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首页 > 传媒 > CFC最新资讯 > 正文

C2C到CFC知识产权服务业的机遇与挑战

2018-09-03 16:06 · 稿源:站长之家用户投稿

随着中美贸易大战持续升温,越来越多的产品被美国加入提高进口关税的名单中。 8 月 7 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了对价值约 160 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25%关税的清单,这个清单遭到了众多美国企业代表的强烈反对。

例如,由于清单中包含电子烟产品,美国电子烟协会总裁为了说服政府取消这个决定,在 301 调查委员会面前作证时提到:“电子烟这种技术本来就是中国 2003 年发明的,而且后续的很多发展创新也是来自中国,所以美国的技术向中国移转的说法也不太成立”。

贸易战背后:中国智造逆袭,“老美”慌了!

由此可见,中美贸易大战的实质就是美国以窃取知识产权、强制要求技术转移为借口打压中国高新技术企业。而这件事也从侧面反映出中国制造的崛起,正在经历一场从Copy to China到Copy from China的蜕变。

中国正在发生的从C2C到CFC的蜕变尤其体现在互联网行业。中国互联网在过去几十年走了一条Copy to China(C2C)的路,几乎所有知名互联网应用都可以在国外找到影子。例如在早年的PC互联网时代,模仿ICQ的功能和特性我们有了QQ,参考谷歌我们有了百度,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模仿Groupon有了美团,参考Uber有了滴滴等。

然而,近年发生了一些微妙变化,海外产品开始向中国同行取经,Copy from China(CFC)兴起,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中国企业家们获得了逆袭的机会。例如出现了东南亚版滴滴GRAB(这也是亚运会的主要赞助商之一);Zalo是越南版微信;Toolwiz是新加坡版美图秀秀。

当初的模仿者美团也因自主创新成为了别人的模仿对象,例如Swiggy是印度版美团,Doordash是美国版美团等等。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中国科技企业正在经历一场从C2C到CFC的蜕变。

多方因素聚力,企业高速发展离不开创新资源

这样的蜕变首先离不开国家政策的支持。在政策指引下,不仅政府出资设立政府引导基金,支持初创期科技型中小企业的创新创业。税收减免政策也为我国科技计划的顺利实施提供了坚强保障,使创新资源进一步向企业集聚。此外,国家依托企业布局建设了一批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国家工程实验室,认定了一大批国家企业技术中心,进一步落实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促进产业升级。

除了国家战略的引导,中国庞大的市场规模也为科技创新提供了理想的“试验场”。首先人口众多,网民众多,互联网流量巨大。截至 2017 年 12 月,我国网民规模达7. 72 亿,其中手机上网人数7. 53 亿人,占比高达97.5%。看得出,互联网已成为中国经济增长主要驱动力。尤其随着互联网+的兴起,互联网+零售、互联网+餐饮、互联网+旅游等领域内,中国互联网公司凭借着巨大的市场规模快速发展,创业、创新的繁荣程度在全世界领先。

另外,资本助力也是企业快速发展不可忽视的力量。有宏观数据显示, 2016 年,全国创业风险投资管理资本总量达到8277. 1 亿元,占全球规模的40%,居全球第二。

尤其这些新兴互联网公司,例如小米从创立至今不足 8 年时间,共融资 9 轮,累计融资金额超过 15 亿美元,目前IPO估值锁定 540 亿美元;美团成立至今亦不足 8 年,共融资 8 次,累计融资金额接近 100 亿美元,目前正寻求以 600 亿美元的估值上市;拼多多成立不足 3 年,共融资 3 次,累计融资金额超过 31 亿美元,有传闻称其IPO估值或高达 300 亿美元。

在资本的推动下,企业能够更快地做强做大。借力资本市场加速发展,为企业走出国门、完成从C2C到CFC的转变打下坚实基础。

技术驱动成为企业搭乘“CFC”快车的“车票”

CFC兴起的时代背景下,企业自身也在寻求从C2C到CFC的蜕变。能够在风云变幻的市场寻找到自身的定位,根据优势锁定确定目标市场,就是企业推动自身完成从C2C到CFC蜕变的内在因素之一。

最近大热的拼多多便是准确识别了价格敏感人群,通过C2B拼团“砍价”的模式来满足低价用户的需求,使得其在成立不到两年半的时间,日订单赶超京东。

企业定义与选择的精准目标客户群越清晰、越独特,尤其是与市场主流企业或竞争对手的主要目标客户群截然不同,那么,就可能会开创一个全新、卓越的商业模式,打造一片无人竞争的“蓝海”。

然而企业要想成功做到C2C到CFC的转变,除了上述因素之外,还离不开核心技术的驱动。正如马云提及阿里,他认为:“我们真正的使命,是用好技术和创新的力量,让世界经济更加普惠共享,可持续发展和健康美好。”美团CEO王兴也说:“服务看起来简单,但背后的技术驱动需要不断突破。”

