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拜、饿了么并购后,「胡玮炜、张旭豪」们的下一站

创业 工作求职 员工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作者:常皓靖,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在互联网寡头时代,追求网络垄断效应成巨头常用手段,此背景下诞生的一波又一波的并购潮,让人目不暇接。

从 2012 年开始的优酷和土豆、滴滴和快的、 58 同城和赶集、美团和大众点评、携程和去哪儿,到美团和摩拜单车、阿里和饿了么,再到近期的阿里和网易考拉,每一次并购都让整个业界为之轰动。

通常创业公司并购,意味着业务和组织人员的整合优化。尤其对于管理层来说,联席CEO制度很难成功实践。因此,那些被并购的独角兽公司创始人的下一站,自然就就成了业界关注的焦点话题。

套现离场后创始人的下一站是何方?功成名就的创业者,是否还有心气重头再来?如何超越过去的自己?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梳理了以下这些创始人的故事,探究这一特殊群体的职场事业轨迹。

胡玮炜:遭质疑的“出行梦想家”,继续出行创业

共享单车热潮疯狂过后,两家头部公司的创始人做出了不同的选择,ofo创始人戴威选择了坚持,而摩拜单车胡玮炜选择了放手。

2018 年 4 月 3 日凌晨,摩拜被美团收购,作价 27 亿美元。有媒体估算,按照9%的股份计算,胡玮炜套现 15 亿元。同年 12 月 23 日凌晨,胡玮炜在一封内部信中宣布辞去CEO职务,由公司总裁刘禹接任。今年 6 月开始,胡玮炜渐次卸任摩拜企业法定代表人,多由美团人员接任。

至此,胡玮炜的“阶段性使命”画下句点。

对于胡玮炜的去向,业内有多种说法,但可以确定的是,她的创业依旧在出行领域。

根据 36 氪报道,今年 3 月,知情人士表示,胡玮炜过年前后曾在美国筹备了新项目,也带着新团队考察过东南亚的共享出行市场,试图做电动车创业。

此外,胡玮炜也尝试过做共享出行解决方案商。根据其过往在共享单车领域积累的设计和生产经验,为海外公司解决(电)单车的的生产和运营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

今年 5 月初,上海考瑞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更新的信息显示,胡玮炜已经加盟,并担任该公司监事一职。

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 2019 年 5 月 9 日,法定代表人为摩拜单车原CEO、总裁刘禹,注册资本 1000 万美元,由大股东corymbia limited 100%持股。

曾在摩拜项目中,被质疑是“花瓶”的胡玮炜,事实上在公司早期组建团队、研发产品以及公司品宣中,都起到了核心的作用。新的创业项目如果能再次成功,有助于胡玮炜洗刷外界对其负面认知,证明自己的实力。

张旭豪:“放下枪杆”,转行投资人

“饿了么已经让我财务自由,出局也算创业成功”,张旭豪曾表示,对于出局,他已经坦然接受。

2018 年 4 月,饿了么被阿里以 95 亿美元收购,张旭豪不再担任饿了么CEO、转而担任阿里董事长张勇的新零售特别助理。

事实上,张勇的特别助理一职,一直是张勇培养重要业务负责人的过渡性岗位。但张旭豪与其他人不同的是,距被收购已经过去一年多,他并没有新的业务性的岗位委任。

今年 8 月,Tech星球曾独家报道,张旭豪没有选择创业,而是从事投资事业。目前,张旭豪在自己看项目,投资业务与元璟资本深度相关。

元璟资本也向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证实,目前,张旭豪已经是机构的Venture Partner(投资合伙人),正式身份是机构的专职顾问。

《财经》杂志曾在饿了么被收购后,以《张旭豪放下枪杆》为题,发布了专访张旭豪的报道。标题之所以如此描述,是因为在饿了么经过 10 年的奋斗,张旭豪主动以收购作为创业项目的收尾。

如今,整合饿了么和口碑的阿里本地生活服务,正和美团点评焦灼激战。曾经是战场核心人物的张旭豪,已经很久没有对外发声。也许张旭豪还在等一个新的机遇,等一个自己重新出山的机会。

何小鹏:做汽车后“痛苦和快乐指数都在提高”

