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的互联网公司

加班,焦虑,互联网,思考,打字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鹿鸣财经(ID:luminglab),作者:陈兰,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曾几何时雷军说,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可是现在呢?雷军的嘴,真是骗人的鬼。

1997 年,贝佐斯对《纽约时报》说,我们可以盈利,盈利可能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也可能是最愚蠢的,我们把可能是利润的那部分钱用来再投资于将来的生意,如果现在就让亚马逊盈利,不管是哪个领导层做出的决定,都将是最愚蠢的决定。

说这些话的头一年,他手中亚马逊的估值为 6000 万美元。后来,很多互联网公司都跟“亚马逊们”一样,把钱作为一家企业最关键的弹药,打市场,打对手,甚至打自己。

烧钱,几乎变成所有互联网创业公司抢占风口信奉的重要准则,无论是出行、共享单车,还是共享汽车、新能源造车,亦或者是直播等都没能避开这个大坎。唯一的区别是,有人烧着烧着就把自己烧死了,有人玩弄金钱最后被金钱给玩弄,有人是没钱烧,还有的人是有钱但不想烧。

就像 2018 年一度被认作互联网的至暗时刻,因为年初最热的风口区块链坐了趟高速过山车,一年时间不到就泡沫散去,下跌破发者数不胜数; 6 月份,P2P行业集体爆雷,在网贷之家的统计数据里停业的P2P平台高达 383 家;共享经济爆发的点燃者共享单车也陷入了大洗牌时期,其中ofo从资本宠儿直接沦为了弃婴。

只是,互联网公司倒闭潮并没有在今年终结。原以为寒冬过去就该迎来春天,但寒风却吹到了2019,曾经追逐风口留下的副作用,彻底在今年爆发。

曾几何时雷军说,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可是现在呢?雷军的嘴,真是骗人的鬼。

01 爱屋吉屋,暗黑地产童话

爱屋吉屋的开篇故事写得像童话故事一样梦幻。

创始人黎勇劲履历襄了层金边,不仅是一位连续创业者,还是一位网红创业者,并且每一次都刚好赶上了风口。

2007 年他加盟获得千万美元融资的服装网络直销公司PPG,没想到公司创始人携款出走,被凡客打败。随后黎勇劲转身投入土豆网的怀抱,奈何土豆曲折上市后依然没能逃过与优酷合并的命运,不甘心的他又与好朋友邓薇投身网约车,创办了大黄蜂专攻上海市场,结果无法抵抗彼时快的与嘀嘀所占的80%市场份额,最终 2013 年被快的收购。

黎勇劲曾感叹,每次都押中创业风口,但每次都跌落谷底。

爱屋吉屋是他的第四次创业,当时是 2014 年,每个人都在想着用互联网来颠覆传统行业,团购、网约车、外卖等大战接连不绝, 房地产刚好也在这一年遇到转折点,房产电商、租房等O2O平台喷涌而出,黎勇劲趁着这个风口杀了进去,在上海创立了爱屋吉屋。

“现在轮到互联网颠覆房地产行业的时候了,爱屋吉屋要用互联网飞机大炮的方式挑战传统房地产中介的刀耕火种。”

这是爱屋吉屋最初的梦想和预想的结尾,后来人们才明白,原来开篇的梦幻童话,只是一个假象,写着写着它就变成了一篇暗黑童话。

也许是做网约车时有了对市场占有率的执念,黎勇劲带着爱屋吉屋一开始就引用网约车模式,疯狂烧钱补贴获客。

首先是在主战场上海推出“租客佣金全免”补贴政策,迅速拿下上海整租市场28%的份额,而线下门店昂贵的租金与人力成本被爱屋吉屋看作是前进的镣铐,其选择仅在 4 公里内设置一间办公网店,几乎是纯线上模式。进军二手市场后,其去门店化没变,高额补贴也没变,补贴用户的同时拔高了房屋经纪人的待遇,开出“ 6000 元固定底薪”“65%的提成”等高于中原、链家等的条件。

烧钱也的确烧出了市场,数据显示, 2015 年爱屋吉屋全年成交量超过 2 万套,GMV大约在 400 亿元,是链家GMV的三分之一。不过,爱屋吉屋一年的成绩链家曾经走了十年才完成。

爱屋吉屋烧钱的底气来源于一年多里的 5 轮融资,从 2014 下半年到 2015 年年底,其 5 轮融资吸金3. 5 亿美元,被公认为创业以来融资最快的独角兽,市值一度高至 10 亿美金。

