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关键词 > 科技败笔最新资讯 > 正文

2010年代的应用坟场里,埋入了哪些名噪一时的科技败笔?

2020-02-02 09:38 · 稿源:全媒派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腾讯传媒,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科技在这个十年里深刻而迅速地重塑了我们的生活,也带给我们一些失落。

例如,这是众筹设备从风口跌落的十年,我们发现这可能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即使它们没有直接骗走我们的血汗钱;这是属于可穿戴设备、平板电脑、无人机和燃烧电池的十年,那些精于宣传巧于藏拙的公司估值高得离谱;这也是谷歌用不计其数的产品埋冢的十年,苹果顽固地否认那些显而易见的失误,而微软注销了数十亿美元。

失败2


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摘编The Verge的文章,带你一览过去十年的技术沉浮中,那些或悲惨、或苍凉、或滑稽的至暗时刻。

Google Reader之死

2013 年,谷歌关闭备受喜爱的RSS阅读器,这并不是谷歌第一次扼杀一个创意,也不是最后一次,但绝对是最蠢的一次。尽管当时存在诸多抗议,但谷歌仍然为了保存服务器成本而选择了关闭Google Reader,而这可以说标志着RSS新闻分发技术的死亡。

谷歌a (1)

*RSS(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是一种描述和同步网站内容的格式,搭建了一个信息迅速传播的技术平台,使得每个人都成为潜在的信息提供者。RSS被广泛用于网上新闻频道、blog和wiki。

2 019 年,谷歌终于用一块真正的墓碑给了Google Reader应得的尊重

直到今天,Google News也没能弥补这个差距,而Facebook的信息流(News Feed)成为了主要的信息来源。

作为“谷歌坟场”里最具代表性的产品之一,Google Reader曾是一款非常棒的RSS阅读器,我们今天仍然为它哀悼。

“短暂爱过”的匿名社交

2014 年,匿名社交风靡过那么一小会儿,基于熟人间匿名社交的Secret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Secret显示来自朋友或朋友的朋友的消息,但不显示名字,为用户提供了一个相对安全的空间,谈论那些在Facebook上会被“禁言”的事情。红极一时的Secret迅速积累了 1500 万用户,融资 3500 万美元。

但 2010 年代给我们最深刻的教训就是——匿名者无法存活。没有确定的身份,就没有长久的社交网络。仅仅在发布 16 个月后,Secret的联合创始人宣布关闭公司,并表示“我们在推动Secret的成长方面未能取得成功”。继Yik Yak,Ask.fm,Formspring之后,Secret落地成盒,在匿名社交的坟冢里添了一座新的墓碑。

Pono:无损音质的前浪

多年来,老牌摇滚艺人Neil Young一直在谴责MP3、iTunes和整个数字音乐产业。在他看来,与CD和黑胶唱片相比,压缩后的音乐破坏了听众的体验。 2012 年,Young试图自己解决这个问题,他推出了音乐播放器Pono,并上线了一个音乐下载商城,出售高保真无损音频文件。Pono在众筹中获得了超过 600 万美元的支持,并最终在 2015 年上市,可惜反响平平。无论是Young的自命不凡,还是Pono时髦的黄色设计,都没有让这个产品获得用户的青睐,甚至不如微软的Zune。

值得一提的是,Pono虽然自身反响平平,但它掀起了无损音质的潮汐。今年,亚马逊推出了一款高保真级音乐无限订阅服务,而Neil Young是它的忠实粉丝,他毫不吝啬地赞美道,“当亚马逊开始向大众提供高质量的流媒体服务,世界会被永远改变。

虽然Pono本身并没有改变什么,但作为无损音质的前浪,它在科技浪潮中,也留下了姓名。

假AI的十年

经过数十年的发展,AI终于等到了曙光。然而,在AI成功的阴影之下,潜藏着假AI(Fake AI)的龌龊现象,就像是AI届的山寨版“Gooci手袋”或“Abibas球鞋”。各大公司看到了围绕AI的炒作与误解,想出了新的“生财之道”。他们生产AI牙刷、AI智能床、AI闹钟、AI洗碗机,宣称“先进的机器学习算法让生活更美好”,卖的却仍然是与从前没什么两样的老产品。

严格来说,这并不算是“失败”,因为这样的产品仍然在市场上卖得很好;但这辜负了人们的期待,那些公司兜售的产品永远不可能有他们宣传的效果。但很遗憾,只有真正的AI成功了,假AI才会翻车。

VR电影,起飞失败

实况动作片(live-action film)是早期虚拟现实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听起来很棒,但仔细想想,bug不少——

正方:一块巨大的屏幕就漂浮在你面前!

反方:可看起来就像被细网格盖住一样。

正方: 360 度实景体验,所有动作就发生在你身边!

反方:可你得坐在椅子上跟它一块儿转。

正方:没有外界干扰,真正的沉浸体验!

反方:可你并没有真正参与到互动中,在VR头盔里吃爆米花的时候,祝你好运。

制作 360 度相机的高昂费用与不便、短片营利的困难、VR的利基市场地位……种种因素加在一起,VR电影没能起飞并不奇怪。你仍然可以在电影节上看到VR电影,但诸如Jaunt之类的VR电影公司要么退出市场,要么已经倒闭——总之,这类电影更像某种细分类型,而不是“媒介”本身。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