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部落 > 关键词 > 剑与远征最新资讯 > 正文

剑与远征诡论弄臣莫塔斯背景故事 莫塔斯背景英雄档案

2020-11-26 17:01 · 稿源:官网

剑与远征马上就要推出一个新的英雄诡论弄臣莫塔斯,很多玩家还不清楚这个英雄到底背景故事是什么样的,下面就来为大家详细的介绍一下。

在1.52版本中,我们即将迎来一位恶魔的新成员-诡论弄臣-莫塔斯。

从街边卖艺的蹩脚小丑,到大剧院的头牌演员,就算成为了帝国亲王最宠幸的弄臣,他也只不过是一个更高级一点的笑话。

简单的认同,平等的尊重他却一直求之不得。

终于,他和恶魔做了一个交易。

“他贪婪无度,他诡计多端。他曾只是一个凡人,却比恶魔更加邪恶。”

【背景故事】

第一次见到莫塔斯的时候,他还是个在街边卖艺的蹩脚小丑。那时他的身体裹在一件肥大的戏服里,脸上涂抹着花花绿绿的油彩,摆出一副夸张而谄媚的表情,身前摆着一只讨要赏金的破碗,向着经过的村民卖力的表演着。  

他的表演十分乏味,村民们完全提不起一点兴趣,就连顽童扔进他碗里的羊屎蛋都比表演有趣得多。无人问津的演出,像是一种的无声的嘲讽,但他仍旧对着空气表演着,似乎永远不会感到疲惫。他在寻求着一个改变的机会,试图从这个烂泥一样的环境中挣脱出来,去获得更多的认可。

自信又自卑,卑微而坚定,欲望像火一样从他的双目中冒出来,几乎能让人闻到灵魂发酵的味道。我走到了他的身前,轻轻的将一枚金币扔进了他的破碗里。

“感谢您的馈赠,慷慨的先生!”莫塔斯露出了谄媚的笑容,脸上的油彩都因此裂开了,看得我有点恶心。哦愚昧的小丑,他并不明白,恶魔的交易中从来没有慷慨的馈赠,只有累积的利息。

再次见到莫塔斯的时候,他已经凭借那一枚金币的启动资金离开乡村进入了城市,成为一个大剧场的头牌演员。为了爬到这个位置他付出了很多的努力:拜剧场中最有才华的演员为师、跑遍街头巷尾搜集好的笑话、每天对着镜子苦练到深夜。但他最为关键性的努力,是在演员选拔的前一夜,下药毒哑了自己老师的喉咙。

在欲望的驱使下,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做任何事都只为自己爽的烂人。你得承认,这种人做什么事都会一帆风顺。但他的欲望被满足了吗?我看见他站在剧场的舞台上,台下的响起观众阵阵的哄笑。但对观众们来说,小丑终究是个取乐的工具,他们嘲笑他而不认可他,像极了当初向他扔羊屎蛋的顽童。贫贱的出身,小丑的身份像是一个醒目的烙印,让他只能成为一个笑话。我断定他很快就会离开剧院,去追求一些更高层次的认可。

三年后,莫塔斯已经成为了班题斯帝国爱德温亲王最宠幸的弄臣。他努力取悦权贵以摆脱身上的烙印,但最终这些努力只是让烙印变得更深——他只是成为了一个更高级一点的笑话。过于接近权力总会让人误以为自己拥有了权力,莫塔斯的欲望在宫廷之下蠢蠢欲动,他需要一个能让自己真正意义上登堂入室的机会。

很快机会来了,爱德温亲王的幼子身染重疾命不久矣,爱子心切的亲王苦寻良医,承诺给治好自己幼子的人以任何报酬。我就是在这个时候,将那个记录了古老魔法的卷轴放到了莫塔斯的床头。

