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下银行工卡,换上骑手工装, 我在上海送外卖

2019-05-05 10:00 稿源:锌刻度公众号  0条评论

创业,互联网,社交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锌刻度(ID:beefix),作者:婷婷的勇敢世界,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本文的主人公,经历过外企在中国的辉煌时期,也正在经历国企转身带给个人的那种阵痛和撕裂。当环境发生变化,踩空在股市 , P2P, 各种互联网平台。他一直认真、乐观和不断努力,寻找各种各样的突破口。但是,大盘对个体的收割,几乎是无法绕开。

上海男人小朱有2份工作。

白天,他在上海某国企银行上班,是窗口的柜员;晚上18:00下班以后,他会立刻摘下银行工卡,换上骑手工作服,变身外卖小哥,送餐工作一般持续到夜里十点或者十一点。这样的工作状态,已经两年多了。

不要对银行有什么高薪误解。小朱所在的体制内银行,一线柜员从业10年,工资到手3000-4000左右,远远低于同行标准。下班后变身外卖小哥,是因为银行收入确实不够生活。

外卖平均每单可以赚6块钱。晚上众包订单时多时少,没有规律,全看运气。多的时候一两百块,少的时候一晚上几十块,大部分时间都在等待。平均下来,每个小时的收入也就10几块钱。

外卖骑手最开心的是能接那种顺路的单,一趟连送三单,挨着很近,但这种机会不多。众包形式的外卖不是那么好抢单,如果拒绝了一个有点远的单子,会受到平台的惩罚,很长时间派单量稀少。

平台设置了外卖骑手评估成长体系,除了每日排行榜,还会根据送餐单量,评价,行走里程等权重,分为青铜,白银黄金之类的等级,每个等级里还分123个等,需要逐级做任务才可以晋等晋级。

因为是兼职,银行职员小朱干了2年外卖,等级还是“倔强青铜”。

银行十年,收入是一条抛物线

小朱早年从上海华东师大毕业。毕业后从 300 候选人中脱颖而出,以校招管培生的身份去了上海嘉定效益最好的外资工厂,新人工资+奖金每月2000出头,工作体面。周围的人都说进了这厂女朋友都好找(后来果然在这厂找到了老婆)。

几年后,公司环保认证,SOP流程优化,仓库闲置了。小朱的主管主动接了一个新活儿:找来了设备,让团队承担一些生产任务:通俗的理解就是把生产油漆放在大锅子里提炼。管培生变身一线工人,用小朱的话说叫“吸毒三年”。

小朱在这家外资工厂工作了6年,辞职后加入了现在的国有银行。起初入职感觉国企福利好,过年发了好多东西,吃的用的都有,“食用油是一发一箱”。与福利对应的,银行的工作也很累,客流量大,压力也大。

上下班包括全程指纹签到,12小时在360度监控之下工作。日常工作是开会,点钞,做客户营销,还要考各种金融从业资格证。上班接押运车,晚上送车;虽然晚上5点半下班,但到点根本走不了。要把外面的排队业务都做完,还要整理和归纳单子。每天的工作时间差不多在早7点到晚7点,整整12小时; 

小朱和他的同事们,最怕业务出错。一旦出错就要自己掏钱补上差额。技术发展这么快,但是小朱他们行工作流程几十年来没怎么优化过。存取款,开卡,在其他银行走这个流程,只要三五分钟,在小朱他们这要十几分钟,要填写五六张单子,没有任何一个智能的流程和系统,全靠手动,必须反复核对。

每天要拿出百分百的耐心,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同事们算错账要自己赔钱,小额的就是几百几千,大了几万十几万都有。小朱算是出错率不高的细心人,能保证2年的时间出错的次数在个位数。但是他也后怕过:自己出错最多的一次是17万,追回来了。还好是熟客,客户给予了支持和谅解。

当然,不谅解的也大有人在。赶上每月养老金发放的日子,恨不得手脚并用。工位上一坐就是一天,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唯一能喘口气的机会,就是去洗手间的时间,完全属于个人。但有时候,窗口“暂停服务”的牌子一撂下,后面排队的大爷大妈就炸了,“骂人、砸窗、找你们经理”。

一些上海老阿姨有时候会把这种情绪砸给旁边的保安大叔:“你们服务态度噶差额啦?”保安大叔:“侬滑稽伐?伊拉拿3000一个月,侬还要要求撒态度啦?” 

2010年,小朱的月薪达到了8000多。那是他记忆中,在这家银行的薪资巅峰。此后,收入就如同下行过山车:逢年过节发福利没了。季度奖金没了,年度旅游没了,还有夏天以前发的购物卡也没了。过年不再有年夜饭,到手工资勉勉强强3000块。每个网点从7个窗口缩减到2个窗口。人力少了,活儿不会少,调休也没了。

这天,一起工作了10年的“傻小子老高也辞职了”。

 “我可以暂停服务吗?” “我也累了”。

小朱和易到用车

2010年,是银行职员小朱在银行工作的第二年。那一年,凭着不错的人缘和做事细心的性格,业务准确率全行第一。收到了客户的锦旗,还入选了上海市嘉定区银行系统的“最佳服务先进个人”。

同一年的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易到创始人周航创立了中国第一家网约车公司,这比Uber还领先了几个月。今天满大街都是的滴滴,是在2年之后的2012年才成立的。

当时作为普通银行职员小朱和网约车还没什么交集。但是,生活在一线城市,家有老人孩子但是没有私家车的小朱,是网约车的精准用户人群。时间很快就来到了2015年。

与 2010 年相比, 2015 年的中国城市物价上涨了56.56%。

而小朱的孩子,也刚好到了学龄开始上学了。

算法如下:(1.0038*1.0338*1.0638*1.0938*1.1238*1.1538-1)*100%。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2015年3月,Uber 宣布要在中国市场烧掉10亿美金的补贴——这在当时是个天文数字,更令人惊讶的是,滴滴立刻用同样的力度参战。双方开始用比这更迅猛的速度烧钱。

乘客只对红包有忠诚度。

银行职员小朱也在这一年的3月成为易到用车的用户。确切的说,除了易到用车,他还下载了包括滴滴,uber,滴答在内的很多网约车APP。因为这样可以省钱。如果要出趟远门且时间不赶,可以用手机上五六个软件接力打车。

“滴滴的红包用完了,就下车再叫台Uber,Uber之后可以用易到,本来出租车100多块钱的远程,估计最后花不到20块钱。”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