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政委”下南洋

2018-05-02 16:58 稿源:华商韬略  0条评论

8 年时间,她交给马云一个 1600 亿美元的金融帝国。在群雄逐鹿的新战场,她还能创造奇迹吗?

华商韬略·华商名人堂 ID:hstl8888

作者丨王中美

2010 年 1 月 22 日,阿里支付宝年会开场气氛异常,没有灯光,没有音乐,刺耳的电话录音打破黑暗中的沉寂,刺痛了现场 1000 多名支付宝员工的心,那是客户的指责、漫骂、怨恨、发泄。

一片惊诧中,马云登台,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烂,太烂,烂到极点!”

彼时的支付宝,用户总数超过2. 7 亿,日交易量达到 12 亿元。但快速增长下,因体验缺位,用户怨声载道,流失加速。

年会变成了一场彻底的反思会。支付宝总裁邵晓锋,一个曾在刑侦一线经历过生死考验的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现场“哭得稀里哗啦”。

这次年会后,做了 10 年人力资源工作的彭蕾被从幕后推到前台,出任支付宝CEO。

这种跨越相当于弃文从武,让政委当司令,在企业史上先例并不多。

马云凭什么如此信任 39 岁的彭蕾?

灵魂守护者

彭蕾是阿里从无到有的见证者之一。

19 年前杭州湖畔花园里,马云手舞足蹈向 18 罗汉侃侃而谈互联网之梦时,懵懂的观众里彭蕾就置身其中。她追随丈夫孙彤宇入伙阿里,只因为马云“给大家那种精神上的刺激是非常吸引人的。”

此后,在初创的阿里,彭蕾从管钱、管招聘,到管市场、管服务,一系列岗位历练后,被定位在了管人。

从最初的 18 人,到后来的 2 万余人,彭蕾通过配置人力资源、严谨的考核机制、塑造统一价值观,帮爱做梦的马云一一圆梦。

彭蕾不是HR科班出身,但身为曾经的财经学院老师,她鉴人识人眼光奇准,为阿里招揽、培养了大批得力干将,包括前台童文红,一路被委以重任,多年后成为菜鸟网络掌舵,成就一段从前台小妹到亿万富豪的逆袭传奇。

彭蕾曾自曝,为了得到渴求的人才,一急之下她还使过“忽悠”的浑招。

2008 年的阿里还被认为是一家卖货公司,为征服前微软研究院王坚博士加盟挑起技术大樑,不懂技术的彭蕾扯出个让交易大数据产生化学反应的“奔月计划”。

其实“直到今天,我也说不太清楚所谓的这个‘奔月计划’和大数据战略有什么关系。然后王坚就被说动了”。

此后的王坚不仅操盘起阿里的技术架构,还帮助阿建立了世界级的技术团队,缔造出与亚马逊、微软并称为全球三大云服务商的阿里云。

身为阿里首席人力资源官,除了做好选人、用人的伯乐,彭蕾还要时常面对马云的脑洞大开,指哪打哪,比如把“六脉神剑”变成可落地的企业价值观,这方面她也从没让马云失望。

一直崇尚毛泽东思想的马云,希望将政委角色搬进阿里。

彭蕾依然快速落实,不仅第一时间组建了政委团队,将政委对员工的价值观评价以50%的权重纳入考核体系,还对政委能力做出了具体规定。要成为阿里政委,必须具备四项奇葩能力——揪头发,照镜子,摸温度,闻味道。

“揪头发”:上一个台阶站在全局看问题,把问题揪出来,揪上去。

“照镜子”:时时用镜子照同事、照老板、照自己,及时沟通交流。

“摸温度”:及时感知团队状况,士气低落则想方设法提升,士气虚高则降温。

“闻味道”:对每个组织的气场保持高度的敏感度,透过现象看本质。

这些看似不着调的定义在时刻影响着业务部门。

一名离职员工就发贴自爆尴尬经历。其面试时,闻味官认为他在价值观上没有阿里味,投了否决票,但招人部门却因资历够硬将其留了下来。后来证明,闻味官的判断相当准确,“我确实没有阿里味,不到半年就辞职了。”

