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关键词 > MCN最新资讯 > 正文

主播、MCN为何纷纷转战音频直播圈?

2021-01-22 13:36 · 稿源:懂懂笔记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懂懂笔记(ID:dongdong_note),作者:木子 ,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音频直播,或许比视频直播的门槛更低些。”

Sammi自认为不是一个成功的直播达人,对于转向声音主播,她似乎有些无奈、也有些释然。

由于近期商家对直播带货的合作需求减少,再加上最近以来直播带货刷量售假等丑闻不断,Sammi签约的MCN公司开始调配部分主播,尝试转型音频直播。她,便是“被转型”的十二个人之一。

在她看来,以往只有颜值一般、但声音富有魅力的主播,才会选择从事音频直播。因此,她和其他几位网红都认为公司现在试水音频直播,并不是什么明智的决策,毕竟自己颜值不错、但声线普通。

魔方、耳机、音乐 (3)

唯一的好处是,转型音频主播之后,她无需在公司坐班,时刻等待直播间的安排了。最近以来她即便待在出租屋里,穿着睡衣蓬头垢面,也可以上线开麦做直播。一切都要从零开始,“不过也无所谓了,我原先的真实粉丝,大概也只有三、四万人。”

尽管近一段时间总感到有些失落,但Sammi表示,转型音频直播或许是她职业生涯中一个新的突破点。毕竟,视频直播行业的竞争太激烈了。

现在,部分MCN、视频主播开始转向音频直播,这样的举措会不是有病乱投医?相比视频直播,音频直播盈利变现手段又有什么不同?

音频直播,门槛更低?

“两年前,我们公司便开始规划音频直播的业务了,但是这和视频直播完全是两条赛道。”

李翊是成都一家MCN机构的合伙人。他告诉懂懂笔记,目前公司旗下有签约短视频UP主、直播网红艺人将近一百人。早在2018年,机构高层便开始留意音频直播行业动态,并开始计划涉足音频直播领域。

只不过在去年疫情“黑天鹅”的影响下,供应链直播合作需求剧增,导致公司暂时搁置了计划。但是进入2021年,这个计划又将重新上马。

“无论媒体还是用户,都盯着直播行业看,观看数据,推介产品、主播所说的话,一不小心便会被抓住把柄,甚至成为舆论口诛笔伐的对象。”李翊坦言,去年10月份以后,直播行业刷量的秘密已是人尽皆知,供应链企业合作直播的欲望也有所降低,于是他们再次启动了音频业务项目。

从2020年10月份开始,公司陆续筛选、调配了部分声线较好、在视频直播业务影响力不大的腰部网红,尝试转型音频、电台直播,并为好几位音频主播投放了平台推广。

“目前做得最好的一位,已经拥有一万余名听众关注,最差的也有几千粉丝。”当问及音频直播与视频直播最大的不同点时,李翊的回答是:目前主流的音频直播平台流量都不及视频直播平台大,主播获得关注非常困难。

根据艾媒早年发布的一份预测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在线语音直播用户规模,达到了1.97亿;在2020年有望突破2亿,达2.34亿。但是相比视频直播的用户规模,其增速和总量并不明显。

“事实上也是如此,2019年我们关注的那几位(音频)主播,关注量只有区区几千,目前也只有一、两万。如果是视频直播,只要推广扶持得当,轻轻松松上几十万粉丝。”李翊告诉懂懂笔记,他目前在音频直播领域里才看到视频直播发展初期的影子。

目前,音频直播领域远不及视频直播的流量巨大、巨头盘踞,也没有大量MCN、头部主播跻身音频直播领域,在他看来音频直播仍有很大发展潜力,大量的机会等待抢夺,“(视频)直播流量大,但变现手段单一,有流量不一定能卖好货,且竞争相当激烈。”

据他了解,目前视频直播领域已经陷入“阵痛期”和洗牌期,为了避开舆论的关注,分摊经营风险,不少中小型MCN机构,个人主播都开始进军竞争不算激烈的音频直播领域,寻找变现途径。

那么,除了打赏、内容付费以外,音频直播还有什么变现的手段?

