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您的位置:站长之家首页 > 访谈 > 专访 > 正文

专访陌陌唐岩:直播不仅是内容消费,还是强社交功能

2016-12-28 17:15 来源:腾讯科技 编辑:cherlee【纠错人评论

A-A+

专访陌陌唐岩:直播不仅是内容消费,还是强社交功能

文/相欣

对于外界来说,陌陌CEO唐岩曝光在媒体面前,似乎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而当陌陌的直播业务正搞得风生水起时,这位处于行业风口公司的掌舵者似乎有必要站出来说些什么。

过去一年,陌陌的动态格外引人注目,其陆续发布了动态视频、直播、时刻等与视频相关的功能,视频内容已经成为了陌陌产品内的重要元素——陌陌开始从原来的社交应用开始向泛社交、泛娱乐方向的平台去延伸。

而从陌陌最近几次发布的亮眼财报来看,这家成立五年的移动互联网公司也正在迎来新一轮的飞跃期,做出最大贡献的当属年初开始尝试的直播业务。

根据陌陌2016Q3财报显示,陌陌净营收达1.57亿美元,同比增长319%。归属于陌陌的净利润为4950万美元,同比增长1182%,持续七个季度盈利。

就在近日,唐岩接受了腾讯科技等媒体专访。“我觉得我们没有特别着急的时候,我这人本来神经是比较大条的,”当回顾陌陌走过的五年里是否有过着急、焦虑的状态时,唐岩如此评价。

“我自己的整体感觉是,这五年的时间里我们公司已经算是非常非常顺利的公司了。平心而论,放在行业里来看的话,如果非要找哪个(阶段)不好,去年可能会在整个五年(时间)里相对难熬一些。”

唐岩口中的这种相对“难熬”阶段,既有外因也有内因。从外部原因来看,原来新用户每天在以万计的数字在增加,但去年开始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已经开始慢慢消退;从内部来看,产品到了四年多的时间开始有一些老化,但没有比较大的更新或者说没有找到一些其他的突破口。

“因为觉得聊天没劲,所以有了直播”

目前,视频直播已成互联网新的风口。随着移动网络和智能设备不断升级,视频内容迎来了网民的主要消费品,尤其是年轻网民。

根据媒体公开数据,国外两大社交平台Facebook及Snapchat,日均视频观看量已经超过了80亿。中国视频内容也迎来爆发期,CNNIC第38次报告显示6.56亿手机网民中,手机网络视频用户规模高达4.40亿,同比增长8.7%。

从2015年9月上线陌陌现场,2015年12月开通红人直播,2016年4月全面开放全民直播,9月增加短视频“时刻”功能,陌陌在不断丰富自己的社交模式。显然,视频直播是他们最为看好的一种。

唐岩的手机上只有陌陌一款能够直播的应用。唐岩始终认为,陌陌直播与其他直播平台的属性有很大区别。比如与花椒、映客等目前较火的直播平台相比,陌陌最大的不同在于其来自于社交层面的积累,以及用户通过直播进行点对点的双向交流。

“我们的结论是,至少我们平台上的直播跟社交是非常互补的,而且它是非常社交的一种直播方式来的。”唐岩对腾讯科技表示。

对于普通用户来说,目前视频直播还停留在内容消费上,而陌陌希望视频直播能够成为社交的有力补充。

唐岩对腾讯科技表示,“我们平台上的用户,并不是只在内容消费。他们消费了内容之后,是会产生社交关系在里面的,而且社交关系保留的比较好,就是他们的线上社交是比较频繁的,并不是仅仅我每天来看直播这样。”

据唐岩介绍,陌陌最初在做直播时和现在的形式略有区别。“我当时做(直播)的时候就是觉得,整天聊天挺没劲的,如果这个平台里面有东西我可以看,我觉得是有兴趣去消费这个时间的。”

