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关键词 > 递爪最新资讯 > 正文

递爪比Clubhouse还要早8个月!但我们已看到了不一样!

2021-02-25 17:45 · 稿源:见实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见实(ID:jianshishijie),作者:刘保山,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见实在系列、深度追踪国内Clubhouse类应用的爆发时,每每发出文章后下面总有粉丝来问:你们为何不与递爪聊聊?

不同于追赶这一波风潮的团队们,这款产品和Clubhouse类似,但早于它上线8个月、是真真正正的国内原创。

如果追溯过往,会发现递爪最初只是作为一个Tab栏内嵌在“在行”APP上,后被团队完善成新APP——“在行”、“分答”、递爪等明星APP都是果壳所孵化。可以说,声音社交的原创APP,中国团队走在了海外前列。

见实因此预约到递爪核心团队(包括产品、运营、市场负责人)一起,在递爪App开了一个房间,深聊了2个多小时的产品构思、规划以及对声音社交的理解与思考。其中我们会发现今天大家涌入这一赛道后将会遇见的许多难题,如商业化、成本压力、用户行为习惯的截然不同等等。

见实因此将前行者们提到的问题深度梳理出来——不得不说,这仅仅是其中部分精彩内容。希望能给老铁们更多启发和思考,也欢迎后续更多深聊走起。如下,enjoy:

图片

见实:春节前开始Clubhouse(后简称为CH)突然爆火,我记得你们比CH还要早。团队看着这些,会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吗?

朱晓华(产品):递爪比CH要早8个月发布,在这波爆发之前也关注过这个产品,也确实是Elon Musk站台之后,他才有了大的增长。

对我们的启发更多是在模式上,在我们创业的时候觉得熟人社交领域的机会不大,所以选了陌生人社交去做了递爪,但没想到CH直接做熟人关系链,还能做出这样的成绩。

李阿为(运营):对我们来说,最直观的变化就是不用再去解释自己为什么做多人语音连麦的形式。

见实:会不会有人问为什么递爪做的比CH早,但没有他们发展的快?

朱晓华:CH忽然有大V来站台,有爆发增长也是很正常的,另外其实是我们产品定位的差别,虽然都是语音互动的场景,但CH是内容产品,递爪是社交产品。

且CH的页面和交互做的都非常简洁,然后整个新用户的引导流程和用户裂变也特别棒,这些都是我们需要去学习的。

但递爪和CH是有着本质区别的,CH会更偏向内容,所以邀请KOL的方式在CH上十分奏效,而递爪会更偏向社交,会更看重用户关系的建立,这点是我们在做产品的时候一直会坚持的。

见实:你刚提到CH的爆火的起点是Elon Musk的站台,国内的复刻版们也都在用KOL,为什么你们一开始没有选择大V和名人?

吴云飞(公关):我们有分答的经验,对KOL这套打法其实是很熟悉的。这套打法带来的流量也确实很大,但在递爪上并没有去应用。

这背后有几点考量,一方面是大的流量进来会不会影响社区的氛围,另一方面是KOL进来没有内容留存和沉淀,所以并不是每个产品都适合去引入KOL。

在这个过程中,递爪会更多关注原生用户和喜欢递爪的用户,去了解他们的对产品的感受和感知,所以更多可能是从内部去寻找或培养产品的KOL。

见实:还是扎团队刀的问题,递爪比CH早8个月,为什么没把这个赛道轰击出来?

吴云飞:对于大家对再造一个中国CH的热情,我还是蛮惊讶的,这也让音频对话这个高价值场景被大家发现。虽然产品形态类似,但我们和CH并不在同一条赛道上,所以关系链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明星效应一定是有的,但不一定是核心原因。另外CH的关注度和其真实状态是否一致,我也是持怀疑态度的。从用户规模来看,目前CH也只是在科技媒体圈比较活跃,所以是否能成为一个大众产品,还有待考量。

最后递爪只是我们十几个人的小作品,也还处在敏捷迭代的过程之中。

见实:十几个人?这么少?

