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挑战者

在搜索相关关键词后,出现了众多介绍A站到Z站的弹幕视频网站。如E站是E-HENTAI,G站是叽哩叽哩,H站是哈哩哈哩,N站是NICO,P站是pixiv等等,但这些似乎也都是各家之言,没有统一的说法,比如C站,就有两个说法Tucao和clicli;G站也分Gelbooru和叽哩叽哩。除了网站之外,这些弹幕视频小站也纷纷开始进入APP时代。

有趣的是,从A站到Z站,这些无名小站们似乎都各司其职:在二次元产业中,扮演着差异化的角色,吸引着不同需求的用户。

例如D站(嘀哩嘀哩),最大的特色在于可以最快最全追踪最新动漫更新。

M站(MissEvan)则主打声优,这是第一家弹幕音图站,同时也是中国声优基地,在这里可以听电台、音乐、翻唱、小说和广播剧。

实际上,刘呈提到的用户体验降低与沐夏说的“B站难民”是一回事,他们的小众化需求恰好撑起F站、M站、H站等野生弹幕小站的生存空间。

版权隐患

“上个月,我之前常看的一个视频网站凉了。”刘呈有点惋惜。

在版权意识逐渐提升的背景下,这些拥有大量日活、月活的无名小站们,日子也越来越不好过了。

2018 年 7 月,根据国家网信办官网消息,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公安部、文化和旅游部、广电总局、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等五部门,对网络短视频行业进行集中整治,依法处置了B站、秒拍、 56 视频、内涵福利社等 19 款网络短视频平台。

被约谈的B站,在下架后一个月中进行了整改。没有版权的影视剧原片、剪辑cut等相关内容全被下架,而这也只是整治开端。

据国家网信办称, 2019 年 1 月至 2 月 27 日,国家网信办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网络生态专项治理工作,持续解决网络生态突出问题,截至 2 月 25 日,累计清理涉网络生态问题的有害信息 4437 万余条,注销违法违规账号 49 万余个,关闭、取消备案网站 1462 家。

刘呈常看的无名视频小站,便是在这场整肃中折戟了。

(某动漫贴吧用户留言截图)

(某动漫贴吧用户留言截图)

当陪伴自己多年的视频网站进不去、看不了,Y站动漫贴吧中出现有不少用户留言。这些留言有的惋惜,有的不甘。

“我们给那些‘白嫖’后又举报这些小站的人,取了个名字,叫‘版权狗’。倒不是因为维护版权不对,只是你免费看完后再举报,这样的人太可气了!”

“白嫖”一词也是这些弹幕视频小站的贴吧和圈子中一个出现频率较高的词汇,而“版权狗基本指向的那些看了弹幕视频小站后,又利用版权问题举报该网站的人。

这些弹幕视频小站们,为了吸引用户,通常都能做到无广告、无删减、更新快、免费,而B站最初“拓展用户”时,与无名小站一样也都高喊了“永不收费”这一口号。 2016 月 10 月 10 日,B站上线了“大会员”制后,引起了不少老用户反感。对此陈睿也直言,“永不变质”指的是绝不会主动推出违背用户自主选择权的商业功能。因此,此前游戏和广告收入一段时期内仍会是其主要的收入来源。

除了D站外,silisili、哈哩哈哩、bimibimi等弹幕视频小站都存在类似困扰和问题。这些动漫视频网站,除了领域相似外还有一个共同点,这一特点则是它们与传统视频网站的最大区别,也是它们如今面临同一困境的主要原因。

D站、S站动漫等弹幕视频网站与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等传统视频网站的区别之一便是视频来源不同。弹幕视频网站大多只在服务器上储存弹幕而不储存视频,视频是通过外部链接其他网站的方式在网站页面上呈现,而传统视频网站既储存视频又储存弹幕。

(D站、H站与樱花动漫网站底部版权和服务说明)

(D站、H站与樱花动漫网站底部版权和服务说明)

B站从 2009 年成立之初,就有up主(视频上传者)这一制度,所以本地上传至服务器也算是B站一开始就有的常规操作。到了 2010 年 2 月,由于服务器问题,本地上传功能关闭,up外链技术得到进步。

