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首页 > 评论 > B站最新资讯 > 正文

学霸B站,风口下喜忧参半

2020-02-26 08:59 · 稿源:锌刻度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锌刻度(ID:znkedu),作者: 李季 李觐麟,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2020 年,这个因疫情而延迟的开学季,线上授课面临的是近 3 亿学生的学习需求。

各大互联网平台应声而动。BiliBili(以下简称“B站”)也推出“B站不停学”专区,这是B站的学习生态在旺盛需求的推动下,又一次加速进化。

但狂奔背后暴露出的问题与压力也与日俱增,学霸B站,迎着风口,却喜忧参半。

哔哩哔哩2 b站

 B站上的网课竟然最及时、最合适?

疫情之下,中小学生开始网上复课。赵小云的大女儿,刚好来到了四年级下期,按她的话来说“这是小升初的一个重要阶段。”

其女儿所在学校的复课形式是老师布置一周学习计划,推荐微课视频,让学生自己学习。

陪着孩子上了两天微课之后,赵小云发现了问题。

拿老师推荐的语文微课APP为例,有一个一直没有更新小学四年级下的课程,而另一个微课主要是以动画形式呈现,上课基本就是朗诵完课文就结束了。剩下的时间就是孩子和家长一起自学。

b站网课界面

赵小云觉得这样的学习方式效果太差了,于是她开始放弃老师推荐的微课,自己在网上寻找适合孩子的课程。

一开始,她在朋友推荐的广告中,找到了新东方跟人教版教材同步的直播课,但是上了两节后发现,跟教材同步的课程每两天更新一节,跟不上学校老师要求的教学进度。

然后,她在网上试着找了很多平台,要么是找不到课程,要么是课程有一节没一节的,再有就是网课讲解实际内容并不与教材匹配……

然而最后,她竟然在B站找到了满意的网课——“B站上的网课最及时、最合适”,一节课 40 分钟,会根据教学的课时分成几小节。除了与女儿在学的教材完全匹配,一节不少,该网课还是模拟线下课堂的模式,有老师有学生,真人互动。

“在陪她上完第一节课之后,其他的课她都自己可以上了。”在赵小云的认知中,B站一直是主打年轻人娱乐以及猎奇的视频平台,因此,这次在B站上找到了满意的小学网课也让她对B站刮目相看了,随后她把孩子的数学课也安排在B站上了。

2 月 10 日, 72 岁的著名神经生物学家和生物物理学家,现为中科院院士的蒲慕明教授,在B站进行了首次直播授课。这是B站在疫情之下开设的“B站不停学”专区中的精品课程之一。

锌刻度发现,在这个专区中,免费的网课很丰富,不仅有施一公、颜宁等专业领域国内头牌的大师课程,还有各大名校包含大学、中小学的全科同步及精品课程,资源丰富程度胜过很多专业线上课程平台。

而在从网课中的弹幕和课后的留言中,锌刻度看见,相关的学习爱好者和学生们在认真做着学术交流,求答疑以及互相交换学习笔记。

浓烈的学习氛围,让人觉得B站变了?

其实从 2017 年起,B站就逐渐成为众多年轻人学习的地方,以#study with me#为核心的陪伴式学习模式,成为其转向学习型平台的切入点。

而在接下来的探索道路中,B站用户的年轻人属性,释放出了强大的学习需求。有许多网友在B站刷课来进行期末复习,也有科学爱好者熬夜看国际国内的科技大咖们的精讲课程,还有学生党表示自己靠网课自学编程,成为了一名程序员……

截止 2019 年上半年B站数据显示,过去一年已有近 2000 万人在B站学习。被B站用户称为#study with me#的学习直播,已晋升为B站直播时长最长的品类。

而B站的在学习上的表现,获得了人民日报、央视网等媒体点赞,中国共青团网就在其微博发声:“我在B站看番,却在B站学习?这届年轻人爱在B站学习。”而在百度、知乎等互联网平台上,也有很多关于B站网课的相关问答和课程分享与探讨。不难看出,让B站在教育学习领域已经占据重要位置。