唐岩把这种形式比作小酒吧里的驻唱,但最大区别在于驻唱是“官方生产的”,其最大问题在于这种中心化、基于打赏的商业模式是需要改变的,陌陌希望把它放开一点。

“做了之后发现,这个挺好,大家欢迎,数据也没受影响,反而是提升的。各方面都超过我们的预期。”在这之后,在直播业务上唐岩的心态开始发生一些转变,比如对直播的投入想要更大一点,做的也更坚决一些。

“陌陌影业的唯一目的是生产优质娱乐内容”

以陌生人社交起家的陌陌正不断拓宽自己支脉,从摆脱人们对于陌陌“约”的刻板印象,到上线陌陌现场、直播,以及短视频功能,陌陌正在向泛娱乐化的方向迈进。同时,陌陌希望通过社交平台这个入口,以直播视频为载体,生产出越来越多的优质娱乐内容。

比如前不久陌陌直播与太合音乐集团达成战略伙伴关系,通过整合太合音乐在唱片业的优势资源与陌陌直播的网络资源,打造音乐产业链。

除此以外,陌陌对于优质娱乐内容的输出渠道有着更多想象空间。

前不久,一家名为“陌陌影业”的公司赫然显示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信息显示法定代表人正是陌陌CEO唐岩,该公司股东显示为北京陌陌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日期为2016年11月11日,注册资本10000万元。

根据该信息显示,陌陌影业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为电影摄制;广播电视节目制作;演出经纪;电脑动画设计;影视策划;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不含演出)。

对此,唐岩对腾讯科技确认“陌陌影业”的确是陌陌新成立的公司。“我们的娱乐生态是需要涉足这个(影视)行业的,是需要涉足电影、网剧这些东西,(这)是符合我们整个娱乐内容建设的生态链条的。”唐岩对腾讯科技表示。

但就目前来看,陌陌影业还处于雏形阶段,对于新公司的规划唐岩也没有做出太多评论。但他希望在未来的一两年里,陌陌影业是一个偏独立的公司,与直播平台或是主播输出没有关系。

“只有它(陌陌影业)有独立存在的功能和能力之后,才能够反哺回来。如果它一开始就为了这个东西,目的就不纯粹。”唐岩说, “我们做那个(陌陌影业)是希望能够产生优质的娱乐内容,这是我们唯一的目的。”

以下是腾讯科技整理的部分采访实录:

问:对于一般用户来说,现在视频直播可能更多的是在内容消费这一块,您觉得像直播这种形式,它怎么跟社交更好的融合,包括我们现在平台上也有一些短视频的业务,各个业务之间的联动是怎样理解的?

唐岩:别的平台我不太好说,因为说句实话,可能大家不太相信,我手机上是没有装过任何其他应用的,就是直播应用,我都没有用过。可能我不太好说。但是我们平台上我觉得直播其实,我们之所以在一月份开始尝试平台直播,到四月份才开始放出,整个三个月的时间,一方面有一些技术产品方面的一些东西要去调,但是另一方面更加重要的一方面,我们在密切关注个数据。

我们的结论是,至少我们平台上的直播跟社交是非常互补的,而且它是非常社交的一种直播方式来的。是我自己的一个粗浅的结论的话,我觉得它应该跟我们本身平台的用户心智,二跟我们平台,因为一开始一直是带有这个比如IM,地理位置属性,比较丰富的个人资料,比较便捷的群组构建,跟这些东西相关,所以我们平台上的那些人,并不是只在内容消费。他们消费了内容之后,是会产生社交关系在里面的,而且社交关系保留的比较好,就是他们的线上社交是比较频繁的,并不是仅仅我每天来看直播这样,并不是这样的。

我们甚至都可以觉得,你比如说直播间里的这个聊天,我都觉得其实都是一种比较轻的社交在里面。否则的话,那,因为很多人看直播的话,其实有一个最大的一个满足度是他本身能够参与到这个,就是一个公众的视频内容里面来,因为他原来是做不到的。你看电视剧也好,看什么也好,哪怕你看怎么样的电视台的现场直播,其实你本人是没有办法参与到里面去的,他已经参与到里面去了,因为他是人和人互动产生的一个结果,所以它也是带有社交属性的。

但我们平台上其实社交还蛮,直播其实是一个非常强的一个社交功能来的,而不完全是一个内容消费。

问:我们从最开始做直播,然后包括陌陌现场,到现在从财报上来看,那个直播确实给我们有很大的贡献,您在心态上有没有什么变化?

