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首页 > 点评 > 公司倒闭最新资讯 > 正文

2019年暴雷企业为何这么多?

2019-12-22 10:10 · 稿源:Tech星球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作者:秋千,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2019 年,机会与风险依旧并存。但与过往不同,这个“冬天”似乎格外寒冷。

据IT桔子的新经济“死亡”公司数据库显示,截止 12 月 6 日, 2019 年关闭公司 327 家。而较 2018 年倒闭的 458 家相比,虽然从数量上看少了 131 家,但是却有更多知名创业公司倒下。

淘集集、熊猫直播等诞生于庞氏时代的独角兽,倒在了二级市场向一级市场传导而来的寒流中。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梳理了 2019 年典型的暴雷企业,发现它们暴雷的原因:有在寒冬中激进扩张,在风口停止时却没有探索出清晰的盈利模式,以及公司内部经营管理不善、战略决策失误等。

能看到多远的过去,就能看见多远的未来。回顾这一年,总结这些暴雷企业背后的成败得失,是为了明年更好地再出发。

止于寒冬中资金流断裂

淘集集

公司:淘集集

暴雷时间: 2019 年 12 月

12 月 9 日凌晨,淘集集发布题为《已尽力未尽责》的公告,创始人兼CEO张正平正式宣布,“由于资金未能如期到账,不得不宣布淘集集本轮重组失败!接下来公司将寻求破产清算或破产重整。”

张正平现已失联,大厦崩塌,对商家的几十亿元欠款无力偿还,等待这些普通人的是希望微弱的讨债之路。生于2018,死于2019,淘集集生命很短暂,但之前的种种迹象已经暗示了这悲惨的结局。

“下沉新贵”淘集集踩着社交电商、下沉市场的风口,是拼多多模式的追随者,早期以低价拉新,连用户的付款、商家的货款,都被拿来“烧钱”,据传平均每月亏损 2 个亿。

然而持续的烧钱并没有砸出健康的盈利模式。平台上商品劣质、实物不符等问题广受诟病,用户复购低,留存低。再加上近两年大环境遇冷,投资人日趋理性,没拿到融资的淘集集只剩下资金链断裂的绝路。

去年底,淘集集A轮融资 4200 万美元。今年 6 月,淘集集又公布了一轮融资规划,投资方名单有DST、KZ等在内的多家知名公司,融资 2 亿美元,但最后淘集集还是没有等来“救命钱”。

而在社交电商领域,淘集集并非个例,微选、闲来优品、云集等大量社交电商平台死的死,亏的亏,他们看上移动社交带来的流量,却功亏一篑。

公司:熊猫直播

暴雷时间: 2019 年 3 月

“熊猫直播流浪计划第一阶段开启,请逐渐断开与母星连接。” 3 月 8 日,熊猫TV关闭服务器。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熊猫TV原本一帆风顺,有“国民公子”王思聪撑腰,A轮融资6. 5 亿元,B轮融资 10 亿元。而在这之后的 22 个月里,直到熊猫TV倒闭前也没有拿到融资。

直播行业在 2015 年开始进入了恶性循环的烧钱大战。直播盈利大部分来自粉丝打赏,内容同质化严重,高度依赖明星主播,而王思聪入局后,熊猫TV不断花重金从其他平台“挖角”头部优质主播,主播的身价水涨船高,各家平台开始花式砸钱。

千播大战也催热了行业,高估值抬高了融资门槛。斗鱼在 2016 年和 2018 年分别获腾讯领投的 1 亿美元和6. 3 亿美元,上市后市值超过 37 亿美元。虎牙在B轮融资中也获得了腾讯的4. 6 亿美元,上市后估值 30 亿美元。

而资本寒冬下,熊猫直播与斗鱼、虎牙的发展差距日益明显,很难获得资本的青睐。在熊猫内部,王思聪团队和 360 团队斗争激烈,管理和运营混乱,被认为存在贪污腐败、主播划水刷量、内容失去价值等问题。

内忧外患下,高管离职,主播欠薪,员工被辞退......融不到资的熊猫TV,只能缓缓奏响悲歌。游戏直播平台也只剩下斗鱼、虎牙两座大山,然而快手游戏直播日活已超过“斗鱼+虎牙”,斗鱼和虎牙恐怕还难以坐享其成。明星企业也必须跑赢风口,在风停之前获得生存能力,哪怕这家企业背后的金主是王思聪。