目前,B站的学习热情,在疫情之下又更进一步激发。一位B站的资深粉告诉锌刻度,现在由于高校延迟开课,因此他已经成了一边在B站扮演鬼畜青年,一边跳进学习区去刷英语四六级考题讲解和线性代数网课的学生党。另一位高中学生对锌刻度说:“疫情期间,还有人做了如何在B站收看网课的相关攻略,对于课后复习,超级实用。”

版权问题仍需重视

学习内容既丰富又全面是真,但内容存在版权侵权问题也并不假。

2 月 22 日,锌刻度通过黑猫投诉平台发现一名用户投诉称“B站未审核视频,导致盗版视频泛滥”,并附上相关视频截图。随后锌刻度在B站上通过搜索关键词的方式找到了该用户所指的一系列视频。

搜索结果显示,该系列视频出自各个不同的个人UP主之手,通过搬运的方式提供免费学习资源。

值得一提的是,锌刻度发现,在这些视频的评论区几乎都围绕着一件事展开讨论,那就是不要收藏视频。

事实上,B站UP主几乎都会在视频内容中提到希望大家一键三联,也就是点赞、投币、收藏,这些数据会影响UP主的视频的推荐权重。而在这类搬运视频下,UP主却告知大家不要收藏。

原来,这类视频一旦被收藏过多,就会引起平台注意,随后不久便会下架。“我前前后后已经换了5、 6 个UP主了,麻烦大家不要点收藏行吗!”一位B站用户在评论区颇为不满地留言。

同时,不少人还给出了隐藏的收藏方案,就是点击“稍后再看”,视频就不会找不到了。

不过显然,这类视频的内容版权是存在问题的。对此,锌刻度向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研究员赵占领进行了咨询。

对方表示,个人UP主若未经权利人授权使用其作品,则构成著作权侵权。其中,个人博主构成直接侵权,而B站作为信息存储空间提供者是否构成帮助侵权,通常依据通知删除规则处理,即权利人向B站发出侵权通知后,如果B站未采取删除侵权内容等措施,则需要对个人博主的侵权行为承担连带责任。

但是,如果B站对于个人博主的侵权行为属于明知或应知的除外,比如对于个人博主上传的内容进行了编辑、修改、推荐时则属于“应知”的范畴,构成帮助侵权。

能够看出,B站对于这类侵权内容并非完全没有政治手段。只不过,在处理手段和反应速度上仍显不够,这对于B站想要建成更全面更良好的学习园地这一目标来说,仍然是不小的阻碍。

“中国YouTube”的大野心

B站的破壁,其实早有显现,不过在上市之后,情况更甚。

如果说之前的B站是二次元的小众聚集地,那么现在的B站其实已经更像是多个圈层融合的交流平台。

有人开始说,B站变了,B站开始去二次元化了。但实际上,对于B站来说,去二次元化的描述并不准确。B站想做的既不是二次元小圈子,也不是去二次元的大众平台,而是范围全覆盖的“中国YouTube”。

近一年的时间里,B站在这方面也是铆足了劲。先是《人生一串》、《历史那些事》、《宠物医院》等一系列自制纪录片的出圈,吸引了不少新用户。

后来一次引发大范围关注的举动,则是花费 8 亿拿下LPL赛事未来三年总决赛的独播权。尽管当时有不少人议论“B站现在是人傻钱多吗?”,但究其根本,B站无疑是看中了LPL赛事背后潜藏的巨大流量,只要能够通过这次独播留住游戏粉丝,B站其实是相信能将他们培养成平台粉丝的。

更添一把火的,还不得不提到 2019 年末尾时,冯提莫正式入驻B站直播。虽然当时外界的评论声多为负面,但冯提莫这个直播淘金时代一姐所带来的流量和用户仍是喜人的。

紧接着, 2019 年最后一天,B站带来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跨次元跨年演唱会”,当天通过直播观看的观众人数突破 8000 万人次,弹幕多达84. 5 万条。

加上近期多位明星的入驻,B站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看似“人傻钱多”的背后,其实也有B站的底气。据企查查显示, 2 月 13 日,腾讯再一次投资B站,稳固了第二大股东的地位。

