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点评 > 关键词 > 美团最新资讯 > 正文

揭秘美团投资全景图:王兴的朋友圈,新巨头的意志

2020-09-09 10:56 · 稿源:资本侦探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资本侦探”(ID:deep_insights),作者 李婷婷,,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选阿里巴巴还是选腾讯?

在过去十年汹涌的移动互联网浪潮中,阿里巴巴和腾讯两家企业在改造大众移动生活的同时,不断扩展着自己的商业版图。利用资本手段,阿里巴巴及腾讯两大派系如毛细血管般深入每一个赛道,几乎所有创业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时都面临着站队阿里巴巴或是腾讯的选择题。

如今已成长为小巨头的美团,曾经也在这道题上反复纠结,并修改答案。发展之初,美团与阿里巴巴度过了一段蜜月期, 2011 年阿里巴巴领投美团B轮融资, 2014 年再次参与美团C轮融资。后来,美团曾尝试着将这道站队题答成双选题,不过,美团与腾讯越走越近后,最终还是与阿里巴巴不欢而散。

一长段时间里,阿里巴巴和腾讯都以战略投资为手段,割据、把控着移动互联网主导下的商业世界。但随着新一代企业的成长,新的角色出现,开始圈占属于自己的领土。

曾经不得不在腾讯和阿里巴巴之间摇摆的美团,已经成为了不可忽视的一股战投新势力。IT桔子数据显示,美团共出手投资 94 次,投资公司数量达 70 家,初步建立起了自己的派系。此外,字节跳动、小米、滴滴等小巨头也都成长为了出资方——创业企业们在寻求融资时,除传统VC之外,可选择的名单也越来越长。

这得益于一个大背景,随着新兴巨头们的市值、估值不断上涨,它们变得越来越有钱了—— 5 月,美团成为继阿里巴巴和腾讯之后第三家市值破千亿美元的互联网公司,至今其股价仍呈现持续上涨的趋势。

美团正成为阿里巴巴、腾讯之外的另一大资本力量,但相比之下,外界对其投资版图不甚了解。那么,有钱了的美团是怎么花钱的?美团麾下都有哪些兵将?

投资版图扫描

腾讯的刘炽平与阿里巴巴的蔡崇信,这是两位替马化腾与马云花钱的人,他们主导着两家巨头的投资策略,可以被视为搭建两大市场派系的总工程师。

美团同样拥有这样一位关键人物,其战略投资部领军人物是美团CFO陈少晖,也就是帮王兴花钱的人。

陈少晖是标准的投行人出身,曾就职于高盛投资银行部、摩根士丹利直接投资部和经纬创投中国。在加入王兴的三快科技之前,陈少晖曾任腾讯产业共赢基金执行董事、腾讯投资并购部助理总经理。基于其腾讯背景,在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这一事件中,他作为腾讯、美团、大众点评的三方关联者,在其中起到了不小的积极作用,这也是陈少晖最为人所熟知的战绩。

美团外卖 外卖小哥 (1)

在 2018 年美团IPO的招股书,陈少晖首次以美团CFO的身份出现。但一直以来陈少晖都相对低调,除在每次的财报电话会上露面之外,鲜少在媒体与公众视线中活动。除了工作履历之外,外界对陈少晖的认知更多只能基于其投资决策,作为美团战略投资部的日常管理者,美团的重要对外投资大多都与他有关。

除战略投资部之外,美团旗下还拥有一支产业基金龙珠资本。该基金于 2017 年 2 月成立,专注于大消费领域的项目投资,陈少晖担任CEO,前天图资本合伙人朱佣华担任创始合伙人,基金的资金来自美团点评、腾讯、新希望等。

同年 10 月,完成首期募资之后,美团点评产业基金正式更名为龙珠资本。这是一个充满了动漫感的名字,是王兴出于美好寓意上的考量,“希望成为大家实现愿望中需要具备的要素之一”。

美团战投与龙珠资本的直接管理人是陈少晖与朱佣华。此外,王兴本人对美团的对外投资非常重视,根据公开报道,几乎每一个要投项目的决策王兴都会参与。因此,在美团的投资版图中,可以明显感受到来自王兴的意志。

