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关村“金三角”往事

中关村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子弹财经(ID:wwwhygc),作者:杨博丞,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这是中关村“金三角”的故事。

1999 年,故事的主角逐渐登场——以中关村北部为首的太平洋电脑城、以西部为首的硅谷电脑城、以及以南部为首的海龙电子城、e世界卖场、鼎好电子城。

直到 20 年后,这个故事迎来了终结版。

中关村“金三角”统称为中关村电子卖场,它对每个人来说并不陌生,你或许在那里买过人生的第一台电脑或是第一部手机,也有人被那里的商户坑蒙过,发生了不愉快之事。

20 年沉浮造就了中关村独特的电子卖场氛围,同时,它也推动了整个中国个人电脑的进程。随着时代变迁,电子商务逐渐兴起,传统电子卖场的模式受到冲击,其中的商户不得不转变经营思路,而中关村电子卖场也在经过阵痛后日渐失去了其应有作用。

从 2011 年起,这些故事主角纷纷落幕,直至今年 5 月,中关村地区最后一家卖场硅谷宣告关闭, 20 年的卖场故事得以终结。

如今,随着新零售业的兴起,传统零售再次被提起。从线下传统柜台—线上电子商务—线下门店,在经历 20 年起伏后,又再次回归。

这是关于中关村电子卖场的故事,也是关于这些从业者与时代变迁的故事。

01

“五点,准备走了。”

马健看看腕上的手表,面无表情地说。如果放在几年前,他还会和几个伙计们一起加班,聊天,但那样的场景在如今已不复存在。

马健的柜台位于硅谷电脑城地下一层,这里是所有经销电脑配件和新旧电脑之地。

2018 年 11 月,产权方硅谷科技发布停业通知,自 2019 年 1 月 31 日起正式停业进行升级改造。

“五一之后就撤了,搬到五棵松,以后中关村没有柜台了。”马健对「子弹财经」说,今年初,硅谷电脑城的实际经营企业利康金桥旧电脑市场也发布公告称,所有商户均需在今年五一前撤出,对于续签者,可搬至位于五棵松的新市场内。

对于这位看着中关村长大的“创业者”,这里显得既熟悉又陌生。

10 多年前,中关村硅谷电脑城乃至于整个中关村电子卖场还是另一番景象。

“ 98 年我就来北京了,你算算得多少年了, 20 多年。”当时,马健只有 22 岁,可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在那个年代,私营企业开始逐渐放开,互联网进入中国,这为中关村这片“电子摇篮”带来了生机。

马健回忆起曾经打拼的岁月,不禁眼角泛花。“这个地方我待了 20 年,你能理解那种感受吗?”

不止是马健,还有他的老乡徐力。他们二人都来自安徽,结伴来到北京,先后在北京安家立业。无论在哪,马健的柜台旁边总会是徐力。

“以前最早是在太平洋有柜台,后来到硅谷和广安中海。”徐力回忆道, 1998 年初来北京的中关村就赶上了第一届电脑节,从那时起,他对于这个新生事物充满了好奇。

最初,徐力本想在北京先找个能吃饭的行当,但他在电脑节上接触了各种品牌的电脑,彼时,他下定决心要开始学习有关这个新物件的知识。

“那个时候个人电脑开始逐渐流行,品牌机组装机,最赚钱的还是攒机。”马健对「子弹财经」说道。

攒机的学名为组装机,也是人们经常谈论的组装电脑,通过各种散装零部件进行装配。

可以说,在中国的个人电脑发展史上,组装机功不可没。在当时,还没有DIY这个时髦的英语单词,组装机以低价迅速占领了市场。而在当时,国内的台式电脑品牌只有联想和清华同方。

2000 年,马健和徐力开始了他们的北漂之路,在当时,他们二人没有任何人脉关系,甚至连电脑都是第一次见到。“说实话,很迷茫,没有认识的人,关系都是靠自己一点点打通。”

正是在这一年,他们租下了位于太平洋电脑城的两个柜台,从事组装电脑及品牌机销售。据他们的讲述,组装机成为了他们最为赚钱的业务。“一台组装机大概能赚800-1000,有时甚至更多。”马健对「子弹财经」说。

在当时,信息并不透明,因此这导致了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一台组装电脑的成本究竟是多少钱大众无从知晓,唯有圈内人才深知它们的利润究竟有多暴力。

“有学生,有做生意的,大多数还是寻常百姓。”据徐力讲,他的柜台一天几乎可以卖出不下 5 台组装机,同时也有品牌机,但相较组装机来说,品牌机却并不占优势。“品牌机不便宜,组装机是它价格的一半多,买组装的人要比那个多。”

太平洋电脑城是中关村地区中最早开创的电子卖场,但在 12 年后,它也是第一家关闭的电子卖场。

2011 年,中国电子商务开始迅猛发展,而在此时,中关村地区IT卖场的销售额却依然保持高位,销售额达 280 亿元。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