其选择的商业路径,显然与爱优腾等视频网站不同,如何成为一个囊括各个圈层,内容老少咸宜的综合性平台,正是B站走向“中国Youtube”的一步。

再说回如今成为潮流的“我在B站搞学习”,不论是知名教授、学者的入驻,还是个人UP的素材搬运,都一步步为B站打造出了一个拥有良好氛围的学习天地。

伴随年轻一代的学生对于学习的需求变化,这或许有可能成为B站突围的一次机遇。不过也如前文说提到的,版权侵权问题如若得不到合理的解决,那么B站也难以在这一内容版块上找到合理的变现契机。而这一切,还需要时间来给出答案。

网友热搜:

  • 大家在看
  • 相关推荐
  • B卡位自媒体视频化时代

    去年 12 月 23 日,半佛仙人(后简称半佛)入驻B站,入驻后第一天,他就接到了商单,至今仅三个月,粉丝数飙升至 220 余万,而全站最知名的游戏up主之一“芒果冰OL”也不过 180 万。半佛说,自己到现在也没缓过来。和半佛一起在去年年底加入B站的up主不在少数,他们都同样专攻财经、科技或科普等垂直学术领域,更重要的是,多数up主都是从微信公众号“移师”到B站的文字自媒体。短时间内,冲浪普拉斯、厉害财经、IC实验室等账号都仅?

  • 中老年人B视频扫盲

    作为一个 90 后互联网弃婴,我时常在刷B站的时候,露出“地铁老爷爷看手机”的奇妙表情。为了不被 98 年的实习生嘲笑,我特意跑去B站“入站必刷”区补课。

  • B会怎样慢慢变质?

    B站 09 年成立的,我可能是B站十年的老用户了。以前我们倒是写过一些关于B站文章,不过今天文章的大部分内容会脱离B站,写点关于社区破圈的想法。我觉得我快成为意识流写手了……

  • 别把B当“YouTube”了

    在上周美股遭遇连续熔断一片哀鸿遍野之际,哔哩哔哩(下称B站)对外发布了2019 Q4 季度及全年的业绩报告。从财报提供的详细数据来看,B站在Q4 营收方面同比增长74%,净亏损达到3. 872 亿元,同比增长102.9%;从全年的数据来看, 2019 年总净营收为人民币67. 779 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64%。 2019 年净亏损为13. 036 亿元,上年同期的净亏损5. 650 亿元。财报发布后,B站盘后股价一度下跌超3%。

  • 微信视频号对标抖音快手B,还是Instagram?

    我的微信视频号入口出现的很晚,前几天才出现。这几天观察了下,UI和形式比较像Instagram,内容的话比较偏向抖音。

  • B是怎样死去又活来的?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B站用户们觉察到了一个变化,这个变化也从模糊的感觉变成了可清晰概括的现象——奇怪的“官方”越来越多。

  • B“出圈”:技术不够,运营来凑?

    伴随“出圈”,B 站一直以来被质疑的不重视技术,又被反复提及。最近一段时间,B 站火出了天际。疫情下“宅经济”崛起,B 站所推出的线上课、云蹦迪掀起热潮。2 月 28 日 B 站发布的《宅家抗疫大数据报告》显示,B 站用户观看疫情相关视频 19 亿次,UP 主创作相关视频总长度达 61218 小时,如果连续播放的话得花 7 年才能放完。

  • 中老年扫盲:B的“祖安江湖”

    ​最近,“祖安”在b站又火了。放眼望去,视频标题、弹幕、评论区到处都是“祖安人”、“祖安文化”、“祖安大舞台”……

  • B与知乎的媒体化宿命?

    在《B站会成为"两微一抖"后的新一极吗?》中,我做了一个设问:“两微一抖”后的新一极会是知乎还是B站?无论是从公共话题的参与能力,还是用户自发的传播意愿上来看,这两个社区的传播外延都在向平台外溢出。

  • 从公众号到B,“武汉日记”何以走红?

    在这场疫情中,很多的重要信息,都是我们从自媒体人的日记“窥探”而来的。2 月底,疫情爆发,上百名媒体记者第一时间直击战“疫”前线,走进医院、病房、物资捐赠等现场,获取最新的疫情动态。然而,在这个人人皆是自媒体的时代,当记者在前方“冲锋陷阵”时,缺乏新闻采写资格的内容创作者,开始按捺不住,以第一视角的日常记录向外界传输最新的“一线”实况。

  • 搬到B的发布会,到底香不香?