李阿为:对,团队全部加起来12个人。

见实:那用户数呢?以及,你们怎么看待语音聊天的市场空间?

李阿为:递爪目前DAU有一万多。

我们认为语音聊天市场很大,如果做成了应该是一个千万级日活的产品。

吴云飞:语音是一个特别原始的场景,人们聚会时都会讲两句。这也是为什么CH、递爪这类产品能抓住人的共鸣。同时也带来了一个问题,这样的场景是需要被激发的,你不可能随时随地找到人聊,所以这样的场景有一定的局限性,但我们可以构建这样的场景。

比如推特就把它做成了一个垂直内容下的沟通场景,递爪就是围绕兴趣构建的沟通场景,CH更像是微信朋友圈里跟人聊天的场景。在不同的场景下,给人的感受一定是不一样的。

见实:刚一起聊天的“爪友”提到了“关系”,递爪发展过程中,有没有看到某个特定人群密集进入的网络效应?

朱晓华:我们确实会看到,当整体的用户量越高,用户之间的互动频度就越高,也会有小规模的用户聚集。最典型的用户群就是海外留学生,他们的留存要比国内用户高出50%以上。

见实:刚一直说到递爪是社交产品,那递爪产品的出发点是什么?

朱晓华:出发点是对社交场景的认知,现实中大多人的社交起点都是从聚会或者工作上认识了一个人,然后和他发展成朋友。这是人类社交的主要场景,但这样的场景在移动互联网下并没有人做,这也是我们很诧异的。因为在PC互联网,很早就有了聊天室,然后才是QQ。基于这个认知,我们觉得可以试试。

李阿为:我们在最初设想的时候是想做一个软件让大家来分享自己的兴趣,在上边交朋友的,但现在社交软件走着走着都会演化成yp软件,真正通过这种多人语音的形式去社交的一直没有出现。

见实:关于你刚说的演化问题,递爪是怎么规避的?

吴云飞: 我们重视内容安全,采取了积极的措施,装好刹车才上路。

朱晓华:从产品策划阶段,我们就开始在每个环节中考虑监管的要求,有些地方确实对用户的自由度、用户体验是有折扣的,但为了保证平台的安全、持续运行,我们必须做出权衡。

见实:目前递爪的氛围与当初的预期有什么变化?

朱晓华:这里产生了很多神奇的场景,也是我们一开始没有想到的。

比如会有大学老师来给大家分享自己的研究领域,会有那种无声自习室,还会有人将线下的游戏场景放到递爪上,比如你画我猜,谁是卧底等等,其实我们的产品并没有相关的支持,这些游戏场景都是用户自发组织和创造的。

见实:刚还提到了递爪是想让用户在这里交到朋友,用户交到朋友之后会流失到微信上?

朱晓华:当关系够深之后,这种情况也不可避免。在现实中,我们参加一个聚会,也会加一些微信好友。但在微信里很难形成上个问题中的那种多人语音氛围。

在产品上也是这样,我们能看到有的用户在这上边聊了一年多的时间,他们也有微信群,但还是会选择留在这里,因为会有更多互动,也会产生新的关系链。

吴云飞:一方面加微信的确是避免不了的,但人的社交需求不会因此消失,即使你有了100个朋友,也还会期待第101个和你聊得来的朋友。另一方面递爪的场域氛围是微信替代不了的,你很难会冒昧的问别人有没有空,能不能陪我聊聊天,但在递爪上是一个大家都想聊天的场景。

见实:你们的UI是因为想让用户觉得很年轻化才去这么设计,还是因为发现年轻群体后才往这个方向去靠拢?

李阿为:递爪最初其实是在行下边的一个叫“聚会”的功能,在行的用户肯是相对成熟的年龄层居多,但会发现这个功能还是年轻人用的比较多。

所以一开始我们就发现这种需求的年轻向,整体的UI到现在也一直没有较大改动,后边也不太会因为用户的喜好去更改自己的社区风格。

见实:近期递爪的新用户在涌入吗?你们会不会因此做一些产品功能的调整?

