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营销号群嘲半年后,六小龄童如今怎么样了?

2019-12-03 10:11 稿源:读娱公众号  0条评论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读娱(ID:yiqiduyu),作者:指一,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2018 年 12 月,原本活跃的六小龄童,开始了微博的清理活动。

就在几天前,著名演员六小龄童站上了领奖台的C位,领取了 2018 年丝路凝聚力盛典上的“终身成就荣誉奖”。

原本按照惯例,他会将这条微博置顶数日,直到下一次重大新闻出现。但这一次,这条微博最终没有挺过年关。原因很简单:转发评论里的负能量太多,几乎没有什么善意的评论。

原名章金莱的六小龄童,从未想到自己会陷入这样的质疑之中。作为 86 版《西游记》孙悟空的扮演者,他的人生一度活在了角色里。

电视上,他饶头、骚手、翻腾、定睛,把一只神猴演的惟妙惟肖,一声“妖怪哪里走”,幻化成多少 80 后、 90 后童年对于正义的全部理解;

但在网络里,晚年的“表演艺术家”却遭遇了完全另外一幅景象:他成了亚文化“六学”的缘起,他的每一次发言都成了戏谑的来源,甚至成了不少自媒体的攻击对象和流量池。

有家自媒体说他是“巨婴”,作为老艺术家,六小龄童其实很难找到“轻松幽默”的化解办法,他能想到的,只能是投诉。

一次投诉之后,又成就了自媒体的第二篇十万加。今天的六小龄童,已经很少在微博上发言。

从六小龄童的微博回复里,可以大致猜到端倪。在希望网友为已故的杨洁导演投票时,微博下面点赞数最多的一条评论是:中美合拍的西游记呢?

营销号愿意用段子来换取一切流量,哪怕是

“我最大的痛苦,就是演了孙悟空,但我不是真的孙悟空。”

网络暴力

1

网络暴力下的六小龄童

六小龄童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网络热词的主角。

2018 年,一条吴承恩故居挂满六小龄童画像的新闻瞬间在网上炸了锅。

尽管事后被证明,六小龄童画像仅仅出现在故居中的美猴王世家艺术馆里,而美猴王艺术馆也不过在故居的一个角落之中,但不少自媒体依然不依不饶,对此攻讦。六学由此兴盛,文体两开花、张口就莱、无中生有等网络词汇层出不穷。

但在这之前,六小龄童和饰演的美猴王孙悟空,在人们心中几乎是个完美的形象。

三十多年前,还在浙江省昆剧团的六小龄童,在父亲的强烈推荐下,成为了杨洁导演《西游记》中孙悟空的扮演者。

六小龄童出生于猴戏世家。从他算起,往上四代,都是演猴戏。父亲章宗义更是集大成者。当时,猴戏按照戏路不同分为南派、北派,章宗义就是当时南派猴戏的代表。

1986 年,《西游记》在央视试播前 11 集。一经播出就引发了巨大的反响,甚至创下了89.4%的收视率神话。

即使在 2016 年,关于六小龄童的评价还是极其的正面: 2016 年,一条关于美猴王的百事可乐广告片让六小龄童再次回归到大众视野。几乎一夜之间,六小龄童微博增加了 600 万粉丝。

三十多年后,日子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六小龄童并不懂得如何运营微博、如何迎合粉丝:几乎所有的微博都是简单的文字+图片。但因为微博内容常常总能将一些看起来不相关的新闻和《西游记》联系在一块,最终成了网民的“引爆点”。

其实回想起来,絮絮叨叨,这几乎是我们父辈这一代人身上的共同特点。尤其是已经 60 岁的猴王,将一辈子都用在了一个角色上,让他们脱离角色和成就,实在是一件反人性的事。

没想到,这最终成了网民和营销自媒体反复攻讦的点。

六小龄童微博上只要提及西游记,留言中就说文体两开花;六小龄童微博只要一提及孙悟空,就是指责霸占孙悟空解释权。

他并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在网络上攻击他。他将这描述为,“一个非常不好的小组织在黑自己”。

他微博发的越多,“小组织”也就黑的越猛。

但家族四代演猴,演孙悟空既是工作,更是家族传承。

六小龄童对猴的热爱,甚至达到了无理由的痴爱。

他经常去北京潘家园的古玩市场淘一些有关猴子主题的古玩回来,拍照发在朋友圈里。甚至有些在外行人都看来假的不行的物件,它也依然原价买来,发在朋友圈。

“只有极度天真的人才会如此沉浸,才会如此絮絮叨叨,”一位接近六小龄童的记者表示。

2

嗜血营销

六小龄童已经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营销自媒体开始密集写关于自己的文章。

自己上台表演高抬腿,有营销自媒体骂,“卖弄情怀”;发一条为《哪吒之魔童降世》和国漫的点赞微博,自媒体说成是“丢老艺术家的脸”;一讲《西游记》,就被自媒体解读成“霸占孙悟空解读权”。

六小龄童想不明白,为什么突然这么多营销自媒体站在他的对立面:自己当年参演《西游记》,既没赚到钱,工资也只有二十块,而且一拍就是六年,几乎把最好的二十几岁的年纪都献给了这部剧;即使现在,生活依然朴素,住在一栋水泥外露的旧小区里,骑自行车是最主要的通勤工具。

