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打不死的小强!」-Airbnb 创始人采访回忆录(上)

2015-11-24 21:22 稿源:创见网  0条评论

注:Airbnb 如今已经荣登「独角兽俱乐部」(估值 10 亿美金之上),但是你知道吗?曾经创始人怀揣着这个创业想法四处碰壁,任何人给出的都是冷言冷语。「这行不通!」,「那些成为你客户的人都疯了吗?!怎么会有人愿意睡在陌生人的家里?」

曾经 Airbnb 最艰难的时候,创始人靠着信用卡维持运营,还曾经面临同业竞争者的威胁以及政府部门的干预,它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的?Airbnb 的创始人 Brian Chesky 接受了 Redi Hoffman(美国资深创业投资人、作家)的采访,敞开心扉回顾了 Airbnb 白手起家的全过程,并且分享了他一路走来的创业心得。

本长文编译完之后,发自本小编灵魂深处的咆哮: 每一家初创公司都应该将自己的故事写出来! 等读者读完之后,真的会将自己代入其中,与这个品牌产生深深的情感联系。小编此刻就迫不及待地想要体验 Airbnb 的服务,体验一下住宿型共享经济下的奇妙魅力了! Redi Hoffman:能给我们说说 Airbnb 早期的故事吗?你是怎么想到这个点子的?

Brian Chesky: 其实不瞒你说,在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有一大票人都告诉我 Airbnb 这个想法完全行不通,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瞎的创业想法了!而在 Airbnb 出现之前,我跟目前绝大多数科技公司的领导人都不太一样。我当时是去 Rhode Island School of Design(RISD)这间学校学的工业设计。

设计,点亮了创业者的灵魂

在我成长过程中,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成为一名创业者,事实上,我之前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身边的谁创业了。 离我最近的创业故事应该是我老家开的 Bob of Bob 的披萨店。我爸妈都是社会工作者,当我告诉他们我要去一所艺术学校去学设计的时候,他们完全没指望我在这上面有什么成就,说我一定会在某一天卷着铺盖回来的。我的父母亲总是跟我念叨这样一件是:你要是找一份工作,一定要保证公司能替你买医疗保险噢!所以在当时,在我的概念里一份提供保险福利的工作就已经是很让人羡慕的了。

但是在去 RISD 学校就读之后,我的观念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那时我想了想自己来时的路,几乎每一个我身边的人都告诉我要循规蹈矩,眼睛要目不斜视盯着前方,走大多数人都走的路,一旦出了任何偏差,斜路肯定就直达校长办公室。但是在 RISD, 那里的人都告诉你因为你是一名设计师,所以你具有改变事物的能力 。正是这种核心思想在我的概念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所以我才有意愿、有勇气走出去,去改变任何我想要改变的东西。

在毕业之后,我顺利得到了一份工作,但是我的校友 Joe Gebbia 不断地联系我,想让我现在辞职然后到旧金山去开一家初创公司。我们当时其实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唯一确定的是我们想要有所成就。当我告诉我的室友们我要离开目前这份稳定的工作时,他们都觉得我疯了。

空气床垫和早餐?多么古怪的想法!

那时候,我的银行账户里面只有 1000 元美金,然后我就去了旧金山。那是 2007 年。在旧金山刚落地之后,我知道我们合租的那个房子,分摊到我头上的租金其实是 1,200 美金,所以其实我口袋里的钱还不够付租金的。同时,在旧金山即将举办一次国际设计大会,大会附近的酒店房间完全爆满。

我们当时就冒出来了个想法: 现在既然有这么多的设计师要来参加这个大会,那么他们肯定需要地方休息吧? 如果我们现在能给这次大会提供床位和午餐的话那岂不是很棒?这个想法固然浮现出来,但是我们手上没钱,床位什么的更别提了,我们只有三张充气式床垫。就在这个时候, 我们想出来了一个名字:「Air bed and breakfast」(空气床垫和早餐),我们的第一家网站的名字也是 Airbedandbreakfast.com。

在那次艺术设计大会上,我们最终在公寓招待了 3 个人住宿,之后,我们忽然意识到如果能够把这个方式拿来赚钱的话那岂不是很酷?而且超级有趣!跟这三个人住了几晚上之后我们意识到,曾经一份非常好的友谊有可能需要几年时间才能培育起来,但是现在只需要一个陌生人在你的家中睡上几晚上时间,一种相互信赖,关照的友谊就自然而然出现了!

