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关键词 > 互联网最新资讯 > 正文

互联网直播15年:从“卖肉”到卖货的掘金史

2020-03-19 16:54 · 稿源:运营研究社公众号

短视频直播,行业的颠覆者

快手的CEO(@宿华)是原来我们的员工,帮我们干搜索的,他去干快手,我都没有投资他,傻吧,想想我都想跳楼。——周鸿祎

时间到了 2018 年,“千播大战”的硝烟散逐渐去,一众诸侯亡的亡、残的残,只留下 YY 、虎牙、斗鱼、陌陌等寥寥几个平台,且用户规模早已停滞不前。

当大家都以为,这场战争没有赢家、直播风口的故事将止步于此时,两家短视频公司却斜侧杀出,以近乎狂野的姿态重塑并收割了整个直播市场。

而短视频直播的故事,则要从快手和他的掌舵者@宿华 说起。

1)短视频直播的萌芽:宿华和快手的野望

快手本不叫快手,而叫做 GIF快手,起初只是一个制作、分享 GIF 动图的工具性软件。

@宿华 ,一个 2006 年就进入谷歌,2010 年入职百度,期间多次辞职创业的资深互联网老兵。

2013 年,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宿华 和 GIF快手 最初的创始人@程一笑 相遇,两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且两人价值观相似:

认为每一个普通人,都值得被记录。

在未来,普通人的视频社交大有可为。

几个月后,@宿华 就正式加入 GIF快手 团队、并出任 CEO ,正式成为快手的真正掌舵者。

随后,@宿华 开始了对 GIF快手 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着手打造一款“记录每个普通人生活的短视频社交软件”。

同年 10 月,GIF快手 正式从单机话的工具软件先向短视频社交领域迈进。次年 11 月,正式更名为快手。

时间到了 2016 年,得益于智能手机和移动网络的发展,移动直播成了资本市场追捧的新风口,无数资本和知名创业者疯狂涌入:

360 董事长周鸿祎牵头搞起花椒直播;腾讯一边自建 NOW 直播、花样直播,一边接连投资龙珠、斗鱼等;百度推出百秀直播、奇秀直播等参战……

此时的快手 DAU(日活)已经达 2000W+ ,注册用户更是突破了 3 亿,但依旧没有完成软件的商业化收入闭环。

@宿华 望着“千播大战”的硝烟漫起,以及日渐庞大的用户流量池,终于亮出磨了许久的利剑:同年 4 月,快手上线直播测试。

2)快手、YY 的决裂,与短视频直播的崛起

虽然在成立后的第五年,才第一次上线直播测试,但快手对直播却一点也不陌生。

实际上,在此之前,快手一直与当时的顶级直播巨头 YY 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快手为 YY 提供流量,YY 直播帮快手充实内容。

比如早期的快手第一红人@Mc天佑 ,在 2014 年 11 月就签约公会进入 YY ,在极短的时间内就火爆 YY 各大直播间,大批快手的粉丝纷纷涌入 YY 。@Mc天佑 顺势成为了两家平台的人气王。

有@MC天佑 珠玉在前,不少直播公会都开始大量签约快手网红到 YY 上直播,原本 YY 上的主播也抱着吸粉的打算,开通了快手账号。

当时,几乎所有两家平台的红人,都人手两号——白天发快手短视频,晚上在 YY 直播。平台也默契的默许这一行为。

但随着快手上线直播功能,两家平台的关系开始走向紧张。

起初,YY 并没有太过重视快手,毕竟对方只是刚刚起步,转投到快手的主播大多都是自觉出头无望,抱着“树挪死,人挪活”心态的二流、三流主播。

但随后的事态发展,却让 YY 坐不住了:不但快手直播迅速壮大,自己的头部主播们也开始投向快手。

2016 年 8 月,@Mc天佑 在一次直播中,被 YY 判定 B 类违规而受到处罚,@Mc天佑 一怒之下宣布退出 YY 、转战快手直播。

差不多的时间,YY 顶流主播@二驴 无视金牌协议在身,直接转战快手直播。(金牌协议要求:头部主播不得到其他直播平台直播)

