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首页 > 点评 > 互联网公司最新资讯 > 正文

中国第一家互联网公司死后15年,只有三千人还在怀念它

2019-12-29 11:24 · 稿源:刺猬公社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思想漪,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一家互联网公司在死掉 15 年之后,仍然有人写下纪念与致敬的文字。

在一个名为“去日留痕”(www.oihw.com)的网站上,从 2002 年开始,数千人在这里写下的超过 3000 条留言。其中,有人写留言“ 20 年后,我再来”,有人在这里打广告,推销家具。也有人在寻人——失踪了五六年甚至十几年的网友。更多人留下“悲壮”“致敬”“感恩”等词。

一位叫“吴哲”的用户留言,“这里更像是一个互联网坟场”。

这个“坟场”的墓碑上刻着“瀛海威”的名字。

“去日留痕”网站首页截图

瀛海威(全称:瀛海威信息通信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 1995 年,央视《互联网时代》纪录片里称其“首家中国互联网民营企业”。瀛海威的创立者是张树新,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在专著《大败局》称这个女人“迅速地穿上了领跑衫,跑在了还显得稀稀拉拉的中国互联网长跑队伍的最前头。”

此刻距离中国用一条64K的国际专线,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仅仅 1 年多时间。

1996 年,瀛海威在中关村白颐路南端街角处立起来一块牌匾,写着“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有多远,向北 1500 米”,这句话成为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上的“坐标”。“Information High Way”(信息高速公路),简写“I H W”音译正是“瀛海威”。

其上线的“瀛海威时空”网络是当时国内唯一立足大众信息服务、面向普通家庭开放的网络,用户注册后,缴纳一笔费用兑换上网所需要的信用点,即可享受“论坛”“邮局”“咖啡屋”“游戏城”等多种服务。

郭万盛在《奔腾年代:互联网与中国1995—2018》中回忆:“进入瀛海威时空,你可以阅读电子报纸,到网络咖啡屋同不见面的朋友交谈,到网络论坛中畅所欲言,还可以随时到国际网络上漫步。”

在接下来的“门户网站”时代,验证着张树新的判断。瀛海威成立三年后的 1998 年 2 月,张朝阳发布“搜狐”,是中国第一家中文网上搜索引擎。不久,王志东推出“新浪网”,丁磊改版“网易”,把中国互联网带入了新的时代。

1997 年,中国拨号入网用户,只有 25 万人。 1998 年 8 月的数据显示," 瀛海威时空 " 的注册用户超过 6 万人,瀛海威时空网络群的日均总访问量,超过了 50 万人次。

马云和张朝阳都曾朝圣“瀛海威” 1995 年,到北京推广“中国黄页”的马云拜访张树新。后来他在纪录片《书生马云》中说:“如果互联网有人死的话,张树新一定比我死得更早。她的观念我听不懂;第二,我做的是企业上网,她做的是老百姓上网。”

一语成谶,一切都终于 2004 年。因年检逾期,瀛海威被吊销营业执照,浪花归于大海。之前,张树新于 1998 年黯然离开瀛海威,这位东北女性总结瀛海威失败的原因,“我们本来是要卖面包的,后来我们要从种麦子做起。而卖面包的利润却无法负担种麦子的成本。

但故事并没有结束。在这家公司死亡之后,却以另外一方式存在,比如在“去日留痕”的网站上。

这个网站原始极了,就是一个留言板,左右分列,左边的留言框是蓝色,右边是绿色。截至目前有 169 页,单页有 20 条留言。

最早的留言追溯到 2002 年 7 月 18 日。“很高兴参与怀念旧瀛海威网站的建设,期待所有体验过瀛海威World Groups的老朋友们都来这里交流。”

林兴陆创建“去日留痕”网站时的留言

留言者是林兴陆,是这个网站的创建者。他曾在 1997 年到 1999 年就职于(深圳)瀛海威,“这是一次个人命运的转折”,林兴陆回忆说。他至今仍记着瀛海威办公室墙上挂的红布白字横幅,“瀛海威人从事的是影响未来一百年的事业”,至今想来都觉得很震撼。