一个 60 岁的老艺术家,演了一辈子孙悟空,既没有获得金钱回报,也没有享受粉丝打榜的荣光,只是在自己刚刚熟悉的社交媒体上为自己的事业说两句话,就遭遇了铺天盖地的谩骂。这事儿,六小龄童显然想不通。

六小龄童也试图与他们和解。

花甲之年的六小龄童,手机里并没有多少热门应用,微博和微信已经算是最常用的软件。为了跟网民学会沟通,他甚至学会了发表情包。其中,最多的一个表情是,手动狗头——这在网络世界的含义是,无所谓或滑稽的意思。

但这并没有缓解自媒体的恶意。甚至,有些自媒体开始从娱乐消费升级为人身攻击。

一个名为“皇太极在纽约”的公众号,以《巨婴六小龄童》为标题,直言不讳的指责六小龄童为巨婴:文中将六小龄童描述为一个自我和排他的戏霸,不仅多年以此为生,还试图霸占孙悟空的解释权。

甚至,文章中还直接攻击六小龄童:“大家都玩过一个游戏叫成语接龙,例如:目中无人~人五人六~六小龄童……”

更有自媒体从diss六小龄童变成了攻击六小龄童的女儿: 29 岁的女儿至今未嫁,是因为六小龄童极其宠溺女儿、标准苛刻,普通女婿根本达不到标准。

营销号们将一个 60 岁的艺术家当成了“审丑”的对象,但别忘了,六小龄童是国家一级演员、多次金鹰奖男主角获得者,是功成名就的老艺术家,用一辈子的努力试图赢回一些尊重,应当并不过分。

营销自媒体的无休止骚扰让六小龄童难以接受。他也尝试过一些更极端的方式,比如——投诉。

但这似乎更让自媒体兴奋。公众号“皇太极在纽约”在收到投诉后,又发表了一篇文章《六小龄童要告我》。文章再次展现了“撒泼耍赖”的技能:不承认错误,反而态度蛮横,“删文是不可能的,道歉也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不仅不承认错误,反而将自己的行为美化,“互联网时代不怕有人骂,就怕没人记得”。

但矛盾的是,文章一边是对六小龄童进行的一通批判,但字里行间透露着被老艺术家投诉的荣耀与快感。

六小龄童已经放弃理解为什么这些营销自媒体要一直写他。只不过,他的微博中,发布的越来越少,一些有争议的微博,则选择迅速撤下。

甚至,为了少给一些自媒体提供素材,在一次颁奖结束之后,花甲之年的他只花了 15 秒的时间,就迅速跳下舞台、离开报告厅,疾步穿过酒店大堂之后、消失在电梯口里。一套动作一气呵成。一位常年跟拍明星的摄影师感慨,“拍了这么多明星,第一次见一个明星跑这么快。”

而此时的屏幕还放着一些《西游记》的片段。戏里的灵活,映衬显得,戏外的无奈。

3

当老艺术家成了流量的人肉馒头

事实上,不仅仅是六小龄童,很多名人和公司都遭受着营销号的困扰。

此前,滴滴司机被空姐杀害一事,一个千万粉丝的营销自媒体以《托你们的福,那个杀害空姐的司机,正躺在家里数钱》为标题,靠着想象露骨的描写着空姐遇害现场的惨烈画面。最终,文章遭到大量读者投诉,公众号最终彻底关停。

同样,著名主持人李咏去世的消息,也引发了大批营销号的“狂欢”。因为癌症去世的原因,一大批自媒体开始延展开来,痛骂环境恶化、空气污染严重,以及逃离一线城市等文章。

不管是名人,还是重大社会事件,营销号几乎无处不在。是什么刺激营销号去不断吃“人血馒头”?

英国诗人约翰·多恩说,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确实,一张刺激眼球的照片,一个血腥暴力的视频,一段断章取义的话语,一篇炒作情绪的文章……这些一篇篇看似独立的营销自媒体文章,力量不容小觑,他们更懂得如何煽动和刺激情绪,把同一个内容不断地炒作。动作变形的传播背后,是对流量的渴望,以及对流量能带来的快钱的渴望。

2018 年 6 月,一公众号发布文章《悲剧!停车忘拉手刹,柳州 1 岁男童被卷入车底,不幸身亡……》,文章开头利用男童车祸的新闻作为开头,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但结尾话锋一转,居然是一个当地某商业广场开业的广告。

同样,李咏去世的新闻,甚至被蹭热点、包装成了绿茶抗癌的广告。在完成KPI之后,甚至自媒体还将业绩晒到了朋友圈,宣称将去KTV纪念李咏。

对六小龄童连发两篇诋毁文章的公众号“皇太极在纽约”,靠着两次诋毁的方式获取了不少的流量。而其变现的方式也极其简单粗暴:售卖面膜和保险。

《礼记》有云:“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其严乎。”

意思很简单:一个人的言行受到几个人的关注,就应该受到多大的严格约束。一些营销自媒体只顾流量,不惜蛊惑民众,拼命消费名人和社会热点事件,疯狂占用社会公共资源,是新时代的“吃人血馒头”。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