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关键词 > 杨浩涌最新资讯 > 正文

赶集网杨浩涌:离钱越远离成功越近

2012-01-20 13:57 · 稿源:TechWeb

“TechWeb我的2011”系列之赶集网杨浩涌 (TechWeb配图)

2005年前后创业的一批互联网公司,能挺到现在还活着的,基本上都已小有所成,杨浩涌创立的赶集网即在其中。

杨浩涌,1974年生,狮子座,安徽人。1996年获得天津大学精密仪器专业学士学位,1999年获得中国科技大学工学硕士学位,后赴美国留学。先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后转到美国耶鲁大学,2001年获得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毕业后,杨浩涌在硅谷数家或小或大的公司供过职。2004年底,杨浩涌辞职回国创业,并于次年年初建立赶集网至今。

杨浩涌回忆人生和创业的几个节点,每一步都堪称是步步惊心。比如,他在硅谷辗转,想拉一笔投资回国创业,但钱没拉到,创业的IDEA已被对手看上,他只好匆忙回国小本创业,上线赶集网一个月后,全国出现了2000家分类信息网站。再比如,他苦熬数年,山穷水尽发不出工资之时,有投资要进来,却遇上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投资变成慢动作,若非2009年4月份赶集网业务实现盈利,可能就如梦幻泡影了。

在最困难的时候,杨浩涌像许三多一样,和员工谈意义,鼓励大家“离钱越远,离成功越近”。

【TechWeb报道】从2004年12月辞职回国创业,距今(2012年1月)已经七年了。

我特别记得我当时辞职那天,我是逼着自己从座位上站起来,去跟我的美国老板说,我要离开这家公司了。老板问我做什么,我说我要回国创业。我也有过犹豫,那时候我在美国拿着很好的薪水,还在申请绿卡,将来会有不错的前途。如果回国创业,资金又少,竞争可能会很激烈,做不成怎么办?

最终还是性格决定命运吧!我选择了回国创业。我觉得我是比较敢冒险的一个人。做事情时,我敢赌,我比其他人更清楚我的优势和劣势。

我们这代人的时代烙印

我们这代人,其实也蛮特别的。

我生于1974年,那时候文革还没有结束,然后刚开始懂事的时候就伴随着改革开放(70年代末开始)。到了上大学的时候(1992年),又遇到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中国刚刚开始国企改制,大量的工人下岗。我们去天津拖拉机厂、手表厂这些国企实习时,看到工人的日子的确苦,而身边的大学老师也挣不到什么钱,那时流行一句话叫“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因此,我们这代大学生相对比较迷茫。我大学的时候学的恰好还是工科(精密仪器专业),所以当时读研也是一个比较被动的做法,就觉得工作不如意就读研了。

但是我们这代大学生对商业比较敏感。我在校园里就合伙搞过电影,把学校大礼堂承包下来,从外面租借影碟,贴个海报就卖票,每场都能挣到一些钱。在中科大的研究生时代,我还去找俞敏洪谈代理新东方的英语资料,我甚至跟他直言,不给代理就盗版。后来我真的拿到了合肥区的代理权,再因为中科大出国的人特别多,所以我的生意还不错,最好的时候一个月挣一万块钱。而当时大学毕业找的工作月薪也才一千元。

我还有个特别的记忆。有一年,我从4月到11月,7、8个月里无论去上课、去旅游,去哪里都跻拉着一双拖鞋,没有穿过另外一双鞋,用石康的话来说,日子过得是“晃晃悠悠”。更早的高中时代,我甚至还逃课、打架、泡游戏厅。我上的高中是整个安徽最好的中学,但是我的成绩一直还可以,总之是个比较另类的角色。我说这些其实也没什么意义,我想说的是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烙印,就像美国六十年代的嬉皮士文化一样,这多少都会对你以后的发展产生一些影响。

因为中科大是一个出国风气特别浓的学校,硕士毕业后,我又赶上了出国的大潮,就到了美国。

300周年与911事件

2001年,我在这一年里经历了三件大事。

首先,2001年正好是耶鲁大学300周年,而我们正是第300届毕业生,学校里做了几乎整整一年的活动。小布什、克林顿、希拉里纷纷来做演讲,耶鲁大学图书馆也拿出了包括毕加索的画等平时难得一见的珍藏品。耶鲁大学的精华在于社会科学领域的教育。我借此机会开眼界不少,白天到处听课听演讲,晚上回到计算机房,通宵写作业。

第二件事情是亲身经历了美国IT界的大震荡。2001年上半年正是美国互联网泡沫的巅峰,那时候很多互联网公司电话都打到我们宿舍来,问我们什么时候毕业,只要答应签约,就许诺高薪,预付一笔上万美元的额外薪水,我听说最厉害的高达10万美元,人才都抢成这样了。

到了下半年,泡沫破灭后是一段黯淡时光,所有大公司全部不招人。几乎到了毕业就失业的地步。我7月份到了美国硅谷,每天穿着西装开着车出去找工作,花了两三个月才找到第一份工作。美国IT界曾经发生的前后变化跟去年(2011)我们国内电商上、下半年的变化一模一样。

第三件事情其实跟第二件事情是连着的。我是9月4号找到的工作,一周之后,就发生了震惊全球的“911事件”。不但大楼倒了,所有的公司也全部停掉了,不可能再找到工作。一方面,我觉得我的运气还算是好的,另一方面我觉得生命真是无常,能活着,就应该珍惜生命。

2001年的这些经历,反而使以后的我越来越平静,对人对事都有了新的认识。互联网泡沫是怎么样、泡沫没了怎么样,我也全知道,对以后创业也更有把握。后来我做赶集网,没有太浮躁,都是基于我的这些经验。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