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时代「科普」图鉴:千万张面孔,千万种可能

2019-07-02 08:46 稿源:全媒派公众号  0条评论

社交,媒体,合作,创业,互联网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腾讯传媒,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如何才能炸月球?如何科学的拍西瓜?中国吃货与物种入侵谁更强?所有的天马行空都可以用科学理论来探讨。

偶像剧男主为什么不学化学?如何判断一个人是不是博士?所有的看似无关都有解题思路。

路边的草是颗什么草?天上的云是朵什么云?满足好奇心只需Po照片……

可正经也可皮,有干货也有调侃。当下,科普正在拥有更多想象。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采访了一批个性鲜明的科普范本,带你走近社交媒体时代千人千面的科学传播,解读背后的原因与趋势。

社交媒体时代做科普的 1000 张面孔

中科院物理所

不会运营的科学家不是好作者

你可能不爱做实验,但你也许会爱看别人做实验。要是碰上高压电灭火、现场喷火这样的硬核实验,说不定还会欲罢不能。

这些匪夷所思的实验正是来自于中科院物理研究所。他们正通过B站直播揭开科学研究的神秘面纱,围观博士做实验也成了这代数字原住民get知识点的新方式。

为什么是B站?物理所科普负责人成蒙认为是多方运营后的结果。此前,物理所也尝试在其他平台上做科普,但其整体的内容和需求与科普内容重合度不够。另一方面,用户在短视频平台上接触到的内容是基于多数人的喜好来进行推荐的,这样的算法不利于科普内容的长期稳定传播。短视频可以帮助科普扩大传播面,让一些人在刷刷刷的过程中偶遇科普,但绝大多数人又会瞬间忘记科普。

此前B站已经有了大量受欢迎的知识类UP主,有科普的土壤在。B站的受众群体中,有较大比例是在读的高中生和大学生,比较垂直,和中科院物理所的定位比较契合。物理所在B站把自己称作“二次元的中科院物理所”,打破严肃与古板的标签,把自身兼具“萌点”与“嘲讽”的人设具象化。

微信的图文输出则是物理所科普时间更长、更核心的一部分。在公众号上,他们呈现了“科学解释‘萌’的意义“、“哆啦A梦的竹蜻蜓实现的可能性”等千百个有意思的选题,开辟了“正经玩”、“知识问答”、“线上科学日”等专栏。

在微信图文的选择方面,中科院物理所也有自己的考量。比如科普如何“蹭热点”?成蒙认为热点是一个双刃剑,在面对社会热点时,大家往往不知道事情的本质和真相,需要情绪的释放和最终的结果,科普文章存在被扭曲的风险。在面对科学热点时,比如诺贝尔奖、黑洞照片的发布,也不用强求时效性,更多地可以做一些解读,去踩第二热点,毕竟研究机构不是专业媒体。

微信公号上的物理所兼具了有趣与有料,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传统科学传播中生涩的话语体系。

从运营到撰文,科学工作者比你想象的全能。

毕导

荒诞与夸张中科普

“秋衣外穿更加保暖”、“怎样才能拉屎压住水花”、“微信抢红包怎么才能抢得更大”、“为什么情人节一定要吃饺子”,这些典型“毕导风”的文章想必大家不会陌生。

我们爱看这样的科普文章,是因为它们足够的荒诞和夸张,但加上科学的公式与解题的思路,一切似乎又变得无可反驳。

这样的反差感究竟如何诞生?毕导通常会建立一些怪诞的生活模型,然后运用严谨的科学来分析,迁移之中往往就能得到看似有理有据,实则夸张有趣的结论。不管是吃饺子还是叫爸爸,都可以用综述、分析、意义、结语的论文格式“胡说八道”。

真实生活不允许我们较真,但科学必须较真。碰撞之后的火花就是反差的幽默。

SME科技故事

搭建起科学与公众的桥梁

斑马的驯化史是怎样的?被啤酒淹死是真实存在过的吗?不正经地讲历史,正经地讲科学,SME形成了自己的科普语言体系,用科学知识解读历史上的奇闻轶事,也梳理有趣现象的科学研究历程。

从历史奇闻到“百科全书式”解读,SME可以向老师一样答疑解惑,又不必受教学大纲的限制,选择兼具趣味的知识。

稳定统一的图文输出与内容那个生产方式有关。虽然团队本身没有一线的科学工科学,但SME建立了“飞梭科普公会”,成员是投稿作者,其中包含了不少高校科学工作者。SME很多时候是搭建起科学工作者与大众的桥梁,增加科学知识的传播力。

不同于单打独斗的科普博主,也不同于相对松散的科普组织。一致的行动更能够保证SME的科普质量并坚持着自己的调性。

史军

活生生的植物人

我们无时无刻不在跟植物打交道。

想知道蔬菜瓜果怎么吃才健康,想知道不认识的花花草草什么来头,微博上有行走的植物百科全书可以为你解答。

@植物人史军最早只是在微博上分享关于植物好玩的事情,而不是专门科普。意外发现,关于植物学的硬核冷知识其实有潜在的受众群体。在与读者的频繁互动当中,史军感受到大家对科普的兴趣点所在。

社交媒体时代,科普自有方法论。史军坚持做了三年的“一点植物学”系列视频,作为科普的基础性知识库。除此之外,也保持对热点的关注和解读,用有趣给科学加上外包装。比如近来关于荔枝话题比较多,那关于荔枝和健康的话题就是一个有趣的话题引子。史军认为关于荔枝是什么、能吃吗、怎么吃的解读,永远有需求在。

科普在某种意义上是在给科学“打广告”。史军认为互联网语境下,科普应该是有趣的,科普博主也需要给大家展示更生活化的一面。告别传输知识的唱片机,史军构建的是一个有性格、活生生的科普博主形象。

天师-卡赞

接地气的气象轻科普

追台风、追沙尘、上高原……气象学研究不是闭门造车,蘑菇云、双彩虹、龙吸水……吊诡的自然现象背后可能只是常规的科学原理。

@天师-卡赞是中国象局的一名工作人员,也是微博气象知识的“十万个为什么”。天师-卡赞的微博内容主要是轻科普,结合自己所看到的,或者遇到的的现象,结合图片或视频,顺口100— 200 字内说清楚一个原理。

在此前的实践中,他发现长篇大论一次说清楚一个气象话题互动效果很差,不如轻科普大家参与度高。相较于用解方程的方式,层层推导,构建一个场景,用人们日常耳熟能详,接触到的东西来演示、模拟,给出一个易懂的概念才是容易接受的。

在“哈哈哈哈”声中,也可以完成科学的传播。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