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妈妈粉/叫爸爸…全网一家亲背后,亲缘性社交符号怎么火起来的?

2019-07-15 13:35 稿源:全媒派公众号  0条评论

卑微追星,不如给自己一个名分

无论是妈妈粉,还是其他类粉丝家庭成员,她们使用亲缘性符号自称,除了因为对偶像的爱,还因为亲缘称号能够给予她们追星正当性。

追星作为一种亚文化,在主流大众心理中负面印象为多。当粉丝从主流大众的一员变成粉丝群体的一员,ta需要在心理层面解决众多问题:我花那么多时间追星,意义何在?我花那么多钱得到了什么?我做了那么多,但偶像全然不知,有必要吗?在面对其他粉丝群体时,我以什么身份与他们对话?

但当冠上“妈妈粉”或“妹妹粉”等称号时,一切问题就可迎刃而解。因为“我”是偶像的“妈妈”/“女友”/“妹妹”,所以“我”做任何事情都是应该的,不需要任何回报。这种心理在妈妈粉身上尤为明显——因为是妈妈,所以甘愿无私付出一切。

亲缘称号在带给粉丝假想的“名分”之后,同时给了粉丝社交的底气。在豆瓣上的各个选秀小组里,不乏有“我是xxx妈,我觉得大家应该……”这样的帖子存在。在亲缘称号的保护下,粉丝追星脱离了卑微状态,处于一种正当、有理而不被怀疑的地位。

豆瓣创造营小组中妈妈粉的帖子

简而言之,亲缘性称谓在虚拟世界满足了粉丝与偶像构建关系的心理,而粉丝在自封称号后也会更加认同偶像,两者相辅相成,推动了饭圈虚拟家庭建设。

认亲式社交

一家人,说什么尴不尴尬

也许你只注意到了粉圈,但其实不止是粉圈。在整个社交平台上,亲缘性社交符号都在悄然兴起。只不过与粉圈已成体系的家庭分工比起来,社交平台上所构建的亲密关系较为松散,远远未至“家庭”层面。

如今在社交平台中广为流行的“小哥哥”“小姐姐”就是亲缘性社交符号的一种。“小哥哥”这一称谓是从何起源的已不可考,但开始广泛运用,是随着抖音、快手等小视频app的兴起。该词指代在小视频中出现的或帅气或可爱的年轻男性。

而“小姐姐”一词则是从二次元而来,最初是对软萌妹子的代称。在广泛传播后,“小姐姐”的二次元内涵弱化,如今可用于指代所有年轻女性。

不难发现,“小哥哥”“小姐姐”所指代的对象不仅与说话者没有实质关系,而且也不会带来亲缘心理:“小姐姐”背后的逻辑不是“我想把你当做我的姐姐”,而是“你就像我想象中的姐姐一样完美”。但在赞誉之外,这种社交话语的使用,可以轻松创造一种亲密社交氛围,将自己与对方置于亲密关系模式下对话。

另一组亲缘性流行词语“宝宝”和“叫爸爸”也是如此。无论是自称“宝宝”还是“爸爸”,说话者都并无与对象建立生理或心理上亲缘关系的意图,而只是想通过这些词语创造亲密氛围。毕竟线上交友最重要的就是气氛。都是一家人,就一切都好说。

不止是迷因,而是社交工具

在全媒派往期文章《复读机/鸽子精/真香怪/柠檬精…人类本质那么多,还不是迷因大脑捣的鬼》中,提出在网络上爆红的热词多因“网络迷因”,即词语在互联网之间通过用户在各个平台上的模仿而被病毒式传播。“小哥哥”“小姐姐”“宝宝”“叫爸爸”这些词也的确在迷因驱动下成为流行语。但,亲缘性社交符号的火爆又不止是这样——它们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堪称社交工具词。