彻底坐不住的 YY 终于开始出台强力政策,要求旗下主播在两个平台间二选一。但此时,早就有大量主播转战快手直播。

据当年以为网友统计,快手的红人榜中,出身 YY 的主播竟然占一半还多,快手已经有充足的实力与 YY 掰手腕了。

实际上,快手直播能如此快速地发展,离不开快手直播的新模式。与之前 YY 们相比,快手直播提供了更好的生态。

首当其冲的就是用户体量的差距,即便是发展到了 2018 年,斗鱼、YY、虎牙的 DAU 也不过只有五、六百万。而快手早在 2017 年底,DAU 就已经超过了 1.1 亿。

另外,就是快手直播是基于私域流量逻辑设计的。简单来说,就是积累的粉丝都是自己的,主播不需要再像 YY 时那样,依赖直播公会的运营。

一般来说,各大平台的抽成比例都是五五分账,但公会还要额外征收 30% 左右的佣金分成,整体算下来,100 快的打赏收入,主播实际到手的金额也只有 28-35 元左右。

快手让主播们少了公会抽成,打赏收入直接与快手对半分成,实际收入有非常巨大的提升。这让原本依附在公会下的主播们,纷纷转战快手。

据《财经》杂志报道,到 2017 年 Q3 的时候,快手直播的月流水规模已经达到了 5 亿人民币的水平。而这之后快手直播的月流水增速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到 2018 年底,已经达到了单月 20 亿人民币的规模。

可以说早就,以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直播,已经将传统的秀场直播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图源:来自@圆首金老汉 《花点时间重新认识直播行业》

3)快、抖双雄争霸,万物皆可直播

当时间来到 2018 年,短视频直播的“先行者”快手,已经成为了直播领域当仁不让的霸主。

但直播的战场上却并未就此寂静。2018 年底,另一位短视频巨头——抖音,也用与快手类似的手段,靠着精准的算法和海量用户池杀入了直播战场。

仅仅一年的发展,抖音就成为仅次于快手的直播平台。到 2019 年底,快手的直播收入逼近 400 亿,抖音的直播收入也接近 300 亿,两家直播流水之和几乎占据了整个的 50%。

图源:来自@圆首金老汉 《花点时间重新认识直播行业》

尽管只经过了一年的发展,抖音就在直播打赏上追平了快手的先发优势。

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抖音和快手直播打赏的月流水均达到 30 亿元,规模相当。如果把与抖音合并的火山直播算在内,抖音的打赏流水已经超过快手。

但在直播带货领域,快手则占据着绝对优势。

2018 年的快手电商节上,老铁“散打哥”以 1.6 亿带货量的成绩位列快手主播第一。2019 年,老铁“辛有志”前三季度货 21 亿。

一位业内人士预估,去年抖音和快手电商直播的 GMV(成交总额)达到 1000 亿元,而快手直播则占据其中的 600 ~ 800 亿。

进入 2020 年以来,在疫情的影响下,除了就有秀场、游戏、电商直播外,快抖更是将“触手”伸到了教育、艺术、综艺……各个领域,几乎到了万物皆可直播地步。

2 月,快手和 UCCA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联合举办了一场线上音乐会,不仅庞宽、彭磊、冯梦波等有国内诸多音乐人参与,甚至还邀请到了如坂本龙一这样的国外艺术家参入。在长达三个半小时的音乐会中,数百万人在线观看。

3 月,抖音也开启了整整一个月“喜剧大咖云逛直播间”综艺活动,甚至直接将招聘直播宣讲会、求职公开课都搬到直播间里。

现在,短视频直播已经不单单是我们茶余饭后消遣的活动,越来越多有实用价值的“垂直领域”直播不断出现。不仅是我们现在能看到的娱乐、电商、教育,未来可能还有医疗、科研、制造业等等等。

也许未来的某一天,短视频真的可以实现他们的口号:用技术让世界更美好!