唐岩:那肯定是有变化的。我们开始做这个直播的时候,其实没有,甚至形式跟这个是略有差别的,我当时其实做的时候就是觉得,整天聊天挺没劲的,我觉得晚上,其实我觉得我不想聊,如果这个平台里面有东西我可以看,我觉得我是有兴趣去消费这个时间的。

那我当时的看法是略微有点像小酒吧的这种驻唱的这种感觉的,我不知道你懂我意思吗?就是那种比如后海有一个小酒吧,有一个人或者两个人抱一个吉他或者干什么的,对,我觉得我愿意,我肯定愿意为这个内容买单。所以当时就希望做这么一个事情。

其实这个事情做的是不错的,从观看的人数、活跃度或者干什么,但是它有一个核心的问题解决不了。就是这个内容是我官方生产的,是我找人来唱的,否则的话,因为那个酒吧驻唱水平其实不是那么低的,动不动出个什么《好声音》,都可以去那边的,其实是不低的。那么就必须要官方生产,官方生产的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如果你不能够改变它的商业模式的话,靠打赏的话,它是个中心化的,你再怎么打赏,这个钱不够,是这么一个原因导致我们,那要不我们把它放开一点,这个也做,但是其他的也放开一点,一步一步是这么思考来的。

其实在我们平台上来说应该不完全,可能有参考一些东西,但是不完全是一个从众的结果来的。一是我们自己去思考这个事情,二一个在它的发展过程中,我们要不停的去看这个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心态上肯定是原来是没有对这个事情抱有一个,比如哎哟,我是没有想过它这么赚钱的,我是没有想过的,我确实不知道。但是做了之后发现,哦对呀,这个挺好,大家欢迎,数据也没受影响,反而是提升的。就各方面都超过我们的预期。

所以那你肯定心态上会发生一些变化,比如原来对它的投入,可能比如是一个一年几千万或者一个亿,那你觉得,这个我应该投入更大一点,然后我应该在这个上面做得更坚决一点,肯定是心态上有变化的,人也越加越多。

问:从外部环境来看,现在做直播的平台也很多,我们这边会不会觉得,竞争对手那么多对我们来说可能有一些压力。

唐岩:这个做企业来说,做这么多年来了,永远都不要回避竞争这个事情,而且竞争整体上而言,竞争对企业来说一定是个好事儿,不是坏事。那些没竞争的企业你看看,生命力多弱啊,没竞争的企业无非要么是垄断的,你看有些国有企业,你看看生命力差成什么样子;有些虽然不是国有企业,但是因为一些其他的原因,导致没有竞争的,比如说某些很大的互联网公司,是吧,各种原因导致,其实我觉得原来还好,没竞争了反而越来越差。

就竞争,竞争不是一个坏事情。所以对竞争这个事情的看法,我整体上来说,从创业第一天开始也是一样,我就觉得没有任何事情是不能够竞争的,那不就是拼的到底是拼什么?大家宝要押在,企业既有的一些优势上,以及后面就拼聪明才智,拼谁想的更深更远一点,想的更全面一点,谁时机更好一点,拼聪明才智,拼公司既有的一些优势,比如说我钱多一点,比人家,或者说我公司小一点,我的公司更小一点,但是我转头更快一点,做决策更快一点,然后最后就拼个命,对呀。

