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玩家80%淘汰,智能门锁生死突围战

2019-06-14 14:54 稿源:猎云网公众号  0条评论

酒店,家居 (1)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猎云网(ID:ilieyun),作者:张鹏会,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一直以来,手机在线下家电卖场C位当道,无论是商铺位置,还是广告力度,均不输其他品类。但在苏宁易购北京望京店,门口的“黄金位置”不再是华为、苹果、小米等手机品牌,而是被两排智能门锁取代了。

导购员宁伟告诉猎云网,一年多以前店里就开始卖智能门锁了,现在门口已经摆不下了,只好把部分门锁“插空”放在空调、电脑专区等位置。

近两年,随着人工智能、物联网技术和智能家居的发展,智能门锁作为智能家居的“入口”,被称为下一个蓝海市场。

然而现状似乎是“行业热,市场冷”,安装智能门锁的家庭依然只是少数。鲸准研究院《 2018 中国智能门锁行业深度研究报告》显示(以下简称“报告”),我国 4 亿家庭,智能门锁的渗透率只有不到5%,而在欧美国家,这一数字已超过50%。

但在企业端,却是激战正酣。根据全国锁具行业信息中心统计数据, 2018 年国内智能门锁品牌已超过 3500 家。然而由于行业缺乏统一标准,参与者鱼龙混杂,导致门锁同质化严重、质量参差不齐,颇有当年华强北“山寨手机”横行的局面。

智能门锁品牌云丁科技创始人陈彬认为,智能门锁正如当年的手机行业,“千锁大战”的局面不会持续太久,今年是行业洗牌的关键节点,市场上80%的门锁企业都会死掉,最后只留下3- 5 家头部品牌刮分这个“大蛋糕”。

5%渗透率,行业爆发临界点

门锁经历了从机械锁、电子锁、到智能门锁的进化。智能门锁在国内的兴起可以追溯到 2013 年,率先在B端租房公寓和酒店市场爆发。

彼时国内的品牌长租公寓刚刚兴起,途家、蚂蚁短租等短租平台也如纷纷涌现。然而对租赁运营商来说,遭遇两个“老大难”问题,一是房源的管理非常麻烦,一是租客拖欠房租,催缴难。

对于当时有 7300 万套出租房源的市场来说,只有不到1%被品牌化、规模化或互联网化,增长空间巨大,整个智能门锁市场尚处一片蓝海。

对比之下,美国的出租公寓市场相对成熟。当时果加创始人段方华刚在美国修完法律硕士,她意识到,我国的住房租赁市场是一个即将爆发的万亿蓝海,公寓端迫切需要对房源进行精细化管理。智能门锁作为连接公寓运营管理流程的纽带,有望快速撬动市场。

然而当时的锁企都是传统的五金行业,人才缺失、供应链落后,并不具备智能门锁发展的土壤。段方华告诉猎云网,智能门锁由五金件、电子件、物联网模块三大部分构成,要求企业不仅拥有核心技术能力和供应链整合能力,还要有包括大数据、云计算服务在内的整体解决方案能力,才能对产品、渠道和服务进行全方位把控。

行业的痛点正是这批互联网人的机遇,他们争相涌入这个市场。云丁和果加是较早切入的互联网品牌,他们一改传统锁企的“五金思维”,从互联网、物联网、手机、电子锁、零售等行业招募了一批技术人才,以做手机的标准和供应链去做智能门锁,很快占据了明显优势。《报告》显示,云丁和果加已进入公寓锁第一梯队,占据了70%以上的市场份额。

2016 年左右,陈彬发现,公寓智能门锁和家用门锁市场可以互补,不管是房主还是租户,都有相互转化的可能,只不过一个是B2B2C的方式到达用户,一个是B2C的方式到达用户。