公司:韦博英语

暴雷时间: 2019 年 10 月

10 月 12 日,韦博英语创始人高卫宇承认公司经营失败,资金链断裂。

今年 10 月,韦博英语在北京、上海、深圳、成都等地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关店潮。资金链断裂导致无法支付员工工资以及场地租金、物业费等,是韦博英语短时间内大规模闭店的直接导火索。

这家成立 21 年的老牌英语培训机构,自 2010 年 9 月成立后,从未有融资纪录,在扩张中缺乏资本的力量,使得其自身高度依赖学费预付款。

学费一般在 1 万~ 4 万元左右,甚至高达 10 万元。虽然学费高,但是过快的扩张速度还是使得韦博英语收不抵支。据了解,韦博英语现已在全国 60 个城市开设了近 150 多家门店,累计学员数量超过 30 万人。

快速扩张意味着高投入,一旦资金链断裂,后果不堪设想。而原本韦博英语在支出方面对比同行就没有优势,举个例子,韦博英语北京国贸店租金每日 15 元/平方米,一年房租近 200 万元,而在其竞争对手在附近的写字楼,租金约为每日 5 元/平方米。

另外,由于韦博英语会诱导资金紧缺的学员,从金融机构分期贷款来缴纳学费,而且订单比例高达50%-70%。机构暴雷后,大量学员面临着无法上课还要还钱的局面,涉及退费金额上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 2019 年,一共 22 家教育行业的公司倒下了,既有韦博英语等线下教育机构跑路,也有疯狂老师等在线教育明星项目停运,教育行业的冬天,似乎格外寒冷。

止于风口

公司:吉及鲜

暴雷时间: 2019 年 12 月

12 月,生鲜电商吉及鲜CEO宣布公司融资失败,规模盈利不达预期,公司要大规模裁员、关仓,这家成立时间一年多的后起之秀呈现颓势。

吉及鲜危机背后的原因,是生鲜行业还未探索出清晰的盈利模式。生鲜业务中毛利低、损耗高,企业只能通过快速扩大规模,大幅降低成本,才有可能实现盈利。但生鲜行业的非标准化、本地化特征非常明显,这意味着规模化很困难,资金起不了绝对作用。

而且花钱补贴虽然换来了高频次购买率,但大部分购买行为是薅羊毛,用户留存不佳,价格一上去,就都跑了。想规模化又难以规模化,生鲜电商们只能一边烧钱,一边探索。这导致企业对资本依赖极高,一旦融资没跟上,自身难保。

近一年,生鲜电商领域遇冷,频频暴雷。妙生活已“低调”关停所有门店,呆萝卜 6 月完成6. 34 亿元A轮投资, 11 月便陷入关店和资金链断裂危机。这也让资本寒冬中的资方更加谨慎。

公司:途歌

暴雷时间: 2019 年 9 月

9 月 26 日,共享汽车平台途歌的官网被曝无法打开,早些时候,创始人王立峰曾遭用户围堵 8 小时,最终到派出所寻求避难。途歌最终成了悲歌,多地办公处人去楼空,服务热线打不通,用户押金退不出,合作商被拖欠款项,员工也遭到欠薪。

途歌自 2015 年成立以来,累计 6 轮融资额超 5 亿元。作为曾经的共享汽车头部公司,途歌运营车辆相对高端,还派了专门的运维团队处理车辆停放,这导致公司前期投入和运营成本相对较高。此外,途歌通过汽车租赁公司获取车源,当资金链出现困难,无法为合作方提供货款时,汽车资源逐渐被回收,这也加速了用户的流失,最终爆发出大量退押金的危机。

两年前,“共享经济”成为风口,途歌等企业搭上共享的便车,得到资本巨头青睐。而如今,风口正迅速消失。共享汽车的模式很“重”,成本高,也缺乏成熟的运作机制,收入模式十分单一,几乎只能通过租金来实现营收,大多数运营商很难找到盈亏平衡点。

 深陷困境的不止途歌。今年以来,盼达用车、立刻出行等都被曝出押金难退和无车可用的问题。这一系列事件不仅暗示着共享汽车领域风口已逝,也暴露了共享经济中企业挪用押金的潜规则,普通用户成为了最直接的受害者。

  • 大家在看
  • 相关推荐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