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关村到华尔街,36氪走过3000天

ipo 上市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园长,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读招书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细节——36 氪的资深内容报道团队一共有 42 个作者,约占 36 氪总人数的十一分之一。

瑞幸咖啡创始人钱治亚, 42 岁。

拼多多创始人黄铮, 38 岁。

趣头条创始人谭思亮, 38 岁。

36 氪创始人刘成城, 31 岁。

以上列出的,是最近一年来赴美上市的部分知名公司创始人及其年龄。在这份名单中, 36 氪和它的创始人刘成城都显得有些不一样——

当 11 月 8 日立冬这天,他远在华尔街敲响纳斯达克上市的钟声时, 36 氪也已经走过近 9 年。 36 氪在这些公司里历史最“悠久”,但它创始人却是最年轻的。上市首日破发,开盘下跌13.2%,报12. 58 美元。

这家科技媒体的起点,通常被认定在 2010 年 12 月 8 日。那时,黄铮刚从谷歌离职创业,钱治亚还在神州租车做运营,谭思亮辗转在几个互联网公司担任高管。还是学生的刘成城,开设了一个叫TC中文网的小网站,专门编译美国科技博客TechCrunch的文章。

TechCrunch专门报道新兴互联网公司和业态,这种模式在当时的中国还很新鲜。没过多久,刘成城将TC中文网改名为 36 氪。氪在元素周期表排第 36 位,与之同名的“氪星”还是DC漫画里超人的故乡。

一个理工科男生+一个极客范的名字, 36 氪的故事从此开始。

目标中关村:部落的诞生与突围

高中时代,刘成城就想过去北京、去中关村创业。不幸的是,他还没来得及溜出学校,创业计划就被老师扑灭在宿舍里。

2006 年,刘成城考入了北京邮电大学。坐落在海淀区西土城路 10 号的“北邮”,距离中关村车程不过 15 分钟。这个来自苏北小城的 18 岁少年,终于一脚踩到中关村的门槛上。

两年前的 2004 年,同样从苏北小城考到北京的年轻人刘强东,在中关村创办了“京东多媒体网”,日后成为国内最大的自营电商平台。更早的时候,他们的另一个江苏老乡,带着 10 个人在中关村的一间传达室中开始创业。这个人是柳传志,公司的名字叫“联想”。

“WISE· 2016 独角兽峰会”上,刘成城对话“老乡”柳传志

图片来源:腾讯视频

北京的互联网圈有不少来自江苏的创业者,但刘成城母校“北邮”的互联网创业氛围同样浓厚。

这里,走出了百度创始“六剑客”之一的王啸,B站创始人徐逸,拉勾网创始人马德龙......“北邮”不仅盛产通信行业工程师,也是IT创业者的摇篮。

北邮人+江苏人,双重的“创业基因”让刘成城加速“不安分”起来。大一时,他就和几个同学一起做了数码产品团购网站Z-vip.com。“组织”最壮大的时候,他们的足迹遍布北京 7 所高校,因为业务量太大,刘成城和他的同学们甚至买了辆二手面包车专门送货。

到了大二大三,刘成城频繁阅读TechCrunch。当时,这家科技博客只有创始人麦克·阿灵顿一个作者,月浏览量能有 900 万,盈利也很可观。

这给了刘成城很大的启发,他也想创办自己的科技博客。在刘成城读大学这几年,互联网上发生的事情,开始对现实生活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

2008 年,腾讯和 360 的激烈战事,让整个社会开始反思科技巨头“垄断”的后果; 2010 年,乔布斯发布了划时代的经典机型iPhone4,人们的手机使用习惯由此改变,移动互联网浪潮也从那时渐渐涌起。

那段时间,国内对互联网科技产业的报道还相当稀少,这里还是一片缺乏行业规则、报道规范的混沌地带。早期的互联网报道者、DoNews创始人刘韧,就因为360“黑稿事件”,被昔日的好友周鸿祎送进监狱,一待就是 3 年

一边是飞速发展的科技互联网产业,一边是科技报道内容的“蛮荒“和空白。面对巨大的发展空间,刘成城选择“取一瓢饮”。那时的 36 氪几乎只编译国外互联网产业资讯,向国内创业者介绍互联网最新的业态和玩法,更像一个高度垂直的兴趣部落,