在现实世界中,一般来说你是无法很快地去了解一个人的,如果说要在此基础之上建立起友谊来,那花的时间就会更长。曾经住在我们这里的一位客人之后还邀请我们去参加他的婚礼,而另外一位也因为这次旅行而彻底地改变了他的职业发展轨迹。

在这次经历之后,Joe 把 Nathan Blecharczyk 引荐进来,这是他的一个过去的室友。然后我们决定开办一家公司。核心想法是这样的: 如果你能在租别人家的一间房的时候,正如你订酒店一样方便,那岂不是很好?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能随时落脚休息!

我们当时根本没有想着这样的灵光一现会在未来给世界带来多么大的震动。实际上,我们开始打造的产品完全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它其实是一个「室友搜索工具」,我们在上面开发花了四个月的时间,然后意识到「Roommates.com」这家网站其实已经把服务建起来了。我真的不敢相信我们竟然在没有核实 roommates.com 这个网站是否存在的前提下就开始动手,所浪费的时间现在我都不敢细算。

当我在圣诞节的时候回到家中,我爸妈问我最近都在忙什么呢?我可不想说我现在处于失业状态,所以我说现在我是一名创业者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意识到「失业者」和「创业者」之间其实只有一线之隔。(笑)当他们进一步问我你创的是哪门子的业的时候,我给他们说了这个「空气床与早餐」的想法。

无人问津,频遭冷遇的 Airbnb

当我不断地在头脑中来回思考这个创业想法,并且给更多的人形容出来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应该回到起点,回到一张白板上来落实这个想法。

我们以各种大会作为切入点。在 2008 年,我们为 SXSW 大会服务(注:SXSW 大会即「西南偏南大会」每年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汀举行的一系列电影、交互式多媒体和音乐的艺术节与大会)。在整个会议召开的时间中, 一共招来了俩顾客,其中一个还是我自己。

Redi Hoffman: 我直到现在才知道你过去还搞过一个「室友搜索产品」啊 。我曾经开办的第一批公司中,有一家名叫 Socialnet,它的产品中也包含了 室友搜索成分,那还是在 1997 年。

Brian Chesky: 这个想法确实挺有趣的,但是我们从来没觉得「空气床和早餐」会是多么爆炸的一个创业想法。这其中我学到的一点是: 所有伟大的想法在一开始都会听起来有点儿「傻」。

Reid Hoffman: 你能再跟我多谈谈你公司创办后的日子吗?你是如何让这个想法走上正轨的呢?

Brian Chesky:   其实我们「发布」了好几次。如果你发布了没人注意,那么你就再「发布」一次。光是媒体写我们发布就写了好几篇不同的文章。第一次发布就是刚才提到的设计大会那次,就 3 个客户,还都是空气床;第二次发布更是无人问津;第三次发布我们是放到了「西南偏南大会」上。在那个时候产品本身根本不存在什么支付系统,而且还要求客户必须睡的是空气床。我们想方设法说服房东拿出充气床垫,客户是不能睡在真实的床上的!

就在这个时点上,我们又面临了另外一个问题,它是某个没有参加设计大会,但确实想在伦敦过上一夜的人提出来的 :「为什么你们只是盯着这些大会呢?为什么大家睡的必须是充气床呢?」 这个问题问的大家哑口无言,最后经过反复琢磨,我们还是非常不情愿地对外推出了更加宽泛的,不以「参会」为主题的借宿服务,客人也不用睡的是空气床,而是实实在在的床了。

另外一个我们开始重新考虑的问题是支付功能。我们需要客人在不经过中介的前提下,直接通过我们来完成在房东那里的住宿登记。我们也许是当时第一批想到要这么做的人。我们曾经留意过 eBay 和 Etsy,他们行动的都比我们要早,但是他们都是把客人导向 Paypal 完成支付。

要打造属于我们自己的支付系统,这听上去有点儿疯狂,而且也会把我们吓到。这个平台上的供需双方直接实现支付的对接,而且还要附上信誉等级评价系统。这确实挺难的,但是我们还是决定动手做了。

