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大关键词,三个趋势,一文读懂电竞行业的2018

2018-12-11 09:28 稿源:预言家游报公众号  0条评论

变现无力仍然是核心问题

电竞项目登上亚运会,多个项目获得重大赛事冠军,对玩家来说, 2018 年是美好的一年。但这无法掩饰电竞行业中下游变现无力的事实。

目前,处在电竞行业中游的厂商多为电竞内容制造者。如赛事运营、承办方、俱乐部。中游厂商们的盈利模式基本分为赛事制作和全产业链运营两部分。赛事制作主要包括承办或举办各类顶级电竞赛事及其内容制作;基于电竞赛事的全产业链运营的业务则包括品牌整合营销,艺人经纪、电竞电视、电竞运动场馆建设和运营等。

前些年,国内电竞赛事繁多,质量却参差不齐,主要原因在于赛事运营上存在较大差距。那时候,第三方赛事占据绝对主流。最近几年,由于缺乏变现模式以及上游厂商不放开授权等原因,存活下来的第三方赛事屈指可数。尽管随着移动电竞的崛起,手游电竞赛事变多了,但赛事总数上却变少了。

这样的结果就是,市场竞争变得不再良性。据某赛事承办公司B员工介绍,B公司的竞争对手在竞标时经常恶意竞争,赔钱竞标。

“竞标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刷业绩,拿融资。和这样的公司竞争,整个行业早晚被它玩垮。”

细分领域有所不同,不赚钱却总是相似。同样的问题也发生在俱乐部。即使大量资本涌入,但电竞本身仍然缺乏合理地变现手段。

据资深电竞从业者L介绍,一般而言,战队支出的大头是选手转会费,选手和后勤工作人员的工资,设施购买维护,基地(甚至主场)的房租,另外还有其他一些例如伙食交通之类的杂费支出,活动的运营支出等等。对于一家LPL俱乐部而言,这些费用的支出每年至少达到 8 位数。

“然而电子竞技战队本身的收入来源,其实只有 3 种。其一,选手转会;其二,冠名赞助;其三,队员直播和联赛直播分成。以目前中国电子竞技市场的发展规模来看,即使像是RNG这样的顶级战队,他们的收入也很难保证覆盖所有的支出,遑论其他规模和知名度更小的战队了。

成熟的传统体育,收入来源其实也是如此。世界范围内最成熟的体育联盟之一的英超,球队的收入也无非是这三条;但是,英超的转播分成费用极高,一旦升超,一年即可获得数千万英镑的转播费用,即使当年降级,也有降落伞机制让球队不至于失血受到打击。而这样的优势,对于电子竞技联赛来说,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拥有。”L如是说。

当然,国内的俱乐部们并不是没有思考应对方案。但选手明星化常常迫使俱乐部在战队成绩与走穴赚钱上做选择题;线下主场与电影院、网咖、明星餐馆的尝试也毫无建树;有些俱乐部推出了陪玩App,意欲在陪玩市场分一杯羹,当然,从数据上看,收效甚微。

更困难的是,电竞俱乐部在资本市场想要讲好自己的故事,并未易事。资本的涌入,更多地是看好电竞的未来。至于现在能否赚钱变现,或许俱乐部都很难做出肯定的回答。

电竞出海、大厂入局、富二代扎堆的电竞未来

当然,这并不是说电竞是一门坏生意。 2018 年即将过去,电竞出海、大厂入局、俱乐部多元化早已初现端倪,这一切在 2019 年,很可能继续成为关键词。可以说,丰富的想象空间正是电竞让千万粉丝狂热的迷人之处。

亚洲地区成为了中国电竞在出海之路上的第一块乐土。

由上海沐瞳科技开发的《无尽对决》不仅仅统治了东南亚游戏市场,其赛事也在东南亚地区炙手可热,在教育用户观赏电竞赛事之余,《无尽对决》也养活了当地的赛事执行商,还与触手直播的海外版形成联动。

《无尽对决》由上海沐瞳科技开发,在 2016 年上线。目前,这款游戏在印尼的注册账号已经超过1. 2 亿,并拥有超过 2000 万月活跃用户。

火爆的游戏催生了火爆的赛事。

《无尽对决》的印度尼西亚的MPL是东南亚地区最大的电竞联赛之一,第一届MPL4 个月的赛事中,Facebook直播总播放量超过 1600 万,今年 11 月的一场比赛中,现场来了 5000 多名观众,还有数十万观众通过Facebook直播观看比赛。

除了Facebook,提供直播还有触手的海外直播产品Game.ly。Game.ly同时赞助了本次比赛,还与东南亚知名战队EVOS签署了直播合约,为该战队提供了30%的总收入。

《无尽对决》赛事不仅仅为直播平台赋能,也让其合作伙伴本土赛事承办方Revival TV获得了当地投资机构的投资。这款中国的游戏还确认成为 2019 年东南亚运动会的正式比赛项目。

如果说《无尽对决》的海外赛事是为了提升游戏在海外市场的占比。那在电竞强国办联赛,则是《王者荣耀》扩展电竞全球化的野心。

此前,全球化一直是王者荣耀的阿喀琉斯之踵。KrKPL(王者荣耀韩国职业联赛)的举办体现着王者荣耀从赛事切入,扩展全球化的野心。由KPL联盟与FEG电竞主办、OGN(韩国)承办的Kr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已经于 10 月开打,将持续两个月,总奖金 2 亿韩元。

游戏厂商进入寒冬,大厂入局电竞实际上是大势所趋。

国内市场,网易推出赛事品牌NeXT,旨在打造一个综合性质的赛事品牌。

海外市场,网易和趣加体育联合举办的《终结者2:审判日》ROS全球职业联赛今年 7 月正式开赛,目前已经吸纳了2, 000 支队伍,赛事吸引了全球1, 000 多万观众在Facebook上观看 6 种语言的直播。

当然,除了作为上游厂商的网易,B站、趣加、华硕等厂商在俱乐部上的投入同样证明了电竞对大厂的吸引力。 2019 年,入局的厂商只会增加,不会减少。电竞的未来充满了想象空间,没有厂商能够拒绝这份诱惑。

被诱惑的不仅是游戏厂商,在看到王思聪坚持投资 7 年成为电竞英雄后,何猷君带着V5 战队杀入LPL战场,据业内人士透露,另一支LPL新军SDG背后有中国稀土之子蒋鑫的回归。

电竞俱乐部中,富二代的身影越来越多。华鼎公子丁俊的VG,华西村富三代孙喜耀的Ehome,江西富二代白星的RNG,珠江商贸朱一航的EDG,以及雏鹰农牧公子侯阁亭的OMG人手一只电竞战队。

但这其中,能像王思聪为爱好持续发电多年,并成为英雄的是个例。而且冠军战队iG在S8 后也爆出了管理问题和商业能力的欠缺。

何猷君和蒋鑫自然希望会成为白星和朱一航一样的顶级战队掌舵者,而不是像侯阁亭一样,在老爸公司雏鹰农牧负债百亿之余,其作为大股东持有的OMG战队和全民直播遭遇入不敷出、资不抵债的境况,被网友们看做不务正业的代表。

但无论是富二代还是资本,中国俱乐部缺的并不是曝光度,而是在管理方面的知人善用和

对变现模式的探索。毫无疑问,这是未来几年中俱乐部的主要任务。毕竟,未来设想的再美好,也需要脚踏实地,从盈利开始做起。

QQ截图20181211100305.jpg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