林兴陆进入瀛海威时,还没有成年。这个出生于 1980 年的广东陆丰人, 13 岁就开始学电脑, 15 岁初中还没毕业就逃离了校园,最大一笔收入是卖出自己设计的一款软件,赚了 500 元,立志靠着电脑、键盘、软件成为一个杰出的人物,总想“给社会留点什么”。

2002 年创建这个网站时,全球的互联网经济阴霾成为过去式。差点在美股摘牌的网易、搜狐等中国互联网企业焕发出新生机。

林兴陆看着火热的互联网大潮,心里为老东家惋惜,虽然瀛海威此时还没有倒闭,但已陷入停滞状态。他牵挂着以前的同事与在这里认识的网友。他想做点什么,“让以前在‘瀛海威时空’认识,但失散的网友有机会重聚”。

瀛海威见证了中国第一批互联网用户的成长,他们在瀛海威网页“论坛”“小屋”等交流聊天,在电话线上传递着新鲜、好奇的懵懂情感。

至今,我们仍然可以从这个网站 2002 年创建初期的留言感受到第一代中国网民的朴素情感,有些人距离他们上次对话,已经过去了近 10 年了。

一名叫“邓雪莲”的用户在瀛海威上的网名是“shirley7”,在她之前是 7 个大哥, 7 个人在“瀛海威时空”组成了“未来之家”的聊天小屋,她留言说;“哥哥们都上哪了。害我做的饭没人吃,冲的茶没人饮.....”

一位叫“狂笑ingDIOの世界 ”用户留言,“你看看,这么猜着谁是谁,才叫好玩呢……在别的坛子里头灌水不如这里来得亲切……”。

2015 年春节,已经移民加拿大的大胃杜在“去日留痕”网站上留言寻友,他说:“目前和M.Lee(北京)、GRACE(加拿大),G.ning(加拿大)等还有联系,STOP和东升随着MSN一起消失了,如有认识我的朋友,请联系了”。在 1 年之后的 2016 年 12 月,他又发出了类似的一条留言。

瀛海威老用户“大胃杜”在 2015 年和 2016 年的寻友留言

大胃杜第一次在瀛海威上网,是在 1996 年,他还是在北京街头的一张晚报上看到的消息。“那时候不知道上网是什么,感觉挺新奇,试试”。他第一次花了 200 块钱充瀛海威的“信用点”,瀛海威还送了他一个1.44MB容量的 3 寸半的软盘。

至今,大胃杜还记得进入瀛海威“咖啡屋”的“当当”声,还有挂在网页上的计时器,每次都会往下减,这是消耗的网点,“数字每掉一个,我都感觉肉疼”,就连聊天的文字,都带着卡通效果。

大胃杜至今还能念出“老H”“Peter 李”“阿Q仔”“东升”等网友的名字。那时,他们也会组织线下聚餐,在魏公村一家傣家菜菜馆聚餐。“阿Q仔”并不像在线上很活跃,吃饭的间隙闷闷的,很少说话。有争议的Colin,她用瀛海威的漏洞偷取“网点”,有男生在瀛海威的论坛上追她,分开后,男生在手臂上拉了一个口子,表达恨意。

“对于瀛海威的消失,没有很感伤,他不是一下子死掉了,慢慢消失在视野当中的。”大胃杜某次收到邮件,通知瀛海威网点取消,可以随时随地上网了。此时他已经转移到了新浪、网易等门户网站上,瀛海威上的有些“老朋友”也消失了。

互联网是强大的,又是脆弱的。大胃杜经历过ICQ的黯然退场,自己 5 位的QQ号码(这是第一批QQ用户)被腾讯收回,MSN仓皇关停,现在的联络方式主要是微信。自己所认识的网友从一个平台迁移到另外一个平台,增加着,也不断遗失着。

大胃杜在“去日留痕”网站的留言最终被一些老友看到了。Colin联系到了。后来被大胃杜忽悠移民加拿大,结果适应不了,前几年又搬回中国了。东升在上海工作,Peter 李“一说话,我才知道,我们加了微信”。

