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人做号集团月入700万,为何做号党无法杜绝?

2019-03-14 09:13 稿源:新榜公众号  0条评论

做号党的生存逻辑:

流量+权限=钱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做号能成为一门生意?

首先就是因为各平台的内容补贴大战,有钱赚的地方就会有人想尽办法钻空子。 2015 年开始,头条号连续三次发布创作者激励计划,扶持内容从短视频到问答,每次都是 10 亿保底。 2017 年,企鹅号平台宣布拿出 12 亿扶持内容创作者,对优质作者还有保底计划。类似的政策,百家号、大鱼号,甚至新晋玩家趣头条,都有。

虽然平台各异,但平台上的创作者收入结构大体相同。以企鹅号为例,收益主要分内容分成和平台补贴。前者指作者通过创作内容,获得内容产生的底页广告收益、赞赏收益、付费收益;后者是指企鹅号根据每篇内容的流量贡献(阅读量、播放量),为作者提供额外的现金补贴。

陆洋介绍,流量分成一般不好做假,平台补贴的运作空间就大了。“平台补贴的计算方式是流量x单价,账号等级越高单价越高,高到什么程度都是平台说了算。”他表示,普通账号的平台补贴和流量分成差不多,但月入 700 万的MCN,平台补贴是流量分成的四倍。而根据三表po出的露露收益截图,平台补贴已经是流量分成的十倍。

露露的收益明细(图源:三表)

平台为何给这些号更多权重?

往大了说,因为信息流平台靠卖广告挣钱,而广告极大依赖流量。人性使然,猎奇的内容本就能获得更多流量,算法也就自然放大了这一面。平台会打击明显抄袭、低俗的内容,但前提是商业化不能受太大影响,而且中国文字博大精深,机器目前还比不过人的智慧。只要信息流平台还靠流量挣钱,做号党就必然存在。

往小了说,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运营人员掌握账号的生杀大权,只需改几个数字,就能坐收渔利,诱惑太大了。甚至他们不需要动任何设置,只需把平台重点扶持的类目,即将进行的流量倾斜政策,告诉做号党,就能让后者大赚一笔。

人家只是第一时间把消息告诉做号党,既不违规也不犯法。而且隐瞒方法多的是,比如把分成转到亲戚朋友账户,换你你也会心动的。”熟悉做号党的新媒体人张卫(化名)心生感慨。

不过,张卫并没有平台腐败的证据。他只是观察到一些账号,总能在封号行动前 3 天,主动删除违规内容。就算不幸被封了,隔几天也保证能重新解封。

陆洋则透露,曾有自称是某内容平台产品经理的人找他,提出把账号交由自己打理,每个月给陆洋分成。因为没有具体协议,他怕账号出问题,就没敢答应。当然,不排除有人假冒工作人员,盗取账号信息的可能,但这至少说明,内外勾结可牟利,已经是做号界众人皆知的秘密。

至此,平台、运营人员、做号党、大众,四赢。利益受损的,只有认真生产原创内容的作者,和喜欢阅读优质内容的读者。但是按照流量逻辑,这些人只是一小部分,不足为虑。

平台怎么办:

只能约束,不能杜绝

针对「露露事件」,腾讯市场公关部总经理李航回应称,不存在“因为露露事件,内部反腐即将开始”一说。他还提出了三点措施:一是全面提升企鹅号的安全机制;二是近期推出「企鹅号原创专家委员会」;三是不希望以流量论英雄,近期推出了TOP(优质内容出品计划)。

其实在打击做号和扶持原创方面,企鹅号并不是无所作为。腾讯曾经悬赏招募网友组成企鹅巡捕大队,对平台上的旧闻、标题党、谣言等进行监督举报。同时,企鹅号也通过芒种训练营对优质创作者进行培训,提升他们的内容创作和运营水平。

头条号相关负责人告诉新榜,他们已经摸索了一系列手段赶走做号党:

1.提升帐号注册门槛:所有帐号注册需绑定经过实名认证的手机号,注册者需通过活体检测;且禁止170、 171 等虚拟号段手机号绑定。

2.注册拦截:做号党在注册帐号时,会呈现出一些鲜明特征,比如同一个IP注册大量帐号。头条号开发了一套反作弊系统,在注册环节对帐号做特征识别。

3.内容拦截:做号党发布内容通常会呈现出明显的低质特征,包括但不限于标题党色情/低俗/谣言等,头条号开发了上百个技术模型去识别低质文章,而常发布低质文章的帐号会被重新审核。

4.防范做号党盗取他人帐号: 2017 年 6 月开始升级帐号安全机制,当帐号登录IP、登录设备发生变化时,需要作者使用绑定手机号+验证码进行登录;且每次校验有一定的有效期,到期会需要重新校验;后台也会展示帐号登陆记录,敏感操作,方便作者发现异常及时修改密码。

此外,头条号平台规定提现银行卡需与注册身份证一致,以此保障作者收益安全。

而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某内容平台相关负责人告诉新榜,“对虚假入驻的限制和处罚、禁止注册,还有就是刷量的监测和处罚,罚没收益之类的”,已经成为业内的普遍做法。

不过,当下内容平台、做号党与大众用户三者关系错综复杂,平台的打击也无法杜绝做号党。李航总经理提出的三点对策,每一点都针对某个具体问题,但究竟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

提高安全机制,是从源头杜绝盗号事件,可防不了不盗号的做号集团;「企鹅号原创专家委员会」,类似微信的「洗稿合议」制度,关键在于调动用户积极性;优质内容出品计划,初心很好,但也引来另一个难题,比如,「优质」的标准是什么?谁说了算?

当我们询问三表对平台有何建议时,他表示“透明化是最起码的”,“平台分发逻辑、补贴原则越细越好,算法得调教越精细越好,举报申诉的通道越便捷越好”。

虽然算法只是放大了人性,但三表认为,有句话叫“越人工越智能”,平台只是“假定用户喜欢低俗的内容”,对其进行定向投喂,这就是恶性循环。而在今天下午三表最新的推送中,他直言算法和平台都是功利的,“驱除「露露」,乃至「露露」背后的「做号集团」,平台既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

算法背后是人,只要有算法,平台就是中心化的。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目前只有社交分发的微信公众平台,能够避免「唯流量论」和「内外勾结」

采访最后,陆洋试图提出一些建议,比如平台更新技术、加强监管,一旦发现账号违规,连带主体公司一起拉黑等。但他同时表示,道高一丈魔高一尺,平台只能约束做号党,不可能杜绝做号现象。比如,他觉得原创保护机制已经越来越完善,但始终无法解决人为因素较多的洗稿问题。

太阳底下无新事。现在的营销号,就和以前的街边小报一样,有需求就有市场。所谓内外勾结,前几年淘宝小二和商家之间有,别的平台也会有。这必然是一场漫长的博弈,我们也只能寄希望于,随着大众品位的提升和算法的改进,胜利的指针最终偏向真正用心做内容的原创者这边。

就在刚刚,三表发了条朋友圈:那就警醒一下吧,pony确实不一样。

配图为马化腾对三表最新推文的评论:说得很好,值得团队警醒。

注:本文由“新榜”(ID:newrankcn)授权转载。新榜(www.newrank.cn)是内容创业者服务平台,涨粉、变现、运营、观察,新榜给你不一样的思路。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