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执政公司,而非专政公司

2012-06-04 11:05 稿源:创业邦  0条评论

中华帝国or罗马帝国?

对于一家拥有2万名员工、运营上百个产品的腾讯来说,被称为“帝国”一点也不为过。这是一个以QQ为半径、以山寨为进攻武器的辽阔帝国,在全球互联网不到20年的历史上,从没有一家公司像它这样几乎在各个领域开疆辟土,如果非要给它树立一个对标,微软可能是最合适的参照系。但微软的霸权是建立在软件行业,腾讯的统治力是互联网,而且仅限于中国。

在人类历史上,有两个帝国时常被历史学家们拿来对比,即罗马帝国和中华帝国。前者具有400年左右的历史,后者则延绵了两千年。这两个帝国都创造了具有君主专制色彩的统治模式,都在各自的统治时期牢牢占据雄霸一方的地缘权力。中外历史学家们感兴趣的是,作为一种统治模式,为什么罗马帝国没能像中华帝国那样,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来,而是在内外交困之下迅速走向衰败。

著名社会学者艾森斯塔得在《帝国的政治体系》一书中对罗马帝国和中华帝国做过结构分析。按照艾森斯塔得的观点,中华帝国的有两个非常明显的统治逻辑:第一,天下为一,即中国境内的所有人类应该统一为一个单一的整体;第二,君主统治,即中国境内的所有人类应该由一位唯一的君主来统治。中华帝国所坚持的由皇帝直接控制统一国家的理想,即从中央通过正式设置的郡县来控制民众的办法,在秦始皇统一中国后的坚持,到其死后重新建立的汉朝成了事实,并且一脉相传一直持续到了公元1911年。

而罗马帝国在统治上有自己的特点:第一,在象征最高权力的皇帝与最底层的农民(奴隶)之间,有着众多近似公民社会的自治城市;第二,罗马的皇帝无法像中国的皇帝那样亲自任命自治城市(郡县)的行政长官,前者的权力来自元老院,权力的实现方式是控制在自己手中的军队,而军队主要来自最底层的农民和奴隶。

其中,自治城市(城邦)被认为是孕育了西方民主社会的最重要基石,它先于罗马帝国的存在,而且作为一种社会组织形式,也没有随着帝国的解体而消亡。事实上,直到帝国灭亡之后,自治城市还成了罗马帝国留给后来欧洲的一个基本制度遗产。

以研究罗马帝国史著称的历史学家罗斯托夫采夫认为,罗马帝国的大多数人不是城市居民而是乡村农民,他们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提供了罗马帝国所需要的各种资源,尤其是提供了军队,这些乡村农民几乎都被排除在罗马城市文明之外。因此,罗马帝国的社会内部存在城市与乡村的敌对状态。

简单来说,罗马帝国的统治基础是军队,而军队来源于草根阶层;罗马帝国的权力半径止于自治城市(市民阶层)。如果用互联网语言翻译一下,其实就是,罗马帝国的用户基础是草根(三低用户),软肋是以城市白领为代表的中间阶层。

再来看腾讯帝国。在创投圈,人所共知的一个段子是,投资人问创业者,如果腾讯也来做,你怎么办?这种口吻就像问历史上准备揭竿而起的农民义军,“如果朝廷来镇压,你们敌得过吗?”帝国的幽灵无处不在,但问题是,腾讯真的是一个权力无边的“专政者”吗?

如果说腾讯是帝国,QQ实际上就是这个帝国的“皇帝”,而QQ的用户数则是这个皇帝手中的“军队”。腾讯围绕QQ开发(山寨)的产品不下百十款,共同特点在于,这些产品的用户群与QQ的用户群具有高度的重合。2012年第一季度,腾讯总收入约96亿元人民币,其中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73亿元。什么叫互联网增值服务?说白了就是网游所需的点卡、QQ空间里的虚拟礼物等,这73亿元主要来自腾讯的网游产品、空间、朋友,而这几款产品与QQ传统的用户群实际上一直都是无缝连接的。

但是,对于一些“自治城市”,腾讯是无能为力的。除了搜索、支付打不过百度、阿里之外,腾讯在电商领域基本没能对这几年有代表性的电商公司产生威胁。京东、凡客、当当在白领人群中掌握着比腾讯更大的话语权,这是QQ的用户一直都很难完全覆盖的人群。在一季度的财报中,腾讯电商收入为7.5亿元人民币,这个数字已经很难进入国内电商公司收入榜的前5名了。电商比拼的是线下和线上的综合运营能力,而在线下,腾讯的用户优势是体现不出来的。今年年初上市的唯品会就是例证。这家以三四线城市人群为主要用户的广东电商与QQ的主力用户群重合度很高,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都应该是腾讯发力的领域,但这涉及到一个问题:腾讯是否会发现,以及发现之后是否有能力去做。