但是这个竞争永远不是一个核心的问题来的,因为你在一个正常的企业,只要你不是一个禁入的一个行业,或者干什么的,你基本上每时每刻都面临这个问题,所以应该坦然的去面对这个事儿。但是我整体觉得,直播这个行业,如果你只直播的话,对于我们来说的话,提竞争我觉得可能要理清楚几个事情,第一个我不觉得直播这个事情是一个马太效应的事情,就是会把一个,就是最后就只有一家直播,一家独大,我不觉得会是一个这样的东西,可能会有一个老大,但是可能老二、老三都还不错,有点类似于以前的门户网站的格局可能?或者像什么蒙牛、伊利、耐克、阿迪,有点像这种感觉的,不会是一个特别马太效应的事情。

但是它并不是一个没有门槛的事情,我觉得如果一个直播平台的社区氛围做不到的话,其实是很难存活的,商业模式很难成立的,这个其实关键的一个指标是留存率的问题,这个是我觉得第一个我要理清的事情。

第二个要理清的事情,对于一个像我们这样的直播,因为直播是我们平台里面的一个重要功能,所以说我们的竞争其实本质上是指的平台到底有没有竞争。

比如说陌陌平台里面有一个直播,微博有一个一直播。我们的直播跟一直播到底有没有竞争?我觉得主要看,其实核心的是陌陌跟微博有没有竞争。如果陌陌和微博有竞争,那直播一定是竞争的,因为我们都是一个平台里面的一个功能而已,它并不是一个纯直播平台。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其实外部,平台之间如果没有发生竞争的话,那这里面一个功能的竞争的话,这个相对而言这个竞争的关系要小得多,它不太像,比如像映客和花椒这种竞争,因为他们都是纯直播平台。那你的用户就是我的用户,其实本质上是一样的。所以这种竞争相对而言要激烈一点。我们这种像,比如说像我们里面的直播,一直播、now直播。原有的,比如说今日头条如果要做直播,或者甚至包括快手做直播这样的,其实都还不太一样,跟那些纯直播平台的区别还是有一些的。

所以大家要是理这些东西的话,从产品角度去分,其实你要注意分的话,真正用的话,还是有些差别。但当然这些都是有竞争的,永远都是有竞争的。

问:之前有说陌陌影业的事情,有没有可以公布的事情。

唐岩:对,我们之前成立。我其实可以聊,但是那个事情,一公司刚成立,没有太多的东西可以分享,简单来说其实是这样,我们刚才你们说了,这个泛社交跟泛娱乐,哪些不碰的,我觉得不碰的不包括这个影业。因为我自己觉得我们的娱乐生态是需要涉足这个行业的,是需要涉足电影、网剧这些东西,是需要涉足到这个行业里面去的,是符合我们整个娱乐内容建设的生态链里面的链条的。

我没有办法跟你说怎么我要投入多少钱呀,拍多少东西,现在还是很雏形的一个阶段,只是公司成立了而已,就是可以告诉大家,我们要做这个事情,我们也希望,因为公司做了五年了,我们希望有一个比较低调一点。内容建设,一我不觉得我们不能做,而且我自认为我们公司如果真正做内容的话,其实是有优势的,我自己本人也是做了十年的内容。

而且我觉得这一块东西,目前泡沫也比较大,扎扎实实的静下心来做内容的人有还是有,但是并不是特别的多,我不觉得这个事情上面我们处于一个比较劣势,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做这个事情。

问:它是不是跟直播有关系,比如像什么我们平台上的一些网红, 给他们输出内容?

唐岩:我们不排除,但是可能在前期的话,可能,未来的一两年我还是希望它是一个偏独立的事情,就是我们比如说要做的第一个事情或者第二个事情,应该来说跟直播平台,比如说里面的主播的输出或者干什么,应该是没有关系的。我自己的看法是认为,只有它有独立存在的功能和能力之后,才能够反哺回来。如果它一开始就为了这个东西就不纯粹,目的不纯粹。

我们做那个是希望能够产生优质的娱乐内容,这是我们唯一的目的。如果说它真的有这个能力了,到时候发现这边还有不错的人能够联动的话那当然是最好,但是不能够一开始就奔着这个目的。

问:现在账上的资金还是挺充裕的,我们接下来怎么花这个钱,以及比如说围绕泛娱乐、泛社交的领域会不会做一些投资?

