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经纪人的江湖

直播,视频,网红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天下网商(ID:txws_txws),作者:三毛,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他们于芸芸大众中,觅天赋异禀者,寻身怀绝技者。

郑州,中国八大古都之一,伏牛山脉向黄淮平原过渡的重镇,人口逾千万。

“想不想做主播?”市区的一家小饭馆里,网红经纪人聪聪(艺名)向一对特殊夫妻发出邀请。她眼前的这对夫妻身高不足 1 米5,可恰恰是这种“先天不足”,聪聪发现了最大商机——她正缺一位童装主播,如果夫妻档上阵,前途不可限量。

几杯酒落肚,这对袖珍夫妻被她“收入囊中”。

短短五个月后,在淘宝直播等平台,这对夫妻粉丝总量已破 10 万, 1 秒钟内便可出货百单,所向披靡,身价倍增。

于芸芸大众中,觅天赋异禀者,寻身怀绝技者,甚至从走卒贩夫、引车卖浆流,亦能一眼看中潜藏的才华,引导之,重塑之,赋予才艺,收纳财富,这就是传说中的“网红经纪人”。

今天,这个江湖在此打开。

1

第一次见到聪聪的时候,我就知道为什么她能做经纪人。

有些人像收音机,如果找对了开关选对了台,他们就会喋喋不休,直到将电池耗尽。说的就是她,不过能说会道,口才好,这是干这行的基础技能。

从传媒公司离职后, 90 后的聪聪带着不少渠道资源及孵化微博红人的经验与老公合伙在杭州开了一家网红经纪公司,想要着手打造一位童装主播。

无意之中,她通过《鲁豫有约》看到了一对袖珍人夫妻燕子和浩子的故事,托关系找到了他们。

在接触聪聪之前,燕子和浩子还在一家袖珍人艺术团做皮影戏的幕后工作人员,因为身材缺陷,在择业上他们更多的只能“被选择”,而淘宝主播让他们找到了自己。

直播中燕子要换上上百套童装,并在买家和卖家的角色中流畅切换。通常,聪聪会架着手机坐在直播间门口,仔细地观察着燕子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

6 小时的直播,燕子已然“内力全失”,但聪聪还是要继续在她耳边反复“挑刺”,一边鼓励一边泼冷水,就怕他们膨胀。

素人晋升主播网红,起步阶段在聊天上“尬”到不行,对此,聪聪给他们布置了看书学习的作业,并嘱托他们通过唱跳才艺去弥补短板。

直播间的人气越来越旺,燕子的粉丝也成倍增长着。聪聪叮嘱燕子要“善待”朋友圈,在标点使用上都要重视,例如与人对话谨慎使用感叹号。

“开业” 5 个月,燕子的粉丝量突破 10 万,在 2019 年淘宝直播盛典上,燕子身着晚礼服亮相,惊艳四座。

看着台上的“作品”,聪聪一脸骄傲。

2

流量时代,哪有绝对的公平。

聪聪曾孵化过另一位袖珍人主播,因为燕子珠玉在前,袖珍人的身份并未帮她获得更多流量,突如其来的落差感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最终她选择放弃。在她身上投入的时间、精力、资源、金钱,也随风而去。

95 后目前还在读大四的土豆入行一年,手下有运营 20 个成熟主播,那些主播间争风吃醋的事情在她那儿也不少见。

普遍来说,在淘宝直播中,卖货能力强的主播,自然资源更优,一家机构更愿意投入所有资源扶植一位头部主播,而剩下的小主播只能捡漏。

小主播间的竞争格外激烈,如两个主播争一家货品,同一货品不同主播分时段播。

为了尽量避免小主播之间的竞争,经纪人土豆在选品会上会格外注意,用差异化、细分的打法尽量避开竞争,例如在女装品类细分出妈妈装、潮服等分配给不同特点的主播。

同行间的竞争也同样存在。例如大规模的黑粉入侵直播间,有时候就是竞争公司的恶意操作。当然,跨机构挖人的现象在行业内也屡见不鲜,土豆旗下有一位主播因为粉丝量增长较快,想换经纪人甚至换机构,土豆反复沟通,答应其配备最好的资源这才保下来。

以土豆所在的机构为例,主播与公司签有一个月试播期,期间可以随时解约。但对于合作一年以上的主播,耗费了心血,经纪人当然会竭尽全力留人。

3

《 2019 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中指出, 2018 年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过 1000 亿元,创造了一个全新的千亿级增量市场,也催生出了网红经纪人这一新职业。

很多 90 后、 95 后都把它看作是一份既“有前景”又有“钱”景的工作。

今年,土豆即将大学毕业,她觉得自己“查克拉”满格。既懂电商运营,又通公关媒介,能自如应对主播、小二、商家、同事、上司,带着三个手机 12 小时连轴转,依然活力爆棚。

哈尔滨人发发也才大学毕业不久,在杭州一家医院干了大半年文案策划后,她坚定地辞去安稳的医院工作来直播江湖拼命。

做网红经纪人后,公司、家两点一线,聪聪想忙里偷闲喝杯小酒的时间都要提前一周计划,微信右上角永远显示99+,红点好像永远消不完。

相对于张大奕有计划买飞机,李佳琦月入六位数,不少小主播也能轻松地月入过万,但现阶段土豆月收入仅 6000 元左右,初级网红经纪人的收入并不高。但尚未毕业的她认为该行业吃的是经验饭,行业呆得久了,资源多了,自己的身价也会翻倍增长。

跟聪聪聊天的时候,燕子、浩子正在直播,她总会时不时的“分心”,“窃听”里面的一举一动。自从粉丝突破 10 万后,聪聪的野心更大了,想摘下母婴类目第一主播的桂冠,成为下一个薇娅、李佳琦。

“还记得你熬夜睡得最晚的一次,是什么时候?”

“不记得了,但应该是主播下播不久,东方鱼肚白的时候。”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