他(小众)领域的用户需求也很旺盛。针对这些用户,微博动漫选择将其放入自己的会员体系中,把这些用户和付费阅读其他用户区隔开,提供不同类型的内容。

“这是两拨不同的用户。”余昭说,“会员的内心会更谨慎,会对内容保持观望,只有真的符合自己的期待,才会付费。所以我们会为会员提供专享的内容,尝试不同的题材,慢慢做出口碑后,会员会主动去传播这些内容。”

漫画的IP价值仍被低估

日本动画大师宫崎骏,在年幼时曾痴迷于中国动画,尤其是《铁扇公主》《小蝌蚪找妈妈》这类水墨风动画。 1984 年,他终于得到了去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交流的机会,但是那次上海之旅却让他感到失望。

在跟上美的交流过程中,上美问了很多关于日本如何去衡量制作漫画或者动画成本的问题。这让他觉得上美从追求工匠精神,沦为了市场经济的逐利者,艺术苛求和耐心也被抛之脑后。

在宫崎骏还年轻的那个时代,中国动画完全以艺术为导向,制作了很多优秀的动画,但这些动画没办法解决行业从业者吃饭的问题。这个问题一直延续到今天,同样摆在了国产漫画行业面前。

过去漫画的盈利方式主要是靠出版,近几年IP概念兴起后,漫画和网文一样,被摆在了IP开发链上游的位置,IP开发带来的巨大经济价值,也被视作是漫画最重要的“恰饭手段”。

但实际上,最近几年国内漫画IP改编的影视作品屈指可数。 2015 年,微博动漫在国内发行了一部电影叫《滚蛋吧!肿瘤君》,获得了5. 1 亿的票房,在当时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成绩,但此后很难复制,根源还是内容本身的问题。

image.png

现在国内的大多数漫画作品,相比网文、影视等其他形态,内容的整体质量还较差。一方面是由于作者本身不成熟,能力不足以兼顾画面和故事两方;另一方面也是由于整个漫画市场环境并不稳定,对于漫画作者来说,甚至很难在一段较长的时间内心无旁骛地打磨作品,也许有时画着画着,平台就不做漫画了,作品也只好跟着一起被腰斩。

这就意味着,对于目前的漫画行业,最紧要的事情,就是形成稳定持续的市场环境。

孙斌也认为,漫画行业的工业化过程中,市场化是最重要的一步,“如果你生产了一个没有需求的工业化产品,整个链条就断了,所以要想把漫画变成一个能够长久坚持下去的商业买卖,我们就需要去拓展更多的非漫画用户加入到价值贡献价值交换体系中来。”

“对于平台来说,既然我们成为了品牌,成为了一个大超市一样的地方,我们的使命,就是要怎么样能够把生产流程化,我们的目标是我们创造出的IP,能够被更多人看见。 ”余昭说。

实际上,漫画相比文字,在改编上难度是更小的。因为漫画从最开始的时候就有镜头,有剧本,有人物的表情、动作,有美术风格。这一系列元素都让漫画具备更多成为电影、视频、或者游戏的可能性。

然而,由于行业仍处在较为初级的阶段,这些优势还没有被充分的挖掘出来。最近几年改编的网文IP,都是十几年以上的老IP。在目前的漫画领域,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出现类似量级的内容。

好在新一代的读者正在逐渐改变这个情况,根据骨朵国漫的统计,目前各平台排名靠前的漫画,基本都是国漫,这说明,未来潜在的付费用户,天然地更接受和认可国漫,漫画将逐渐从少儿或者青少年需求,开始真正成长为全民的需求。

也就是说,当这些年轻人走入社会,逐渐掌握了社会主流的话语权,也掌握了社会主流消费的潮流话语权。与此同时, 90 后的漫画作者以及微博动漫这样的自制内容团队都逐渐成熟,内容质量有所提升后,漫画IP的价值将迎来新一轮的爆发。

到那时,坚持做好内容的人,自然会得到回报。

  • 大家在看
  • 相关推荐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