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Live!年收入超AKB48,如何在中国复制初音未来

2017-12-01 08:53 稿源:钛媒体  0条评论

就在 11 月 25 日,初音未来在上海举办了第三次中国官方演唱会“未来有你”,票价高达 1480 元;再往前推,今年 6 月,洛天依也在上海举办了万人演唱会。

伴随着一场场虚拟偶像的现场演出,近两年,国内的虚拟偶像也开始井喷。根据娱乐资本论不完全统计,两年来,国内先后有大概十多家公司启动了虚拟偶像项目。

短期来看,对老牌企业如禾念来说,商业模式和变现依然在探索的过程中;对一些不缺钱的公司来说,虚拟偶像具体该怎么打造,全然没有成熟的方法论;对于那些虚拟偶像创业公司而言,想要跑出来,可能需要找到音乐、动漫、粉丝运营等各方面更好的复合型团队。

但这并不影响虚拟偶像的野蛮生长以及整个细分领域的崛起。更值得注意的大趋势是, 2016 年,日本虚拟偶像LoveLive!的线上收入超过 80 亿日元,甚至超过了真人偶像团体AKB48 同年的收入。

如果说TFboys、SNH48 这些真人偶像的成功让人们看到了偶像市场的巨大潜力,那么初音未来、洛天依和LoveLive!则让人们看到了虚拟偶像的市场潜力。

那么,国内虚拟偶像创业公司能否像SNH48 复制AKB48 的成功一样,在二次元领域复制初音和未来和LoveLive!的成功呢?

两年内,十多个虚拟偶像野蛮生长

虚拟偶像第一次进入国内大众视野是 2016 年湖南卫视小年夜的春晚。虚拟歌姬洛天依和杨钰莹合唱《花儿纳吉》;到了 2017 年,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再次邀请洛天依和另一位虚拟偶像“乐正绫”与演员马可同台演唱。

此后,一方面是行业的老玩家持续推出新歌姬,如上海禾念,除了 2012 年诞生的虚拟歌姬洛天依, 2013 年的言和, 2015 年的乐正绫、 2017 年 5 月还推出了乐正龙牙,从企划来看,vsinger品牌下还有两位歌姬没有推出。

另一方面,动画公司和游戏公司也开始入局。

2017 年 4 月,凯撒文化和腾讯动漫宣布合作要将漫画《狐妖小红娘》涂山苏苏打造成虚拟偶像;同年 4 月,玄机科技也将《秦时明月》里的高月公主,以全息虚拟偶像的形式,在中国国际动漫节上推出。

动画公司外,游戏公司也在布局,乐元素于去年 9 月推出了号称中国版的LoveLive!,跨次元企划《星梦手记》,而今年 8 月,西山居则推出了自己的虚拟偶像帝菲儿,除歌姬外,同时还是主播和舞姬。

除上述背景的公司外,一些和二次元关系不太密切公司也在进入,如本来生产电子产品的北京福托科技, 2016 年 2 月推出了虚拟歌姬星尘;中国移动则与日本通信公司NTT DOCOMO合作,于 2017 年 3 月推出了“麟&犀AI计划。”

当然,不甘落后的还有创业公司,如成立于 2015 年的上海望乘已经拥有心华、悦成、楚楚三位虚拟偶像,Gowild公司则于 2016 年推出了号称拥有人工智能的虚拟偶像琥珀·虚颜;北京蜜枝科技则于 2017 年推出了可以实现实时互动的虚拟偶像女团And2girls(安菟)。

在发展方向上,音乐也不再是唯一,比如上海望乘的虚拟偶像“楚楚”则是一名虚拟时尚设计师;形式上,单个的偶像之外,And2girls这样的虚拟偶像团体也开始冒出来。

随着vocaloid的声库不断迭代升级,歌姬的声音越来越接近真人。从全息演唱会到线上直播,再到线下实时互动,VR,AR等技术改变着粉丝和虚拟偶像的互动形式。

LoveLive! 2016 年收入 80 多亿日元,比AKB48 多10. 4 亿

虚拟偶像的主要收入来源于唱片动画、唱片、书和游戏,这个市场潜力有多大? 我们可以把虚拟偶像和真实偶像收入做个比较。

日本网站“平均年收”曾对初音未来 2012 年的年收入做过统计,统计的依据是她在当年演过的游戏、广告、演唱会、唱片等,最后得出的结论是 4060 万日元。而同年,日本偶像团体AKB48 中排名第一的偶像前田敦子,年收入是 4500 万日元。

这说明,虚拟偶像与实体偶像的收入已相差无几。

再将LoveLive!和AKB48 真人偶像团体的收入做个比较。根据日本公信榜Oricon, 2015 年LoveLive!相关的音乐、书籍、动画等合计收入为 68 亿日元,其中音乐为22 亿,动画为43 亿 8700 万,书籍为2 亿 3300 万。 2016 年合计超过 80 亿日元。

从统计项目来看,这 80 亿只是LoveLive!的部分收入,不包括LoveLive!的真人偶像组合“缪斯”线下演唱会等收入。而女子偶像组合AKB482015 年的总收入是112. 91 亿, 2016 年下降为69. 465 亿。

鉴于AKB48 两年来内部运营遇到了各种问题,收入出现下滑实属正常。但从目前的收益数据上看,LoveLive!的收益已经反超真人偶像团体的收入了。

当然,LoveLive!并不是唯一一个高收入的虚拟偶像IP,另一偶像IP“偶像大师” 2016 年在oricon榜上排名第四,总收入超过 50 亿日元。

此外,oricon榜还统计了“虚拟偶像”这一领域的人均年消费,为 94738 日元(约 4727 人民币),远高于其他非“偶像”题材的内容消费。

由此看来,虚拟偶像的市场潜力不可低估。

日本野村综合研究所的分析师伊部和晃曾做过一个计算,初音未来相关的消费金额早已经超过了 100 亿日币(约合 5 亿人民币左右)。受到日本虚拟偶像市场的鼓舞,国内的虚拟偶像市场,也开始井喷。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