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阅读的分岔口:漫画还是网文?

网络文学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子弹财经(ID:wwwhygc),作者:龙老师,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6 月,塞伦盖蒂大草原开始进入旱季,数以百万计的斑马、角马、瞪羚等等开始了向马赛马拉大草原的迁徙,东非大草原野生动物迁徙,这个蔚蓝星球上最壮观的动物奇观,伴随着雨旱季风景交替呈现在世人眼前。

互联网生态圈里也永远在进行迁徙和变化,达尔文进化与丛林法则兼具。在一个信息过载时代,人们有足够的自由选择权去喜新厌旧。

从去年开始,网文江湖风波不停,在线阅读这个小生态圈话题不断,不少初创企业与老牌劲旅频频发招,对在线阅读的盈利模式进行新的探索。

有些东西我们认为永远不会改变,比如文字。

我们阅读的文字和数千年前并无本质上的区别。为了培养从阅读图形符号到文字的能力,人类进化了近万年。然而在这个激变的年代,文字这种最稳定的社会基因似乎也在面临在短短十余年间就改变千年传统的动荡,图文阅读正在蓬勃发展。

随着信息碎片化时代的来临,读者阅读文字的专注力和耐心日益消减,图文阅读特别是漫画阅读,替代文字阅读的趋势日趋明显。

读图人

“喵大师”,最早一批的 90 后,某知名网站的编辑。中学时代迷上了各类网络小说,能从《诛仙》一路数到《择天记》。

俗话说,常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得益于多年的文学积累,喵大师写得一手好文,如今靠文字吃饭。

与学生年代不同,繁忙的工作充斥了他的整个生活,碎片化的娱乐时间让他很难有机会再次沉浸在小说丰富的文字世界里。

一次偶然的机会,喜欢幻想世界的喵大师触碰到了“二次元”,通过漫画app打开了阅读的新世界,从此,他大部分空闲时间都花在了低头看漫画里。

喵大师说,刚开始比较喜欢看日漫,但是自己比较喜欢传统文化,看日漫总有点文化认同度的差异。不过随着如今国漫优秀大作越来越多,喵大师也开始成为了这些国漫作者的忠实粉丝。“我们汉服社团的大部分人都比较喜欢国漫,还有人自己也画”。

在“喵大师”这类群体阅读习惯变迁的同时,在线阅读的领域,新的趋势正在出现——漫画类app正成为网络阅读全新增长的热点。根据《QuestMobile中国移动互联网 2018 年度大报告》显示,在用户量方面,漫画头部app快看漫画已经和网文头部app掌阅、QQ阅读相当。

不仅仅是 90 后的阅读重心转移, 00 后的阅读起点便是从漫画领域开始。

据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95、 00 后成长环境优越,更愿意为文化娱乐进行消费。95、 00 后这些互联网的原住民正是在线漫画的主力读者,随着他们逐渐进入职场,消费能力得到进一步释放,将强有力的推动漫画及相关产业爆发。

“花橙”, 00 后的高中生小姑娘,话语间的活力,丰富的表情,无不展现着如今豆蔻年华少女们的活泼。与喵大师不同,出生于 03 年的花橙,从开始接触这个绚烂的世界那天开始,便是通过互联网,她正是人们常说的“互联网的原住民”。

她们的上网时光,伴随着中国“二次元”世界的蓬勃发展。漫画精美的风格,以及易读性,吸引了大量与花橙同样年龄层次女生的青睐。花橙表示,如果有漫展就一定会参加,包括很多圈友组织的二次元活动,自己也买了不少COS服,有自己喜欢的漫画里的,也有游戏里的。

花橙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智能手机,快看漫画与腾讯漫画是两个主要驻足地。作为一名学生党,她更喜欢使用快看漫画,因为里面免费的作品更多。

但是如果有比较喜欢的漫画作品,也不会排斥付费阅读。花橙说:“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还是比较愿意花钱的。”

