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欣像一只鸵鸟:奔跑,跌倒,奔跑

马桶MT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作者:贾琦 编辑:和锳

出品:互联网圈内事(微信号:quanneishi)

2015 年春末,王欣在给妻子的信中写道:

五月份了,风小了。不知道王羽他们最近有没有出船钓鱼呢?

一定让他们等着我回来钓鱼呀。

写下这段话时,王欣已经在看守所里呆了九个月了。

01 风起于青萍之末

关于早期国内的互联网环境, 80 后们曾戏称道,“那是一段令人怀念的‘共产主义’时代。”2000年左右,互联网世界正在野蛮生长。规矩少,资源随处可下。电影,音乐,书籍,游戏等内容产品均可免费获得。

教科书上说,达成共产主义需要的是“生产力高度发达,物质产品极大丰富”。我们知道,直到今天也不存在“内容生产者的生产力高度发达,好内容极大丰富”这回事。那令我们怀念的,处处透露着自由清新味道的互联网初世代,实则是由一根不那么光彩的柱子支撑着的——盗版。

当然,你可以把它包装成“自由精神”,“海盗党”,或“打破信息壁垒”,“拥抱共享时代”等等。但我们需要了解的真相是,在现阶段,对版权的保护,法律上对著作权法体系的搭建,依然是各个国家的现状主体。

二十年前,互联网还是一块新兴土地,政策和监管的跟进在每个国家都有一定的滞后性。 2005 年,我国开始开展网络专项行动,对网络环境着手进行政策跟进工作。怎么管,管多深,如何平衡“发展”和“安全”之间的关系,这些问题都需要进行大量的实践和研究。

2010 年,节奏突然加快,打击网络侵权盗版专项治理的“剑网行动”横空出世,由国家版权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四部门联合启动,截止2018年,该行动已查处案件22568起。

王欣的快播,便是那1/22568。

13 年底,优酷、腾讯、乐视、搜狐向国家版权局进行投诉,11月立案开始调查,12月做出判罚,百度和快播分别吃到了25万元的罚单。

接到罚单后百度很快就关闭了百度影音的P2P服务,并发表声明要加大力度打击盗版,而快播则没有特别的公开回应。

这件事背后是王欣的偏执。早先年,快播曾一度取消市场、销售和公关岗位,王欣让相关人员要么转岗,要么裁掉。其中比较出名的事,就是 2012 年软银赛富投资人何明科进入快播主管人财物,后来也被王欣调至技术岗。

2013 年,大棒敲打到脸上,快播依然迟缓,可谓是种豆得豆。

2014 年四月,警方进入快播公司。

“手不要碰电脑,东西不许动。”

众多技术人员哪面对过这样的阵仗?脸是发愣,心是发慌。

可直到那个时候,王欣依然没觉得自己会出大多事。当天下午他还在内部邮件里安慰大家:“不要担心。公司没有问题,律师在来的路上。”

四个月后,王欣被捕于韩国济州岛。

02 王欣奔跑

王欣是盛大系最好的产品经理,这话是周鸿祎说的。他不光自己说,他还不止一次的向陈氏兄弟提起,为此陈天桥还派朱海发去深圳专门拜访王欣。但这是很后来的事了。

1980 年,王欣生于湖南一个普通的矿工家庭。19岁时去深圳闯荡,在深圳市龙脉信息股份有限公司当程序员。工作安稳,待遇不低,主要做一些政府制定的政府工程和企业信息化服务。

一开始,王欣是最底层的网络工程师。半年后他做到了小组组长,一年后做到了部门负责人,到了 2002 年,王欣已经是主管技术研发的副总经理。

在这期间,他有个叫曾李青的同事出去创业了,很快就身价暴涨过亿,跟曾李青一起创业的还有一个人,叫马化腾。他们一起做的那家公司 ,叫腾讯。

身边人的扶摇直上给王欣带来直接的刺激,一种“大丈夫当如是”的情绪在王欣心里激荡着,他辞去了工作,觉得“我也可以”。

那年他 22 岁,做了一家叫“深圳点石软件”的公司,做点对点(P2P)传输服务。那年他第一次碰到了陈天桥。

当时, 29 岁的陈天桥已经经历了自己职业生涯中的第一次豪赌,花了30万美元买下了韩国网络游戏《传奇》在中国的独家代理权,然后大获成功。

意气风发的陈天桥对王欣很是欣赏,也产生了想要收购“点石”的想法,但最终没有谈成。

斗转星移,三年后,点石软件倒闭,而盛大凭借着《传奇》的成功,获得了互联网领域单笔最大投资,在美纳斯达克上市。 31 岁的陈天桥超过了33岁的网易丁磊,成为第二个中国最年轻的首富。

