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创办独角兽企业Skype后投身VC,Zennström带你解读欧洲科技创企

2018-09-30 10:48 稿源:猎云网  0条评论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9 月 30 日报道(编译:福尔摩望)

接近30℃的气温,按照往常的英国夏季标准,伦敦正经受着一场小型热浪。周末的新闻报道转述了英国气象局最新的“英国气候状况报告”的调查结果,证实英国正在正式变暖。也许前两次工业革命最终给地球造成了损失,正如世界经济论坛所争论的那样,我们正在迎来第四次基于新兴技术的工业革命,如人工智能、机器人、物联网、生物技术和量子计算。

由于非常清楚,欧洲风险投资公司Atomico的办公楼在像今天这样的日子里会很愉快地提供空调,所以我提前了 30 分钟到达,参加了对创始合伙人Niklas Zennström的采访。在成为风险投资家之前,Zennström共同创立了Skype——一家互联网电话公司,他成功地将该公司出售过两次——第一次是在 2005 年以 26 亿美元卖给eBay,第二次是在 2011 年以 85 亿美元卖给微软。他与妻子Catherine是著名的环保主义者,他也是Zennström Philanthropies的创始人,该慈善机构是一个非营利组织,支持组织应对气候变化,促进人权和社会企业家精神。

Atomico位于伦敦最昂贵街区之一的Mayfair,坐落在距离Accel Partners和Index Ventures的伦敦办公室不远的地方。如果英国“四大”早期风投中的另一家Balderton Capital没有搬到伦敦北部更时尚的Kings Cross区,Mayfair将是该国最接近硅谷Sand Hill Road的地方,Sand Hill Road以风险资本高度集中而闻名。

Atomico的通讯主管迎接了我,他一直都很兢兢业业,也总是乐呵呵的,不过今天他似乎有点紧张,我认为这是一种恭维,反过来也有助于我放松。乘电梯到三楼后,我们在一间空旷凉爽的会议室里找到了“避难所”,我说,好像我做记者以来一直在报道Atomico。那天早上的一个快速统计显示,我已经报道了目前投资组合中不到一半的公司,并且采访了现在超过 30 家投资团队的许多成员。然而,我从未见过Zennström,也从未和他说过话。

这位Atomico创始人没有像以前那样接受过很多的采访,而是更愿意与更广泛的团队分享媒体职责,尽管组织内部仍有一种感觉,即风险投资公司有时会被误解。虽然Atomico已经进入第 12 个年头,也推出了第 4 只基金,但与Accel、Index和Balderton相比,它仍然被认为是新贵,在企业家和媒体之间,经常会有其他一些误解:

1.Atomico是一个后期投资者。 这是错误的。其第四只基金的大部分投资都是在A轮融资,尽管该公司也在进行B轮投资,并且通常会继续投资。

2.Atomico大部分是Zennström自己的钱。 错误。该基金中的有限合伙人的确包括Atomico的合伙人,但大部分涉及家族办公室和机构投资者,如养老基金、基金之基金和欧盟纳税人支持的欧洲投资基金。

3.Atomico只投资消费技术。 错误。该公司在很大程度上不涉及具体行业,并在B2C、B2B、软件、硬件、深度技术等领域下注。

或许更好也更准确的理解是,Atomico是少数几个发展了“moonshot”(疯狂的想法或者不大可能实现的项目)投资倾向的欧洲风投之一:将资金投入到一些真正突破性的公司和探索性技术中,这些公司和技术在未来许多年都不会产生收入,它们要么会改变世界,要么会严重失败。

最著名的可能是总部位于慕尼黑的初创公司Lilium,该公司开发了一种全电动垂直起降(VTOL)喷气式飞机。它计划用飞机来提供所谓的“飞行出租车”服务,我们经常在科幻电影里看到这样的服务。 另一个是Memphis Meats,这家旧金山公司通过从细胞而不是动物身上收获肉类来实现在实验室里培养肉类。 还有来自英国布里斯托尔的初创公司Graphcore,该公司专门为人工智能设计芯片,其目标是成为像英伟达一样的公司。Lilium和Graphcore各自融资了 1 亿多美元,而这三家公司都还没有推出产品。

采访前几周,我给了解Zennström的人打电话,我必须了解他作为一个人是什么样的。雄心勃勃这个词反复出现。一位从Zennström接受投资的企业家试图让我相信,在欧洲没有一个风险投资家的雄心壮志能比得上他,他们说他总是试图将这种信念灌输给他所支持的初创公司。我还被告知,他是极其强硬的谈判者(据传,Atomico的一名合伙人要求该公司的一家投资组合公司制作一对铜球作为礼物送给Zennström,以示对他最近通过电话达成交易的敬意。)矛盾的是,其他人说他有时会显得害羞或有点尴尬,尤其是在公开场合。

有人告诉我,Zennström并不缺少有趣的故事,无论是在他创办Skype的时候,还是在此之前他与点对点文件共享应用Kazaa的关联。Kazaa的技术得到了他共同创办的另一家公司Joltid的许可。Skype的成功让数百万人实际上可以免费拨打国际电话,这让他成为了现有电信业的主要对手。在 21 世纪初,跟随Napster的Shawn Fanning和Sean Parker的脚步,Zennström很可能被认为是娱乐业的头号敌人,因为Kazaa被用于音乐和电影盗版,导致了多起诉讼。

尽管我相信这些轶事很有趣,但过去时代的故事还是暂时放一放吧。由于采访只限于一个小时,没有商定的红线,所以我考虑了其他事情。在任何跟踪行业职业的人看来,科技正在经历一个“时刻”,而且并不总是出于正确的原因。

从Facebook剑桥分析丑闻和社交媒体不愿阻止仇恨言论和错误信息的传播,到包括性骚扰和攻击、欺凌和种族歧视在内的不良行为,如果说科技产业需要找到它的道德指南针,不仅是为了补救过去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当我们走向未来时,它就是现在。

Atomico管理着 15 亿美元的资本,其第四只基金总计7. 65 亿美元,或许比大多数欧洲风险投资公司都多,所以它处于一个有利的地位,可以帮助塑造未来的样子,并在决定未来 10 年及以后科技行业的发展方向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