“(现代的各种工具软件)大家越来越用得方便,大家反而就是不太介意这个东西是谁做的,就成为一个工具了。”大胃杜说。

有时候,他在YouTube上看到抖音,他就问朋友,抖音是什么东西,朋友说他,老土,抖音都不知道是什么。大胃杜在抖音上传了一个自己家场景布置的视频,他觉得没多大意思。

大胃杜觉得“瀛海威”就像美国的“ 66 号公路”,“美国有个 66 号公路, 80 年代停了,开了一个 50 号高速,后来,人们开始怀旧了,又觉得老的东西好玩了。”

现在,“去日留痕”网站不仅是纪念瀛海威了,它已经成为很多网民的私藏“树洞”,记录着普通互联网用户的点滴感受,一个 90 后网友留言说:“ 90 后这一代是跟着QQ长大的,或许等我到中年,QQ也会成为一个怀旧的工具了”。一个名为“回忆”的 00 后网民留言:“第一次认识这个网站, 18 岁,希望网站一直在。”

也有一些人把“时间胶囊”藏在这里,等待未来每一天打开。一位匿名用户在 2018 年 12 月 1 日写下:“等 2028 年 12 月 1 日回来看看”。

部分网民将”去日留痕“网站当作了”时间树洞“

林兴陆最近一次登录“去日留痕”网站是在 2019 年 11 月 29 日,他回复了一位在美国多年的瀛海威老用户的留言,这个名为“穿山甲”的用户 1997 年因申请留学美国而使用了沈阳瀛海威的服务。

第一代自主留学的学生,几乎没有不用过瀛海威的。这是通向世界的一扇窗口,也是改变命运的路口。林兴陆回复说,“我在深圳瀛海威的时候就是见证了很多大学生来科教馆上网,发邮件申请大学得(的)奖学金,历历在目。”

“去日留痕”网站的服务器挂在林兴陆在美国租用的主机上。“只要我的主机还在,我的域名没有问题,它就会一直都在。林兴陆说。

林兴陆在互联网行业摸爬了几十年,换了好几份工作。他履历丰富,先后在润迅集团、恒基伟业工作过。2000 年,与刘韧等共同发起 DoNews,并和蔡文胜等组建、收购过多家软件、网络公司,其中参与组建并任 CTO(首席技术官) 职务的二六五网站已于 2007 年出售给 Google。

2012 年,林兴陆选择进入移动互联网领域创业,专注儿童教育产品设计与研发,结果创业失利,陷入暂停状态。林兴陆时不时在自己的公众号“网林”更新文章,记录自己的日常生活,发一些自己小儿子上学的趣事。有时候,也会发“教你做一个最简单的‘比特币报价微信机器人”;或者记录自己对互联网的观察,“中国互联网历史第一个博客”等文章。

有时候,林兴陆也会翻翻瀛海威老员工微信群,这个群从最初的近 500 人到现在的 100 多人,不断有人进来,也不断有人退出。他很喜欢这个微信群名,“瀛河系”,这和“去日留痕”网站上方那行黑色字,“坐地日行八万里,纵横时空瀛海威”,相得益彰。

再过几天,即将迎来 2020 年。“去日留痕”这个网站的也会更新,最下面的“1995—2019”,也将变成“1995—2020”,这个原本是可以自动更新的,但林兴陆选择保留“手动更新”。

2020 年就要来了。

  • 大家在看
  • 相关推荐
  • 腾讯与新希望成立合资公司,布局农业互联网等领域

    3月25日据品玩消息,腾讯云宣布与新希望成立合资公司,战略布局农业互联网、智慧城乡等领域。合资公司定名为新腾数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金增至2. 5 亿元人民币,腾讯为第二大股东。合资公司将作为腾讯云和新希望落地农业互联网、智慧城乡和数字政府等重大项目的实体单位。

  • 有两种互联网行业:互联网,以及A股互联网

    如果你是互联网专业人士,又经常阅读A股市场关于互联网/传媒行业的报告,你会发现,他们的关注点有些奇怪——去年 11 月在恶炒云游戏,去年 12 月以来在恶炒MCN,今年 2 月以来在恶炒远程办公。在此期间,永恒不变的话题是:腾讯游戏快完蛋了(网易也是);某些新兴第三方支付平台将取代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几个你没听说过的公司在出海方面大有成就,已超过TikTok;等等。