王欣找到盛大,想谈谈自己的P2P产品投资。但当时盛大上市,对版权相关的东西十分敏感,最终变成连人带产品的收购,至此,王欣正式加入盛大。

后来王欣曾聊起过这次失败,他说:“搞技术的,不成熟的时候都这德行。”

大约是指经营点石期间,自己屡次对外部投资的拒绝。

当时他还年轻,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在技术之外的许多领域,王欣依然不太敏感,甚至迟钝。

另一边,首富的日子也不太好过。传奇玩家玩游戏致死、玩家企图在盛大门前自焚等一系列恶性事件接连发生,电子游戏在席卷年轻人的同时引起了整个社会的恐慌,舆论开始把矛头指向“罪魁祸首”的代理商,铺天盖地的批评和指责,常常让陈天桥半夜惊醒。

他要转舵。

工资翻倍,挖人。从华为,微软以及各大一线互联网企业,招致了 1100 名工程师。斥20亿,成为新浪最大的股东,这一切都为了他心中那个比游戏更光明,更美好的蓝图——“盛大盒子”。

得到王欣这名悍将后,陈天桥给予了充分地信任和放权,让其任职为SDO部门助理总监,主导“盛大盒子”的研发。

在他的构想里,当时电脑用户少,而电视用户多,电视具备成为全家人娱乐中心的潜质。在设计上,产品将以机顶盒的形式,作为集大型游戏、电影、音乐及其他互动内容的综合提供者。类似于现在小米盒子、天猫魔盒的功能。

现在看来,这并不是一个多么奇异的想法,甚至有些老土。可在 2005 年,优酷,土豆,爱奇艺等均在孕育中,内容资源极其匮乏,最基础的网络宽带也尚未普及。除了技术环境之外,相关职能部门对于这一事件的看法也难免具有时代局限性。

05 年10月,盛大盒子落地。半年后,广电总局发函叫停“准IPTV”业务,且点名盛大——禁止未获得许可证就把互联网内容搬上电视机。

至此,项目正式宣告流产。

多年后,王欣在华侨城锦绣花园的室内足球场的球场边,与资深互联网人林军聊到这件事。王欣刚从球场上下来,兴致勃勃,他说:

“盒子没做成,主要是因为没有好的产品经理,没有好好做产品。”

那次对话,距离他第一次创业失败已经过去六七年了。而关于产品和技术之外的认知,他依然没太大长进。

盛大的失败,是王欣在产品之路上的第二次跌倒。他爬起来,从上海回到深圳,顶着“盛大最好的产品经理”的头衔,继续创业。

2006 年,王欣的第一个女儿出生了。

创业前期,王欣在深圳的城中村里,度过了一段窘迫的日子。

公司选址在了车公庙的一套“农民房”里,几个人挤在10多平的屋里。楼道里堆满杂物,锅碗瓢盆堆在地上。

月租金3000,加上人工和服务器费用,月均需要3万元投入。一年后,王欣的50万投资接近告罄。最困难的时候,他们靠存钱罐里的零钱买菜做饭。

由于广告收入并不多,王欣开始寻找投资,并打算在实在不行时把房子抵押出去。他去找了曾李青,当时后者已经从腾讯离职,转做天使投资人。

第一次与王欣接触,曾李青觉得时机不太成熟。但三个月后,快播数据持续增长,人气逐渐攀高,看到这样的情况,曾李青改变了主意,投了 300 万给他。

随后, 360 也追加了投资。

随后,快播成了中国占有量第一的播放器。

随后,快播迎来了自己的巅峰,届时国内共 5 亿网民,快播有3亿用户,人数覆盖率超过同期的微信。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