通过美团战投和龙珠资本两个渠道,美团能够通过资本手段建立自己的生态产业链。从这一角度看,龙珠既代表着对被投企业的支持,也代表着美团获得的资源——通过集齐“七颗龙珠”,美团也想要召唤神龙。

  • 美团战投:To C与To B并重

在合并之前,美团与大众点评各自分别在本地生活上有着投资布局。 2015 年 10 月合并完成后,对外投资活动以美团点评为主体进行,且覆盖领域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步扩大。

基于公开资料梳理,在合并完成后美团对外共进行了 43 次投资,且多采用单独投资或领投的主导型投资策略,风格相对强硬。

2019 年之前,美团在紧密围绕着本地生活进行布局,投资了猫眼娱乐、私教来了、美甲帮、爱鲜蜂等本地生活领域内的To C企业,进一步完善平台内服务生态。同时,美团频繁出手投资企业服务类优质标的,包括易久批(酒类产品B2B平台)、别样红云PMS(SaaS+PaaS酒店互联网开放平台)、天子星(餐饮信息化服务管理平台)等,推动商家数字化建设,搭建数字产业链。

美团投资战绩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在 2018 年对摩拜单车的收购。美团以 27 亿美元的价格拿下摩拜,补充本地生活中出行场景,同时,不愿卖身大厂的ofo逐步走向溃败,共享单车这场资本催化下的闹剧宣告结束。今年二季度,美团已经逐步完成对摩拜的去品牌化,橙色的摩拜单车被黄色的美团单车所替代。

2019 年美团对外投资节奏突然放缓,全年仅完成三笔投资,其中两笔面向海外企业Go-Jek及Opay,美团作为众多投资参与方之一,押注海外新兴市场独角兽。此外, 2019 年由美团战投主导的投资仅有对智能电子产品研发商青萍的投资。

青萍旗下现在有温湿度计、蓝牙闹钟、空气检测仪等产品。仅从业务角度看,与美团关联度较弱。不过,青萍创始人为原墨迹天气技术副总裁、搜狗手机输入法负责人姜洋和搜狐无线产品经理杜斌,青萍成立之初还获得了王兴的天使投资。美团在 2019 年投资青萍,或许一定程度上是源于王兴的意志。

今年以来,美团在对外投资上重新变得积极,已完成八笔投资。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美团与理想汽车的牵手,这次跨界投资让美团“投资者”的身份得以破圈。

现阶段,美团在投资企业的选择上越来越多样化,除力挺理想汽车之外,美团还连续投资了两家机器人制造企业,将布局范围从消费向智能硬件上扩展。

  • 龙珠资本:专注消费的网红收割机

龙珠资本自成立以来共进行 17 笔对外投资,与美团战投的选择有部分重合,如Swiggy、Opay、易久批等企业的融资,龙珠资本与美团战投都有参与。

不同的是,龙珠资本更为专注餐饮消费领域,收割了不少近年来风头大盛的网红品牌。其中认知度最高的是茶饮品牌喜茶,在资本热捧的情况下,喜茶在 2018 年进行B轮融资时选择了龙珠资本。此外,龙珠资本的投资版图中还包括了幸福西饼、古茗茶饮等网红餐饮品牌。

喜茶等餐饮品牌选择龙珠资本,更多意在美团在本地生活上的丰富资源。品牌们获得美团输送的资金与流量,美团通过投资增强对头部商家的把控,完善供给端建设,龙珠资本投资餐饮品牌的逻辑并不难理解。

但美团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其参与投资的餐饮品牌甜心摇滚沙拉,是首个在国内大力推广主食沙拉文化的网红品牌,曾在北京街头举办过一场声势浩大,但颇具争议的“斯巴达勇士”营销活动,组织 300 名身穿斯巴达时期战服的外籍男士集体送餐。但目前,甜心摇滚沙拉的业务已经关停,此前曾传出过关于其管理层挪用大额资金,与投资方陷入纠纷的传闻。

