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圈子:你混哪座山头?

创业,互联网,媒体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银杏财经(ID:threemornings),作者:罗桑榆,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六年前,三月的杭州开始有一丝闷热,羊肠马路上一辆大巴缓缓驶过,身穿绿色上衣的男售票员不停地拭着汗,摇晃着脑袋,顾盼着车上每一位乘客。

看似一辆普通大巴,但车上乘客身价却也不普通,马化腾、李彦宏、王健林、冯仑、曹国伟等大佬分坐两旁,售票员正是刚刚成功完成雅虎股权回购的马云。

据悉,这是华夏同学会一年一度的“同学”聚会,车上每个人都是该会成员,当年刚好轮到马云做东,所以他表现得特别热情。

商会这玩意太小了起不了作用,但太大了也容易起反作用。

尽管华夏同学会不复昔日之风采,但在当时它与泰山会、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江南会一起,被外界号称中国“四大顶级商会”,在商界有着无与伦比的号召力。

身在其中的人就如同一颗颗珠子,被各种关系圈成珠链,借此达到培育人脉、拓展商机的目的,当然也不排除在面临危难时,侠义江湖救急之举。

2008 年受三聚氰胺事件影响的蒙牛,陷入被外资恶意收购危机。事情爆发以后,牛根生在华夏同学会上,撰万言书,落泪求援。

“股价暴跌,导致我们抵押给摩根斯坦利的蒙牛股份在价值上大为缩水,这引得境外一些资本大鳄蠢蠢欲动,一面编织谎言,一面张口以待,作为民族乳制品企业的蒙牛,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说到动情之处,老牛哭了,所有人都为之动容,柳传志等人当场就表示愿意出手相救。

随即联想连夜召开控股董事会,两亿款项 48 小时就打到老牛的基金账户上。中海油傅成玉总经理也打来电话告诉老牛,中海油已经备下2. 5 亿元。此外还有俞敏洪、江南春送来 5000 万千里驰援。

除开内援以外,身在香港的欧亚平甚至发动自己在内地的同学王兵助阵,用真金白银购买蒙牛股票,以支撑和拉升其股价。

在中国,无论你是居庙堂之高还是江湖之远,结圈子都是一种最重要交流渠道,再牛如马云也同时混了三四个顶级圈子。

面对恶劣的生存环境,一个人单打独斗难成大事,拜把子、立山头、结圈子是每个人混江湖的内在需求,圈中有圈,是时代生存的关键要义。

当下的互联网圈子:大且杂,茫茫圈海无处寻。抛开人际圈而言,文化自身也各成一派,其中以三个圈子最具代表性——饭圈、二次元文化圈、游戏圈。三者呈三足鼎立之势,内部用户又互相交融,打造出一个年轻的互联网文化体系。

01

爱的供养3.0

这个时代没有人永远 20 岁,但永远有人 20 岁,这个年龄就有自己所追随的偶像。

今年 7 月,一场发于豆瓣,拼杀于微博的战争,在蔡徐坤与周杰伦粉丝中上演。那些早已为人父母老杰迷们纷纷倾巢而动,不分昼夜,成功让连微博都没有的周杰伦登顶超话第一,连续 5 天霸榜热搜。

看来一颗为了偶像不顾一切的心,并不会随着年纪增长而有所消退。

1993 年央视 32 周年晚会上,蔡明饰演的追星少女,第一次将追星文化带到台前。四大天王的海报贴满墙头,说话用歌词,对当时流量小生郑智化疯狂迷恋,引得小品中的爷爷奶奶满头问号:“这是从哪里来的人,怎么就被你当神仙供起来了?”。

在那个含蓄青涩的年代,年轻人的青春荷尔蒙无处安放。没有大数据具体统计结果来衡量“追星族”对明星的钟爱程度,经济、地域的限制让他们只能通过买一张CD,贴一张海报来寄托情感。

2013 年,韩流之风席卷了整个中国大陆,粉丝追星热情空前高涨。在互联网推动下,这种从日韩引进的舶来品,经过本土化洗礼,重新脱胎换骨成为一款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娱副产品,追星文化由此进入2. 0 版本。