朱晓华:这段时间来了不少“产品观光团”,就是各路互联网公司的同行,还有一些投资人等等。其实递爪上的内容环境和CH的内容环境差别很大,CH可能更偏商业交流,大多是一些投资、比特币、职场等的话题,而递爪可能更生活化一些。

吴云飞:递爪的场景是偏娱乐社交的场景,但也在考虑做一些高质量交流的场景,之前做过一些测试,接下来也会继续尝试。

见实:从这些新人的话题上看,哪些更有生命力?

李阿为:生命力并不是我们主要去看的东西,而是会看大家的参与程度,怎么能快速破冰,怎么更容易和用户交朋友。我认为最后的社交都是进入到一个彼此松弛的状态,但在CH上,大家目前多少有点自己的职业在里边,我真的觉得那不是一个健康的社交环境。社交其实就是要让你从工作中解脱出来。

吴云飞:我们在“在行”上其实是有类似的话题经验的,这些投资、炒币等并不是一个生命力持久的话题。同时,不能将社交平台当做内容社区去理解,因为我们并没有内容的沉淀,所以并不能对比内容的密度有多高,信息的含金量有多高,不是这样的思考维度。

朱晓华:从内容的角度,语音并不是获取信息最高效的方式,相对来说,看见实的文章,看视频要比咱们聊天效率高得多。所以语音形式的价值更大是在这种互动性,所以它更适合做社交而不是做内容。

见实:我非常认可晓华的看法,那就是熟人之间基本都是废话,相反陌生人和弱关系之间才会有高质量的聊天。由此又产生一个问题:你们要做一个熟人之间的强关系,还会陌生人之间的弱关系?

朱晓华:在这里其实是强弱关系相结合的,比如上边说的已经认识一年多的案例,他们的每周都要聊一次,这个频率比我和最要好朋友的沟通频率还高,但他们会有一些内容输出的时候,这些都是自然发生的。

李阿为:我觉得好的社交产品要把用户的自由度放开,让大家可以像在线下的沙龙一样,感兴趣就举手进入这个房间,有想法就举手表达,不感兴趣就换一个房间,我们希望把这个权利交到用户手里。

见实:外部的产品会强调内容的平权,但在递爪上会更强调聊的自由,这种自由放松的产品感觉是怎样形成的?

李阿为:我觉得这是一个社交产品的基础,但CH并不是这样,每个人上去都要先选择自己的职业,去展示自己,完全不是一个社交的感觉。所以也是说递爪和CH并不在一个赛道,用户在这两个产品中会有不同的状态。

见实:果壳、在行再到分答,都是偏向内容的产品,你们是怎么去想到在做一个社交产品的?

吴云飞:一开始在在行,我们想让每一个人都可以获得优质的信息,从这个角度出发,行家提供的其实是经验,也是一个非标准化的内容,所以也只能在这种对话的沟通场景中才会出现,包括分答的出现也是因为线下沟通的成本太重了。

其实在递爪上,类似在行这种咨询的场景也会出现,也有一些行家在上边讲一些严肃的内容。这些都是一脉相承的,但我们并不会刻意去引导这方面的内容,在递爪上还是很松弛的。

见实:从目前递爪的发展来看,接下来的产品方向在哪,有哪些预期?

朱晓华:接下来还是会做到更大的流量,对于CH带来的这波机会我们还是很意外的,现在也正在调整来应对。

正常的话,年底希望可以做到一个百万级日活,按照我们的规划,年中的时候会开始做大规模的增长,在这段时间还是继续打磨产品,去关注用户体验。

见实:从在行到分答,再到递爪,确实值得夸赞一句:果壳团队真是一个创新型团队!在递爪上,有哪些创新?