音频直播开始“带货”

“音频直播以前都是靠打赏、内容付费,那样(变现)空间很有限。”

李翊告诉懂懂笔记,听众打赏的玩法,基本与早期视频秀场直播相同,但鉴于音频直播流量有限,打赏变现的空间不会太理想;至于内容付费,有多少听众会为音频买单仍是个疑问。“我们更倾向通过类似直播带货的方式,实现流量变现。音频主播通过直播间,可以向听众推荐相关的商品或者服务。”

“在他看来,音频直播由于没有画面,很难直观地向听众展示推荐商品,对于语言表达能力的功底是一个考验。正因为如此,音频直播可以推荐的更多是咨询类、服务类商品,“我们现在主要做的是在线教育、心理咨询。”

通过主播的语言介绍,借助直播管理员的互动留言,可以听众找到相关的服务,并通过特定的优惠“暗号”实现推荐甚至“卖货”的流程。说实话, 相比目前直播电商的橱窗,听众想找到商品并不直接和方便。

“这和直播电商诞生前,借秀场直播卖货的原理相同,通常是固定费用推广为主。”李翊乐观地分析,尽管当前音频直播“带货”仍有待考验,但是只要相关的需求不断增加,音频直播平台或许也会如同当下主流的视频直播平台一样,推出“商品橱窗”的功能。

除此之外,他们发现由于舆论对于音频直播领域的关注度较低,音频直播往往可以“卖出去”视频直播无法推荐的服务或商品。例如金融理财、职场培训、中老年保健品、手机APP等,这些都是不需要“眼见为实”的产品。

李翊透露,由于主播只充当推荐的角色,具体服务、交易由合作推广的第三方企业负责,更容易规避部分潜在的责任以及风险,像极了传统的电视购物的销售手法。除此之外,他强调有些MCN还在注册、投资新的音频直播培训机构,希望通过培训音频主播扩展营收来源。

“目前有很多机构开始放出消息,称音频直播还是一片新蓝海,很多颜值不佳但想做主播的年轻人都希望能够有机会一鸣惊人,而知乎、豆瓣上部分培训机构也在招新,培训音频主播的课程收费也不低,1000~3000元的都有。”

视频直播领域已经是一片蓝海,如果未来一年音频直播被吹上风口,除了音频直播带货,新的培训业务也可能成为MCN机构变现的手段之一。

在这股势头之下,部分早期深耕音频直播的普通主播也逐渐感受到了危机。

新人涌入,僧多粥少

“(视频)直播不行了,跑到音频抢流量,这不是瞎胡闹么?”

85后女生翟娟,在音频直播圈可以算得上是“大龄主播”了。早在2017年初,视频直播还处于需要长腿颜值的秀场时代,她因为颜值的问题就改行做起了网络FM,并在2019年转型成为了一名音频主播。

尽管这两年音频直播的发展不温不火,平台流量也不大,但她还是凭借极富磁性的声音,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累积起将近三万名忠实粉丝,有的听众甚至是从她做网络FM起追随至今。

“有很多音频主播做翻唱、聊天,我做的主要是心理咨询,为此我还考取了相关证书。”通过付费的心理咨询,推荐相关的心理辅导产品,翟娟目前每月都能有七、八千元的收入。

不过,从2020年暑期之后,她就发现音频直播平台开始涌入不少新人主播,而且背后MCN投入推广的势头很猛,通过关注新人主播的微博她了解到,大量新人都归属于MCN,之前主要从事的是直播带货。

“你看看现在音频直播的流量才多少,这么多新人涌入,我真担心僧多粥少。”翟娟猜测,有部分在视频直播领域发展困难、流量很少的小网红,开始转战音频直播领域,就是想借助MCN机构的资源扶持和推广投入做音频带货。

近一段时间她也在音频直播领域里,看到了当年秀场直播发展时期的影子。可她更多是担心和焦虑,生怕MCN和资本闯入音频直播领域,太多新人涌入,会对她们这些早期涉足音频直播行业的从业者造成冲击。