电商直播

大部分人看机遇有以下 4 个特征。第一阶段:看不见;第二阶段:看不起;第三阶段:看不懂;第四阶段:来不及。

——马云

不是我想给淘宝直播打广告,但一说起电商直播史,几乎就是一部淘宝直播的发家史。

从 2016 年在淘宝上只有这么一个小小的入口——

图源:匡方

到 2019 年的全网大爆发,甚至有了自己独立的 App——

淘宝直播短短 3 年完成了完美的逆袭。同时,也让 2019 年成为电商直播的元年。

说起来,淘宝直播和电商直播的爆发,像是一个冥冥之中注定的故事,一切都是那么的刚刚好。

怎么说呢?这还得从 2012 年说起。

1)电商直播的“学前班”

2012 年,淘宝的兴起给实体商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做了近 10 年线下服装生意的薇娅和老公海峰决定关掉 7 家连锁店,开始做天猫。

当时的薇娅直接把线下店的玩法搬运到天猫,结果发现根本玩不转,还因此亏了不少钱,薇娅甚至还因此卖掉了一套房子。

有意思的是,薇娅不仅自己开始做电商,还建议当时准备上大学的弟弟选择电子商务专业。

而她的弟弟,就是现在谦寻(薇娅所属 MCN 机构)的CEO。

2013 年,薇娅开始做淘女郎,一边当模特,一边经营自己家的店铺。

在这个阶段,跟薇娅一样一边做淘女郎一边开店的,还有烈儿宝贝、陈洁kiki等人。这些人,后来都成为了淘宝直播的首批主播。

同年,已经在广告圈摸爬滚打了 10 年的赵圆圆入职奥美做内容营销。这段经历,可以说为他后来入职淘宝直播埋下了伏笔。

到了 2015 年,李佳琦从南昌大学毕业,成为欧莱雅集团的一名专柜BA,为他日后成为“口红一哥”打下了坚实的专业基础。

现在回头看看,2012 - 2015 这几年,仿佛就是电商直播的“学前班"阶段。薇娅、赵圆圆、李佳琦等人在这几年的经历,冥冥之中像是在为淘宝直播的爆发做准备。

2)电商直播的萌芽

从 2013 年到 2015 年的数据发现,淘宝双11 移动端成交额从 43% 的占比,提升到了 68%。而京东和唯品会的移动端成交占比也分别达到了 74% 和 79%。

这意味着,移动互联网的爆发,也让用户网购从 PC 端转移到移动端。

与 PC 端不同,用户在移动端买东西的目的性没那么强。因为现在大家都是手机不离手,随手想淘就能淘,所以也会花比较多时间去“逛”。

这带来的结果是,用户除了主动搜索产品外,也很容易在“逛”的过程中去产生消费。因此,怎么样在用户逛淘宝的时候转化他们呢?

基于这样的考虑,淘宝开始做起了微淘、淘宝头条等内容社区,而淘宝直播就在这个阶段出道了。

大家可能不知道,在正式上线之前,淘宝直播其实还有一个名字,叫 Play,只是“达人淘”的一个小版块。

而正式上线后,淘宝直播的地位也没有多高,Play 的产品总监岱妍把它的入口戏称为“地下 5 楼”,意思是要在首页上划 5 次才能找到。

2016 年,在奥美“待腻了”的赵圆圆被猎头找到,去阿里面试。在总裁面时,蒋凡问了他一个问题:怎么能让商家愿意在淘宝里做内容?

赵圆圆的回答是:首先,得让他们的内容在淘宝里面找得到。

赵圆圆可能不会想到,淘宝直播从“地下 5 楼”升级到淘宝主页的“顶层”,他本人就起到了关键作用。

2016 年 5 月,淘宝直播开始公测,由现在淘宝的内容电商事业部总经理玄德(当时花名为闻仲)负责。(这一阶段,赵圆圆还没有进入淘宝直播)

