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关键词 > 美团最新资讯 > 正文

王兴大战梁建章,刘强东插了一手

2020-08-19 08:45 · 稿源:Tech星球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Tech星球(ID:tech618) ,作者:周晓奇,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2020 疫情肆虐,酒旅行业无疑成了重灾区,加上强敌环伺,对于携程来说,流年不利加重了竞争焦虑。

梁建章今年一直在为携程纾困而奔忙,从亲自上阵开了 20 多场直播带货,到四处“找朋友”解围。

携程旅行2

8 月 16 日,携程与京东达成战略合作,京东将接入携程核心产品供应链,双方将在用户流量、渠道资源、商旅拓展等方面开展全方位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在携程与京东官宣之前,还传出携程董事局主席梁建章与阿里CEO张勇在杭州有过会面,双方或将基于支付宝开展更多合作,甚至还传出过阿里可能将以收购、入股或战略合作等方式联手携程的消息。

无论消息是否准确,梁建章的确是在为携程“找朋友”结盟,而这背后的重要原因,就是为了对抗劲敌美团

今年 7 月,美团上线“超级团购”产品,主要面向国际及国内中高端酒店集团进行招商,要求参与酒店折扣低于门市价 6 折、未使用随时退、过期随时退等。

显而易见,美团这一举动直指高星级酒店,这直接插向了携程腹地,而面对王兴的步步紧逼,梁建章也从防守姿态,转变为主动进攻。

其实,早在 2017 年,梁建章就与王兴有过一场辩论。

当年,王兴在接受财经专访时表示,“在科技变革的前半段,风险非常大,所以要用小团队去探索。但到了后半段,红利变小,整合成为了释放红利的方式。这时候多业务公司会比单一业务公司更有优势”。

梁建章为此特地撰文反驳王兴的观点,“中国的企业更应考虑专业化而不是多元化发展,因为中国的市场比美国还大,产业细分程度会超过美国”。

今年 6 月,梁建章接受新浪财经《至少一个小时》栏目专访时,谈携程美团大战:创业需要聚焦,什么都想插一手的公司不会成功。

美团四面出击,不断扩展业务版图,而携程则“守擂”酒旅市场。如今,两者在业务上已然产生直接碰撞,多元化与专业化谁胜谁负,或许不久后就能看到结局。

强敌美团刺向携程腹地

美团对携程的袭击不是突然发生的,而是早有“预谋”。

2016 年,从低线酒店、钟点房起家的美团酒旅,在当年底与洲际酒店签订了分销合作协议,这意味着美团开始侵入高星酒店市场,而高星酒店正是携程的核心腹地。

对美团来说,当前占据其一半以上营收的外卖业务,在毛利率贡献上只占到三分之一,毛利率高达90%的到店和酒旅业务,才是美团最赚钱的业务。为此,美团也一直在狠抓酒旅业务。

根据第三方数据机构Trustdata发布的《 2019 年上半年中国在线酒店预订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 2019 年上半年,美团酒店订单量占比首次过半,达到50.6%。同时,美团酒店间夜量占比达到47.3%,再次超过携程、去哪儿、同程艺龙的总和。

酒旅业务的发展,也为美团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收益。美团财报显示, 2019 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到店、酒旅业务分别贡献了当期毛利润总额的57%和58%,超过一半份额。

然而,由于美团酒店大多是低星酒店,客单价较低,也导致毛利率低,所以收入还比不上携程,而近期美团推出的“超级团购”业务,正是想在高星酒店上有所突破。

7 月 30 日,美团正式启动“超级团购日”,并在当晚开启了“一千零一夜”直播活动。根据美团官方披露数据,在一个多小时的直播中,累计观看人次 550 万,其中,上海环球港凯悦酒店订单破千,长隆集团交易额破 100 万。

不过,美团要想在短期内从携程抢下高星酒店市场,并没有那么容易。

“在高星酒店市场,用户对携程信任度更高,这是多年积累的结果,短时间内外来者很难打破。即使其他平台通过补贴获取了一部分客户,也不一定能够留住客户。”携程员工李霖向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表示。

他同时表示,近期美团推出的“超级团购”项目,其中大多数参与活动的高星酒店,在携程内部只能算作中端酒店,因此并不会对携程造成太大的威胁。

与此同时,携程也在不断巩固与高星酒店的关系。今年 3 月开始,梁建章就在全国各地开启了直播,亲自下场为高星酒店带货。

7 月 29 日,携程发布《 2020 携程BOSS直播大数据报告》,在 40 余场携程直播中,累计GMV超 11 亿元,为千余家高星酒店带货超百万间夜。

梁建章明白,只有牢牢把握住高星酒店资源,才能占得在线酒店行业一席之地,否则很快就会被淘汰出局。

焦虑的携程:全球化停摆,主攻下沉

携程的主营业务不只有酒店预订,还有交通票务、旅游度假(跟团游)和商旅管理(商务游),其中交通票务也是携程重要营收板块。

据携程公布的 2019 年财报显示,当年酒店预订收入 135 亿元,占总收入的 38%;交通票务营业收入为140 亿元,占总收入的39%。

单从国内业务来看,交通票务可以获得不错的收入规模,但是在赚钱能力上却远不及酒店预订。其中,国内火车票预订业务完全零佣金,而国内机票业务受“提直降代”的影响,佣金率只保持在2%-3%的较低水平。

