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龙的微信广场和张一鸣的抖音舞台

微信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张小龙将微信称作广场,但是很多时候,大家只想看舞台上的表演。而张一鸣的抖音就是那个舞台。

作者丨高飞  编辑 | 周雅

来源丨赛博故事(ID:cybergushi)

张小龙在长达 4 个小时的 2019 微信公开课中问听众“你花在最亲密的朋友家人身上的时间多,还是你花在微信的时间多?”,所以其实“微信是用户的朋友,一个亲密的朋友”。

他是对的,用户和朋友说的所有话,其实都是对微信讲的;朋友听到的话,也是微信转述的;当越来越多的朋友之间的交流,不再是面对面沟通,当用户对朋友的印象更多来自朋友圈的一张图、一句话和一个头像,微信作为朋友“网络镜像”的网络载体,按张小龙的话说,就不再只是工具,而是亲密朋友本人了。在微信公开课的公号留言中,一个叫AEvan Kobita的网友留言也这样说,“微信陪伴我 1845 天了!”,而不是说“微信帮我陪伴朋友 1845 天了!”,也呼应了这个拟人化的提法。 

image.png

“朋友”

张小龙演讲开场不久,还用 “朋友”论,解释了为什么微信没有开屏广告。他这样说,既然用户花在微信的时间多过真正的“人类朋友”,“那么如果微信是一个人,它一定是你最好的朋友,你才愿意花那么多时间给它。我怎么舍得在你最好的朋友脸上,贴一个广告呢?你每次见他,都要先揭开广告才能跟他说话。”

很多人听张小龙演讲,是为了学他的产品设计理念。其实宏观的设计哲学,张小龙在演讲一开始就透底了,他引用了德国的产品设计师Rams的好设计十个原则。

第一个原则是好的产品富有创意,必须是一个创新的东西;第二个是好的产品是有用的;第三个是好的产品是美的;第四个是好的产品是容易使用的;第五个是好的产品是很含蓄不招摇的;第六个原则是好的产品是诚实的;第七个是好的产品经久不衰,不会随着时间而过时;第八个原则是好的产品不会放过任何细节;第九个是它是环保的,不浪费任何资源的;第十个是尽可能少的设计,或者说少即是多。

但是这种理念过于概念化,并不能让我们对微信理解更多。最多让我们知道微信从来不做节日运营或者Logo变化,因为微信不会做影响设计美感的事情(第三条原则)。但既然张小龙拟人化的将微信定义为朋友,那么沿着这个思路,讨论一下微信到底是什么样的朋友,启发或许会更多。

词典里说有交情的人就是朋友。而已故歌手臧天朔一首传唱很多的歌就叫《朋友》,则将朋友提升到一个很高的境界:

朋友啊朋友,你可曾想起了我。如果你正享受幸福,请你忘记我。

朋友啊朋友,你可否记起了我。如果你你承受不幸,请你告诉我。

微信这个朋友应该还不到这样的境界。如果大家都幸福了,就不需要再找“微信”了,在马上将要奔小康的幸福时代,哪还会要微信。微信要做的是相对世俗一些的朋友,如果你痛苦,请通过“我”对你的朋友倾诉,如果你快乐,请通过“我”和你的朋友分享,甚至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有什么想玩的,我也可以帮你(小程序、小游戏、企业微信)。

但是张小龙确实希望微信不是和用户距离太近的朋友,即使没有臧天朔的“请你离开我”那么超凡脱俗,起码也是“君子之交淡若水”。背后的逻辑在于,张小龙不希望“微信”这个朋友给用户带来过大压力,压力来自于“广场”。

image.png

“广场”

张小龙说,朋友圈开创了一个新的社交的场所,像一个广场,让微信的社交效率很高:

你每天会花半个小时从广场走过,然后迎面看到一堆堆的人在那里讨论不同的东西,聊不同的东西,有各自的主题,然后你经过每一个人群,这里面都是你认识的人,并且你可以停下来跟他们参与到任何一个小圈子讨论里面去,并且你会发现每一个小圈子也全部都是你认识的人。

你可以过去打一个招呼,或者参与一下。然后你转身离开到下一个,再去参与一下,或者不参与,或者只是简单的打个招呼、去点赞就走了。这样的话,当你把朋友圈看完的时候,你已经逛完广场了。