朱晓华:和CH相比,其实有很多不同。就比如现在的房间,我们做成了圆桌的设计,而不是简单的两排;

在用户点击头像的时候,还可以给用户点赞;再比如用户的进入逻辑,一开始用户进去是需要选择虚拟的头像和昵称的,这个其实是为了避免大家聊天时的那种社恐的感觉。很多人对张嘴说话还有一定的压力的,所以我们做了这样的设计。

李阿为:国内其实没有party文化,大家还是都相对内敛一点,递爪本身就是一个非常本土化的产品,也非常兼容中国人社交的特点。

大部分社恐青年都有着非常丰富的兴趣爱好,但没有办法马上在一个陌生环境进这些表述出来,释放自己,更不用说吸引陌生同龄人,和他们成为朋友。递爪的设计和氛围其实是让社恐青年更容易进入其中,迅速破冰,营造那种假面舞会的感觉。

见实:所以,国内CH创业的热潮开始起来,你的压力也在变大吗?

吴云飞:压力其实是有的,但更多还是对产品、用户体验的思考,来自外部的并不多。

见实:我看下面有草莓(投喂)标记,是用户付费送礼物的入口,已经是商业化测试了。现在商业化都有哪些操作,效果怎么样?

朱晓华:现在的收入主要是两块,一块儿是房间右下角的投喂,相当于打赏;另一块是加时。大家目前也能看到有距离房间结束时间的提示。当这个时间为0的时候,如果还有继续聊的意愿,是可以付费继续增加房间的时长的。刚才其实聊得太High,咱们房间已经付费延长了更多时间。

因为声网的费用很贵,像其他家那样24小时聊下去成本非常高。目前的运营状况是我们的收入已经可以cover住这部分声网的成本。但前期没有收入的时候,压力还是很大的,因为确实用户越多,钱烧的越快。

图片

见实:刚评论也有说到,递爪目前是个小而美的东西,那后边会不会随着流量增长导致社区氛围的变化?

李阿为:那时候考验的就是运营的能力,后边可以通过算法和用户分级,将用户做更好的区隔、组合。

因为我们不是社区类产品,而是说一个个小房间,能保证房间内的人聊的更方便就好了。另外像知乎、微博这种社区型产品,他们的KOL护着头部已经很猛了,他们生产的内容都很严谨,如果去消费内容,确实会感觉到收获。

但在社交型产品上,如果有人进来就要当你老师,你的感觉一定是很差的。在这里更多是表现自己的兴趣爱好,让用户觉得你是个有趣的人。我们做的更多是激发用户表现出这样的一面,引导用户在聊天中去更好的互动,表达更积极健康的东西。

见实:信息密度肯定是从文字到声音到视频的,为什么5G已经普及,声音又会互动爆发新的机会,或者说为什么不是视频互动?

朱晓华:一方面我觉得视频和声音并没有高下之分,我们是有着天然的说话需求,这里肯定不是往回走;另一方面,首先是视频的技术还不成熟,其次是和陌生人露脸直播,对大多数人还是有一点点心理障碍的。因此语音反而是输出成本最低的形态。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Clubhouse早半年就上线的语音社交递爪”是什么样的?

    语音社交新贵Clubhouse在马斯克的带货下,迅速爆火,成为一匹新的独角兽。今日,我们要介绍的“递爪”是一款功能和产品体验上都与 clubhouse 相似的产品,但它却比 clubhouse 早半年就上线了。据介绍,“递爪”主打4-6人的匿名语音社交,可让用户在一个设置好开场时间、话题的聊天局中讨论感兴趣的内容。这些聊天局的话题由后台拟定,涉及职场、科普、留学、心理咨询等各个方面,用户可以加入?

  • Clubhouse带火语音社交 引爆AI对话数据赛道

    Clubhouse forces you to connect by words, by intelligence.----- Ketan Anjaria近日,一款叫Clubhouse的语音社交软件风头无两:特斯拉CEO马斯克2月1日在Clubhouse上“开房间”,5000人的聊天室瞬间挤爆;软件不仅美国大火,也在德国、日本等国APP store总榜排名第一;内测的邀请码“一码难求”;注册人数从4月份1500人到200万,如今暴增到500万;Clubhouse注册者“大象聚首”:硅谷创业者、投资者、明星等;2020年4月上线,5月

  • 罗永浩吐槽Clubhouse

    近日,得益于特斯拉CEO马斯克“带货”,音频社交软件Clubhouse火遍全网,网友们纷纷开始寻求Clubhouse的邀请码。今日,针对Clubhouse火爆的现象,罗永浩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罗永浩称,自己断断续续玩了两天 clubhouse,没有一个房间能待上10分钟,也毫无兴趣自己开一个房间。

  • 今天,国内第一款Clubhouse都开始内测了!