    携程总营收占比,图源智氪研究院

携程自然也意识到了这一问题,为了寻找更多的发展空间,携程在去年 20 周年庆典的时候,推出了G2 战略,即Great Quality(高品质)和Globalization(全球化)。

“未来五年成为全球最大国际旅游企业”,梁建章表示。

受益于全球化市场,携程在 2019 年第四季度国际酒店收入(除大中华地区目的地)同比增长51%。

不过,携程面临的全球化挑战也不小,除了要应对海外旅游巨头Booking的竞争,背靠阿里的飞猪也带来了不少压力。

早在 2017 年,阿里就提出要做“五个全球”,飞猪自然成为“全球游”战略的直接实施方。依靠阿里生态,次年飞猪就为用户提供了 192 个国家和地区的境外游服务。

去年 3 月,飞猪还推出了“飞猪购”业务,出境游客可以在该平台提前预订、购买境外商品,随后到相关目的地线下取货。飞猪的目标是,在未来3- 5 年,将该业务做到千亿级别规模,覆盖 2 亿出境游客户。

原本,携程的国际旅游业务已经获得了不错的成绩,但是,今年全球蔓延的疫情,给了携程当头一棒,国际业务遭遇灭顶之灾,这让携程的全球化战略几乎停摆。目前,海外疫情日趋严重,国际业务重启短期内无望。

面对美团酒店的步步蚕食,携程也主抓下沉市场,入侵对手的领地。

据携程CEO孙洁表示, 2019 年第四季度,携程在国内旅游市场进一步拓展了份额,其中携程60%的新用户都来自二三线目标城市,当季度携程旗下低星酒店同比增速达到约50%。

在高星酒店站稳市场后,携程在低星酒店的布局,既能够获得一部分营收,更关键是在抢得低星酒店份额后,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遏制美团对携程的持续入侵。

携程员工李霖向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透露,携程在不同领域会选择直接对标竞品,在某些领域会将美团作为对标竞品。

如今 21 岁的携程,面对强悍的挑战者,正在想法设法缓解焦虑。

梁建章“找朋友”,能否解围?

梁建章交到了一个新朋友。

近期,携程与京东达成了战略合作,两者在一周内启动合作谈判, 7 天敲定合作框架, 30 天内完成战略合作签约,预计将在 8 个月实现携程产品在京东平台上线。

根据双方签署的协议,携程将为京东提供实时产品库存,以及具有市场竞争力的价格,京东将平台的用户流量开放给携程,并在日常运营及精准营销方面为携程旅行产品供应链提供全方位的支持。

面对美团和其他竞争者的威胁,梁建章其实不只找了京东,此前还传出他与阿里CEO张勇会面的消息。

值得注意的是,美团的本地生活和酒旅业务,最大的竞争者就是阿里和携程,两者合作后,可以共同抗击美团这一劲敌。

不过,或许是因为阿里已经有飞猪业务,两者的合作最终没能达成,携程最终牵手的还是京东。

携程与京东合作后,用户除了能在京东平台购买到携程的产品,京东电商货品接口也将向携程开放。这意味着,携程用户也可在京东平台购买到电商产品。

短期内,携程能够直接获得京东 800 万企业客户和 4 亿普通消费者,进一步拓展旅游业务。长期来看,今后消费者可在携程上一站式购买旅行前后的所有产品。

从京东角度来看,与携程的合作,直接补足了其在生活旅行板块的布局,今后随着用户粘性增强,京东不仅能够提高营收,还能获得更精准的用户画像,从而提升其服务体系。

不得不说,王兴的无边界扩张,确实已经对携程产生了很大的威胁。如今在美团App上,用户不仅可以预订酒店,还可以订购机票、跟团游等服务,这些都是携程的主营业务。

美团App提供的服务(部分)

虽然目前来看,美团暂时只在酒店业务上发力,但未来不能保证其不会深入拓展其他领域。

强敌压境,为了解决携程困境,梁建章今年以来动作频频。

今年 4 月初, 58 同城董事会宣布,收到鸥翎投资发出的一份不具约束力的收购要约,以 55 美元/ADS报价收购公司所有流通普通股。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鸥翎投资是一家专注于中国旅行与休闲产业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成立之初就引入了携程和泛大西洋投资集团作为战略合作伙伴,其参与的投融资几乎全部围绕携程的旅游业务。

如果收购完成,梁建章既可通过 58 同程入局本地生活业务,以此与美团抗衡,还可限制王兴与 58 同程联合起来,进一步扩大其版图。

携程与美团的战斗,还远未结束,梁建章与王兴后续的出招,将会是决定胜负手的关键。

(应受访者要求,李霖为化名。)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

热文

  • 3 天
  • 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