此时追星已经不限于看一场演唱会这么简单。那一年韩剧《来自星星的你》百度搜索指数突破 280 万,各大视频网站播放量超过 10 亿次。剧中女主全智贤的各种衣服饰品成为淘宝爆款,而男主金秀贤的粉丝更是在情人节当日,斥资 20 万刊登巨幅广告牌表达对于“都教授”的爱意。

除此之外,还带动出一种新型人口输出方式—— 追星留学。根据当时的相关调查,远赴韩国留学的学生中,一个班有将近一半人是为了追星。在他们眼里,觉得跟偶像同住一个城市,十分有成就感。

1988 年出生的郭小姐,高中时代起就疯狂迷恋韩国明星,周末逃过课,挨过父母打,包车追过星,虽步入职场三年,但心中一直有个韩国梦。留学期间,她为了追偶像公演,有时必须得提前几天翘课。“语言考试一年可以考多次,但偶像公演不可复制”,那时粉丝追星已经在用“未来”为偶像应援。

去年两档综艺节目《创造101》、《偶像练习生》横空出世,牵动着无数少男少女心。不同于早年的选秀节目,粉丝成了偶像的“缔造人”,她们每个人手中的票,都成了决定偶像能否出道的关键因素,台上是选秀节目,台下是粉丝间的权力游戏。

粉丝群不断壮大,追星族正式升级为饭圈。他们有钱、有能力,还精通管理,内部充满军事化色彩:各位粉丝分门别类,精确排序。

消费能力、动手能力越强等级越高,反之不愿意花钱就是“白嫖”。由此形成:前线、富婆粉>产出粉>数据粉>普通消费粉>白嫖粉>私生粉的饭圈鄙视链。

各家饭圈“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为了自家爱豆可以不顾一切“奔赴战场”,包场电影、周边、追机,打榜,全方位助力偶像成长。

熬夜为喜欢的偶像投票、剪视频、做宣发已经成为入门考验基本技能。要是碰见爱豆排名下降,他们立马奔走相告,四处集资买卡打榜,为自己偶像拉人气刷票。追星变成造星,由此进入“爱的供养”3. 0 版本。

根据相关数据统计,《偶像练习生》九名出道成员的的应援总额达 1092 万,《创造101》应援总额更是高达 2100 万。

疯狂打榜背后,带动第三方资本向饭圈倾斜,饭圈文化衍生出饭圈经济。

根据腾讯官方公布 2018 年二季报显示,节目播出期间腾讯视频付费人数上半年达 7400 万,同比增长121%。

除此之外,节目赞助品牌康师傅冰红茶同比增长40%,销量超过 1 亿瓶;中华牙膏销量增长268%;最有意思的是,欧树主打的“熬夜系列”节目播出期间在天猫的销量环比上升685.34%。

对于品牌方来说,关注市场趋势是重点,但挑选出契合品牌定位的代言人,加强艺人与商品之间的关联,聚焦饭圈的动向,才是当代真正收割粉丝的一把镰刀。

坤音娱乐的创始人曾用这样一句话来总结当下的互联网营销法则:“这个时代,经验褪色,傲慢失效,得粉丝(社交)者得天下。”

如今再看饭圈文化,用英国诗人奥登在《爱的更多的一个》中一句诗句形容再合适不过:“我们如何指望群星为我们燃烧,用一种我们无以回报的激情”。

02

Z世代眼中的中国女排

粉丝精神寄托往小了说,还在迷恋偶像,往大了说,已经可以上升到家国高度。

十年前父母看见孩子打游戏会说——“打游戏能当饭吃吗?”,现在这个孩子可能会理直气壮的回答道——“不好意思,真的能”。

今年 8 月,第九届DOTA2 国际邀请赛(即TI9)在上海落下帷幕,这是迄今为止全球奖金最高的单项电竞赛事,达 3429 万美元。令人诧异的是,除了出品方最初设立的 160 万美元外,剩下的 3269 万美元全部来自玩家众筹。

根据Newzoo最新发布的《 2019 全球电子竞技市场报告》数据显示,今年电竞观看人数增长至4. 54 亿人次,同比增长15%。核心爱好者2. 01 亿,其中中国市场贡献高达 7500 万。根据调查,电竞粉丝中,有超过七成愿意为赛事付费。