在 2008 年的夏天,Aribnb 的最终版本出炉, 任何人只需要点击鼠标三下,就能够订到某个人家中的一个房间。 我们是从史蒂夫 乔布斯开发 iPod 的设计上学到的「三步操作法」,只需要三步你就能立刻听到一首歌。我们最初的网站上有一个主页、搜素栏、评价区还有支付功能。大部分核心功能在第一天就直接上线了。

在这个产品发布之后,有 15 个天使投资人跟我们见面。我们当时想以 150 万美金的估值去融资 15 万美金。其中 7 个投资人再也没了下文,还有 8 个人给我们回复。这 8 个人里面有 4 个人说你开发的这个产品跟我们的设想不太一样。还有一个人表示他们公司不喜欢这个住宿市场。其余的三个人就简单地应付了我们一下。

后来因为我们的项目还是无人问津,于是「再次」重新在 TechCrunch 上发布。当时我在做一次项目推介,超级自信,压根没有准备幻灯片,只是敲了一下网站地址,给大家展示一下,没想到网站打不开。我在推介会上讲了一个小时,网站就在这一个小时里完全没有打开过,这超级尴尬!最后我学到的经验是, 无论什么时候在做项目推介,请保证手中一定要有幻灯片!

公司一直没人来投资怎么办呢?我们只有自己想办法,过去我们曾经用信用卡买过一些棒球卡片,Joe 和我大概每个人的信用卡额度都有 30000 美金左右,这就是我们自身运营公司的所有资金了。

有关鸡和蛋的问题,到底谁先谁后?

我们的融资希望逐渐越发渺茫,而摆在我们面前的挑战也越来越严峻,也就是创业者经常面对的 「鸡和蛋谁更先」的问题。房东觉得有租客才愿意把自己的房间贡献出来,租客觉得有房东肯愿意贡献房间我才愿意租他们的。我们必须双管齐下,在房源的供应和需求两个战线上双开花才可以。同时,我们还面临着更加棘手的问题。因为 Airbnb 的本质就是方便人们在世界各地下脚,这也决定了我们不可能专注于一座城市来开展业务,人们的流动性非常之大,我们必须覆盖到人们经常起飞降落的各大城市才可以。

我们当时就很清楚,为了得到房东和租客两个层面的双丰收,就必须让媒体好好报道我们。我们希望借一次地面的推广活动,以前所未有的高调强势进入媒体的视野,这次机会来了,便是美国民主党全国大会(DNC)。

2008 年的 DNC 一共有 8 万人参加,在举办丹佛城市的酒店却只能供应 27,000 间房。我们认为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机会。

我们联系了 CNN 以及纽约时报,告诉他们我们现在准备干什么事,他们的回应是这样的:「没门!人们根本不可能愿意睡在别人家的床上!」我们联系了当地的报社,他们也不鸟我们。我们渴望任何一个从事写作工作的人能够站出来写写我们,最后实在不得已请了一些当地的影响力很小的博客写手报道了我们。一旦我们有了先期的报道,那么人们就会在 Google DNC 大会的时候看到关于我们的报道,接下来当地的报社就会跟进,然后全国性的报纸就会跟进当地报社的内容。

在当时「美国民主党全国大会」召开的这段时间,我们仍然处于负债状态,但是在这段时间我们却得到了 80 次订房。而在 DNC 大会结束后,我们仍然是没有任何客户上门。我们如今已经创业一年了,我们仍然是处于负债状态,每一个投资人都说「不」,我们发布了三次,我们也登上过全国性的报纸,我们确实在那个时候有点儿泄气了,不知道前方等待我们的是什么。

在这种极度绝望的时刻,我们忽然又有了新的想法,既然「空气床和早餐」中的空气床不起作用,没准儿我们能在早餐上下下功夫?于是我们开始设计了一套以「总统概念」为主题的麦片早餐,然后说服了一个生产商帮我们制作这些麦片,因为我们没钱付给他,所以承诺在后面的销售中他可以提成。

接下来 Airbnb 是否会迎来柳暗花明的那一天?它究竟怎样做才能从这濒临破产的险境中走出来?请继续关注本系列连载

本文来源:Medium 译文创见首发 由 TECH2IPO / 创见 花满楼 编译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