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今日头条

2017-03-20 08:50 稿源:品玩  4条评论

坐落在京城北三环一角的中航大厦像一方豆腐块,超高的层高将这座地表只有两层的写字楼架撑得科技感十足。2016 年 2 月,巨大的亮红色Logo升上了这座大厦的外墙。今日头条——这家有着 800 多名智能算法工程师的科技公司入驻于此。

接下来 3 个月,红底白字的 “今天 XXXX,看今日头条” 系列户外广告,攻占了整个京城所有的地铁站和公交站。

在这个中国用户使用时长最长、用户量第二的新闻客户端上,每个月有超过1.6 亿的用户通过这枚红色的App, 获取着“机器学习”的算法为他们量身定制的各种资讯。

6359417408690486117881295

与骇人的发展速度、优异的市场表现,和技术团队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今日头条在推送的内容“调性”上,一直被一线城市那些从事“体面”职业的年轻“中产阶层”斥之为“low”。

也正是这家以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为驱动核心的公司,成了 2016 年内容市场最不可忽略的角色。今日头条成功地引起了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三家“寡头”的注意,成为了中国互联网历史上第一个被三巨头合力“围剿”的公司。

一时间,奇怪的现象出现了:从不愿给内容生产者付费的巨头公司,开始拼命地砸钱,几乎所有的平台都开始强调自己与“内容”和“知识”相关。甚至那些已经逐渐边缘化的新闻客户端也纷纷活跃了起来,该融资的融资,要发新产品的发新产品。

甚至连一直被人诟病“慢半拍”的百度,也在 2017 年宣布了战略重心——“重视内容分发”。人们终于看到:“内容分发这块本已是死海的市场,被重新撬动了。”

内容的“死海”再起波澜,意味着门户时代的彻底结束。在新的“内容分发”的战争一触即发的背后,是对互联网广告市场的新一轮瓜分和争夺。

在这个领域,大家的敌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今日头条。

“人工智能”

回溯 2013 年今日头条诞生的时候,它并非市场上唯一的“个性化”推送新闻客户端。早在 2010 年,一家叫“无觅网”的公司就推出了个性化阅读端。然而,由于阅读业务的下滑,无觅网在 2013 年选择关闭了旗下的资讯客户端业务,转而投身匿名社交产品无秘。而几乎同时,今日头条却实现了 10 倍的增长,日活从年初的 100 万,增长到年末的 1000 万。

3 年之后,今日头条日活达到了 6700 万,在资讯客户端这个品类上仅次于腾讯新闻,并在日均用户时间上达到了 71 分钟的恐怖数字,对网民注意力的吸附作用,甚至超过了传统意义上号称“注意力黑洞”的各个视频客户端。

用户在今日头条的app上不离开,意味着今日头条这个“容器”,对广告商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而对一直通过搜索引擎掌握人们在互联网上阅读资讯“入口”的百度来说,今日头条带给了它“亡国灭种”一般的焦虑。

在 PC 时代,百度收入的主要来源在于内容分发上广告服务。移动互联网降临后,三个人生终极意义式的哲学问题开始困扰起百度来:“百度今天到底有多少流量?”,“百度该把这些流量该导给谁?”,“百度明天的新增流量在哪?”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流量丧失,让百度失去了PC时代曾经的话语权。根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CNNIC)公布的第 39 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手机百度在中国网民“最常用的 5 个App”之一,常用率仅为15.3%,略高于支付宝,远低于微信、QQ和淘宝。而在移动数据分析公司TalkingData发布的《 2016 年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报告》中,手机百度的用户覆盖率为24.68%,甚至低于支付宝。

而百度旗下专注于新闻内容分发的移动端产品——百度新闻,其用户覆盖率更是低到可以忽略不计。

在这种焦虑下,百度将全部的筹码压在了它最在意的“人工智能”上。百度新闻客户端上的“Feed流”(新闻信息流),是百度将“人工智能”投射在新闻内容服务上的缩影。

baidu-google-feed

百度和 Google 都选择了在搜索引擎中加入 Feed,并称之为自身人工智能的体现。但百度复杂的业务结构让 Feed 产品目前依然停留在内容的层面上。

去年 12 月,百度对其新闻客户端进行了一次更新,模仿Quartz在新闻客户端里加入了“聊天机器人”。在用户与百度新闻的“对话”中,新闻客户端会“察言观色”地感知用户对当前新闻话题兴趣程序并进一步引导聊天内容的走向——是继续说这个新闻还是谈论点相关的新闻,或者干脆终结这个话题的推荐。

现任百姓网技术副总裁姜杰,此前曾参与过百度新闻的研发工作。他在一次技术分享中提到:百度新闻的技术团队已经达到上百人。

baidunews123321

在人工智能技术上,今日头条正在与国内最有优势的公司之一展开正面竞争。然而百度新闻这款产品,却仍和大众所能接触到的其他人工智能产品一样稚嫩——如果你一直用 App 推荐给你的回答语与它对话,那么其实它更像是一个把文章拆开展示的信息流。而如果你试图自己输入一些话去引导对话内容,那么百度新闻给你的答案大多并不让人满意。很难说这样的交互真的为用户带来了什么样革命性的体验。

百度想要构建的是一个以人工智能驱动的Feed流,这个Feed流短期的承载对象是手机百度App和百度新闻,而长期则可能是某个智能硬件。它不止向用户分发信息和内容,还要收集用户的数据,以知道用户想读什么、想买什么、想要什么,并承担驱动百度的整体研发、分发百度所有业务的任务——这与Google近两年在软件人工智能上的布局完全相同,也只有这样才能解决百度“流量从哪来”、“送到哪里去”的问题。

对于今日头条,这是一家从诞生之初就自冠以人工智能属性的公司,“没有编辑”和“全是工程师”是今日头条最初在媒体曝光时,给自己赋予的两个核心标签。但技术驱动给今日头条带来了“恶俗内容”的答卷——推荐算法像魔镜一样的映照了人心中最隐秘的欲望。

技术和算法带来的问题,还得靠技术和算法解决。除了用数据和算法自动筛查“低俗”内容外,今日头条还通过人工智能对作者的创作进行辅助,比如在后台给予内容创作者提示——标题中的哪些词语会被算法识别为“标题党”而遭到账户降权;在预防抄袭方面,今日头条现在会将每篇文章在全网进行检索,如有外部版权投诉且被机器判定存疑的稿件,会在人工审核之前先行停止分发。

今日头条在人工智能上的野心还在扩张。2016 年夏天,今日头条推出了自己的写作机器人Xiaomingbot(谐音小鸣 bot,即“张一鸣”——今日头条创始人),为今日头条提供了比任何人工写作都更迅速的奥运快讯报道。

尽管百度拥有大量的人工智能技术和优秀人才的储备,但在过去几年其技术向产品的转化一直不如阿里巴巴和腾讯。无论是百度内部还是外界,对百度的忧虑大多来源于此。从更进一步的角度上来讲,无论是否有今日头条的崛起,百度的焦虑都来自内忧而不是外患。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本网页浏览已超过3分钟,点击关闭或灰色背景,即可回到网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