此时智能门锁在B端的普及不断渗透到C端,加之行业的成熟和大众对智能门锁的认知提升,C端市场处在爆发前夜。

《报告》显示, 2018 年 6 月底,我国 4 亿家庭智能锁渗透率为5%左右, 3000 万套B端运营的租赁公寓渗透率为10%左右。而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和地区,智能门锁渗透率已超50%,韩国市场甚至已经超过75%。

对于电子消费品行业来说,5%的渗透率意味着行业到了爆发的临界点,现在正是强势杀入C端市场的好时机。

“蛋糕”在线下

在家用智能门锁市场,尽管在天猫、京东、小米有品等线上渠道,品类众多,看起来一片繁荣,但线上渠道依然不能成为主要渠道。

陈彬认为,门锁是一个重体验性的产品,长远来看,未来只有20%的交易会发在线上渠道,更多的还要依靠线下。优点科技刘江峰认为,相较手机行业,智能门锁更强调售后服务,“手机坏了是你上门到维修点去修,不是他上门给你修,而智能锁就是一个上门维修的行业。”

只不过,线下市场仍处在拓荒期:线下门店房租、人力成本高、利润低;智能门锁鱼龙混杂,消费者难以辨别优;人们的安全顾虑依然存在;产品价格高出消费者预期。

某智能门锁武汉代理商刘军(化名)向猎云网透露,在武汉,该品牌价位在 1000 元的“基本款”销量最好, 2000 元以上的基本卖不出去。而在北京,苏宁易购和国美店员告诉猎云网,消费者偏爱2000- 3000 元的智能门锁。

刘军分析,除了城市之间的消费水平差异,武汉这个市场有它的特殊性。”武汉基本是米家智能门锁的天下,因为雷军是湖北人,小米的产品在武汉基本都很好卖。”

刘军分析,这也是互联网新品牌进入智能门锁行业的难点。这个行业不乏传统玩家,消费者会优先选择知名度高的企业,去年,德施曼、三星、凯迪仕等品牌还主要侧重在B端商用市场,但今年,他们也都看到了C端的机会,纷纷调转航线,发力C端。

刘军透露,耶鲁今年下半年将发布新品智能门锁,并推出自有APP。“一旦老玩家入局,对于新品牌来说,这场仗会更艰难。”

除了传统锁企,还有包括美的、海尔等家电品牌入局智能门锁行业。陈彬对此并不担忧,他告诉猎云网,智能门锁不是增加一条产品线这么简单,要专门针对门锁、安防、供应链搭建一套自己的服务体系。“就售后服务体系一环来说,家电服务和智能门锁的服务体系是不一样的,洗衣机坏了可以一天上门维修,但门锁不行,三个小时必须上门。”

“我们其实看很多产业链,没有3、 5 年的积累可能连门都摸不着,进去了之后发现你可能还要做 10 年,做了 10 年之后发现安全这个东西是无止境的还要做 20 年,这个水太深了。就像华为一样,如果手机没有 10 年的积累很难做成世界级的品牌。”陈彬说,云丁已经为智能门锁投入了 6 年,费用不止 10 个亿,不是一天半天就可以超越的。

智能门锁行业的另一个威胁,来自“搅局者”。刘军告诉猎云网,市面上出现了很多并无物联网技术的“伪”智能门锁。”你去一些智能门锁代工厂看看就知道了,一把锁的成本只有300- 400 元,卖给消费者却要 2000 多,就是因为加了一个电路板,就给自己贴上智能门锁的标签,抬高价格。“

然而,消费者是无法辨别的,人们只有用了之后才能发现真假,不过等锁出问题的时候,这些品牌早已改头换面,不见踪影。“他们就是看准了市场很大,炒一单、赚一单、捞一波钱就走。”

对于整个智能门锁行业来说,线下渠道还未跑通,无论是渠道拓展、安装售后、还是消费者心智培育,都尚不成熟。智能门锁工程之复杂,不亚于重做一个行业,重新整合一次供应链,没有踏实和开拓精神,难啃这块大蛋糕。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