对于Z世代(1995- 2009 年间出生的人)来说,电竞已经不是游戏那么简单。当看到iG夺冠的那一刻,台下几百万年轻观众热泪盈眶,电竞于他们,等同于中国女排于上一代人的意义。

目前中国电竞市场已经形成一套完整产业链模式,上游是以腾讯为首的游戏内容商,目前已经相对成熟;中游以iG俱乐部、VSPN电竞赛事运营商等为主,还在拓荒时期,且还有极大的变现空间;下游直播平台,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市场争夺后,以斗鱼、虎牙等为首的七家直播平台已经牢牢占据绝大部分市场份额,总估值超过 200 亿元。

电竞、网吧

回顾电竞历史, 1996 年,Raven Software开发,Activision运营发行了第一款FPS游戏雷神之锤。而后几年,星际争霸、反恐精英、魔兽世界、英雄联盟相继而出,每一款游戏都成为一个时代的代名词。

爱玩是少年的天性,家长切断了电源的一端,他们立马可以在别处找到出口。 2000 年初期,网吧取代了年代更为久远的游戏厅,成了各大网瘾少年最喜欢去的场所。

2010 年,迈过长时间的迷茫期之后,电竞产业开始进入商业变现阶段,各式俱乐部相继冒出。最初国内电竞行业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依靠“富二代”发展模式,不少电竞俱乐部要想在业内生存下去,只能倚靠愿意烧钱的少东家。

日前,王思聪拿五亿“零花钱”练手的普思资本遭冻结,具体冻结数额不明,但据官方透露一直要到 2022 年 10 月 14 日才能解冻。回看王公子十年的投资版图,普思资本可以算作是他投资的起点。 2011 年电竞行业刚刚走上正轨,王思聪带着他的第一桶金,以整合的方式高调进入电竞业。

他先是瞄准了濒临解散的CCM战队,又花天价从LDG战队挖了 4 名队员,组建全新的iG战队,“王校长”的称号就由此而来,寓意着他所组建的俱乐部就是国内电竞圈的“黄埔军校”。去年, iG战队一举拿下全球冠军,让王思聪和他的电竞帝国赚足世人眼球。

人们常说,富二代创业只是出来玩票,但王公子却将“电竞”当成终身职业理想在拼搏, 8 年时间,其先后在直播、影视、体育等行业发力,成立熊猫TV,涉足游戏赛事承办的打造的香蕉计划等。据官网数据披露,累计投资规模超 30 亿元,远超过当初创业从家里拿出来的 5 个亿“零花钱”。

但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2017 年LPL联盟体制改革正式出台,降级制度被取消,所有俱乐部都保留永久地位。

同年 6 月,腾讯举办了第一场电竞发布会,宣布LOL联盟升级、王者荣耀联盟成立,宣布强势入局,直接摇身一变成了赛事的组织方和执行方,让此前早已名存实亡的ACE联盟正式退出舞台。

其实腾讯和王思聪在电竞圈的斗争早已由来已久, 2016 年,香蕉计划刚刚成立一年,英雄互娱同国内资深的电竞从业者滕林季共同出资成立VSPN,而后腾讯将几乎所有的电竞赛事资源投进于此,成立不久的VSPN很快就取代了香蕉计划成为LPL赛季的新任合作伙伴。

2018 年 5 月腾讯战略投资VSPN,占股20%,完成对电竞行业上下游整合,熊猫TV也随之倒闭。身负着管理方与游戏IP持有方双重角色的腾讯,自联盟建立起便更改游戏规则,这一制度后来也被业内称之为“腾讯模式”。

自此以后,王思聪游戏模式制定者角色,便由更强势,拥有话语权的腾讯取代,并接管整个联赛和俱乐部。 18 年iG夺冠全民抽奖,王公子还单独列出一条要求,明文规定腾讯lol员工禁止参与。

腾讯没有直接和王思聪下棋,而是在棋局之外与其博弈,敌人在暗,你在明,虽知自身陷入劣势,可惜行业已成定局。

几年时间这个中国最著名的富二代,凭着一己之力上演和国内巨头公司抗争的大戏。事实证明,无论你有再牛逼的爸爸,还是敌不过腾讯这个游戏“亲爹”,况且这个爸爸最近还“缩水”不少。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