    ​还记得春节前大火的、被马斯克“开光”过的Clubhouse吗?现在,对,就是今天(2月19日),第一款1:1复刻的国内版本已经开始内测了。新产品定名为“Clubhorse”,名字和海外的Clubhouse仅一个字母的差异。

  • “我用 72 小时复刻了一个 ClubHouse

    2021,新社交软件的第一“战”,Clubhouse 火爆海外。这款语音社交 App 迅速走红的背后,科技圈大佬、特斯拉 CEO 埃隆·马斯克亲自站台,于不久前在 Clubhouse 上创建了一个名为「Elon Musk on Good Time」的聊天室(Room),在能容纳5000名用户的前提条件下,直播“房间”瞬间爆满。

  • Clubhouse与视频号狭路相逢

    2月5日,微信上线“微信红包封面”小程序,个人微信用户只要创建视频号并发布一条视频集齐10个赞即可自己定制微信红包封面;另一边,Clubhouse 继续推动全球音频社交热潮,七麦数据显示,截至2月8日 Clubhouse 已经进入19个国家和地区的 App Store 免费榜前10名。

  • 除了名人和邀请码 Clubhouse爆红还有哪些道理?

    邀请制和只聚焦声音的聊天平台之间,除了“不可预期”的神秘感以外,会产生更高质量的内容价值吗?即时互动、按兴趣主题分类, Clubhouse 跟播客(Podcast) 和线上会议的差别在哪里?

  • Clubhouse火爆!音视频能力将成为技术战场

    “你和马斯克聊过天么”Clubhouse在马斯克的大力推广下一夜爆火,不少互联网人士为了一个邀请码在朋友圈、微信、微博等平台疯狂请求,只为了能够登陆上该APP“和马斯克聊天”。Clubhouse的邀请码不断水涨船高,该APP也已成为时下最时髦的社交货币,拥有邀请码的人被称为“硅谷青睐的幸运儿”。爆款将带来语音社交爆发就在Clubhouse爆火时,国内也宣布将打造中国版“Clubhouse”,那就是语音社交App—TWO。据相关人士表示,2021年内TWO计划

  • 社交音频应用Clubhouse在全球的下载量已超过800万

    据移动数据和分析公司App Annie发布的最新数据,社交音频应用Clubhouse的全球下载量已突破800万。需要注意的是,这款App仅发布有iOS版,目前仅限受邀用户才能使用。

  • 罗永浩吐槽clubhouse玩了两天 没有一个房间能待上10分钟

    2月8日消息近日马斯克一条推文直接带火了Clubhouse 一夜之间这款以语音为媒介的社交软件风靡全球从科技圈到创投圈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Clubhouse今日罗永浩也在微博谈论起了这款软件他表示断断续续玩了两天 clubhouse没有一个房间能待上10分钟也毫无兴趣自己开一个房间如果不是疫情和马斯克如果不是来自硅谷如果不是邀请码可以用来装x好吧我是冥灯我看好的都会倒闭我不看好的

  • ZEGO 全新Go语聊方案,2小时复刻 Clubhouse

    最近,国外一款语音聊天软件成功火出圈。与此同时,该类产品也引发了国内互联网的关注,除了争相下载试用之外,不少社交、泛娱乐行业从业者也表示要跟进对应玩法。据了解,不少泛娱乐玩家已经在加班加点抢占先机。那么,实现类似的玩法难吗?一、4步搭建语音聊天室其实类似的产品,我们并不陌生,即构早就提供了成熟的语音互动服务,并成功服务客户推出了成熟的语音互动产品,比如主打音频内容的喜马拉雅、语音社交的Soul、和线上狼

  • 精英在Clubhouse凡尔赛,屌丝在淘宝微信倒卖邀请码

    科技顶流马斯克“带货”,一时间Clubhouse“一码难求”。但商机也相继而来,不少“老凡尔赛”火速踏上收割之路——毕竟,人人都想去马斯克的房间里当个“旁听生”。

  • Pionex 派网首度亮相 Clubhouse,聊聊加入派网团队能获得什么?