“之前有部分音频主播签约公会,但还有很多是独立主播,自己创作音频内容,我们是打不过MCN旗下艺人的。”

在她看来,一旦大量MCN机构闯入音频直播领域,背靠资本加持,很快便能扶植大批新人,分食目前为数不多的音频平台原本就不算大的流量。正因为有早期秀场直播的经验,翟娟相信资本、MCN和新人的涌入,很有可能淘汰大量原有主播。

根据某互联网音频平台于2020年8月发布的最新数据,该平台旗下音频主播数量已经突破1000万。而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整理的数据显示,该平台2020年5月份,月活用户9937万人。然而与抖音、快手等视频直播动辄4、5亿的月活用户相比,仍是小巫见大巫。

“无论音频还是视频,直播领域并不是说主播做的时间长,就一定会有发展。”她也清楚网红、主播要想成功,必须背靠大机构、大资本,拥有推广扶持和流量倾斜,未来音频直播也会深度走向公会化、电商化,竞争也将变得更加惨烈。

【结束语】

不少音频主播曾认为这个圈子门槛相对较低,可以让不少缺乏颜值但拥有一副好嗓子的主播,得以在直播领域脱颖而出,但是随着视频直播退烧,部分MCN、资本涌入音频直播领域,这些主播的侥幸心理也荡然无存。未来音频直播领域是否也将因为带货、培训等生意的爆发而乱象丛生,仍有待进一步观察。但是音频直播领域经不起折腾,更不能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这已经是音频直播圈的一个共识。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直播带货销售仿冒手机 主播被判承担赔偿责任

    主播通过直播间销售仿冒手机,消费者起诉主播及直播平台承担赔偿责任。2020年9月21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对该案依法公开宣判,认定主播构成欺诈,应承担赔偿责任,直播平台尽到了相关义务不承担责任。

  • 2020年电商主播迎来期末考,快手主播占据半壁江山

    近日,胖球数据、派代、调皮电商、电商报等机构联合发布 2020 年 12 月《直播带货销售排行榜TOP50》,对 2020 年直播电商平台和主播们的年终成绩进行了一次盘点。 《直播带货销售排行榜TOP50》数据显示,依靠双 12 主场之利,淘宝主播表现强势,占据了榜单的前六位,薇娅、李佳琦分别以29. 2 亿和14. 4 亿成交金额领跑。在头部主播抢眼的同时,淘宝直播长尾部主播却表现乏力,排名第 19 位的淘宝主播fashion美美搭 12 月成交金额?

  • 斗鱼疯狂直播间一头部主播涉赌落网 官方回应:仍在了解情况

    在直播平台,送礼物抽奖是常见的吸引粉丝的手段之一。但在“刷礼物刷的越多,中奖几率越高的”宣传下,有网友甚至花费了数十万元参与直播抽奖,甚至背负贷款。直播间抽奖也被网友质疑涉嫌”聚众赌博“。

  • “翻车”推动辛选主播更加严谨专业 直播行业迎规范化下半场

    前段时间,由于即食燕窝直播风波,辛巴辛选加紧组织了内部改正计划,主播们经过时长半个月的培训,个个摩拳擦掌,期待着自己复播时能够展现更优秀的自己。就在1 月9 日晚,辛巴旗下主播蛋蛋小盆友正式宣布回归。蛋蛋作为辛巴团队首位复出的主播,为这次年货节开播花了不少心思,不仅准备了品类繁多的年货产品,还与其他辛选主播身着统一的大红色服饰,布置了大红色设计的直播背景板,合唱了一首《恭喜发财》送给前来观看的粉丝们,

  • 阶段性学习培训完成,辛巴旗下主播猫妹妹蛋蛋等发布直播预告

    近期关于快手主播辛巴的话题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辛巴旗下的主要成员蛋蛋小盆友、爱美食的猫妹妹、安九等也受到大家越来越多的关注。目前,因燕窝事件组织内部培训学习15天的辛巴团队成员,已阶段性学习完毕,开始发布种草视频,宣布这两天回归。辛巴旗下主播宣布回归的动态下,不少网友留言表示“等了很久了”、“会继续支持”、“家里断粮了”。还有不少网友留言自己想要买什么东西,问“直播间有吗”,“之前买的产品还有吗?”?