  • 广东欢太科技有限公司:助推升级互联网+服务

    2020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各行各业意识到数字化给应对危机和转型升级带来了新的机遇,互联网+医疗、互联网+教育、互联网+公共服务等以互联网为载体的“互联网+服务”在疫情防控期间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成为各行业企业探索的新方向。在这其中,由广东欢太科技有限公司运营的互联网服务平台HeyTap,以万物互融为理念,持续助推互联网+服务转型升级。据悉,HeyTap伴随万物互融而生,由广东欢太科技有限公司运营,该公司成?

  • 经此一疫,互联网公司格局发生了哪些变化?

    ​每一次波及全社会的重大事件发生,影响都不仅仅作用于当下。短期内大量迸发的信息和新需求,在改变人们观念和行为习惯的同时,也深刻影响着与之相关的各个行业。

  • 广东欢太科技有限公司:创新赋能互联网服务

    随着5G、AI等先进技术和设备的广泛使用,我国消费市场表现出更大的潜力和活力,让越来越多的个人用户和企业用户加快赶上“消费升级”的步伐,但与此同时,消费升级所带来的服务缺失问题,也开始逐渐显露。作为互联网服务头部企业,广东欢太科技有限公司以创新赋能于互联网服务,有效填补了目前消费升级推动带来的服务缺口。在移动互联网告诉发展、大数据引领时代节奏的市场背景下,广东欢太科技有限公司运用互联网思维对服务行业市

  • 互联网广告大败退

    在马化腾等高管看来,这项下降是可以接受的。媒体广告(比如腾讯新闻、腾讯视频上看到的广告)收入不到腾讯广告营收的20%,社交广告(比如微信朋友圈中的广告)等种类的广告收入还保持着上升势头,因此总体影响不大。

  • 互联网通信技术 支撑疫情下的行业百态

    庚子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1 月新冠肺炎来势汹汹,为所有行业按下了暂停键。 3 月随着疫情在全国大部分地区得到有效控制,千行百业逐步努力复工。“远程”、“线上”成为复工期间主要工作模式,这背后其实是“实时音视频”、“即时通讯”这一类的互联网通信云技术能力为其保驾护航。IDC最新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对中国ICT市场的影响》报告中出现了“智能化”、“数字化”、“在线化”、“分散化”等关键词,并解读了数字世界

  • 、AI、5G等新技术加持 华为重塑互联网文娱新形态

    近年来,随着云、AI、5G等新兴技术的到来,各行各业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中,互联网文娱行业更是引起了众人的关注。在这方面,华为云在云、AI、5G等技术的加持下,重塑互联网文娱新形态。 2020 年 3 月 17 日- 4 月 30 日,华为云将携手众多泛娱乐产业大咖伙伴,共同开启互联网文娱专属月计划,为企业提供更多福利。五场“创新日”在线沙龙,大咖直播亮点抢先看3 月 17 日- 3 月 21 日,华为云将聚焦云游戏、视频创新、企业?

  • 聚焦互联网创新服务,广东欢太科技有限公司实现转型升级

    在国际和国内形势的双重影响下,我国互联网行业在本世纪初获得了蓬勃发展,而伴随着互联网信息科技的创新发展,各种创新模式的互联网营销逐渐成为互联网服务的新领地,各大互联网服务企业纷纷加大布局,以寻求突破。通过聚焦互联网创新服务,广东欢太科技有限公司不断加速升级和转型,实现了新的发展。在发展中,广东欢太科技有限公司意识到在万物互联的今天,能够提供优质服务的综合性互联网服务平台,必将成为行业发展的新趋势。

  • 金蝶数字平台完全支持国产化 转型助力工业互联网发展

    受益于企业上云需求持续,正在将业务重心转向云服务的金蝶国际(00268.HK)近期受到资本市场关注,自3月19日发布2019年财报当天算起,公司股价4个交易日涨幅超过20%。金蝶国际人士介绍说,公司针对大企业客户的云服务令客户效率提升,将持续推动企业数字化转型。 据金蝶国际人士介绍,从去年下半年以来,许多外资投行都将目光聚焦于公司针对大企业产品金蝶云·苍穹的发力上,而金蝶2019年的业绩表现也远超资本市场的预期。 据公司最

  • 互联网巨头Google也有危机?