除餐饮类品牌之外,龙珠资本也有布局其他消费类产品。近期颇具话题的电子消费品牌怒喵科技背后就有着龙珠资本的身影。怒喵科技由原魅族科技高级副总裁、CMO李楠创立,致力于成为中国的任天堂。

投资怒喵科技的决策同样是由王兴主导的,王兴在饭否评价李楠说,“李楠是个一直让我觉得很谜的男人,明明比我还略老一点点,但是却似乎永远在分析最潮的年轻人……虽然我听了几遍也没听明白他到底要干什么,但是我依然果断求参与,投了一点点钱。”

  • 王兴:比起看业务,更相信朋友

美团战投与龙珠资本的投资决策,一定程度上受到王兴个人意志的影响,但核心仍是观察被投企业与美团业务的协同性与真实价值。而脱离企业视角之后,王兴的个人投资则更加发散与个性化。

作为个人LP,王兴是源码资本的第二大单一股东。此外,据投资界报道,王兴还投资了一家创投机构XVC。

这两家创投机构背后都有不少熟悉的人名。源码资本创始人为原红杉中国副总裁曹毅,与王兴私交甚笃。源码资本进行首期募资时,王兴就作为LP参与其中,此外,张一鸣、姚劲波、李想等明星创业者也都在LP名单之中。XVC创始人为原蓝湖资本创始合伙人胡博予,字节跳动同样是XVC的投资方之一。

除以LP身份参与基金募资之外,王兴还以个人投资者身份参与了不少项目。通过梳理发现,王兴在个人投资上更多基于自身的人脉圈。

如 2017 年时,王兴以及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共同以个人身份参与无人零售项目猩便利的天使轮投资。该项目的创始人吕广渝曾任大众点评COO、美团点评综合事业群总裁,是王兴麾下的一员大将。在这位大将选择自主创业时,王兴对其不吝支持。

另一位与王兴一起奋斗过的老朋友赖斌强,他从初中时开始与王兴一起踢球,在校内网时期就与王兴一起创业,直到 2017 年离开美团重新创业。赖斌强的创业项目以兴趣社交平台为切入点,在离开美团的同年八月,赖斌强刚刚注册公司后,就获得了王兴和王慧文的种子轮投资。

王兴

王兴还曾以个人投资者的身份投资一家P2P租车企业PP租车(现瓜子租车)。PP租车CEO张丙军后来接受采访时说,王兴能成为PP租车天使投资人的原因之一是两人是清华校友。

除了上述案例之外,王兴近年来最为看好的项目一定是理想汽车。美团参与对理想汽车的投资的同时,王兴个人也多次向理想汽车注资,在 2019 年 8 月以个人投资者身份领投了理想汽车总额为5. 3 亿美元的C轮融资,理想汽车IPO的基石投资者名单中,也出现了王兴和王慧文的名字。

王兴在饭否上多次公开为理想汽车摇旗呐喊,在最近的二季度财报电话会上,王兴再次重申了对理想汽车及其创始人李想的欣赏,称“我认为这款产品将会是一个巨大的成功,而且我认为很多人也低估了他的创始人李想”。

王兴和李想也是老朋友了, 2011 年时,王兴和李想受邀在银泰柏悦酒店参加某媒体颁奖活动,被安排在同一桌就坐,两人聊得不亦乐乎。九年之后,在理想汽车IPO现场,李想称要感谢经纬中国的张颖,因为 2018 年理想汽车融资碰壁时,张颖建议他“去见几个你比较铁但是有钱的哥们”,于是李想拿到了王兴与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的投资。

作为个人投资者的王兴,在投资上体现出更多的人情味。从理想汽车这一案例来看,将人情关系与利益考量相结合,是王兴在个人投资上更青睐的策略。

美团的花钱策略

美团战投与龙珠投资,本质上都是美团体系内的CVC(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企业风险投资)机构。

关于CVC的目标与作用,哈佛大学教授Chesbrough在战略及财务两个目标维度下,结合母公司与被投公司经营契合度,将CVC投资分为四种方式:

  • 驱动型投资(Driving investment):被投公司与CVC母公司当前战略及业务有着紧密联系。

  • 补充式投资(Enabling investment):被投公司与CVC母公司不存在紧密的业务联系,但被投企业能够帮助CVC母公司构建商业生态、刺激市场需求、巩固市场地位。

  • 期权式投资(Emregent investment ):期权投资难以迅速提供回报,但能够给CVC母公司提供战略期权。母公司利用被投企业尝试新商业模式,进入新商业领域,开放新备用技术。

  • 被动式投资(Passive investment):被投企业与CVC母公司在战略与业务上,均不存在联系,投资纯粹为寻求财务回报。

基于上文中对美团对外投资的梳理发现,美团的投资方式属于典型的驱动型投资,被投企业与其业务存在着紧密联系。且基于美团的不同发展阶段,其在投资上也呈现出不同的风格与侧重。

在美团与大众点评完成合并之后,美团的最紧要任务是基于O2O业务,加强与供给侧的联系,提高本地生活数字化程度,进而提高经营效率。因此,在 2019 年之前,美团的投资集中于本地生活各品类头部商家,以及服务于商家的To B平台。

这与美团在当时透露出的战略方向相吻合。 2017 年 6 月陈少晖受邀参加高盛举办的大会时,发表的演讲主题为《中国食品工业正在拥抱数字化》,陈少晖强调“帮助中国餐饮行业提升数字化水平,从而帮助老百姓解决如何吃的更好的问题是美团点评正在做的”。基于这一战略方向,美团在 2016 至 2018 年频繁投资To B企业服务类公司。

2019 年间,除龙珠资本继续在消费领域布局外,美团战投几乎停止对外动作。这一突然的节奏变化,实质上与美团当时所处的发展状态密切相关。

2018 年 10 月,美团最大的对手阿里巴巴正式成立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吹响向美团进攻的号角。为了迎战阿里巴巴,美团宣布将战略聚焦Food+Platform,以“吃”为核心。因此,在接下来的一年中美团暂缓对外投资布局,极有可能是在收缩对外投入,以聚焦自身业务对抗阿里巴巴。

除完善国内业务生态、巩固市场份额之外,随着公司的成长,美团也在积极推进着全球化发展。 2017 年王兴在一次演讲中称互联网下半场的三个方向是上天、入地、全球化。 2018 年除夕内部信中,王兴再次点出 2018 年是美团点评全球化探索的元年。

目前,美团的全球化探索主要是通过对外投资进行。 2018 年 2 月及 12 月,龙珠资本两次参与对印度外卖平台Swiggy的投资。 2019 年美团投资节奏放缓时,仍选择通过对Go-Jek、Opay进行跟投,推进全球化布局。

今年以来,随着产业链条的逐步成熟,以及本地生活市场美团地位的巩固,美团的投资选择上体现出更多对未来的思考与布局。

比如说,投资理想汽车的决定并不仅仅是因为王兴与李想是朋友。美团的核心业务是建立在即时配送网络之上的,有着很强的“移动”属性,因此,移动方式的变革将会对美团,以及整个本地生活市场产生颠覆性的影响。美团投资理想,是对未来移动方式变革的提前布局。

在对未来配送场景的想象中,无人配送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美团作为一家To C的企业,其本身在人工智能、无人配送等技术上存在短板。因此,对理想汽车,以及普渡科技、高仙机器人等智能科技企业的投资,底层思考都是为了将美团的技术短板补足,以在未来配送场景中保持优势。

无论是对现阶段生态及产业链的完善,还是对未来技术的押注,美团始终是围绕着自身业务进行资本布局。与王兴力挺朋友的风格相比,美团的投资风格非常务实。

王兴曾在饭否上总结,“唯有投资,亦即人均资本存量的提升,才有可能扩张该经济体的生产可能性边界”。如今已价值万亿港元的美团,持续地通过投资扩张边界,但同时,王兴也感叹,“做投资赚钱快不快,我说不好,但做起投资来花钱是真快。”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美团公告:美团点评正式更名为“美团”

    今日晚间,美团正式发布公告称,公司的英文名已由“Meituan Dianping”改为“Meituan”,并已采纳中文名称“美团”作为公司的双重外文名称,代替原有的“美团点评”,改项变更已于 9 月 30 日生效。

  • 美团,正在撕掉“外卖”标签!