“小哥哥”与“小姐姐”的存在为陌生人社交提供了合适的称谓语。在它们出现之前,称呼陌生的年轻男性/女性时,社交话语还处于空白状态。“美女”“帅哥”过于轻佻,“姑娘”“小伙子” 又太过传统。“小哥哥” “小姐姐”的出现为这一代年轻人的社交称谓提供了新的可能。它们在交际得体的情况下又具备流行性,成为了社交中不可缺少的开场白。

而“宝宝”与“叫爸爸”则可看做一组功能对立的工具词。“宝宝”是示弱,有撒娇和投降的意味,可缓和社交气氛;“叫爸爸”是持强,有侵略意味,可在需要的时候为社交设定“障碍”,帮助双方在克服“障碍”后增进感情。

社交平台作为网民平等自由对话的场合,无论是“示弱”还是“持强”都不容易轻易实现,稍有不慎就会使社交陷入尴尬境地。“宝宝”与“爸爸”的出现使对话双方有选择不平等对话的余地——毕竟,在求人办事或帮助他人时,双方本就不平等。如此,可使社交实现更大程度的自由。

未来,如果出现“阿姨我去写作业了”“孩子快去”这样的亲缘性社交,也丝毫不会让人觉得奇怪,因为如何礼貌结束一场无意义的聊天,目前还是线上社交未解决的难点之一。如果把双方放置于阿姨-孩子这一关系中,就能加强相互理解,缓解结束聊天的尴尬。

情感满足之后

从人到媒介再到人

媒介是人的延伸。无论在粉圈还是社交平台,亲缘性称谓流行都有其现实原因:这一代独生子女,因为缺失同龄人的陪伴,所以倾向于将兄弟姐妹的形象在想象中理想化,塑造为完美模型,从而激发出强烈的拥有渴望。“国家欠我一个哥哥/姐姐”的心理由此而生。

这种心理被投射到社交与追星之中,推动了“小哥哥”、“小姐姐”、“妹妹粉”、“姐姐粉”的出现。亲缘性社交话语的存在巧妙填补了独生子女空缺的心。

除此之外,现实亲密关系的缺失也促使虚拟亲密关系发展。对于独身在北上广深港漂着的青年们来说,社交平台是他们寻找人间真情真爱的重要渠道。网络上的“速食”版亲密关系给了他们与世界建立情感纽带的机会。

一句“宝宝不开心了”,让缺爱的空巢青年们也能撒娇;一句“叫爸爸”,让好久不联系的好哥们儿又亲密如初。亲缘性社交话语就像一根薄如蝉翼的纽带,虽然脆弱,却能给人带来被连接的温暖。

同时,媒介又会对人产生新的影响:虚拟亲缘关系会延伸到真实社会关系中,影响我们的现实选择。

虚拟关系带来的满足感在某种程度上会推动传统家庭角色认知的瓦解。比如,当“叫爸爸”成为一种口头禅,“爸爸”在传统家庭中所象征的权威性与严肃性就必然会在传播中被逐渐削弱,最终成为一个无实意的娱乐符号。在这种趋势的影响下,新一代年轻人对“爸爸”这个词本身的认知将会与传统发生偏差。

而且,虚拟家庭无边界、无伦理、无责任,这意味着我们可以演绎复数角色,上一秒享受“爸爸”的权威,下一秒成为被照顾的“宝宝”,甚至可以跨性别,体验各种不同的家庭分工。传统“家庭”的概念会在这种体验中趋于模糊。

除此之外,“云养儿”的实现也必然会使大龄青年们的生育欲望会进一步降低。毕竟,与现实“月薪五万,养不起一个孩子”相比,“云养儿”可是一种免费快乐体验;即使这次不快乐,换个孩子就ok。

参考资料:

1.http://www.cssn.cn/yyx/201905/t20190528_4907518.shtml

2.https://mp.weixin.qq.com/s/zpxdnCBwNl54uxHZnYwYGQ

3.https://mp.weixin.qq.com/s/8biSbLNbmR0odQExhnIyww

4.https://mp.weixin.qq.com/s/P1ZDk2cd-zr8hHC_ER1fmQ

image.png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