共同好友是张小龙认为推动了高效率社交的设计:

朋友圈只能看到共同好友,你看到的每个人,或者你参与的一个讨论,大家两两之间是相互认识的一个点,这样就不是一对一的讨论,而是三个人以上的讨论。比如说你在朋友圈看到A好友发的朋友圈,然后B好友评论了,你一定同时认识A和B,然后你评论的时候是三个人在讨论,符合了“三个人聊天比单聊更加丰富”的社交体验。

只用半个小时,你已经看到了很多朋友,看到了很多他们讨论的主题,参与了很多个主题的讨论,完成了当天线上社交的任务。这样高效率的一种工具,用户是很难离开的。

另一方面,因为这是个广场,会让用户在自我表达上有很大压力:

朋友圈也有它的弱点,也是大家要逃离他的一个点,正因为它是个广场,你去点赞或者是评论意味着你在广场里面公开大声的说了一句话,意味着广场很多人都可以听到,这样带来的压力感是比较强的。而且当你的好友越来越多,可能这一股压力也会越来越大。实际上我自己在朋友圈刚出来的时候,每天要发十几个照片,到现在我可能几个月发一次。很多人都会感受到这种发朋友圈的压力。

基于这种压力,从张小龙的表达来看,微信未来的设计方向,就是降低广场压力,这样才能让用户创造更多的内容。其实从周围实际经验来看,实名制的朋友圈,确实造成了极大了表达压力。朋友圈里晒美食之类的原创生活内容越来越少,直接性的观点表达越来越少,间接性的转发文章越来越多,很多人更是设置了“三天可见”。

“三天可见”是一个极富争议的设计。我不止一次在朋友圈发现朋友设置了三天可见,也不止一次在朋友圈看到一条发言,既然你设置了三天可见,就没把我当朋友,不如直接删掉我。

与此类似的有争论的设计还有很多,比如“删除好友不通知”、“退群没有通知”,“屏蔽朋友好友圈没有通知”,这一方面造成一些人心理负担变轻,另外一方面,让同样多的人愤愤不平,以至于你经常会收到一条消息说:也清理一下你的好友吧,如有打扰抱歉了。

但其实你如果考虑到微信这个朋友的为人处世哲学是“君子之交淡若水”,这些设计就不奇怪了。实际上,这些减负工作实际上确实也帮助微信成为更成功的社交工具,因为这更符合真实的社交行为。当你和某个朋友关系变淡的时候,你只会慢慢减少和ta的联系,绝对不可能发出一个声明说:我们不再是朋友了(真这样做的,两个人是结下了多大的仇恨)。

用户也投下了赞成票,张小龙透露:

“三天可见”这是微信里面最多人用的一个开关,超过 1 亿的人把这个开关设置了三天可见,这是一个强大的用户需求。

他甚至还说: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的话,朋友圈重新做一次的话,可能直接让相册变成是私密的。朋友圈和个人相册完全分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同一个照片既放在相册里面,又可能在朋友圈被历史性的挖坟,当时做的时候一不小心把这两个东西混在一起了。

因此,“三天可见”不但不会降低活跃度,还让用户更加勇敢的去发朋友圈。

广场的另一个问题,是人设问题。在社交场合,我们是存在人设的。发表什么样的观点,贴什么样的图片,是为了塑造自身在周围人中的设定。但是久而久之,为了人设,和广场带来的压力,反而没有了一个表达用户真实状态的区域。

张小龙给的答案是“视频动态”,他希望“视频动态”能同时解决这两个问题。

真实:

视频动态是朋友圈的反面,这里提倡的是真实的,而不是美的(编者按:张小龙这句话,有没有让人想起抖音?)。在拍完一个视频动态底下的按钮不叫“完成”、不叫“发表”,不叫发表,而是“就这样”。就这样包含了一个含义是,这个视频可能并不好看,但是就这样了,我就发了。这就是很真实的。

减压:

为了让你能够勇敢发视频,微信会故意设计让别人看不到这个视频,必须要点你的头像进去再下拉一下才可以看到,来减少你发一下“就这样”视频的压力。当用户一点也不装饰自己,很拍的更加真实,我看得也会觉得很爽。因为我透过他的眼睛看到了他的世界,就是这样一种感觉。

从沟通工具的角度来看,应该说微信还原了真实社会生活场景,充分做到了对用户的“同理心”。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