其实这一年,京东也上线了直播,只不过一直处于放养状态。而淘宝直播一点点发力,走出了一条花路。

淘宝直播团队首先邀请了淘系达人、淘女郎等入驻。

5 月 21 日,当时还在做“淘女郎”的薇娅就接到了淘宝小二的电话,让她去做淘宝直播。陈洁kiki、烈儿宝贝等人也陆续被邀请入驻。

同年 10 月,淘宝直播接连入驻了 200 多家机构,这些机构开始大力招募和培养主播。今天的直播头部 MCN 机构——美ONE 也是其中一个。

2016 年底,美ONE 联合欧莱雅集团发起了“BA 网红化”的项目,美ONE 在欧莱雅的专柜导购中挑选了 7 个人进行直播带货。“你们的魔鬼”李佳琦,就是其中之一。

时间进入 2017 年,这一年的 3 月 30 日,淘宝举办了首届淘宝直播盛典。

这一次的淘宝直播盛典上,还没有赵圆圆的身影,但对薇娅和李佳琦来说,仿佛是他们“神话阶段”的开始。

这次盛典,薇娅拿了 6 个奖。

而薇娅的丈夫也在这个月成立了他们的 MCN 机构——谦寻,从供应链、直播运营等方面对薇娅全方位支持。

这次盛典李佳琦也受邀参加了,不过,此时的他还只是一个 10 万观看量的腰部主播,也没有拿到奖。李佳琦在微博说,“我一定要努力拿到直播大满贯”。

2017 年 6 月,为了提高与美ONE 工作人员的合作效率,李佳琦和他的小助理付鹏从南昌飞往上海。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李佳琦再也没有休息日。

这一年,薇娅和李佳琦各创下了 1 个惊人的记录。

李佳琦为了做一场口红宣传直播, 6 小时试了 380 支口红。

10 月,薇娅为一家 0 粉丝的皮草店做直播,带来了 7000 万的销售额,创下了一夜赚一套房的记录。

这一年,李佳琦和薇娅都登上“淘布斯”收入排行榜的 Top3。

2016-2017 年,除了通过邀请达人生产内容之外,淘宝直播还做了“自制内容”,将传统综艺与淘宝直播做联合。

当年,玄德(闻仲)在聊到对淘宝直播的构想时说:我们一直想做的是消费类的互联网电视台。

2017 年 11 月,淘宝直播已经有 60 多档综艺节目在播。这些综艺节目,主要分为几类:

一是,邀请传统电视节目团队或有成熟 IP 的制作方,当年国内最有名的 2 档美妆节目——《美丽俏佳人》和《我是大美人》都入驻了淘宝。

二是,邀请明星入淘录节目,例如芒果台主持人李维嘉的《维嘉买世界》、吴宗宪的《宪在出发》、黄子佼的《今晚佼点》以及 Ella、李晨等明星主持的《火星幼儿园》等消费类综艺。

三是,邀请 PGC 机构来生产内容,例如国内大型母婴社区在淘宝直播推出的《宝贝的餐桌》。

从 2016 到 2017 年,淘宝直播在“内容电商”这条路上做了不少尝试。不过,此时的淘宝直播仍是一个雏形的阶段,此时的淘宝直播也只有几百万的 DAU。

赵圆圆说,2017 年,尽管直播机构涌现、主播越来越多,大家都看好直播,但就是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走。

3)电商直播的“猛生长”

2017 年底 2018 年初,赵圆圆终于正式接手了淘宝直播,成为运营负责人。

2018 年 3 月,淘宝直播的入口终于从“地下 5 楼”移动到了主页的第一屏。

2018 年 3 月 30 日的直播盛典,李佳琦终于实现了他的 flag,成为了淘宝 Top 主播。

也是在这一个月,抖音开始做电商。3 个月后,快手也开始做电商了。先天的“内容基因”为他们做直播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这两个对手不容小觑。

面对内外双重压力,赵圆圆是怎么做的呢?

