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店数据为什么如此惊人?揭开趣店上市的万圣节面具

2017-10-11 16:13 稿源:品玩  0条评论

来源:PingWest

从线下校园消费分期生意白手起家,到如今摇身一变,以“中国最大的在线小额现金贷款平台”身份提交上市招股书。

即使在“玩的就是现金流”的互联网金融行业,趣店的速度也绝对可以用“惊人”形容。

趣店的前身是“趣分期”,也是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里当之无愧的明星公司。创办之初,它借激进的“地推”在校园市场中经营学生消费分期业务,又在社会对“校园贷”的一片质疑和讨伐中高调退出市场。

更神奇的是,退出校园贷市场之后,趣店仅用一年半的时间就做到了上亿美元的年利润,并在今年 9 月 19 日正式向美国证监会(SEC)递交了招股书。

美东时间 10 月 3 日,趣店向SEC补充了发行细节。根据补充的内容,趣店计划通过纽交所(NYSE)发行 3750 万股ADS(美国存托股票),每ADS价格为 19 到 22 美元,计划募集至少7. 69 亿美元。照此计算,趣店经完全稀释后的市值可达 69 亿美元。

以这组数据计,趣店即将成为在美上市的市值最高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公司,远超它身后的宜人贷和信而富。

疑窦丛生的招股书

招股书中最吸引人的部分当属它的吸金能力和活跃的用户数据。

趣店的业务构成非常简单,主要分为短期小额现金贷款“来分期”(占总收入的83.3%)以及商品分期消费“趣店”(它退出校园市场后已经不再是重点);商业模式则是从现金贷(消费分期)的用户“金融服务费”和资金成本之间赚取利差,另有少量来自商品销售分成。

数据显示,趣店在 2014 年(从成立的 4 月开始计算)、 2015 年、 2016 年和 2017 年前 6 个月的收入分别为人民币 2410 万、2. 35 亿、14. 42 亿和18. 33 亿元人民币,每年都在以数倍速度飙升;利润方面, 2015 年之前趣店还处于亏损状态,但 2016 年全年就已录得5. 77 亿人民币净利润,而今年光是前 6 个月就有9. 73 亿人民币净利。相应地,截至今年 6 月,趣店的平均月活跃用户2608. 9 万人,活跃借款人702. 3 万人,交易额达到 382 亿人民币。

然而,舆论质疑紧随招股书而来。

质疑主要基于招股书中披露的一些事实:趣店大部分的用户流量来自蚂蚁金服旗下的支付宝;其高利润来自现金借款的高年化利率,在日趋严厉的监管环境下,这种利润率不可持续;而近来也有媒体调查发现,学生用户仍然能从趣店的产品中获得贷款,有违银监会相关规定。

PingWest品玩综合对这份招股书的研究与对部分趣店前员工及一些互联网金融相关人士的访问调查,了解到了这家公司一些未被披露的业务细节。我们发现,趣店在其业务运行、风险控制和战略合作关系中都存在着诸多疑点——其中一部分被有选择地披露在招股书中,而另一些则被彻底隐藏:

1. 隐瞒用户构成。据《新京报》近日报道,学生仍能从“趣店”及其现金贷产品“来分期”中获得借款,这一调查结果与招股书中所谓“主要服务那些在传统金融机构中没有信用记录的年轻人”和“ 2015 年 11 月已经终止向学生提供贷款”的说法相悖。实际上,我们发现趣店非但没有停止校园业务,学生借款人在总用户中甚至仍占有不小比例。

2. 支付宝完全掌握着趣店资产端(即借款人的债务)的数量和质量,甚至能够控制趣店的财务数据,进而操纵股价。趣店的用户获取、资金托管、风险控制几乎全部依靠支付宝,这被它视为“战略合作关系”。而这种单一性的战略合作关系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显然是不牢靠的。

3. 风控系统并不完善。不久前,有媒体报道趣店CRO(首席风控官)粘旻环已经离职。尽管趣店以上市前缄默期为由拒绝回应该报道,但PingWest品玩从可靠信源处获知粘旻环确实已于今年下半年离职,总在职时间不满一年。招股书显示,趣店的重要高管除CEO罗敏和CFO杨家康之外,只有“首席用户体验官”吕连柱一人的名字,并没有风险控制的相关高管。

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上市之前CRO离职,那么接下来风险由谁来控制?趣店对此未置一辞,实际上,在递交招股书之前,趣店技术上的风控能力近乎为零。

“退出校园市场”真相

首先从趣店的资产端——即借款人债务部分开始。

趣店披露,其借款的用户群体是那些“在传统银行没有信用数据的人”,“活跃用户有90.8%在 18 岁到 35 岁之间”,“大部分用户尤其是重复借贷用户来自支付宝界面渠道”。

这个年龄段,理论上包含在校大学生和高职学生群体。如果趣店果真像此前声称的那样退出校园,在实际操作上应该停止向已注册的学生用户放贷。但在趣店的招股书上,无论是总用户数、月活跃用户数还是活跃借款人数,其增长曲线都没有出现波动迹象,“退出校园市场”如此重大的战略变化,居然完全没有影响趣店的所有用户数据。

PingWest品玩从多个独立信源处确认:“退出校园市场”这件事被大打折扣。趣店唯一做的就是停止了线下地推,并大规模裁撤了兼职地推员工,然而这并不影响既有的学生用户。

而且,转型后的趣店借贷门槛只有一个,就是支付宝的芝麻信用——起初是必须超过620,后来适当放宽, 600 甚至 600 以下的借款人也有可能获得贷款。趣店在系统中对学生用户依然没有作任何区分,这使得趣店后来的新增借款人中,也有相当一部分学生。

一位前趣店员工向PingWest品玩评价称,趣店在校园贷时代获得的学生用户仍然占目前借款人总量中很大比例,这个人群趣店不能也不愿意切割。

所以,趣店当初所谓的“退出校园市场”更像是一个公关措辞,学生们仍然可以从趣店借到年化利率高得惊人的小额现金。

这种行为涉嫌违规。银监会早有明文规定:非持牌金融机构不得向学生发放信用贷款。趣店只有将学生分辨出来,再把这些人的债权直接对接给持牌金融机构才可能合规。但以趣店的放贷方式和风控水平,想做到这一点,难度不小。

此外,趣店曾称公司在退出校园的同时将剩余全职员工转移至一家“专注于招聘、实习、就业的校园生态服务公司”,经营助学贷、技能培训贷款等业务。那趣店到底有没有在经营这部分校园业务呢?

这家公司就是招股书中披露的、趣店与蚂蚁金服成立的合资企业“趣校园”。招股书显示,趣校园由蚂蚁金服和趣店合资成立,趣店集团占股45.9%,蚂蚁金服占股44.1%,其余股份放进期权池。表面上,这家公司由两家公司共同运营,目前可以通过支付宝界面中的“校园工作”进入,其作用是通过趣校园“洞察校园用户行为、收集他们的数据,培养长期用户”。

除此之外,这家神秘公司的财务数据没有并入报表,也没有任何运营数据。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本网页浏览已超过3分钟,点击关闭或灰色背景,即可回到网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