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一年创造超30亿产值!如今这些淘女郎创业都在做什么?

2016-12-08 16:38 稿源:天下网商  0条评论

文 / 林诗旖 孙姗姗

编辑 / 张洁

微信公众号 / 服饰绘

淘女郎是电商时代催生的产物。

她们早期陪伴商家一起成长,但是现在这个群体正在被我们逐渐遗忘。电商环境瞬息万变,光美不动脑已不能成为立足之本。

2010年淘女郎平台上线,众多怀着模特梦想的女孩陆续加入。她们大都出身草根,没有身高和学历的要求,最大的职能就是把衣服穿出最美的状态,为淘宝卖家产生经济价值,获得更广阔的市场。

数据显示,仅在2013年,淘女郎靠自己的努力就创造了超过30亿元的产值,成为电商推广的最佳代言人。

不过,淘女郎的现实问题也日益凸显。再多的头衔抵不过爆款的冲击力,进入门槛低导致群体快速增长。另外,反季穿搭、连轴工作,镁光灯下的光鲜亮丽与个人精力消耗成正比。

有人认为,在不断冲击的电商新趋势下,一个模特最红的生命周期一般只有2-3年,之后一定会被新的模特所替换。这让淘女郎看上去不过是青春饭,会遇到瓶颈。

正因如此,一些淘女郎纷纷走在转型路上。她们有人成为了网红店主,有人做起了直播,还有人开实体店、成立运动品牌。顺应时代节奏,她们正以全新的面貌走到台前幕后。

何宁宁转型:公益项目发起人、运动服饰品牌创始人

何宁宁算是赶上了淘女郎的好时光——2014年阿里巴巴在美国纽交所上市,作为“淘女郎”代表,她是马云特别邀请的八位敲钟人之一,也因此被网友们称作“敲钟女神”。

而撕掉标签,很少有人会知道,何宁宁还是一名自闭症儿童的康复教师,以及“星缘守护”关爱自闭症儿童及其家庭公益项目的发起人。

2015年,网红经济甚嚣尘上,转型网红成为大多数淘女郎的最佳选项,何宁宁却并未加入网红大潮。在历经一年的沉淀和摸索之后,她由此前的运动员身份出发,看到了运动健身市场的蓝海。

2016年8月,她创立了自己的运动服饰品牌,并用每天直播生产内容的方式聚拢粉丝,完成商品转化。何宁宁将粉丝锁定在想要运动健身的辣妈人群,她们有闲余时间来收看直播,并且有着非常强烈的健康需求,通过每天直播打卡的方式形成固定习惯。

在货品端,前期主要以市场拿货为主,之后何宁宁开始与工厂深度合作、自己设计款式,走起品牌化路线。

大喜转型:“大喜自制”夫妻店,自建工厂供应链

2012年时的大喜还在湖南念大三,和很多淘女郎一样,因为长得好看她成为了淘宝模特。不过与众不同的是,大喜大学还没毕业,就与已经小有名气的摄影师男友赵岩在杭州“闪婚”了,两人开了网店“大喜自制”,赵岩负责拍摄,大喜则自己为自己代言,夫妻店的模式使大喜一时间从淘女郎转型成为老板娘。

这一年,“网红”并不热衷于开淘宝店,就连现在淘宝第一红人店主张大奕也还在安安稳稳地做模特。

店铺产品由大喜亲自设计,带有强烈的个人色彩。大喜在时装风格上有过很多探索,尝试过欧美风和文艺森女风,最终锁定了时尚复古风。定位明确后,大喜自制发展得很迅速。

为了解决供应链问题,2015年夫妻俩自建工厂,以满足店铺的及时性需求,从样衣到美照再到打版投产,店铺经营效率也随之提高。

近4年时间,他们将店铺经营成五皇冠,店铺搜藏人数近200万,成为淘宝女装类网红店铺Top10。而对于大喜自制来说,用红人本身的特色做好品牌策划会比单纯利用红人跑量重要的多。

滕雨佳转型:明星化网红店铺

2014年,当滕雨佳意识到淘女郎终究不能成为一个终身事业时,她开始尝试经营自己的淘宝女装店,并逐步放弃了淘女郎的工作。现在的她,为人熟知的身份就是微博网红。

初开店时,她将时间对半分,一半用于淘女郎日常的工作,另一半则参加与模特相关的活动,尽可能增加自己的曝光量,以此聚拢粉丝。

而在全面放弃模特事业之后,身为店铺管理者,她组建核心团队,运营粉丝,并历经从拿货到自制的过程。微博对她而言,仍然是维护粉丝的重要媒介,她保持两天一次的视频录制习惯,并通过与粉丝互动数据相应选款、备货。

相比淘女郎,网红身份让她更多地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参加上海《嘉人》杂志时尚活动,飞往法国戛纳走电影节红毯等。