总的来说,他搭建了 2 个体系,通过这 2 个体系把整个淘宝直播盘活了起来。

第一个体系是“人货场”,教大家如何做好淘宝直播。

人是指专业的主播。

货是指品、质、价要有优势。

场则分为线下场和线上场:线下场是还原场景,例如批发市场、工厂等;线上场是直播间的配置、运营工具等。

从这个阶段开始,主播和机构有了一个可持续的运营模式。“人货场”的概念到现在仍是淘宝直播的基础理论。

第二个体系是“管培造”,主要体现在淘宝直播对机构的管理上。

管理方面,淘宝直播尽量降低进入门槛,对机构宽进宽出。

培训上,淘宝直播去 MCN 机构手把手培训,跟淘宝大学联合开班。

在“造”方面,赵圆圆做了一个排位赛,分为服饰、美妆、母婴等赛道。

每个月的 26 号,主播们按照不同赛道,以成交量为核心指标,进行 24 小时的排位赛。最终的榜单会停留在首页长达 3 周的时间。

这两个体系影响了很多主播,甚至给他们的事业带来巨变,薇娅和李佳琦就是最典型的案例。

2018 年 4 月,在小范围试错后,赵圆圆尝试做了第一期排位赛。

8 月 26 日,在第四期排位赛上,淘宝直播的单日成交额突破了 5 亿元。当时的赵圆圆心想,接下来每个月的排位赛,成交额都能守住 5 亿就行了。

没想到,9 月 26 日,淘宝直播的第 5 期排位赛,单日成交额突破了 8 亿元。

而薇娅,也在一次次排位赛中为自己后来的“江山”扎稳了脚跟。2018 年 10 月10 日,薇娅创下了单场直播引导成交额破 1.5 亿的记录,坐稳了“直播一姐”的位置。

在薇娅打下“直播一姐”位置的这一年,李佳琦则在巩固他“口红一哥”的位置。

2018 年 9 月,李佳琦打破了吉尼斯记录,成为“30 秒内给最多人涂口红”的人。

2018 年双11 前夕,李佳琦创下了 5 分钟卖出 1.5 万支口红的记录。

看到没?李佳琦可以说是把“人货场”的“人”做到极致的代表。

排位赛激发了直播们的竞争,让淘宝直播的数据稳步上涨;薇娅和李佳琦两个头部主播也为淘宝直播带来了极高的数据。

2018 年底,淘宝直播带来的交易额超过 1000 亿,增速 350%。

不过,在这个阶段,淘宝直播还像是“自己跟自己玩”,尽管数据迅猛增长,但知道淘宝直播的知名度远不如快手、抖音高。

因此,这一年他们也同步在从站外引流。只要主播从其他渠道引流,就会有更多流量加权。李佳琦,就是最典型的代表。

2018 年 12 月,当时正在做“直播间问诊计划”(这就是“管培造”的“造”)的赵圆圆,跟李佳琦的团队见面,商议把李佳琦打造为全域网红。

赵圆圆在一次直播中提到,当时就跟李佳琦团队开了 2 次会。

会后两个星期,李佳琦入驻抖音,发了第一条视频。

说起来大家可能不知道,李佳琦在入驻抖音时还遇到一个很大的障碍,他根本不会拍视频。团队为此还把抖音上的模板扒下来让他模仿,但李佳琦就是做不到。

无奈之下,团队只能让运营同学把李佳琦直播中的所有“high点”剪到一起,做成视频。

2019 年 1 月,李佳琦一条报 MAC 口红色号的短视频突然火了。

赵圆圆给李佳琦团队提了一个建议,让他们按照这条视频的模式一直做。

就这样,李佳琦的粉丝直线暴涨至千万级别,完全超出了赵圆圆的想象。

赵圆圆说,他还因此被领导骂了一顿,担心李佳琦火了之后不回淘宝直播了。

不过,领导的担心是多余的。

2019 年 2 月,李佳琦的淘宝直播粉丝借此涨了 100 多万,单场销售破了 2000 万,成为第一个把站外流量带回淘宝直播的主播,也成功地让淘宝直播小小地破圈了。

