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公司想靠你家附近的跑腿小哥,解救“忙懒急”时的你

2016-08-23 09:45 稿源:钛媒体  0条评论

【本文来自钛媒体特色栏目“我造快公司”,被报道项目由我造社区推荐】

当你走在马路上,鞋跟突然掉了,以前只能尴尬的落荒而逃,现在你可以打开手机呼叫跑腿小哥,5分钟取走鞋子,半个小时修好送回。

这就是“跑腿服务”APP能够提供服务的一个典型场景。

“邻趣” APP做跑腿服务已经有两年多的时间,2014年7月刚成立的时候,是从送水果切入,后来发现品类单一、订单不够密,于是逐渐扩品,先扩展到送咖啡这种强需求服务,再到现在的包括随意购、私人订制、同城快递、代排队、快维修、车达人等一系列跑腿服务,目前主要覆盖了上海和北京两座城市。

定位于“忙、懒、急“”三个场景的“邻趣”,给自己打的标签是“C2C即时服务平台”,只要是即时性所产生的服务,无论是买、送、办事,“邻趣”都会去做,品类不限,用众包的方式来做急迫需求的服务。

不过众包这种模式一直饱受质疑,很多众包兼职的配送员会存在路线不熟悉、操作不熟练、没有固定的交通工具等问题,这样从工作效率就要低于专业快递公司的全职配送员。

而在“邻趣”创始人刘伟力看来,众包模式并不是效率优先,而是体验优先,“如果我要养二十个员工,我一定要追求人效比,让他们充分忙起来;而我招募众包配送员,只是提供单次服务,我考虑的不是他在单次服务里要做更多的事儿,而是在这一次服务里把事做的更好”。

配送员对用户进行一对一的服务,用户也相应的为专享服务付出相应的溢价,配送员赚到了钱,用户也享受到了差异化的服务。另外,因为配送员只为单个人服务,所以配送速度上也相对更快。

“众包之所以能这样做,就是利用了一个碎片时间,众包的模式一定要应用到体验优先的业务里来,而不是效率优先的业务,就像专车司机确实不如出租司机专业、效率高,但是专车数量多,叫车更方便。”

然而目前在国内,还没有建立起一套完整的诚信体系,这种的情况下,配送员诚信度难以评估也一直被认为是众包模式里的一大隐患。

刘伟力告诉钛媒体记者,“邻趣”在北京和上海都设有培训点,要成为一名配送员,首先要参加配送培训课程,课程结束后还有考试,分数达标后,还设有招聘专员进行面试。此外,在整个服务过程中还有基于GPS位置、各个时间节点的监控(是否到店、是否取货、是否完成)。

配送上,“邻趣”采用派单模式,平台会结合多个维度(距离远近、历史配送速度、用户评价等)按权重对配送员进行打分再决定这个单派给谁。另外还有有一些更为细化的考虑,比如,当配送员在手上已有单,而又有一单顺路或是在同一目的地,就可以同时接下两单,这就比较像打车软件拼车的概念。刘伟力说,目前算法还在不断优化,还会在派单的精确度上不断改进。

与配送员的分成上,平台除了按单抽成之外,还会在配送员每月提现时抽取一定的的佣金。

“邻趣”APP界面

“邻趣”APP上有一个特色板块叫“随意购”,用户可以输入任意物品(也可以通过照片、语音来下单),跑腿小哥就会代买送到。在输入框内,“邻趣”按照用户搜索频次加入了智能匹配,用户在搜索时会更加便捷。刘伟力告诉钛媒体,下一步还会上线猜你喜欢等板块。

在推广上,“邻趣”也有自己的一套办法,冷启动时自然少不了地推,后期则主要依靠吸引眼球的线上传播来扩大用户量。除了拼团、买送、限时抢等常规活动,还有一些紧贴热点的有趣活动。比如七夕时,鼓励用户发心愿单,并转发朋友圈。而他(她)的爱慕者则可点击付费下单来完成他(她)的心愿。

当发现某一个地区完全没有覆盖时,“邻趣”自己的开疆小分队就会入驻,用自己的全职员工来进行配送,当单量达到一定程度,并吸引到足够的跑腿小哥,需求端和供给端能够形成自循环时,开疆小分队就会撤出,去开下一个地点。

从今年开始,“邻趣”逐渐降低各种补贴,对于用户数的下降,刘伟力开始也很焦虑,之后就着重提升用户体验,丰富品类,运营上也更加精细,后来发现用户下降到一定数量就稳住了。

刘伟力向钛媒体坦言,在经历去年疯狂补贴大潮后,邻趣回归理性,开始慢慢调整,优化成本模型(停补贴、开特色服务)。现在APP的月活和月流水与去年高点相当,从去年的亏损状态到上个月运营层面盈利100万。

“2016是O2O领域去伪存真、回归商业本质的一年。”刘伟力说,之前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上海,下半年将会把北京作为战略重点,不会急于去拓展更多的城市,会集中把一个点打好再做下一个。每个月都会上线一两个新的服务类型,8月做还将推出即时家政服务。(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谢康玉)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