  • 产品观察|荔枝播客上线 音频行业的下半场来了?

    1 月 6 日,音频平台荔枝(NASDAQ:LIZI)正式对外公布上线了一款名叫“荔枝播客”的中文播客App产品。荔枝播客内部人士透露,早在 2020 年底,荔枝播客App就已经在部分主播和用户间进行了多轮内测,并不断改良、升级,最终在新年第一天在各大应用市场正式发布“1.0”版本。从官方披露的介绍上看,“荔枝播客是专注于音频领域的荔枝公司打造的垂直类播客内容平台,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海量的海内外精品播客内容、丰富的交流互动场景、

  • 荔枝主播用声音记录视障儿童的不凡人生

    在音频平台荔枝有一群特殊群体,他们虽身有残疾却在声音世界里找到了生命的光。 2020 荔枝年度盛典活动中年度励志之声的获得者“用耳朵看世界”就是这样用声音追梦主播,他们将受邀出席 2021 年 1 月 23 日举行的 2020 荔枝年度声典线下颁奖晚会并表演精彩节目,以下是他们的故事:2018 年冬天,恩琳和钊哥从佛山出发,一路北上,想去见见北京的雪。恩琳和钊哥都是视障人士,这是他们第一次出远门,对于土生土长的广东人来说,看雪

  • 主播辛巴公司被法院强制执行,执行标的为5000元

    据企查查APP显示,广州和翊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执行法院为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立案时间为 2021 年 1 月 19 日,执行标的为 5000 元。辛有志(主播辛巴)持有该公司94.05%股份,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人。

  • 百名主播引爆线上狂欢,斗鱼“2020鱼乐盛典”大秀内容生态

    1月16日晚,由斗鱼直播平台主办的“2020鱼乐盛典·斗鱼年度颁奖盛典”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圆满落幕。在李好和余霜的主持下,上百名获奖主播捧回自己的荣耀奖杯,人气主播阿冷、周淑怡、小深深儿、小苏菲、赵小臭、解说娃娃、钟亚男、尧顺宇等献上精彩的舞蹈和歌曲,陪伴着直播间的亿万水友度过了这个难忘的夜晚。百名主播引爆线上狂欢作为直播行业最为盛大的年度狂欢,鱼乐盛典一直被称为直播届的“奥斯卡颁奖典礼”,聚集

  • 《2021国民健康洞察报告》发布,主播担心猝死、自媒体人很“丧”、司机最快乐

    98%的公众表示自己存在健康相关问题,不同人群的健康困扰各不相同。加班党们的性生活和心脏问题最突出,主播最担心猝死,司机们心理压力相对较小,自媒体从业者对健康期待和付出的努力都低于平均值;九成的学生党表示存在心理健康困扰……1月25日,丁香园旗下丁香医生数据研究院发布了《2021国民健康洞察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对5万余人的健康态度和行为进行调查,洞察疫情特殊背景之下的国民健康现状。主播心理自评最低,71% 曾担心猝

  • 2020主播排行榜出炉:辛选蛋蛋、猫妹妹分列第四、六位

    2020年被称为直播带货爆发之年,去年9月份CNNIC(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截止2020年6月我国电商直播、短视频及网络购物用户规模较3月增长均超过5%,电商直播用户规模达3.09亿,较2020年3月增长4430万,规模增速达16.7%,电商平台、主播达人、品牌纷纷开始直播带货。近日行业媒体号今日网红发布2020年直播带货总榜TOP20,对直播带货领域2020年达人和品牌的成绩进行了一个综合盘点,从榜单来看,淘宝主播薇娅和李佳?