    9 月底,王兴做了一个重大决定:在上海建立美团总部。这意味着,王兴终于要结束和大家挤在一个公共区域办公的历史了,大胆推测的话,新的美团总部应该会有一间单独的办公室给王兴了吧?

  • 美团点评正式更名为美团,市值超1.5万亿港元

    10月9日,美团点评正式发布公告,公司的英文名称已由“Meituan Dianping”改为“Meituan”,并已采纳中文名称“美团”作为公司双重外文名称,以取代其现有中文名称“美团点评”,自 2020 年 9 月 30 日起生效。

  • 美团点评正式更名为“美团” 已于9月30日生效

    美团正式发布公告称,公司的英文名已由“Meituan Dianping”改为“Meituan”,并已采纳中文名称“美团”作为公司的双重外文名称,代替原有的“美团点评”,改项变更已于 9 月 30 日生效。

  • 美团“能打”背后,是“不设限”的方法论

    近期,美团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再次回到清华,用 3 个故事聊了聊 “不设限”。“对于一家公司来说,不要用‘核心竞争力’这种概念把自己束缚住,给自己设限。最重要的只有两个,第一个是捕捉真正行业机会的能力。第二个是发现行业机会之后根据行业需要的能力,快速学习去建设这个能力。” 在王慧文看来,商业中常讲的“核心竞争力”,便是典型的“设限”。

  • 美妆消费场的美团打法

    据公司情报专家《财经涂鸦》消息,美团美妆业务近日已正式启动全面招商。其同时发布的消费者调研数据显示, 90 后新一代消费者在线下有妆品购买行为的比例达86%,线下购买妆品的消费金额约为平台总体美妆销量的一半。

  • 官宣 美团点评中英文名双双改为“美团”:点评终于消失了

    虽然大家现在提起美团,早就没有人注意之前的名字中还有点评两个字,但是今天开始他们彻底甩掉大众点评这个包袱了, 中文、英文名字双双改为美团、Meituan。10月

  • 美团和支付宝,越来越像

    美团和支付宝的App长得越来越像,看起来甚至有一种“孪生兄弟”的即视感。美团和支付宝都变了,它们正变得越来越雷同,彼此向对方的核心领域渗透。

  • 微软将永久允许员工在家办公;美团点评正式更名为美团;曾被质疑卖惨的抗癌博主去世

    昨日晚间,美团点评发布公告称,公司的英文名称已由“Meituan Dianping”改为“Meituan”,并已采纳中文名称“美团”作为公司双重外文名称,以取代现有中文名称“美团点评”,自 2020 年 9 月 30 日起生效。

  • 美团点评:建议发行美元优先票据

    10月19日消息,美团点评发布公告称,建议发行美元优先票据。票据条款落实后,预期公司、高盛(亚洲)有限责任公司、Merrill Lynch(Asia Pacific)Limited、UBS AG香港分行、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工银国际证券有限公司、中银国际亚洲有限公司、建银国际金融有限公司及其他初始买家(如有)将订立购买协议。美团方面称,公司拟将建议票据发行所得款项净额主要用于一般企业用途及再融资。公告内容显示,建议票据发

  • 美团将“社区团购”业务定为一级战略项目

    美团内部已将“社区团购”业务定为一级战略项目。今年7月,美团宣布成立“优选事业部”,进入社区团购赛道,由美团高级副总裁、S-team成员陈亮负责。同时,原小象事业部更名为“买菜事业部”,继续加速发展美团买菜业务。