眼下,滕雨佳微博拥有超过200万的粉丝数,网红店铺收藏粉丝数达到127万,年营业额超过千万元,曾在第一财经发布的电商网红排行榜中名列前茅。

大金转型:签约孵化器的网红店主

成为网红之前,大金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不喜欢朝九晚五的大金,做了一个典型浙江待业青年的选择:开间淘宝店卖衣服。但那时,淘宝店铺,尤其是服装类淘宝店已是一片红海,作为一家新店,不花钱买推广位根本带不起流量。

不过,这片红海催生了一个愈发炙手可热的新职业——淘宝女郎,长得好看的大金很快成为其中一员,日薪从两百块一路涨到五百块。她索性关掉淘宝店铺,专职做淘女郎。因为韩范的长相,大金迅速吸引来一群粉丝。她同时开始打理个人微博帐号,发自己的照片和一些絮絮叨叨的家常,没想到粉丝量一下窜升至五万,人气不输于众多公知大V。

大金重新开张淘宝女装店,同样的货源、同样的质地,销量是三年前的好几倍。

在淘宝店开张了几个月后,让她力不从心的问题开始一个接着一个冒出来:销量小时,她一个人身兼模特、拿货、备货、客服、会计、库存管理、日常维护等数职,问题不算大;但在销量大幅上升后,她的时间、精力和知识结构都开始严重透支。

大金的困惑是快速成长的网红店铺集体面临的第一个瓶颈。单枪匹马的网红们通过开淘宝店变现的商业模式清晰,但她们普遍缺乏供应链支持,不擅管理团队,粉丝导流路径单一,难以持续性扩大规模。

网红孵化器开始陆续出现。于是她将自己不擅长、顾不上的环节外包给专业团队,脱身出来做自己擅长的事情。而在签约网红孵化器之后,供应链的问题随之解决,店铺在短时间内呈现几何级增长,微博粉丝运营也逐渐走上正规。

余潇潇转型:女装、美妆店铺店主,餐饮、互联网投资人

因为在淘女郎时期拍照收入超过千万元,余潇潇被外界称为“千万姐”,之后,依据这时候积累的第一批粉丝,她顺利转型成了微博时尚博主,撞上了网红经济的风口。

资料显示,她先尝试投资美妆店,上新的护肤品爆发式增长,单日销售额曾突破三百万元。随后她搭建团队开起女装店,拥有占地1000多平方米的全产业链服装厂。此外,她还投资了一家餐饮公司,如今,还在接触企业准备投资原始股,增加投资人这一项新身份。

崔悦转型:开起实体甜品店

崔悦曾经把淘宝模特的日常称为“疯狗模式”。有媒体曾报道,“短短5秒钟内,叉腰、撩发、收腿、拎包,平均每半秒钟内就要换一个姿势,每一秒换一个造型,最高纪录是一天拍摄380套衣服,一天赚下六万元。”

2013年,在淘女郎事业仍处在顶峰之际,崔悦开始有了转型的念头,并有意识地减少拍照时间,尝试建立起属于自己的甜品事业。2015年5月,她在滨江开了第一家甜品店。

早年学习绘画的基础,让她的店面有了更多的文艺气息。360°全景厨房、天鹅泡芙,从装修到研发新品,崔悦试图利用模特积累的资源,构建“互联网甜品店”网红+蛋糕的新概念。

春夏转型:转战影视圈

今年第35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上,有一个女孩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在与汤唯、杨千嬅、林嘉欣、张艾嘉等一众知名前辈的竞争中,这个1992年出生的云南姑娘春夏突破重围,拿到了最佳女主角。

转战影视圈几年就小有成就的春夏,其实起点并不高。艺考失败,又不是科班出生,在没有成为演员之前,她不过是一个还没有名气的淘女郎。

不过,她的拍摄风格清新自然,在拍片机会多了之后,就被经纪公司看中,转型成为签约演员。

许雅妍转型:从投资日化品公司到网红孵化器

大眼睛、高鼻梁完美地罗列在巴掌大的瓜子脸上,化妆后的许雅妍拥有一张完美的网红脸,但27岁的年龄在模特界已丝毫不占优势。好在淘女郎早已不是她的主业。

2013年以前,许雅妍拍摄一套服装的酬劳是200元,这为她带来百万财富,与更加富有的隐形的粉丝资源。

之后,她把粉丝从微博带到微信,以这些粉丝为基础创建了日化品公司。有报道称,该公司月销售额能达到千万元。

下一步,许雅妍的目标是筹备网红经纪公司,新公司将和她的日化品公司组成网红孵化器,以打造完整的产业链。

古优嘉转型:成为模特经济公司创始人

身高172厘米的古优嘉曾是一名职业模特,在2009年获得“新思路”模特大赛华东区冠军之后,被明星淘品牌七格格重金收之麾下,成为线上品牌的独家签约模特。

这种“模特-品牌-摄影”三方长期捆绑的合作方式,让她并不需要为订单的不稳定而烦恼,而是更注重视觉上的品牌化包装。

2015年,古优嘉开始由台前走向幕后,由于模特情结,她开了一家模特经济公司,目前已签约几十名模特,不仅为商家提供模特资源,还将业务拓展至策划、新品发布等。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