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影视会成为下一个“风口上的猪”吗?

2019-12-15 12:27 稿源:话娱公众号  0条评论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话娱(ID:huayufunds),作者:话娱,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互动剧会成为视频内容的下一个风口吗?

从年初开始,各大平台就在加大力度布局这一新鲜玩意。《古董局中局》《明星大侦探》两大IP相继出H5 版的衍生互动剧;随后腾讯上架了影视化互动游戏《隐形守护者》;爱奇艺推出了首部互动剧《他的微笑》;优酷则将拟于暑期上映的《大唐女法医》称为“ 2019 第一互动剧”;B站也推出了互动视频《操控广场大妈拯救B站!》……

腾讯视频

有人说,如果《隐形守护者》的走红标志着互动影视1. 0 时代到来,那么几大平台的布局势必将这一领域发展推向一个新的高度和维度。

另有艾媒咨询数据显示, 2018 年中国互动剧用户规模超过 4000 万, 2020 年用户规模有望突破 1 亿; 2019 年上半年,五成受访网民看好中国视频平台对互动剧产业的投资,37.0%的受访网民持中立态度。

尽管到目前为止还未有爆款出现,但从各平台的布局和资本热情来看,互动影视仍在努力成为“那只风口上的猪”。

01

成立 3 年获 3 次融资

互动影视仍然被资本所看好

近日,专注于创作和开发互动内容产品的互影科技完成近亿元A轮融资,由阅文集团领投、叠纸游戏跟投。

阅文集团是中国网络文学、数字出版史上迄今最强的一家运营主体,除了互影科技,今年阅文还投资了A4 漫业等 3 家公司。

另一投资方叠纸游戏成立于 2013 年 8 月,是一家专注于互动娱乐领域的新型互联网文化公司,曾出品过《恋与制作人》《奇迹暖暖》等游戏。

根据IT桔子的估算,在获得阅文和叠纸的投资后,互影科技最新估值已达到 5 亿。

资料显示,互影科技成立于 2017 年 10 月份,董事会成员包括头头是道基金合伙人姚臻、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经纬中国合伙人王华东、阅文集团联席CEO梁晓东等。主要业务是通过融合互动设计、影视制作、技术开发,创造基于移动端体验的互动内容产品。

到目前为止,互影科技的代表作品包括潘粤明主演的《古董局中局之佛头起源》、《明星大侦探》的衍生互动剧《头号嫌疑人》等。未来即将上线的互动内容有《独角兽少女》、《花间锦衣行》等。

盈利模式上,互影科技收入主要来自平台版权的购买以及C端分账。

图:企查查

依靠着为数不多的几部作品,互影成立三年以来已获得三次融资。在本轮融资之前,互影曾在 2018 年先后获得 1500 万天使轮融资、 3100 万Pre-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经纬中国、光大中兴基金、真格基金、光华基金等。

互影在年底再次获得融资的背后,意味着互动影视依然被资本所看好。

02

“新鲜玩意”的想象力

互动影视既是影视剧,也可理解为游戏。基本操作方式为观众在观看时需要通过“按钮选择”来决定剧情的走向,选择不同的分支剧情,最后呈现的结局也不一样。

因为各大平台纷纷布局, 2019 年也被称为中国互动剧元年。

但互动影视并不算新鲜的概念,早在 1966 年,捷克两位新浪潮导演就拍摄了史上首部互动影片《自动电影》。

随后的几十年里,一直有互动影视的出现,比如香港林氏兄弟在 2008 年制作了互动剧《电车男追女记》,内地首部互动剧《Y.E.A.H》也在这一年播出; 2017 年,腾讯互娱打造了首部互动武侠剧《忘忧镇》; 2018 年年底Netflix推出《黑镜:潘达斯奈基》,让互动影视引起广泛讨论。

2019 年年初,《古董局中局》的一部衍生互动剧《古董局中局之佛头起源》的出现再次让目光聚焦到这个相对小众的领域。

在国内,入局互动影视的主要平台有优酷、爱奇艺、腾讯、芒果TV和B站。为何各大平台纷纷入场互动影视?

龚宇曾在“世界大会”上表示,互联网行业已经过了跑马圈地的年代,接下来的是缝隙里的“收割”时间。除了一二线用户,平台们要下沉至更多垂直圈层,挖掘他们的注意力。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 2019 年 6 月,我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7. 59 亿,其中长视频用户规模为6. 39 亿,短视频用户规模为6. 48 亿。但长视频的用户增长速度在 2018 年已经下降到5.7%。

也就是说,在剧集、综艺等领域基本成熟的背景下,充满可能性的互动影视似乎可以成为一种新的增长方式。

从内容来看,互动影视既要有影视作品的制作方式,同时还要加入游戏的玩法策划。相对于电视剧,互动影视有着沉浸式体验,剧情的选择、视角的切换还将与粉丝经济产生微妙化学反应;

相对于游戏,互动影视的演员本身有着明星效应,可能撬动粉丝经济。分支剧情的结构则解决了不同人对故事设定的不同偏好,将粉丝深度加倍延伸。此外,衍生的互动影视也可以作为正剧在宣传上的助力。

03

前景无限、困难重重

理想状态下,无论是对于视频平台上的内容补充,还是作为营销宣发的新手段,互动影视都具有较好的市场前景。但作为一种新生事物,如何突破技术的局限、优化内容持续产出,都是业内需要考虑的问题。

第一、互动影视的制作难度远高于普通剧集。灵河文化创始人白一骢曾提到,“作为片方,史无前例地看不到成片,素材的剪辑点交由技术团队完成,创作过程中与技术团队磨合等。”

而在剧情方面,则对内容提出了更高要求。无论是选项设置、串联、铺垫、反转等,都需要精妙且有意义。互动影视核心在“影视”,而不是为了互动为互动。内容+技术两者需要要很好融合,技术要强、内容也要好,但最终的呈现结果是“剧”。

第二,动影视通常要有多种故事走向,多种结局,同时还有游戏玩法系统。因此,成熟的、高标准的互动影视的成本也相对高于普通剧集。如《底特律 变成人类》成本高达 2 亿美元,另一款互动影视游戏《量子破碎》的制作成本可能还要更高。

第三,即便作品成功上线了,制作方也要面临着目前用户流量有限、变现方式单一的多重考验。

第四,传统的观看习惯是经历了多年验证的,对于一种新生事物,很多人的感受是:自己老了,接受能力几乎没有。艾媒咨询数据显示, 2019 年上半年,仅有37.9%的受访网民表示对互动剧有所了解,其中观看过的用户占93.0%。

第五,目前来说,还极度缺乏口碑较好、热度又高的作品。如Netflix的《黑镜 潘达斯奈基》面临着游戏不像游戏、内容不像内容的指责;而国内各大平台产出的互动内容,大多陷入“雷声大,雨点小”的瓶颈,导致其在用户的渗透率较低。

平台的初心可鉴,但平心而论,一年时间过去了,当所谓的成功案例还只有《古董局中局之佛头起源》时,年初的雄心壮志还剩下多少呢?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