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宝强、沈腾、周星驰,谁是春节档最大赢家?

2019-02-01 09:00 稿源:棱镜公众号  0条评论

电影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来源 | 棱镜(微信号:lengjing_qqfinance)

作者 | 李超     编辑 | 杨颢

6 年前,横空出世的《西游降魔篇》在春节 7 天以5. 26 亿元的票房成绩,彻底打破了冯式喜剧一枝独秀的局面,“春节档”也取代“贺岁档”成为年末正餐。

6 年之后,所谓的史上最“强”春节档如期而至。截至 1 月 31 日午时,包括《新喜剧之王》、《疯狂的外星人》、《飞驰人生》、《流浪地球》等 7 部影片,在大年初一的上映首日预售票房均已超过千万,最高的《疯狂的外星人》预售票房接近 8000 万元。

史上最强,通常意味着史上最“惨”——自从 2013 年“春节档”概念形成以来,竞争从未如 2019 年这般激烈。一般来说,三部影片“通吃”票房,已经成为重要电影档期的固有格局,而在今年,输家注定会比往年更多。

过去几年,影视资本成为“春节档”的最大赢家:华谊兄弟凭借《西游降魔篇》的成功开启档期先河,去年,博纳影业和万达影视又通过《红海行动》和《唐人街探案2》名利双收。然而,“内容为王”时代的加速到来,叠加贯穿 2018 年的影视资本寒冬,让这些传统玩家们都黯然失色。

如今,内容方正在对资本方的取而代之。无论是参演、保底“两手抓”的王宝强,还是首次杀入春节档便同时主演三部电影的沈腾,亦或终于成为第一出品方的周星驰,都成功将资本甩在了身后。在这场赌局中,“庄家”悄然改变。

与其等待 2019 年春节档谁将成为最终的赢家和输家,不如说这是王宝强们逆袭资本的一场冠冕礼。

截至 2019 年 1 月 31 日中午的春节档预售数据。来源:猫眼

昔日赢家沦为配角

“影视第一股”华谊兄弟(300027.SZ)是“春节档”的首位赢家。 2013 年,作为《西游降魔篇》主出品方,华谊从12. 46 亿的总票房中,确认了将近 4 亿元收入,占到其当年总收入的20%,一部电影就PK掉了众多A股公司。

一战成名的华谊,成为影视大佬们效仿和艳羡的对象。彼时,也正是资本在影视圈翻云覆雨的开始,“春节档”成为影视资本们手中挥舞的彩旗。

一度,博纳影业(A17305.SZ)将“春节 7 天乐”发挥到了极致。 2014 年到 2015 年,博纳影业连续三年主投《澳门风云》系列,创下 26 亿元总票房。 2018 年春节档,《红海行动》创下了36. 5 亿元的总票房纪录,彻底让主出品方博纳影业上位。

实际上,对华谊兄弟和博纳影业这样以资本驱动的传统影视大佬来说,在“春节档”扬名立万的收获不仅仅是票房。在连续出击“春节档”背后,博纳影业一直希望通过IPO进入资本市场,重要档期的“露脸”显然是一个重要筹码。在博纳 2017 年公布的招股说明书中,其作为主出品方的票房前 6 部电影中,三部为“春节档”的《澳门风云》系列。

万达影视与博纳影业有着同样诉求。 2016 年开始便一直希望注入上市公司万达电影(002739.SZ)的万达影视, 2017 年和 2018 年连续两年在“春节档”做出大手笔,先是在 2017 年主投周星驰的《西游伏妖篇》,以16. 6 亿元总票房拿下档期冠军, 2018 年又主投了陈思诚的《唐人街探案2》,创下 34 亿票房与《红海行动》唱了“双雄会”。

赌桌上,谁都希望成为最后的赢者,但最后的胜利,或许只属于庄家。在华谊兄弟、博纳影业和万达影视为代表的资本方们“扫荡“春节档的同时,这场游戏的天平也在发生转换。

《西游降魔篇》后,周星驰和华谊兄弟在票房分红上发生纠纷,双方在签署首份票房分红协议后,又通过邮件形式商定了一份补充协议。影片大卖后,周星驰根据补充协议向华谊索要 8160 万的额外票房分红,华谊却以补充协议并未签署、属于无效合同而拒绝支付,最终星爷败诉,也与华谊彻底决裂。