在同一个月,淘宝直播的独立 App 上线了。2016 年还在“地下 5 楼”的淘宝直播,不到 3 年时间,拥有了“独栋别墅”。

 淘宝直播的官宣

4)电商直播破圈了

从李佳琦的抖音爆红开始,淘宝直播正式开始破圈之旅,淘宝直播加大从站外引流的力度。

2019 年 3 月 30 日,淘宝直播启动了“启明星”计划,邀请站外的明星、KOL 入淘直播。

李湘、王祖蓝、高露、林依轮等明星,相继入驻淘宝直播。

2019 年的 618,淘宝直播做了一个“明星日”,给明星主播们的带货能力做了一次“小测验”。

这一次“考试”,李湘拿下了 Top1。从这时候开始,李湘就坐稳了“明星带货第一”的位置。

而这一年的 618,淘宝直播也超额完成了原定的 130 亿小目标。至此,淘宝直播 2019 上半场完美收官。

赵圆圆在一篇文章中写到,如果说 2018 年的淘宝直播在造风,那么 2019 年的下半年,风终于来了。

2019 年下半年,淘宝直播的出圈之路更加宽阔了。

越来越多的人想成为李佳琦,越来越多的平台想成为淘宝直播

2019 年 8 月,王思聪的前女友、淘宝女装店“钱夫人”的老板——雪梨入驻淘宝直播,一个月销售额破 6000 万。

2019 年 9 月,“国内网红电商第一股”旗下的张大奕入驻淘宝直播,7 个小时销售额就破了 6000 万。

2019 年双 11,淘宝直播迎来大考。3 年来积蓄的能量,在这一次迎来了大爆发。

在双 11  前夕,淘宝直播的关注度史无前例地高。从 10 月开始,微博热搜频繁被淘宝的主播们霸占,例如“李佳琦敬业"、“李湘卖貂”、“薇娅直播”等等。甚至,李佳琦从 22 号开始几乎天天上热搜,其中还有 4 次冲上热搜第一。

图源:凤凰网时尚

李佳琦的“所有女生”,也在这个时期成为了一个魔性口号。

到了双 11 预售首日,淘宝直播引导成交同比增长了 15 倍;11 月 11 日,淘宝直播成交近 200 亿。

薇娅、李佳琦还是毫无悬念地位列主播榜首。

而明星李湘也在这次双 11 创下了 1.3 亿的成交额。赵圆圆在一次分享中透露,李湘的成绩仅次于薇娅和李佳琦。

而淘宝直播在手淘主页的地位,又上去了。

左:改版前:右:改版后

双 11 过后,淘宝直播算是真正出圈了,它成为我们日常购物的“必需品”。

同时,越来越多的品牌、明星走进淘宝直播间。当红鲜肉周震南、赖冠霖等人走进了李佳琦直播间为品牌宣传,胡歌、桂纶镁到李佳琦直播间给电影做宣发......

2019 年11 月 6 日,ins 网红卡戴珊还连线薇娅,成为首个“进入”淘宝直播间的海外明星网红。

淘宝直播也是真的出圈了。

2019 年 11 月,李佳琦、薇娅相继登上《快乐大本营》。

2019 年 12 月,李佳琦还登上《吐槽大会》,成为当期的主咖。

电商直播,同样也迎来了大爆发。

2019 年 11 月,拼多多开始学淘宝做起了直播,还邀请到母婴大V@小小包麻麻 首次试水直播,带来超过 10 万人观看。

11 月 28 日,小红书官方公开表示要在直播上发力,推出了互动直播平台。

2019 年 12 月,电商门户网经社称,拼多多、京东纷纷开始招募 MCN 机构。

4 年前,直播界的“千播大战”还是秀场直播。

2020 年,电商直播打响了“千播大战”,不管是京东、拼多多、唯品会、有赞等电商平台,还是小红书、抖音、微博等内容平台,大家都想在电商直播上分一杯羹。

电商直播,成为新的流量洼地。

图源:网络

在阿里的红宝书中,马云说过这样一句话:大部分人看机遇有以下 4 个特征。第一阶段:看不见;第二阶段:看不起;第三阶段:看不懂;第四阶段:来不及。

淘宝直播,或者说电商直播,用了 3 年半的时间,走完了这 4 个阶段。

再过 10 天,淘宝直播就要迎来第 4 个直播盛典了。它的独唱时代,也已经正式落下帷幕了。

赵圆圆说,内容电商还可以再玩 5 年。在未来的 5 年里,这个圈子还会有怎样的风起云涌?我们拭目以待。

图源:赵圆圆做的

结语

根据 Quest Mobile 2019 年底的数据显示,如今网络直播用户规模已经突破 4.33 亿,内容形态不仅覆盖娱乐、游戏、购物,还包括教育、出行以及社交、旅游等领域。

