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岳资本蒋毅威:纪律投资背后的理性、感性双重奏

2017-03-31 11:51 稿源:猎云网  0条评论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北京】 3 月 30 日报道(文/竹子)

2016 年 11 月 9 日,五岳资本在香港马会会所举办了三周年答谢酒会,参加者 100 余人。对蒋毅威而言,这次答谢会不仅是为了庆祝第一期基金进入退出期,也是为了庆祝五岳资本迈过了成立三年的第一道坎。

2016 年,创投市场走入寒冬,大批基金的投资开始变得谨慎,轻易不敢出手。早在 2015 年下半年,蒋毅威已经隐约感知到寒流即将袭来,开始刻意放缓投资节奏。即便早有准备,焦虑感还是逐渐在五岳资本蔓延开来,看不到好项目,摸不清方向,团队陷入低谷。

通过内部的多次沟通,五岳资本在下半年完成了调整,重新加快步伐,相继在跨境、消费升级和体育领域做了布局,“现在项目发展都超出了预期”,蒋毅威兴奋地说道。

40 岁的年纪, 30 岁的长相, 20 岁的心态,是蒋毅威对自己的评价。

处于不惑年纪的蒋毅威,已经走过了做投资最初的浮躁阶段,出名和面子成了最不值一提的东西。成立以来,五岳鲜少对外PR,对于投资的企业也选择低调处理。在五岳的官网上,你找不到投资组合,这对于投资机构来说是非常少见的。

“出名不是件好事。投资人应该追求长期回报,企业则应该踏实做事,没有必要大肆宣扬。”

从多方面来看,蒋毅威无疑是理性、冷静的。他追求纪律性的投资,不会跨越熟悉的赛道,跟风热点项目。美国知名基金Benchmark的运作体系是蒋毅威眼中的范本,每个人都能独当一面,基金有持续性,总能投出好项目。

而另一方面,在美国长大的他,说话诚恳、生动、极富感染力,空闲时玩游戏是因为“想离 90 后更近一点”,曾经为了满足年少时的情怀甚至在一款游戏中充值十多万。

在低调投资的背后,蒋毅威身上穿插着理性和感性的双重奏。

终点,起点

2013 年,市场上充斥着关注Pre IPO阶段的PE机构,大量早期项目嗷嗷待哺。市场冷,需求多,基金少。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少人看到了早期人民币基金的机会,一批后续发展不错的基金都在此时成立,比如高榕资本、愉悦资本、源码资本。其中,也包括五岳资本。

早在 08 年,蒋毅威就对VC行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擅长与人打交道、了解金融背景,有过投资并购对冲经验,蒋毅威认为VC这个行业自己再适合不过了。当时有投资机构抛出了橄榄枝,但蒋毅威选择了拒绝,因为经历不足需要从基层做起,这不是他想要的方向。

这种思考方式也体现在了蒋毅威后面的投资风格中,相比眼前,他更喜欢长期有规划的目标。

经过 5 年的积累, 2013 年,蒋毅威开始寻找机构募集资金。初次募集并不容易,蒋毅威和合伙人赵维国花了将近 8 个月时间,从机构投资人处募来了第一期基金。

2016 年春天,五岳天下完成了第 1 期美元基金的募集;夏天,又募完了第 2 期人民币基金,资金总管理量达到了 30 亿人民币。其中,美元基金周期 12 年, 5 年投资期;人民币基金 10 年, 3 年投资期。

作为一支早期基金,这样的周期结构和市面上大多数基金都所不同。而这样的结构也是为了满足蒋毅威成立五岳的初心——做一支可传承基金。

“如果投资期只有两年,会很容易被市场泡沫主导。”

在金融行业,大多都是零和游戏,永远是20%的人赚走了80%的钱。每个人都想成为少数的20%,蒋毅威也不例外,他选择的方法就是反周期投资。 15 年市场热的时候开始降低投资速度, 16 年下半年的寒冬却又提升投资速度。

到现在,五岳资本已经完成了投资的初步布局:视频,跨境,消费升级,大数据领域等 50 多家企业。

理性、纪律、定价权

在同事眼中,美国长大的蒋毅威是一个说话诚恳、直接的人,处女座的他在工作中有时表现“高冷”,“纪律性”是他在谈话中不时强调的一个词。

在蒋毅威看来,做长期基金不同于个人投资,它的存在从第一天起就必须做好严格的原则设定,要有纪律性地投资,否则很容易跳出熟悉的赛道,跟风热点项目,在新领域中丧失自己的优势。

对于基金而言,最终的回报产生于实际利润,而非期望值。而在不理性的市场,对热点项目的追逐中,贪婪很容易压倒了恐惧,期望值远高于回报。

这也是对投资人的一个考验,如何在贪婪和理性之间博弈取舍。

“我们更像是狙击手,抢夺价格的战场我宁愿避开,反过来选择细分市场里不需要用很多钱砸出来的项目。”

蒋毅威算了一笔简单的账,用 1 亿博 10 亿,和用 10 亿博 100 亿,最终回报是一样的。如果早期项目付太多溢价,回报率必然会有所下降。

对于真正能引起自己兴趣的项目,蒋毅威发展出了一套“甜蜜”理论,当细分领域进入到泡沫谷底期时,便是五岳资本的投资甜蜜期了。

“媒体都在报道一个行业的时候,别投。媒体都说不要看了,就是好机会,比如O2O。”

去年下半年,五岳在O2O领域投资了“麻辣诱惑”旗下的麻小外卖。不过这种反其道行之的做法背后,蒋毅威有自己深思熟虑的逻辑。

味道鲜美的小龙虾一夜间成为了好友聚会夜宵佳品,供不应求。需求大于供给时,供给端的定价就成为了竞争壁垒。由于国内供应商强势掌握货源,在C端模式差别不大的情况下,麻辣诱惑选择开拓海外供货渠道,使其在供给端有了更优的定价权,这让蒋毅威相信麻辣诱惑在同类竞争中将带来更大的回报。

这是蒋毅威考量早期项目的关键点之一:在人口红利已经逐渐消失,进入存量市场爆发的时段,能否通过高科技有效地提高行业毛利率,从而抢占竞争优势。

另一重要特质则是行业天花板。将IPO和整体出售作为退出目标的五岳资本,在投资项目时对天花板要求很高。

“抹茶美妆”以美妆视频的方式,改变了用户参与方式,成为头部内容产生平台。女性美妆市场的巨大,加上撬开了C端需求的缺口而拥有定价权,抹茶美妆也俘获了五岳拿到投资。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