实际上,由于内容源的版权问题,上传和外链这两种方式都存在不同类型的版权隐患。比如当时视频播放代码为[letv]XXXX[/letv]时,说明该代码对应的视频是链接自乐视TV视频网站的,这就是一种外链,这时的弹幕视频网站提供的就是链接服务;当视频播放代码是[Vupload] Vupload___XXXX[/Vupload]时,说明该代码对应的视频是来源于弹幕视频网站服务器的。由此看来,B站上也有不少储存在网站服务器上的视频,但B站之后陆续诞生的其他弹幕视频网站也都参照了外链这一方式,成为链接服务提供商

这一运营模式下,弹幕网站势必存在间接或直接侵权行为,也这才有了B站和D站的开撕。

“就算凉了也不行”

刘呈对口中那个已经“凉”了的视频小站不愿多说,“这些小站你要是想看动漫可以推荐和分享,但是要写文章发表出去可能不行。”

说完这句,略微停顿后,他又补充了一句:“就算凉了也不行。”

这样的态度和立场,在我们采访这些弹幕视频小站的用户时,遇到了多个。这是对忠粉对小站的帮助,他们害怕这些受众狭窄、用户体验不错的免费网站在曝光后,也进入大公司或者监管的准星。

“你在贴吧里可以看到不少人留言,不少人体谅这些免费的小站,觉得他们运营不易,还能带给他们乐趣,主动询问是否能给小站发起众筹。”沐夏说。

她并不清楚这些小站到底靠什么生存,“应该是卖一些广告或者是创始人有钱,为了兴趣做的吧。”

从这些小站日常活跃的贴吧中能看到,不少人都提出了这个最基本的问题,但谁都没有答案。

实际上,相比小站究竟怎么盈利,沐夏们更关注的是分级,这也是弹幕视频小站又一个存在的理由。

“大家都以为动漫和国内动画片一样,是小孩子看的,其实不是,看动漫的很多都是大人。但因为没有分级制度,小孩子就会看到这些内容,比如《进击的巨人》《东京喰种》等因为有暴力和血腥的镜头没有被引进,直接被禁了。还有些带有少量暴力镜头的,也会直接被‘圣光’或‘黑幕’,感觉有点因噎废食。” 沐夏说。

2015 年6月8日,文化部公布了第二十三批违法违规互联网文化活动查处结果,对提供含有宣扬色情、赌博,违背社会公德等违法违规内容的互联网文化活动下发了查处名单,重点涉及手机游戏平台提供的游戏产品和网络动漫网站提供的动漫产品,共有乐视等 29 家视频网站被查处,漫画岛等漫画网站被关停, 38 部“暴恐动漫”被查处,包括《进击的巨人》《东京喰种》《暗杀教室》等较为热口的动漫作品。

而一些弹幕视频小站中,还能看到这些“禁番”。

近几年,随着我国的动漫产业进入快速发展阶段,总体趋势近似于70年代中期至 90 年代末的日本,动漫产品已成为青少年、成人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其中A站和B站从小众非主流文化走向社会主流文化,便是在此背景下。

沐夏告诉我们:“动漫这个圈子里,呼吁建立分级制度的声音越来越多。”

由于软色情、暴力、血腥等不适合未成年人观看的内容出现在动漫里的现象十分普遍,属于动漫类的分级制度就此产生,该制度往往会将动漫作品分为适合幼儿(6-)少儿(12-)以及成人(18-),当然,部分作品也会有青少年(16-)的分级,在分级制度的合理规划与运用下,到达一定的年龄就可以观看到相应动漫作品。欧美、日本、韩国等国家各自均成立了相应的分级管理制度。

没有分级制度之前,躲在灰色地带的弹幕视频小站们只能靠用户的“掩护”,哪怕他们拥有千万级别的真实月活。

QuestMobile在《中国移动互联网 2018 年度大报告》中,预测了 2019 年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十大趋势。其中,垂直赛道仍有良好的增长机会,对用户的精细化运营会越来越受重视,兴趣圈层崛起、小领域下的大市场,以兴趣作为划分的圈层人群逐步出现在大众视野等特点,恰好与这些野生弹幕视频小站的天然属性不谋而合。

单纯把野生小站的存在理解为创始人的“初心”,或许有些天真,但是弹幕小站们能形成自己的商业闭环嘛?

参考:

1.《弹幕视频网站侵权问题探析》时倩琦

2.《动漫分级 势在必行》刁仁勇

3.《论中国动漫分级制度在当下的可行性》门希默

4.《我国动漫产业分级分类制度研究》李华裔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