今年 9 月,参加完阿里巴巴 20 周年的活动,何小鹏发微博感慨道,“刚看了阿里巴巴二十周年的回忆杀,很激动,没人能随随便便成功。过程中很苦,回忆时感动,想象下小鹏汽车 20 年的晚会,所以要更加努力。”

何小鹏,曾是UC联合创始人。在UC被阿里收购后,何小鹏先后担任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阿里游戏董事长、土豆总裁。

2017 年 8 月,何小鹏从阿里离职,后加入小鹏汽车,出任董事长一职。在离职微博中,何小鹏感谢了所有人、祝福UC,表示“新轮回,终点亦是起点”,他将“颠覆自己,享受出发。”

3 年来,何小鹏经历了二次创业的种种艰辛。

何小鹏说,“在汽车行业里面除了体力累、脑力累,还有一个心累。你去解决哪些从没碰到过的麻烦时,不是按照一个理工男的角度,通过最简单的类型环节可以解决。要到外循环,跟很多的合作伙伴一起沟通,而外循环里,又有更多不可控的东西,有更多委屈的事情,更多不开心的事情。”

前不久,何小鹏就遇到了“麻烦”。因为新车更迭换代的节奏问题,不少车主把横幅拉到了小鹏汽车店门口。这样的“维权事件”,是何小鹏在做互联网的时候,从未经历过的,也让他经历了一段比较痛苦的时期。

当被自媒体“兽楼处”问及过去一个月最大的教训是什么时,何小鹏称,“原来做互联网企业没有经历过这种线下的疯狂,我个人心态也有蛮大波动。”

他表示,互联网你只要有一点做得好,比如体验做好就可以了。但制造业或实业, 20 个点里 3 个点做不好,客户就炸了。他也在反思,以后怎么贯彻“以客户为中心”。

还有一些事情逼迫他做出改变。比如,不胜酒力的他,为了造车开始不得不喝酒了。

他曾对媒体讲述过这样一个故事,一次,因为恶劣天气,使得小鹏工厂要紧急处理电力的问题,但因为没有处理好相关单位的关系,让小鹏干等 8 个小时之久。在这件事之后,何小鹏为了疏通各方面的关系,一口气买了几千瓶白酒。

30 多岁实现财务自由的何小鹏,本可以提前享受退休生活,但这却让他心里空空荡荡的。

相较于互联网来说,汽车产业有着更加复杂的逻辑,较难容易接纳何小鹏这样的“外来户”。“做汽车之后你会发现痛苦指数在提高,但某种角度快乐指数也在提高”,何小鹏曾表示。

杨浩涌:依然很敢打,依然很想赢

2015 年 4 月, 58 同城与赶集网宣布合并,双方公司将采取双品牌战略,均保持独立运营,各自的管理和员工架构基本保持不变。赶集网CEO杨浩涌和 58 同城CEO姚劲波将出任新公司的联合CEO,并同时担任联席董事长。

但这种情形没有持续多久。同年 11 月,杨浩涌就辞去 58 赶集集团联席CEO职务。 3 个月后,杨浩涌又辞去了 58 同城董事会联席董事长及董事。

此后,杨浩涌出任瓜子二手车的董事长及CEO。杨浩涌相信,瓜子是上帝“关上了一扇门”之后,留给他的那面窗。投资人徐新评价杨浩涌,“依然很敢打,依然很想要赢。”

再次创业时,他也希望可以避免之前犯的错。他曾在多次公开演讲中,分享了赶集为什么会输,错在哪,教训是什么。

在杨浩涌的带领下,瓜子二手车基于“没有中间商赚差价”这一差异化定位策略,快速打开了市场。此后,瓜子二手车升级为车好多集团,从单一的二手车业务,扩展至新车、汽车后市场等多条业务线。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注意到,在上个月发布的内部信中,杨浩涌宣布,瓜子严选营收同比增长207%,毛豆营收同比增长238%,瓜子养车订单量 6 月与 1 月相比增长165%。

业绩快速增长,又拿了孙正义 15 亿美金“过冬”。暂时处于二手车行业优势地位的车好多集团,终于让杨浩涌摘掉了“千年老二”的帽子,再次创业应该是比赶集网更美好的经历。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