从秀场直播的颜值即正义,到游戏直播的大神游戏,再到电商直播“边看边买”的模式,甚至到现在的多种“直播+”,直播的形态越来越多元。

而在这个过程中,直播主要经历了 2 个变化:

1)始于颜值,忠于才华

秀场直播刚起来的时候,主要就是靠颜值吃饭,甚至有人说,秀场直播就是“线上夜总会”。

在“千播大战”中,最先死掉的,就是那些靠“卖肉”、“卖脸”的直播平台。

尽管花椒、映客经过厮杀活了下来,但作为“颜值直播平台”,它们的估值也就是虎牙这种垂直游戏平台的 1/6。

单靠颜值的主播是没办法长久生存下去,从游戏直播开始,主播越来越“忠于才华”。

看那些火起来的游戏主播,要么是游戏大神,要么是多才多艺;再看短视频直播、电商直播阶段,能够做到头部的主播,都是有过硬的带货能力。

在任何一个直播领域中,也都是“忠于才华”的。

赵圆圆在一次分享中提到,淘宝主播的核心竞争力还是专业知识,只会报尺码的主播,终究还是要被淘汰的。

2)“赚钱”能力越来越强

秀场直播开启了网红“打赏赚钱”的新模式,但同时也印证了一个事实,想要通过直播赚钱,光靠颜值,是难以持续化的。

因为秀场直播没有固定的场景,不管是对主播还是平台来说,粉丝留存都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也是为何秀场直播看起来很火,却没能培养出一个“直播明星”的重要原因。

相较于秀场直播,游戏直播和电商直播更偏向于场景直播,粉丝都带着极强的目的性过来,对于主播来说,也能获得更加持续的变现。

而从视频内容起家的快手和抖音,终究也是走上了靠内容带货的电商之路。

直播发展至今,已经完完全全到一个靠内容赚钱的阶段了。除了内容打赏之外,广告流量变现、内容电商变现,都为平台和主播带来收入。

说到底,不管对直播平台还是主播个人来说,内容始终才是他们“茁壮成长”的根。

PS:这是运营研究社《重识互联网》系列长文的第四篇文章。前三篇分别是:《互联网运营 20 年》;《“网红”变现 20 年:从南派三叔到李佳琦,内容与颜值的博弈》;《从灰色传销到体面上市|社交电商蜕变记》

参考资料:李建华,《揭秘直播应用17 王思聪为何 10 分钟就决定投资百万美元》;魏晓,《周鸿祎的直播理想,走向刘岩的秀场 》;陈兰 封成,《“直播”往事:再也没有听故事与讲故事的人》;焦丽莎,《直播混战:一个资本、梦想与荷尔蒙裹挟的江湖》;韩志鹏,《直播已死》

罗超频道,《 2020 年,游戏直播不再是虎牙斗鱼的对手戏》;艾瑞 ,《中国游戏直播行业:市场趋于冷静,进入精细化运营阶段》;刘旷,《斗鱼猛,虎牙稳:性格决定选择,选择决定命运》;Cecilia Xu 等,《斗鱼赚钱能力为何变得如此强悍?》;村仔,《游戏直播之风云往事:与游戏、电竞的共生之路》

巴芮, 《李佳琦吞下「红药丸」,成为商业世界的宠儿》;王诗博, 《 81 位主播年收入破千万, 1000 亿产值的淘宝直播是如何打造的?| 对话赵圆圆》;圆首金老汉,《花点时间重新认识直播行业》;圆首金老汉, 《 2020 年视频“终局之战”》;潘乱, 《宿华做雇佣军那两年》;PMCAFF产品社区, 《万字长文——快手CEO宿华 14 年 》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