  • 美团升级现有职级体系:扁平职级 宽带薪酬

    10月10日消息,近日,美团通过内网宣布,在保证员工薪酬竞争力及加薪力度的前提下,将实行以“扁平职级,宽带薪酬”为原则的新职级与激励体系。据了解,此番美团升级现有职级与激励体系,其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下一个十年,聚焦于“以客户为中心”,建设面向未来的人才发展体系。新职级与激励体系,将更加提倡业绩导向,让业绩突出的员工除晋升之外还能获得更充分的薪酬激励,获得的激励和认可更及时、更直接、更灵活

  • 美团滴滴“围攻”哈啰,共享电单车的下沉新战事

    一辆4. 2 米长的大卡车,踩着夜色从仓库中缓缓开出来,车上一批共享电单车整装待发。城市的夜晚静悄悄,但老徐的工作才刚刚开始,他的任务是将这批共享电单车投放到城市的街道上。

  • 美团月付启动国庆中秋提额活动 覆盖超八成用户

    今日,美团月付宣布启动国庆中秋假期临时提额活动,预计有超过八成的美团月付用户可获得由系统匹配的临时提额额度。除临时提额外,美团月付还围绕假期消费场景,推出酒店民宿免息分期等政策。

  • 美团去点评、斗鱼虎牙合并:消失在互联网历史洪流的玩家们

    另一件事是在腾讯的主导下,传了很久的斗鱼、虎牙合并绯闻,终于要尘埃落定了。之所以断断续续、沸沸扬扬了将近一年,却一直没有落定,原因在于当腾讯开始提出合并建议时,在斗鱼和虎牙两家公司都不存在实际障碍,双方实际争夺的地方在于“合并后公司的控制权争夺”与“各方如何在合并后的公司保留更多利益”。双方花了将近一年,来争论这些事情。

  • 美团点评盘中涨幅超3% 股价刷新历史新高

    10月12日消息,美团点评盘中股价创下历史新高达282港元,截至发稿,美团报278.4港元,涨3.11%,最新市值1.64亿港元。日前,美团点评发布公告称,公司的英文名已由“Meituan Dianping”改为“Meituan”,并已采纳中文名称“美团”作为公司的双重外文名称,代替原有的“美团点评”,该项变更已于9月30日生效。另外,近日,美团通过内网宣布,在保证员工薪酬竞争力及加薪力度的前提下,将实行以“扁平职级,宽带薪酬”为?

  • 美团优选架构人事大调整,社区团购升为一级战略

    美团内部已将“社区团购”业务定为一级战略项目。这是继餐饮外卖、到店及酒旅两大主体业务之后,美团内部新规划的增长曲线,承担美团下一个营收增长点。

  • 美团首家AI智慧门店落地北京首钢 试运营期间95%订单全无人配送完成

    10月13日消息,美团今天正式发布首家AI智慧门店MAI Shop,位于北京首钢园区,该门店集成了美团闪购无人微仓与美团无人配送等智能化、自动化能力,用AI技术和机器人配合商户进行高效管理,同时配合外卖配送员,补充配送运力。谈及MAI Shop的落地,美团闪购无人微仓负责人未杏龙表示,“我们希望通过持续的技术探索,让更多人享受科技带来的便利。”据了解,用户可在落地MAI Shop的园区内,通过沿途美团站牌扫码下单、线

  • 王兴、张一鸣、程唯的功守道

    新商业变革、技术革新、竞争格局剧变,加上席卷全球的疫情“黑天鹅”事件爆发,在诸多因素叠加之下,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折叠,按下了快进键。少数公司成为了幸运儿。腾讯、阿里巴巴、拼多多、字节跳动、美团点评、京东等巨头们的市值或估值,刷新了一个又一个纪录,他们依然在征战中书写着商业大航海的传奇故事。

  • 美团原搜索负责人王仲远加盟快手 3月前曾担任脉脉CTO

    据Tech星球报道,美团原搜索与NLP部负责人王仲远于近日加盟快手,担任内容理解部负责人,主要工作是利用AI技术服务于视频创作、推荐、搜索、版权及商业化。据了解,三个月前,王仲远曾加盟脉脉,担任合伙人、CTO,负责内容、增长等业务,直接向脉脉创始人兼CEO林凡汇报。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