只是,造血能力缺失的隐患在 2015 年年底爆发,讨薪门开始频频发生,此后一年时间里爱屋吉屋经历了欠薪、增加佣金、大规模裁员等风波,说着不开门店的它还是开了几十家门店,然而这些并没有阻止陨落的发生。

房地产门店说到底是搭在业主与企业间的一座信任桥梁,并且经纪人可以依托门店辐射周边更多小区。但爱屋吉屋最初有钱的时候认为成本高不开门店,后来没钱了却亡羊补牢地开上了,无异于资金上雪上加霜。

再加上低中介费+高提成的补贴模式,导致其每月净亏损最高高至 8170 万元,纵然市场上分得一席之地,地底下也是镂空的,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于是今年 2 月份,爱屋吉屋彻底停运了。

5 年时间,3. 5 亿美金,爱屋吉屋终于把自己烧死了。

02 途歌,共享汽车“老赖”

与爱屋吉屋相似的还有途歌,一出生就落在共享经济风口上。

2015 年戴威创立了ofo,三个月后王利峰带着途歌走进共享汽车的角斗场。王利峰此前做的是网约车领域的AA租车,踩着风口走进共享汽车领域后途歌自带了一层无形光环,两个月时间就拿到几百万的天使基金,第二年A轮融资又拿到了 3000 万RMB。

王利峰当时充满信心与期待,拿到融资后他说:“我们先把北上广深做好,之后计划扩展到全国十几个大中城市。有了一线城市的经验,其他地区做起来会更容易。”

途歌入场后打的差异化路线是中高端共享租赁,且是少有的烧汽油的共享公司,并主要的模式是自由停放、接力用车与随时取环,其车辆基本由Smart、宝马、奥迪以及Mini Cooper等组成。

这种漂亮又富贵的差异化一开始的确很吸引人,开着档次不低的车出行,能随意停放在任何停车场,不像别的品牌必须停在指定位置,投资者们一度认为途歌会成长为共享汽车界的另一个滴滴。

2017 年资本涌入市场,途歌瞬间成为业内明星,从创立到今天短短几年时间里就拿到了 6 轮融资,数额为 5 个亿。当年,王利峰穿着白衬衫参加一个汽车论坛,意气风发,他认为以后人人都不用再买车,用途歌就足够了。

资本站台给了途歌很大的推力开始疯狂扩张,王利峰的计划顺利进行,一年的时间途歌就开展了包括北上广深以及网红城市成都西安等地的运营业务。这意味着无限的烧钱,也意味着无限的亏损,要命的是途歌差异化战略渐渐地真的变成了用户心中的差异化。

随时取还与自由停放极大程度上给了用户便利,但需要注意的是这种“自由”是建立在金钱之上的。比如你把车停在途歌的网点里,就没有车费,但如果是网点外那必然会产生停车费,停车费谁来承担?接着就看途歌的接力停车了,接力的意思是,上一个自由停放的车的停车费用,需要下一个用户来支付,虽然客观来说这种做法合理,但主观来看则变成了对人性的一种挑战:凭什么要给陌生人支付停车费?

途歌的模式虽然方便了用户,但也造成了用户心理的不平衡,间接降低了用户对品牌的粘性。

不过,资本的追捧蒙蔽了途歌的双眼。

2018 年途歌又开拓了南京这座城市,并且在北京车展上把上百辆途歌共享汽车停放于展馆附近,每辆车身上都贴了张当年火热的“小猪佩奇”壁纸,以“途歌佩奇车上纹,掌声送给社会人”为亮点营销自己。有人因此说了一句:做人要做社会人,开车就开社会车。结果营销热度还没过去,《小猪佩奇》动画娱乐壹公司与艾贝戴就把途歌以侵权的缘由告到法院。

到了下半年,共享经济浪潮消退,裸泳者逐渐显现。ofo因退押金事件风雨飘摇,途歌的运营模式被视作行业痛点,豪车的高维护费用和随开随停产生的运营成本,都变成途歌死亡的原因。纵然经历了 6 轮不菲的融资,但还是没能跟得上烧钱的速度。

去年下半年,与ofo一样,途歌也陷入了拖欠用户押金的负面,关键是ofo的押金才199,途歌的为1500。今年元旦节王利峰刚到北京十里堡,就被用户及合作商们围堵,到最后不得不求助于警察才得以脱身。

有人曾经算了一笔账,按照途歌所说的每天能给 15 个人退押金,那么其 200 万用户,最快退完需要 365 年。

说白了,押金已经石沉大海,王利峰和途歌也从行业明星变成了老赖,被列入全国失信人名单,如同戴威一样。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