唐岩:应该会,但是这个其实是一个比较好的问题,也是我很难回答的一个问题。一方面我们是觉得,账上是应该有足够的钱来做一些开疆拓土,甚至哪怕从财务安全的角度来说,应该也趴很多的一些钱的,这个是一方面的东西。但另一方面,从花钱的角度来说,我们公司是一个非常不善于花钱的公司,就是你比如说,我们公司其实应该是除了第一波互联网公司之后,上市最快的一个企业,三年半,好像是没有,就是九几年那拨公司之后应该没有这么快的企业,就是创立三年半就上市了。

我们上市一共只赔了大概两千万美金就上市了,非常非常少。后面的钱,其实包括好像是C轮,C轮就没花完,D轮、IPO融的钱其实都一分没动,因为上市之后第一个季度就开始盈利,到现在其实都,那个钱是在不断增加的。

我们在创业过程中其实是没有大量花钱的经验的,以往我们的职业的这个经历吧,也没有花过钱。所以其实对一些,比如O2O一些东西,比如说去烧钱或者做补贴,我是觉得有些是做得不OK,有些做得可能是OK,分行业、分企业而言的。但是我们公司一直不太擅长做这样的事情。比如在买用户买流量这个方面,我们一直都是做的比较的慎重的。所以来说其实这个问题问得是比较好的,就是怎么样让我们公司,特别是高管,变成一些会花钱的高管,我指的这个会可能就是一个模糊概念了,既不代表铺张浪费是对的,也不代表省吃俭用是对的,但是这个是我们公司应该去学,或者在未来应该去学习的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就是怎么样你现在手里有那么多钱,而且每年能产生那么多的利润,怎么样让这些钱更好的为公司做服务,这个是我们未来要去学的,我们确实在这方面是很不足的。

问:你在这五年之中有着急的时候吗?

唐岩:我心态还好,神经始终是比较大条的。但是你说完全不着急,那肯定是,无非是个程度而已。我觉得我们还没有特别着急的时候,我这人本来神经是比较大条的。

问:觉得公司不好的时候是哪些时候,这五年哪些时候它可能不太好,没有达到预期?

唐岩:我自己的整体的感觉,我觉得五年,这五年的时间我们公司已经算是非常非常顺利的公司了,平心而论,你放在行业里来看的话,所以你非要在这个里面找这个哪个不好或者干什么的。比如去年可能会在整个五年里面相对来说的话会难熬一点,那不就是这么个东西。

但是整体上来说我觉得也还好,而且我也没有为这个事情感到特别的焦虑。

问:去年相对难熬,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

唐岩:既有外部也有内部原因。外部原因的话就是说整个你这个移动互联网红利消失了吗,原来新用户每天都是在以万计的东西在增加,因为智能机出货量这么大,到去年的话其实慢慢的红利消失了,这是外部最大的原因。内部的原因的话,产品到了一个四年,四年多的一个时间,开始有一些老化,然后你又没有这种比较大的更新或者说找到一些其他的突破口,那不就内外都有原因。

问:你自己做陌陌上的直播,你作为一个用户,你觉得你有什么收获吗?

唐岩:肯定会有一些收获,但是我的身份比较特殊,所以我做直播的内容也好,或者一些感受也好,未必是那么典型的一个情况。我会努力的把一些,就是这些方面的因素尽量的自己去剔,但是有时候你不完全全部剔得光,你在努力的剔掉这些的话,得出来的那更多的其实是作为主播也好,作为主播这个东西其实你是需要剔这个东西的,但是作为用户玩家来看的话,我这个感受可能会来得更加真实一些。

两方面吧,一方面是体验这些心态,就是你作为玩家的心态,作为主播的心态,另一方面是体验这个产品的用户,用户体验方面的问题。

  • 0
  • 0
  • 收藏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