大时代带来的机会造就了 36 氪,敏锐的创业者们不会放弃这个发展窗口,一大批竞争者飞速前来填补空白——极客公园在 2010 成立,虎嗅、钛媒体、品玩在 2012 年诞生……

这些后来者和 36 氪最大的不同在于,其创始人都来自传统、老牌商业媒体,拥有强大的原创报道能力:极客公园的张鹏,曾任《IT经理世界》主编;虎嗅的李岷,曾是《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品玩的骆轶航,曾在《第一财经周刊》做主笔;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的经历最为丰富,她曾在《财新》《财经》长期从事时政和财经调查报道。

尽管是互联网产业报道这条赛道的开创者,刘成城和他的“小部落” 36 氪,还是需要在出身“正规军”的“友媒”包围下,走出一条不一样的路。

锦秋家园,部落生长的好地方

从成立到现在, 36 氪先后在北京搬过 6 次家,有过 7 个办公地点。在早期的不断辗转中,锦秋家园的那些日子经常被人们拿来回味。

知春路 6 号的居民小区锦秋家园真是个创业宝地。虽然不如 3 公里外、“孵化”了美团、快手等巨头的华清嘉园那样大名鼎鼎,除了 36 氪,这里也入驻过应用商店豌豆荚、跑步App乐动力等成功的互联网企业。但知名度最高的,还是张一鸣在此创办的今日头条。

有段时间, 36 氪和今日头条都在锦秋家园办公,算得上真正的邻居。但他们的缘分还不止于此。在今年 10 月发布的招股书中, 36 氪专门引用了 2013 年对今日头条算法推荐模式的首发报道,借此证明自身善于发现优秀创业公司的能力。

这种能力,来源于“部落”初创期对国外互联网创业资讯的“搬运”和编译。 36 氪长期关注初创型科技企业,紧跟前沿科技产品的报道,当他们将视角从编译国外资讯,转向国内初创企业报道时,这种熟悉产品创新模式和玩法的优势,迅速得到了回报。除了今日头条, 36 氪还率先报道饿了么、ofo等一大批“新经济”公司。

36 氪在 2013 年对今日头条的报道

 图片来源: 36 氪招股书 翻译:腾讯翻译君

网站上线不久后的 2010 年圣诞,刘成城在一次聚会中偶遇了北邮师兄、百度创始人之一的王啸。刘成城给“大师兄”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下一次见面,是王啸主动约见的。在保福寺桥南的一家韩国烤肉,两个人聊“high”了。王啸直接问刘成城,“能不能投你们一点钱?”

刘成城赶快回答“好啊,多少钱?日后,刘成城向媒体回忆起这个场景时,只记得自己当时反应迅速,“像担心对方反悔一样”秒问秒答。

王啸和他新成立的九合创投给了 36 氪 100 万。第一笔 30 万直接打到了刘成城的个人账户上。他跑到银行查了一下,分文不少。刘成城让柜员帮他取出来,一看,“好像还不够填满一个双肩包啊”,于是,刘成城又让柜员帮他存了回去。

那一年,刘成城 23 岁。后来,有媒体问“为什么科技博客成了 36 氪?”他的回答是:

投资人王啸给了我们一笔钱,得找个容器来装。

融资也让 36 氪能够更加专心地报道创业公司和新模式、新业态。在这段时间, 36 氪发掘了众多优秀的互联网创业早期项目,甚至有公司在日后成为比肩BAT的巨头。

这也是 36 氪和其他资深记者创办的科技媒体不一样的地方:更加关注对象聚焦在初创公司和新模式,而不是仅仅关注头部大公司的动向。

与此同时, 36 氪公开表示“说产品,不废话,不发布新闻稿和软文”。这意味着,在创业公司报道中,他们收不到一分钱广告费,基本上是“用爱发电”。

虽然没有营收,但这给 36 氪带来了不错的口碑。在锦秋家园等居民区办公的 36 氪,也从一个只有 4 个人的爱好者式自留地,一步步变成活跃且个性鲜明的成熟“部落”。

数据来源:天眼查、投资界等

在获得第一笔融资半年后,知名投资机构经纬中国给 36 氪带来了A轮融资,这次的金额高达数百万美元。此后的 3 年间,经纬中国先后给 36 氪带来了B、C、D轮融资,并且给了 36 氪更多、更深远的影响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