    我们经常会提及Google,但是我们对Google真的了解吗?这篇文章将对Google进行一个全面的解读,阐述了Google的未来、优势和危机。虽然是 2018 年的文章,但是依然对了解Google很有价值和帮助。

  • 平台、数字工厂· “能打硬仗”的华制智能如何搭建工业互联网

    华制翻译成英文是中国制造——MADE IN CHINA2018 年起,有一个概念在各行各业中持续发酵,热度持续不退——工业互联网。制造业的救星、工业的主流用语,投资的火热赛道……如何打造工业互联网?它的落地场景有哪些?创业者如何在此领域发力?最近, 36 氪广东联合腾讯产业加速器,前往深圳专访华制智能董事长夏妍娜,听她讲述她对工业互联网的理解与故事。从制造到智造,湘妹子的二次创业正如她盛名远播的故乡一般,夏妍娜身上充满了?

  • 极光发布互联网行业报告,土巴兔用户满意度领跑互联网家装行业

    近日,第三方权威数据机构极光大数据发布了《 2019 年Q4 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从用户满意度评分来看,互联网家装综合平台土巴兔满意度(评分为8- 10 分的比例系数)最高,达到62,齐家网与家装设计工具酷家乐分别位列第2、 3 名,行业整体平均值为54.1。行业专家认为,土巴兔在用户满意度上的成绩,得益于多年来聚焦“用户价值”的策略,并围绕用户价值搭建了多维度的业务支撑体系。互联网家装用?

  • 猎聘2月互联网人求职3点变化:逃离互联网的人增多 求稳可以牺牲涨薪

    猎聘发布《 2020 年 2 月互联网从业者求职报告》。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 2020 春季招聘与求职出现滞后性,目前随着企业陆续复工复产,就业市场逐渐升温。

  • 万亿级纺织业竟是“互联网洼地”?智能工厂能否催生百亿独角兽

    随着传统产业的互联网转型,衣、食、住、行四大刚需行业中,后三者均已诞生平台型独角兽,唯独“衣”成为产业互联网的洼地。

  • 杜绝互联网保险乱象 中华财险在行动

    2019 年 10 月 12 日,为了响应银保监会整治银行保险侵权乱象的通知,北京银保监局也发布了一则《北京银保监局关于规范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类业务及互联网保险业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中华财险北京分公司作为北京辖区内的积极履行者,在第一时间内迅速反应,做出了一系列的相应工作调整。

  • 开推特账号 的推特账号是什么?

    3月16日,今天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开设了自己的推特账号,并且发了第一条推文,“第一批运往美国的口罩和冠状病毒检测试剂盒已从上海起飞。祝我们在美国的朋友们一切顺利。”那么马云的推特账号是多少呢,这里我们来看下具体的账号。

  • 重夺亚洲首富 最新身家财富是多少?

    3月10日消息,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在今天重新夺回亚洲首富的称号。据彭博亿万富豪指数,2014 年 8 月 28 日,马云当时已经拥有 218 亿美元净资产,成为中国首富,到了2014 年 12 月 11 日马云身家反超李嘉诚 3 亿美元,成为亚洲首富,也是马云第一次问鼎亚洲首富称号。

  • B站-下一个互联网流量风口

    最近几年要说最火的流量赛道,那毫无疑问是短视频。抖音现如今已是 4 亿日活的庞然大物,向来产品更新非常克制的微信,也在最近推出了视频号的功能。这让原本就已经非常激烈的短视频赛道,现在又多了一位重量级的选手。

  • 互联网的不眠之战:洗稿与反洗稿

    有知乎网友发现巫师财经在B站上一期名为《金融各细分行业概览+鄙视链+职业发展,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路人》的视频,洗稿抄袭了知乎“过去的五年(2011~2015)你经历了哪些重要的人生节点?对现在有哪些影响?”的一个匿名回答。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