    2021 年 2 月 2 日晚 21:00,Pionex 派网正式开通 Clubhouse 账号,并举办名为「和派网一起重新发明交易」的直播,畅聊 2021 全年招聘计划,面向全球招募产品、运营、研发等全线岗位。由于 Clubhouse 用户量爆发,直播期间 3 次服务器中断,依然不能挡住用户的热情,累计有百余名听众参与了这场无界限的直播。 派网团队不仅介绍了 Pionex 崛起的秘密,还阐述了派网独特的价值观和人才观,在 Clubhouse 直播间,还透露了一项新年福

  • 映客回应中国版Clubhouse对话吧下架:产品形态不够成熟

    今日,针对“中国版Clubhouse”对话吧下架一事,映客方面回应称,因技术和产品形态还不够成熟,正在完善。据悉,“对话吧”是映客仅用约6天开发出来的多人语音社交软件,与Clubhouse类似,该APP采用邀请码形式。主打高质量社交平台、平权机制、沟通平等。

  • 语音社交牛年春节持续火热 假面科技再获行业关注

    因为“钢铁侠”马斯克的一条推文,语音社交软件Clubhouse走红,大批国内用户涌入这一小众古典语音社交软件,体验复古且简洁的社交体验。其实每到过年期间,语音社交软件都会出现用户数激增的情况。去年年初,上海长宁区政府在新闻发布会上曾提到,区内互娱企业假面科技作为“宅经济”典范,在过年假期中用户数迎来显著提升。假面科技相关负责人表示,企业每年都会做好准备,为用户在过年期间提供充足的技术保障。假面科技作为业内知名互娱企

  • 中国版Clubhouse可期 罗永浩几十家都在抄 春节都不休息

    最近被马斯克开光的Clubhouse火到国内传闻邀请码在网上都能卖到两三百块它也成为2021年首款爆红的社交软件这是一款主打即时性的音频社交软件诞生于2020年3月由Paul Davison和前谷歌

  • Clubhouse邀请码已炒至600多元 荔枝股价3天暴涨158%

    3年带火18家公司和产品,马斯克才是互联网行业的真顶流。继偶像大师、比特币之后,马斯克又带火了一个产品。2月1日,马斯克发推称他将在一个名为Clubhouse的语音社交应用中开启讲座,随后,“Clubhouse”迅速成为互联网热词,该产品的邀请码也被炒到了600多元。

  • 马斯克旗下 SpaceX 星链项目计划提供电话语音服务

    据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在向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提交的最新申请文件显示,SpaceX星链项目包括将提供电话服务、语音通话紧急备份服务以及参加Lifeline计划为低收入者提供更便宜的电信服务等。

  • KESION SCRM正式上线,赋予教培行业社交营销管理

    1月28日,KESION科汛旗下赋能教培机构招生转化的SCRM产品正式上线。SCRM聚焦于通过社交互动实现客户连接和管理,为教培机构提供更全面的营销转化裂变与管理闭环。结合企业微信新趋势,搭建社交营销闭环随着移动互联网与社交软件的普及,越来越多的社交沟通都在微信上进行,企业微信的出现提供了一个有效开拓客户的社交场景,但沟通便捷和频繁的同时,也增加了沟通的复杂性,而沟通既是客户关系管理中的核心,又是管理难点。SCRM连?

  • 李荣浩建议微信推出2倍速听语音功能

    2月14日消息昨日歌手李荣浩在微博表示微信能不能出个2倍速或者3倍速听语音经常一些连续十个60秒的真顶不住啊该话题也一度登上微博热搜可见李荣浩这个建议击中了不少网友的痛点虽然微信可以将语音转化成文字但也有部分用户认为一些地区的方言转化并不准确针对此事腾讯 QQ在微博表示QQ 的语音可以两倍速听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

热文

  • 3 天
  • 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