无独有偶,去年 1 月,港媒曝出周润发经纪公司将博纳影业告上法庭,起诉后者在票房分红问题上违约,要求博纳支付相关费用及交出合约文件,并就违约作出赔偿。

没有人能永远赌赢。 2018 年,在春季档两部 30 亿级票房影片问世后,博纳影业和万达影视离资本市场的距离却越走越远,而华谊兄弟也在饱受资金和股价的煎熬,资本收紧的同时,内容方也逐渐掌握话语权,资方不再是发牌的“庄家”。

于是,到了 2019 年春节档,这些昔日赢家们沦为了配角。

内容方彻底上位

去年春节档的两部爆款电影《红海行动》和《唐人街探案2》,主出品方还是博纳影和万达影视,今年尽管内容和资本仍然在绑定,但资方“巴结”内容方的味道渐浓。

在三部最有爆款潜质的影片中,《疯狂的外星人》主出品方为欢喜传媒(1003.HK),欢喜传媒为股东导演合伙人机制,宁浩、黄渤和徐峥均为股东;《飞驰人生》主出品方上海亭东影业有限公司大股东为韩寒;而《新喜剧之王》主出品方则为星辉海外有限公司,则是周星驰主控。

不难发现,在今年春节档的重磅电影中,内容主创团队不仅拥有了绝对的话语权,同时也将收益权牢牢掌控在了手中,传统影视公司“金主爸爸”的地位彻底动摇。

在亭东影业中,韩寒持股54.56%为实际控制人,而阿里影业(1060.HK)和博纳影业分别持股13.12%和11.25%,甘当“绿叶”;《疯狂的外星人》中,光线影业排在出品方末尾,而猫眼则在去年 8 月斥资9. 5 亿港元入股欢喜传媒,两者都是通过在宣发上的优势分得一杯羹;同样,《新喜剧之王》中,一度向华谊讨薪的周星驰彻底独立,他的星辉公司为主出品方,而新文化(300336.SZ)、阿里影业、横店影业等众多公司,只能等待分享“火锅奖”。

亭东影业股东构成。来源:企查查

一位参与国内多部头部影片投资和宣发的影视公司负责人对腾讯《棱镜》表示,内容为王和优质内容的稀缺,正在成为影视行业的主要矛盾。对于传统影视公司尤其是头部公司来说,无论从票房还是影响力角度,重要档期一定不能缺席,但要想在优质内容中分得一杯羹,难度不亚于票房本身。

该负责人所在公司为了不缺席去年国庆档,曾在参与一线影片未果的情况下,临时加入到了一部二线影片当中,虽然票房结果并不理想,但他认为“亮相的意义超过票房”,宁愿“赔本赚吆喝”。

在目前春节档预售中处于二线地位的影片中,内容方地位依然强势。《流浪地球》主出品方为导演郭帆所有的郭帆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凭借《战狼2》一战成名的北京文化为第二出品方;港片《廉政风云》中,内地传统影视公司万达影视、大地时代和横店影业等都是通过院线优势才成为了联合出品方。

值得注意的是,阿里影业在今年的春节档中,可谓“地毯式轰炸”,除参与《飞驰人生》和《新喜剧之王》外,还是《廉政风云》和《流浪地球》的联合出品方,此前因短片《谁是佩奇》带火的《小猪佩奇过大年》,阿里影业则是主出品方。

在《谁是佩奇》爆火后,身兼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淘票票总裁和优酷电影总经理多职的李捷表示,未来阿里影业将从投资和宣发向上游内容端发力,形成阿里影视布局的闭环,头部内容将是阿里影业进军的重点。阿里的战略,侧面宣告了内容时代的彻底到来。

一位资深影视投资人对腾讯《棱镜》表示,对未来影视市场的增长空间仍然看好,但红利散尽后,最大受益者肯定不会再是纯粹的资本玩家,而是真正的优质内容输出者。

周星驰输掉了官司,但终于等到了来给对方分红的时候。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