因此在技术驱动发展的指引下,阿里、美团等企业在智能物流、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人脸识别、智能调度等技术领域,都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研发取得的成果都将是推动企业发展的关键技术支撑。

这些企业均是通过商业模式的创新迅速崛起,吸引海量用户。然而,当单纯的商业模式的红利逐渐变弱时,它们就需要从商业驱动向技术驱动转型。

知识产权服务业正成为下一个“CFC”

创新驱动发展已成为当今时代的主旋律,这种从C2C向CFC的转变也将进一步持续,而知识产权作为科技产业的一部分,正迎来前所未有的机遇。可以说,中国知识产权服务业,已经具备了从C2C到CFC转变的一切外部条件,正成为下一个CFC。

首先从政策层面来看,在双创大背景下,政府先后出台的促进创业创新的文件近 30 份,发布双创政策几千条,并颁布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等一系列政策,开启了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的新征程。

从市场规模角度看, 2017 年,知识产权代理市场规模上升至 493 亿元,预计 2020 年达到 771 亿元。 2017 年,技术交易额上升至 13424 亿元,预计 2020 年达到 21620 亿元。其中,专利、著作权等知识产权交易额为 5551 亿元,占全国技术交易额的41%。 

从资本端看,据不完全统计,从 2011 年到 2018 年,知识产权服务业的融资规模已经超过43.97亿人民币。可见知识产权服务业成为资本青睐的市场,成长空间巨大。资本的介入加速了知识产权服务行业的发展,也带来了变革。

统计结果显示, 2018 年商标代理排名前十的服务机构均为互联网模式,而且互联网模式与传统模式间的差距还在进一步扩大,知呱呱也凭借每月6000多件的代理量进入全国前十行列;其次,在专利代理服务方面,互联网模式的服务机构的增长速度也明显高于传统代理机构。以知呱呱为例,在不到 2 年多的的时间里,单月专利申请量已超过全国99%的传统代理机构,全年预计专利代理服务案件量将突破20000件,知呱呱也将成为全国在线专利申请量最多的互联网知识产权服务平台。

外因具备,只欠东风:知产服务业如何实现“弯道超车”?

目前知识产权服务业市场呈现出两极分化的态势。一方面大型企业由于资本雄厚、研发经费充足、知识产权预算高,成为各大代理机构争相抢夺的资源。例如,服务华为、阿里、腾讯、百度等这些大型企业的代理机构,超过了一百家,少则也有 20 多家。

另一方面,中小企业由于地域较为分散,且知识产权意识薄弱,导致沟通成本高,大量优质服务机构没有带宽和意愿承接中小企业客户。然而我国中小企业超过 7000 万家,是经济增长的压舱石,并且我国中小企业知识产权战略推进工程试点工作取得较好成效,全国 32 个试点城市的中小企业集聚区,专利申请量年均增长53%,高于全国专利申请量年均增长14%的平均水平。

今天的中小企业中也蕴藏着一批如摩拜、拼多多等一样高成长的未来大客户,摩拜在短短 4 年的时间从一个idea成长为一个 28 亿美金市值的公司。因此中小企业是中国知识产权服务业的新“蓝海”。只要能够抓住广大中小企业这片“蓝海”,根据中小企业的特点量身打造与其诉求相匹配的服务,就将能从当前复杂的竞争格局中脱颖而出,占领先机。

而在C2C到CFC转变过程中,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走出国门,开拓海外市场。知识产权服务业需要匹配企业在全球市场开拓业务的需求,为企业提供全球化的知识产权服务。并且,由于互联网快捷的经济周期,市场对知识产权服务业提出广、快、好的高要求。

要达到市场要求,离不开技术支持。知识产权服务业也应走上技术驱动的道路,应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来构建知识产权服务业的技术壁垒。从获取客源阶段,就可以通过智能抓取用户检索信息,通过智能匹配来高效对接客户。随后在申请阶段,通过智能分析、流程自动化,更高效、便捷、有序地完成申请工作。在申请以及之后的风控、运营中,也离不开对侵权的智能监控,对竞争对手技术的智能检索,对专利的价值评估,进行交易匹配和智能资产决策管理。因此知识产权全生命周期,都需要通过技术驱动来推进代理服务业的发展。

可以说以技术为驱动,通过大数据精准匹配服务,将是知识产权服务业引领全球知识产权行业的主要着力点,这也是知呱呱一直坚持的发展理念,希望通过我们不懈的努力,能够早日实现中国知识产权服务业的逆袭。

文:知呱呱研究院  刘冬生

网友热搜:

免责声明:“站长之家”的传媒资讯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更不对您的投资构成建议。我们不鼓励任何形式的投资行为、购买使用行为。

  • 相关推荐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热文

  • 3 天
  • 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