看看这两年腾讯的投资清单就清楚了,电商公司投的代表项目是好乐买、珂兰钻石,O2O领域投的是艺龙、同程网、爱帮网、F团,社交类媒体具有代表性的是开心网。这些公司的用户群都是以商旅和城市白领为主的新消费群体,这些公司的共同特点是,不是提供虚拟世界的产品和服务,而是提供真实世界的产品和服务,这是与腾讯主要收入来源的网游业务有着根本区别的。所以,“军队”解决不了的问题,只能用“金钱”。另外,看看近两年涨势喜人的创业公司,诸如大众点评、豆瓣、去哪等,其产品定位也与QQ及其延伸产品有着完全不同的气质和基因。

毫无疑问,QQ可能是互联网诞生以来最成功的一款通信工具,它本身就是一个山寨产品。按照互联网江湖的游戏规则,产品的竞争其实就是对用户的争夺。但是,用户的所有需求不可能完全由一家公司或者一个产品来满足。腾讯在与以电商、窄众趣味、生活服务为代表的面向新消费人群的公司竞争时,并没有显现出其在网游等传统互联网领域俘获三低人群的优势。

这与QQ诞生的时间点有很大关系。1999年2月,山寨ICQ的QQ问世,几个月之后,这款以交友和沟通为目的的产品迎来了中国社会的一次巨大人群流动:高考扩招。正是从这一年开始,中国最具用户黏性、规模最大的一批人群步入大学,并迅速成为2000年前后的主力网民。聊QQ、交网友成为当时中国互联网生活的关键词。

2004年,腾讯上市。与此同时,QQ最早的一批用户群也从大学陆续毕业、走入社会。在他们又工作了几年、完成初步的人生积蓄之后,发现QQ所倡导的“全方位在线生活”并不能解决一切,最现实的需求就是,谁来帮助他们谈婚论嫁。虽然QQ从诞生起就是“网络交友”的利器,但对于那些已经被贴上“白领”标签的老用户来说,它离他们的生活越来越远了。

这就给了以世纪佳缘为代表的婚恋网站的机会。小龙女龚海燕说,世纪佳缘创立之初有一条最基本的注册条件:必须大专以上学历。虽然都是交友,但各自主力用户群的社会身份、现实需求完全不同。即使在自己的“势力范围”,QQ也有搞不定的对手。

原因很简单,当腾讯最初的三低用户走入社会、开启新生活的同时,上述面向新消费人群的公司正好开始创立或高速成长,它们提供的产品恰恰又能填补新消费人群的需求空白。根据雪球财经的数据分析,最近几年网游营收占腾讯总营收比例越来越大——2008年Q1约占27%,2011年Q4占比已提升至56.3%;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腾讯最近几年的收入增长,日益依靠网游和虚拟物品,它的面向新用户群的产品并不比同领域中的创业公司表现得更优秀。

某种程度上,腾讯迎合了中国网民的崛起,但并没有做好迎接中国新一代消费群体崛起的准备。从营收上看,它一直都是一个“Web1.0公司”,即从最传统的虚拟世界(网游)获得主要收益,尽管它的几款核心产品是基于真实关系,但对于真实世界的有效需求实际上并不是它的基因所在。腾讯的基因一直都是为网民的“闲暇时间”提供“虚拟产品和服务”,但互联网作为一种工具,正在逐渐把真实世界和真实世界中的“真实产品和服务”融合起来,这对腾讯来说不是一个维度上的竞争。

事实上,即使与QQ用户群相重叠,腾讯也挡不住大小“城邦”的进攻速度,UCWeb、9158、4399、YY这些公司的产品或是面向草根人群,或是与腾讯的产品有直接的竞争,尽管这些公司与腾讯之间始终存在着“反抗与压迫”的关系,但它们都在各自领域占据着半壁江山。而在互联网领域的任何一个阶段,竞争对手始终是存在的。开心与人人就是最好的例子,当所有人以为它们是你死我活的竞争关系时,谁也没想到终结这场较量的会是新浪微博。同理,没有腾讯在互联网各个领域的“搅合”,也会有其他“同行者”。

正如罗马帝国允许自治城市的存在一样,腾讯的权力边界也是有限的,它无法也不能成为一个“独裁型帝国”。腾讯10亿美元投资旗下电商公司就是最好的“反证”,对于这个帝国而言,这是一趟不容再次错过的“班车”。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