漫画的超越势头不仅仅是月活数据,从收入角度看来,快看漫画作品付费率已经达到网文行业5%的平均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阅文集团在付费阅读领域已经深耕多年,大量的内容投入及市场培育才做到如今的高度。而漫画app中最优秀的选手快看漫画如今也“不过”才诞生 4 年,就已经能在付费率上与网文“大佬”同步。

更为重要的是,与网文平台不同,漫画app仅通过少量付费作品便达到了这样的付费率。例如快看漫画app中各榜单大作中付费作品极少,而各网文平台排名靠前的基本为付费作品。

两条路

网文大神“会说话的肘子” 2018 年创作的《大王饶命》创下了中国网文界的两项纪录:首部月票总数超过百万、首部原生书评超过百万量级的作品。

根据第十二届网络作家版税收入榜显示, 2017 全年,排名前三的唐家三少、天蚕土豆、无罪的版税收入分别是1. 3 亿、1. 05 亿和 6000 万。

与以前闭门笔耕的作者不同,“一边完成日更创作、一边看读者评论,一边从评论中寻找灵感”。

“会说话的肘子”自称道 :“我是一个 24 小时直面读者的人,会刻意的在剧情里设置一些大家可以吐槽的点,让大家习惯性的在起点形成一个交流圈子。”

而另一边的风景却是,新人在网文行业想突破“渡劫”,成为大神越来越难。

阿涛,经历多年市场推广工作,对文案有自己独特心得。一年前,利用工作闲暇时间码字,开始在起点发文。

可惜十几万字下来,阅读数不尽人意。阿涛自嘲道:“就当写给自己看吧”跟新手群里的写手们交流发现,大家情况都很类似,群友吐槽“如今当写手跟当淘宝店主一样,挤进太多人了”。

漫画市场却是另一番景象,相对较新的领域,不断创新的表现形式,新的受众人群并日益壮大,留给漫画作者们充足的成长空间。在快看漫画、腾讯动漫各榜单中的“大神”,大多数都是近几年涌现出来的年轻作者。

两年前, 85 后的青枫静晚成为了漫画行业的一名新人一员,《双》便是她的首个作品。从小就喜欢看漫画的她,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广告公司工作,“薪水不错、压力很大”的几年里,青枫静晚心里总有放不下自己想当一个全职漫画家的念想。

对于她的决定,开明的父母并未阻拦,但来自社会的压力却始终挑战着她的勇气。

“漫画一直被认为是幼稚的,是小孩看的”,青枫静晚曾以为自己这一代人长大了之后漫画就会繁荣,但是现实却有些“骨感”─依然很多人对漫画有着刻板印象,看漫画等于不成熟,喜欢二次元等于怪咖。

“虽然现在喜欢漫画的人确实变多了,但年龄段依然偏小,漫画的地位和所占的读者比例还远远不够。”

每天 12 个小时与画笔、画板为伴─青枫静晚的漫画家生活比职场生活更累,但她却开心的是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从 2017 年开始连载,融合了古风、宫斗、武侠等流行元素的漫画《双》已快看漫画平台上获得5. 63 亿的人气值, 30 多万人关注。

虽然收入不及广告公司,但她已经能够“靠画漫画来养活自己了”。眼下对于她来说,市场与自我风格之间的平衡是最大的挑战,“漫画毕竟是商业艺术,必须要让读者喜欢,但也不能完全的迎合市场”。

作者与读者间的强互动,能显著的提升作者的创作方向把控,提升读者阅读黏性。粉丝圈形式的互动,恰好是中国二次元文化的基因。二次元圈友之间的高认同感,高活跃性的社交需求,让漫画作者天生更容易接触到读者,更容易创作出引起大范围共鸣的作品。

漫画读者人群的互动基因也为漫画作品提供强有力的推动,值得注意的是,快看漫画app平台上的热门漫画《怦然心动》在百度指数、评论数及关注热度方面均实现了对网文《大王饶命》的超越。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