  • 网红主播向传媒公司讨薪 法院:文化传媒公司应补发工资

    北京某文化传媒公司与某视频平台在直播表演业务上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大学毕业的小李于2019年6月至11月期间,以网红主播的身份在某视频平台上进行直播表演,某文化传媒公司为小李等一众主播提供直播场所,并对小李等主播进行管理。但小李与视频平台和文化传媒公司均未签订过劳动合同。

  • 发力主播孵化 辛巴直播基地为辛选直播生态贡献力量

    直播行业是这个时代的代表,轰轰烈烈之下,也面临着大浪淘沙,真正的头部主播少之又少,即使是头部主播,面对浩瀚如海的产品,即使有再专业的团队,也不可能永不翻车。但该行业也正面临着例如主播不懂产品、没有足够的产业体验以及没有将用户利益放在首位的问题,这样的主播并不能选择好的产品推荐给自己的粉丝。辛巴曾表示,辛选愿意做赋能主播的助推器和服务者,为直播行业的主播、为品牌方、为这个生态贡献一分自己力量。辛选建

  • 薇娅新开了个食品公司?除了带货,主播们还有哪些生意经

    2021年伊始,薇娅背后的MCN机构成立了一家新的食品公司。天眼查显示,1月15日,一家名为杭州锋味派的食品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注资180万,法定代表人正是和薇娅一起创业打拼的丈夫——董海锋。

  • 不卖爆款,不接推广,这位9.8万粉的淘宝主播如何带货上千万?

    2021年,直播电商还会好吗?最近的一个感受,直播越来越无趣了,带货似乎成了品牌、流量、货品的极限比拼,谁的品牌更大咖、谁更舍得买流量,谁的货品更优惠,那谁就更能出成绩。

  • “货带人”的店播模式是抖音直播的新机会

    2020的直播带货市场几乎所有人都是以“风口”的看法对待,入局捞一波就走,无数明星的假实力被曝光,要知道这类型的曝光即相当于商业圈的封杀,整个品牌圈的黑名单,下次开播没有品牌方会找他们合作。

  • 达人主播为家乡代言 KK直播积极推动文旅消费升级

    2020年,凭着一张野性而又纯真的脸,20岁的藏族康巴小伙丁真通过短视频迅速爆红。四川甘孜理塘县顺势推出《丁真的世界》宣传片,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了这座小县城。用央视主持人海霞的话说,“甜野”的丁真就是他美丽家乡的最佳代言人。新年伊始,KK直播适时启动“2021我在家乡等你 KK达人主播家乡文旅代言季”活动,面向KK直播全平台征集少数民族达人主播为自己家乡代言,这也是为2021年文旅市场消费升级加热度、带流量。我们需要更多「丁真

  • 搜狗分身技术全新升级“第七代”,携手新华社客户端首推AI主播超市

    岁末年初,加上新冠疫情时有反复,相关话题热搜不断,多元化、个性化新闻服务的重要性再次凸显。近日,搜狗分身技术全新升级至“第七代”,并携手新华社在其新闻客户端中推出“AI主播超市”,送出八位AI主播“新年大礼包”,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AI主播,享受实时全球资讯播报。这既是首个在新闻客户端中实现AI主播可选服务的AI主播超市,也是搜狗与新华社在相关领域合作上的又一次突破,引领着“千人千面”新闻服务的未来趋

  • 从个位数点赞到单场带货3亿的头部主播,他们只用了2年!

    两年前,曾经自嘲“老了,没年轻人有看点”的郑建鹏还是无数个默默奋斗在广州的艺人中的一员;两年后的今天,他和妻子言真的抖音号“广东夫妇”已经拥有4700万粉丝,强势跻身头部带货主播之列,阿迪达斯等知名品牌都排着队找他们带货。

  • 月收入遭腰斩,一场直播仅赚百元,电商代播集体跑去抖音“围猎”

    代播服务商,为品牌企业提供代替性直播带货服务的主播或机构,正在抖音狂欢。今年双11之后,伴随着品牌向抖音的迁徙,代播服务商们也纷至沓来。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