2016 年阿里五名程序员写脚本刷单抢购公司内部月饼事件,从发生到当事人被约谈、解除劳动合同、离职走人,前后只用了两小时。闪电速度背后,是政委对员工诚信底线的坚守。

在很多实习生眼里,阿里还有不少怪现象:

工作时间可以找人聊天、讲笑话甚至结伴下楼买东西,但工作起来却效率奇高,每晚都有员工自动加班至深夜,却没有人想要一分加班工资。

阿里的办公用品是开放式随意取,无须登记,节制而有序,但一家来参观的企业回去照做后办公用品却转眼间不见了,再放还是一扫而光。

阿里的成功源于长久以来对人性和人心的准确洞见。

严格的考核制度之外,彭蕾一直努力将冰冷的职场变成情感交汇的情场,让员工在上班时间也可以还原成情感丰富的完整人,并给予尊重,让原本对立的公司与员工关系变成相互信任、相互尊重、融为一体。离开这样的土壤,只在形式上照猫画虎,失败则是必然的。

这样的土壤蕴育出的阿里人也大都是死忠粉,以至于猎头们无不感慨:“阿里的人最难挖!”

彭蕾由此成为外界眼中最靠谱的阿里灵魂守护者。

也正是一路走来的靠谱,让马云将更为重要的阵地交给了彭蕾。

创造万亿奇迹

2010 年彭蕾接手支付宝时,这个因电子商务孕育出的新物种不仅处于严重的内忧,还面临着危险的外患——对手已兵临城下。

支付市场的巨大前景吸引嗅觉敏锐的电信经营商、互联网巨头和金融机构纷纷杀入,尤其在 2010 年 6 月,央行第二代"超级网银"上线,在实力和信用双背书的 "国家队"面前,支付宝未来让人堪忧。

外行领导内行的彭蕾,不得不一边攘内,一边安外。那一时期她的口头禅是:我要问一个愚蠢的问题。

于内,彭蕾亲自做支付宝的首席产品体验官,贴吧、新入职员工、客户都是她获取意见、发现问题的来源,一旦有新想法,她甚至连夜安排工作人员去执行。

于外,彭蕾带着团队寻找国家队不屑于做的小事——发展公共事业缴费服务。这是一项费力不讨好的庞大工程,既要将所有城市基础设施的支付系统全部打通,又不赚钱。但也正是这个看上去有点傻的做法,让支付宝从电商的后台工具,一跃而成国民应用平台。

作为金融领域的新生事物,尽管支付宝的目标只是建立一套领先的支付体系,但它每前进一步都在挑战政策的边界,以致马云曾主动对外表示:“支付宝随时可以贡献给国家。”

复杂背景下,操盘者彭蕾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就是拿捏好迈出步子的界限。

这种考验在 2013 年达到了顶峰。

出于用户对支付宝中余额提出利息的诉求,支付宝推出了余额宝,在传统金融业搅起惊涛骇浪。

因门槛低到 1 分钱,年化收益率突破6%,大量存款涌入余额宝。仅一年多,吸收资金就达到近 6000 亿,是预想中的 10 倍。

银行很崩溃——本应属于自己的钱通过支付宝进入货币市场,转了一圈后银行却要以更高的利率才能借到。

前所未有的恐惧笼罩着银行机构,虽然马云曾说过:“如果银行不改变,那我们改变银行!”但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如此措手不及。

原本指望监管机构撑腰,但一翻审查后,央行放话,不会取缔余额宝。

绝望中,银行们联手下调快捷支付额度,对支付宝的打压不言而喻。

马云愤怒回击却无济于事。彭蕾则以理服人,不动声色地将危机化解。

▲彭蕾展现出不同于HR时期的另一面

她先给银行吃了颗定心丸,表明余额宝并不是以颠覆为使命,而是银行为主动脉的金融体系中一个毛细血管。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