    受疫情影响,各大市场在迎来宅经济的同时,也开启了全方位的线上时代。线上办公、线上教学、线上展会……当线下市场陷入停摆,一切商业都在尽可能将触角往线上延伸。线上新品发布亦然。 2 月 14 日,小米 10 线上发布会开启。这期间,其与B站联合推出了 72 小时的超应援直播。2 月 25 日,iQOO3 的发布也选择了线上, 10 小时直播在B站收割了 2205 万观看量。不止于手机领域。到 3 月 8 日,兰蔻结合女神节热点,更是发起一项极光?

  • B“亿元实盘”大佬被锤哭了

    这两天有个B站视频在群里疯传,标题是《我花了 7000 万现金买了腾讯的股票,【一亿资金】炒股实盘》。 在两天时间之内,这个视频的播放量已经超过200w,UP主“华哥”跻身B站财经类顶级流量行列,比肩半佛/巫师(而这只是他发的第二个视频)。

  • B,正在变成下一个“公众号”?

    作为一个媒体从业者,熬夜写文案是常有的;有次照例熬夜了,第二天到中午才醒来,于是急忙起身配音、找素材、加字幕,虽说过程中总是遇到难以预料的问题,但好在电脑没崩,第一期“文字转视频”的节目按时闯进了B站茫茫UGC作品大军中。

  • 青少儿在线教育vipJr积极探索在线教育模式突破和创新的可能

    今年 2 月,在线教育的需求全面爆发。此前,从业者热议的话题一直是如何培育市场获取流量。 2019 年,在线教育大打营销牌,烧钱拼广告,花费几百亿也不过带来几千万用户。疫情下,因为“停课不停学”,不花一分钱,就全面的提高了家长和学生对在线教育的认知,也使在线教育迎来爆发性的流量增长,有业者估测,至少为在线教育节约近 5000 亿的获客成本。各大媒体纷纷预测,在线教育将成为疫情过后的最火行业之一,可能将改变在线教?

  • B-下一个互联网流量风口

    最近几年要说最火的流量赛道,那毫无疑问是短视频。抖音现如今已是 4 亿日活的庞然大物,向来产品更新非常克制的微信,也在最近推出了视频号的功能。这让原本就已经非常激烈的短视频赛道,现在又多了一位重量级的选手。

  • “斗鱼一姐”冯提莫来到B的75天

    如果将冯提莫生日当天宣布签约B站一事,看作其个人直播生涯的一个分水岭, 80 天前离开自己发迹的平台斗鱼直播,在下一个 80 天里,冯提莫和她的粉丝似乎已然习惯了B站。

  • “习惯在线”,在线教育大潮下的微观故事

    刚听说要在线教课时,接近退休的郑老师把自己摆茶具的透明架子拿出来,自制了一个直播PPT装置:把架子竖着放,上摆手机镜头,下放A4 纸大小的纸质PPT,看起来也蛮像回事。直播课上了一个月,她的架子没派上用场。学校统一安排使用的软件可以共享屏幕,给学生讲PPT,发的手写板连上电脑再打开软件,就可以在PPT上手写板书。“还是挺方便的,就是可能电脑屏幕太小,一定要切出去才能看到学生给我发的问题,有点麻烦。”郑老师说,还?

  • B、快手VS虎牙、斗鱼 如何看游戏直播的新竞争?

    2019 年的下半年对于游戏直播这个行业是又一个节点。在下半年,斗鱼在长跑超过 5 年后,在美国圆了上市梦,至此这个产业的第一阶段宣告结束,虎牙与斗鱼的双巨头格局进一步加强。

  • BAV号升级BV号公告 bilibili升级BV官方说明

    B站在3月23日发布公告宣布为了保护稿件信息安全,容纳更多投稿,维护UP主的权益,自 2020年3月23日起,AV号将全面升级为BV号未来将统一使用BV号作为稿件标识。

  • B退出鲜漫文化股东行列,此前曾参与其A轮融资

    天眼查数据显示,3月16日,北京鲜漫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B站运营主体)退出其股东行列,新增股东宁波干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北京鲜漫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成立于 2015 年 8 月,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不含演出);动漫设计;企业形象策划等。 2018 年 5 月 3 日,鲜漫文化宣布完成A+轮数千万元融资,投资方为B站。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