莫塔斯穿着华丽的丝绸戏服,被一群班题斯帝国的军人用铁链捆着扔进了监狱。他宣称自己是无辜的——监狱里每一个人都这么说,冲着军人离去的背影哀嚎着什么“让我去和亲王解释”之类的屁话。哦愚昧的小丑,热切的欲望影响了他的判断力。那个卷轴中的魔法确实可以抵御一切疾病,但代价却极其惨重:这种魔法会将人转化为介于生者与亡灵之间的活死人。活死人不会面临真正意义上的死亡,却会在肉体腐烂的痛苦中饱受永恒折磨。

至于爱德温亲王的幼子为什么会突然身染重疾,你猜呢?在我的运作下,莫塔斯在监狱中收到了特殊的照顾,那些麻木的狱卒使出浑身解数,将所有的折磨手段都用到了他的身上。其中一个名叫赛费尔的狱卒手段最为残忍,他用鞭子的尾稍反复抽打着莫塔斯的脸颊,直到莫塔斯满嘴鲜血,如簧的巧舌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但欲望仍在莫塔斯的胸腔中燃烧着,他不愿生命这么悲凉的结束,他憎恨所有害他沦落至此的人!

“来聊聊吧莫塔斯。”我用恶魔的真身出现在他面前,“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能帮助你。”

“你知道……个屁……”他摊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吐着血:“你是来嘲笑我的吧,和……所有人一样。”

“事实上,我比你更了解你自己。”我没有计较他的无礼,继续说道:“简单的认同,平等的尊重。这些并不是什么过分的请求,但你却一直求而不得,这公平么?”

莫塔斯黯淡的眼神中,有一丝光芒闪烁了一下。

“而我能给你一个机会,让你亲手把那些嘲弄过你的人,那些对你努力视而不见的人……”我望着他的眼睛,轻声说道:“全部杀光!”

“将你的力量……全部借给我吧,帮助我向那些看不起我的人复仇!”莫塔斯终于下定了决心,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几乎若不可闻:“当我的仇人全部死去之时,我将向你献出我的灵魂!”

“成交。”我知道莫塔斯仇人的身份,他们只是些凡人,即使放任不管也会在几十年后自然死去。这时莫塔斯的生命即将走到终点,再迟一点,这个充满欲望的灵魂就会在我指尖溜走,我不想再做任何的等待了。我俯下身子,用莫塔斯的鲜血画出了一个符号,恶魔的权能就此赋予到了他的身上。在淋漓的鲜血中,莫塔斯以恶魔的形态重生。

半年后,莫塔斯重返监狱,在这半年里他杀死了所有嘲笑过他的人,甚至蛊惑爱德温亲王引发了班题斯帝国内乱。现在他的复仇对象只剩最后一人:监狱中折磨他最残忍的狱卒赛费尔。我站莫塔斯和赛费尔的身后,交易马上就要结束了。

莫塔斯突然转过头,看着我笑了:“在做这件事之前,我有个东西想让你看一眼。”

我的心中闪过一丝隐隐的不安,好像疏漏了什么关键信息。我看见莫塔斯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卷轴,我认得那个卷轴,我曾将它放在莫塔斯的床头,最终导致爱德温亲王的幼子被转化为了活死人。该死!我被骗了!我冲向赛费尔,一把扭过他的脑袋。这个狱卒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活死人,整条的舌头都在魔法的影响下腐烂了,他张大了嘴巴,却连一声惨叫都发不出。即使是恶魔也没有办法杀死一个活死人,如果莫塔斯最后的仇人是个真正意义上的不死者,那么交易将永远不会结束。是我助长了莫塔斯的欲望,现在他已不再寻求凡人的认可,而去贪图只属于恶魔的东西。他将占据我的力量,直到永远!

我听到了一声狂笑,那笑声好像穿过了时空,掠过乡村贫瘠的道路,横扫城市凉薄的剧场,将尔虞我诈的宫廷碾得粉碎,最终在监狱的上空回荡。那是他对我的嘲笑。

“他贪婪无度,他诡计多端。他曾只是一个凡人,却比恶魔更加邪恶。”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