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梦者”贾跃亭是怎样炼成的

2017-01-22 09:05 稿源:创业邦  0条评论

当一个人靠情怀做事时,人们往往只是做为旁观者远远看着。一旦在这情怀的基础上加上执着,就会变得可怕起来。

刚刚过去的2016年,对于乐视老总贾跃亭来说,风波与危机并存,错综复杂,难以言表。从乐视电视开始,这位原本异常低调的山西企业家忽地跳进媒体和大众的聚光灯下,就再没有离开过。

他叫板苹果,称“苹果的创新源泉已在枯竭,帝国黄昏已现”;他评价特斯拉,表示自己的目标是超越埃隆·马斯克;他痛斥那些说乐视“庞氏骗局”的人不是就是黑手就是傻子。

他能用短短5分钟说服郭台铭合作,更能在濒死之际用人格魅力先后拉来老同学6亿美元投资,以及老乡的150亿救命钱。最近,他唱过的一首《野子》传遍朋友圈,戳中千万逐梦人泪点。

野心家、赌徒、破坏者,是外界对这位“贾布斯”的普遍评价。然而,他没有想去破坏谁,他说,“只是想给这个世界创造出独一无二的东西”。

本文试图从媒体报道中还原贾跃亭的经历,寻找他帝国梦想的起源和动力。

起源

1973年贾跃亭出生在山西省运城市垣曲县,父亲是一名体育老师,家里有三兄妹,贾跃亭最小。兄妹三人中,贾跃亭最聪明,但很不会考试。他大学所修的专业是财会,因为兴趣辅修了计算机课程。1995年大学毕业后在老家垣曲县地方税务局做了一年的网络技术管理员。在贾跃亭的家里,孩子想成为一个怎样的人,都能自己做主。所以当1997年,贾跃亭成为整个山西运城税务系统“辞职第一人”时,在家里也并未受到阻力。

辞职后的贾跃亭在垣曲县舜王大街上开办了卓越实业公司。其间,他办过电脑学校、做过胶印印刷生意,也买卖过煤炭加工产品。一位接近贾跃亭的人士透露,贾跃亭对于外界的评价并不太在意,但唯对“煤二代”的传言最愤怒,“因为他从来没开过煤矿”。

2002年,贾跃亭事业的第一个拐点出现。一次吃饭的时候,他偶尔从邻桌客人那里听说了“基站配套设备”这个名词,他敏锐地意识到,电信业迅速发展,而基站蓄电池在当时几乎是市场空白点。同年,贾跃亭成立西伯尔科技,做通信基站的配套服务,自己买了一辆212吉普车,在山西一个县一个县地跑业务。当时,他的身边有好几个朋友劝其放弃,认为行业门槛太高。但凭着一股子韧性,贾跃亭在1年时间内,拿到了联通在当地大半的业务,并迅速赚得盆满钵满。

2003年,非典横行,贾跃亭只身来到北京,在王府井一个住宅楼里租了一间简陋的办公室,将他的“山西西伯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抬头改成“北京西伯尔”。公司开始转型,做室内室外网络覆盖,后又做3G增值业务,目前在北京市场,北京西站、国贸等北京地标建筑的相关系统都出自贾跃亭之手。

在贾跃亭确定重点做3G增值业务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3G都只停留在概念层面,3G牌照始终悬而不发,许多移动增值服务公司因此倒闭。2004年,贾跃亭不得不做出公司转型的决定:从3G手机流媒体转型网络视频,发展网络视频的付费点播业务。其实就是将公司业务从手机端聚焦到电脑端。于是,西伯尔成立无限星空事业部独立,成为乐视移动传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这就是乐视网的前身。

2007年,西伯尔在新加坡上市,募集资金2亿元,这成为了贾跃亭在通信行业掘到的第一桶金。

从2004年到2008年,乐视网一直在苦苦寻求资金。直到2008年,背景深厚的北汇金立方、深圳创新投资、深圳南海成长精选基金向乐视网投资5200多万元,并最终在2010年将其推上资本市场。2012年,很多人通过一部《甄嬛传》知道乐视,因为当时这是唯一能够观看该剧的视频网站。《甄嬛传》还在拍摄时,贾跃亭就以2000万元买下独家网络版权,最终赚了3个亿。2015年牛市中,乐视网登顶创业板千亿市值神话。

从后来乐视生态的发展来看,贾跃亭当初“从3G手机流媒体到网络视频”的决心正确无疑。从2014年开始,乐视“横向扩展”出的“战略七子”——互联网应用及云服务、内容、大屏、手机、体育、汽车、互联网金融,看似是7个毫不相关的产品,但却是全球独有的完整的生态系统而成为业界模仿的标杆。其中,网络视频内容恰恰就是乐视生态的核心业务,也是吸引、粘合智能电视、手机,甚至是汽车用户的基础。

远见

来自山西的贾跃亭身上天生有一种豪气。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员工说,他走路时喜欢迈大步子、甩大胳膊,“最初的年代,公司人还少。年会的时候,他和大家一桌一桌干茅台酒。”

更难得的是,他具有超常的预见能力,想当初,乐视从名不见经传的小网站存活下来并且实现盈利,不得不归根于此。

要知道,当初,连美国的Hulu网站 (可以观看正版美国大片和美剧的网站) 都还没有出现的时候,贾跃亭就看到了网络视频的未来,乐视网一成立便确定了“正版化”和长视频的路线。乐视联合创始人、副董事长刘弘认为:“这还是说明他的确看得比旁人远。”

根据乐视后来披露的招股说明书,2007年至2009年乐视网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691万元、7360万元、14573万元,几乎每年都实现翻番;净利润则分别为1469万元、3025万元、4447万元。也就是说,当时大部分国内视频网站烧钱亏损的时候,不显山不露水的乐视网却早已经开始实现盈利。

尤其是2008年,当众多视频网站终于意识到网络版权时,价格已经疯涨。“即便是海南的楼市,也没有版权价格翻得快。”刘弘说。此时,优酷、土豆等网站才发现他们还需要从对手乐视手中购买版权。

“乐视没有‘富爸爸’。”贾跃亭如此说,他认为早年乐视之所以获得很多合作机会,包括成为唯一一个拿到手机电视牌照的民营企业,是因为:看得远,走得早。“当时没有其它公司可以选,所以只能发给乐视。”

同样,与乐视网类似,其实乐视对于电视的探索,从2006年就开始了。当时,DVD还正大行其道,他们便去找音像店合作:只要在电脑上装一个软件,然后用一根线把电视电脑连起来,坐在沙发上就能播放电影了。

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乐视开辟了新领域,在超级电视里如火如荼,相继发布了多款产品,其中大多产品均以性价比取胜,比如某款40寸的电视售价为999元 (不含服务费) 。

最近半年电视行业的新趋势——互联网电视公司正四处拉拢有制造业基础的传统电视企业合作,传统企业也在极力寻求与视频网站的融合,试图创造出一家集硬件和内容于一身的超级电视公司。而在此之前,只有乐视自己这么干。业内人士预测,大屏价值或将至少是一个千亿级别的市场。只能说,贾跃亭的远见值得佩服。

随着贾跃亭的科技帝国的版图不断扩张,他开始将行业巨头当作了批评的对象。2016年4月份,这位43岁的亿万富翁接受了海外电视媒体的首次采访,声称他的目标是超越埃隆·马斯克,“带领全行业快速进入新时代。”是的,马斯克将“电动汽车”等新能源汽车称之为“百年以来最大的机遇”,乐视造车也是因为贾跃亭看到了这个机会,其实,早在2009年前后,他就已开始投资多家汽车相关企业。

这里还有一个案例,证明了贾跃亭把“判断性”看得很重。2016年4月23日,马云在中国绿公司年会发表演讲前,对贾跃亭发出犀利提问:“你在大会上说,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垄断了整个互联网创业的资源,使得大家没法混了,假如现在换一下,你是BAT,你觉得怎么做才比较好?”

面对马云的发问,贾跃亭说“马云老师问的问题实在难以回答”。但贾跃亭也不甘就此认输。“时代是不断变化的,每个时代变迁的同时,都会诞生全新的更伟大的企业。”贾跃亭说,要想突破上一代企业的封锁或大山,就要判断下一个时代是什么,站在下一个时代的维度上制定战略,“而不是依赖BAT强大的资源”。

2016年7月30日,《胡润百富榜》创始人胡润认为,乐视贾跃亭有可能是未来中国首富候选人之一。胡润给予的理由是:贾跃亭在每个行业的远见和判断能力非常不错,在各个行业挖掘到很多优秀的人才。

胡润说:很多年轻人有时候会问我:“胡润,我做什么才能上你的百富榜?”

我的回答是:“这个时代是一个资源整合的时代,你就是要把你的资本结合优秀的人才再加上成熟的Business plan(商业计划),你就可以挣钱。” “我觉得在中国目前在这方面最具有代表性的人物就是贾跃亭。”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