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无章张荆棘:两年前发不出工资,两年后读者300万

05、杂乱无章普拉斯

“营收目标: 240 万”

张荆棘回忆,他通过公众号赚到的第一笔收入是 900 元,当时他在公众号上写了一篇为东莞一家咖啡馆的宣传。

2016 年 5 月,杂乱无章成立两年的时候,才开始正式给作者们发稿费,意味着当时将近两年的时间,他们都是没有收入的。

张荆棘曾回忆: 2016 年 3 月,我带着团队一起吃了一顿江西菜,结果吃完掐指一算,才发现团队的钱被我们花光了。

两个月后,杂乱无章终于开始发稿费了,虽然稿费不多,但张荆棘说,他们终于感受到通过写杂乱无章也可以赚到钱了。

除了日常的广告收入,两年前,杂乱无章开始创立了属于他们的服装品牌——杂乱无章普拉斯。

做品牌原因也很简单,他们想开拓一下除了广告以外不一样的盈利方式。

“也许有一天我很难通过广告实现营收,但最起码我还有自己的品牌。”

▲“杂乱无章普拉斯”店铺

一周前,张荆棘在失眠的深夜发了一条朋友圈:

“我有时候特别不喜欢自己现在的状态,总想很快地把一件事情给办成了。但一件事想成,关键明明不是“快”,而是“长”。这世上的很多事情,要花很长很长的时间去办,才能成。”

自从做了服装品牌,他时常感到焦虑。那天夜晚,他意识到自己“太着急了”,还认为自己不该为了“服装品牌速度慢”而感到焦虑。

起初,杂乱无章普拉斯的品牌方向很简单:让读者因杂乱无章变得好看一点点。随着一个渔夫帽卖了近两千顶,一件“我很麻烦的”卖了近三千件,这个刚起步的品牌在第一年就做到了 100 万元的营业额。

后来,他说自己的“野心”越来越大,导致品牌亏损,团队集体没信心,人才出走…

他在公众号上和读者们分享了自己的感想:

“做一件事情,即使在一开始就拿到了满分,也不代表你能把它做成。”

为了将品牌做好,他去请教了SUPERTOFU的品牌主理人,并整整两个月没有上新。那两个月里,张荆棘和团队不断地思考和讨论,最后推出了全新的秋季系列——拥抱要深。

张荆棘谈到,做服装品牌设计的思路和做公众号截然不同,比如现在是秋季,服装需要上新,这时他们要去想一个概念,将秋季推出的系列与其结合。

拥抱要深的灵感来自公众号“拥抱要深”,张荆棘觉得这四个字很符合接下来杂乱无章普拉斯想做的方向:独特的中文美感。

他们在服装设计上围绕“阅读感”去设置。

在设计流程上,张荆棘表示,也是他做公众号时体会不到的挑战,“一版设计可能要做好几个版本甚至十几个版本,再从这些版本里挑出最适合品牌的样衣,最后再决定去做货然后放上销售渠道”。

从这个季度开始,杂乱无章普拉斯终于开始盈利,张荆棘告诉浑水,今年服装品牌的营收目标在 240 万左右。

06、对话张荆棘

“没有它我就一点用都没有”

上周,张荆棘在微博上发了第一支vlog《作为一名长期跟在女朋友后面的男朋友到底在看什么》。

张荆棘和女朋友一起去韩国旅行,“由于女朋友是一名韩国通,所以我一路上都是跟在女朋友后面,她就像一个指示牌一样告诉我该进哪家商店,哪条路上有好吃的鲫鱼饼,就连弘大的小姐姐,都是经过她的允许我才能进行围观”,这种独特的体验,让他不得不用手机镜头记录下来。

旅行中琐碎的画面与听起来有些“悲壮”的BGM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许多网友看完视频后都评论说“BGM赢了”。

这条视频并不是杂乱无章在短视频领域的初次“试水”, 8 月,杂乱无章在公众号上发了一支讲“南方姑娘为什么满身金手镯”的短视频,张荆棘说,他们已经开始尝试拍一些短视频相关的内容,未来还计划入驻抖音等多个短视频平台,希望在接下来可以做出一些成绩。

Q7:创业至今,对你来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张荆棘:最大的挑战是从一名创业者到管理者角色的转变。

在判断力上,其实我之前是非常欠缺的,遇到过很多“坑”,转变的过程非常痛苦,要思考很多、学习很多。

包括核心成员的流失,这些其实都遇到过。 比如到底要怎样做才能让大家觉得在这样一家公司会拥有长久的发展,有更多的上升空间。

我需要不停地和更厉害的前辈去请教,并且看更多的书去摸索。

Q8:最后找到的解决解决方法是什么?

张荆棘:首先更明确我们这家公司到底想做什么,然后将目标呈现给大家看,让他们自己判断这家公司到底能走多远,如果我们做得差的话,其实大家也会走掉。

同时很简单的一个方法,就是我们很愿意将收益更多地分享给员工,杂乱无章的薪酬标准可能比行业平均水平高一到两倍,所以在分享收益这一块,我们还是比较大方的。 

Q9:刚才你有提到创业过程中遇到过许多“坑”,可以举个例子吗?

张荆棘:这比较难讲,因为创业遇到的问题是一个持续不断的过程,你解决了这个问题,就会迎来第二个问题。

比如我到底要怎样去制定一个合理的薪酬标准。作为一个新媒体编辑,其实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职业,你很难有对标的一个职业去衡量这个岗位的薪酬,到底是稿费比基本薪酬高还是基础薪酬要比稿费高很多。

仅这一个问题我就思考了很久,可能我们现在的模式就是基础薪酬比稿费、绩效高很多,因为我不希望用绩效压着编辑们去做很多工作。

Q10:你对刚步入社会想像你一样通过新媒体获得一定成功的内容从业者,有哪些建议?

张荆棘:第一点,不建议他们去把他们自己的文章署名给“剥夺”了的公众号团队,无论那个号有多大。极端点来讲对于一个创作者来说,他们是把自己的前途直接送到别人手上。因为不管你做得再好,这个作品都不是你的,都是那个公众号团队的,所以不要把你的名声送给别人。

第二点,作为一个作者, 你一定要知道你的所有的内容都有持续性,你不可以说今天我写一篇比较烂的文章,或者说我今天写一篇为了爆款而爆款的文章,然后第二天大家就会认可我这个作者,这是不可能的。作为一个作者,无论是你三年前还是五年前写的一篇文章,都是会被记住的,所以你要为自己的名声坚守自己的原则。

第三点,还是要聪明点多去学习一些更专业的写作技巧,而不是仅靠灵感或写作兴趣把写作完成,这其实不太可能。

Q11:你现阶段的目标是什么?

张荆棘:希望现在这家公司可以再活三年以上。因为我觉得也许给公司设立发展十年的目标我觉得很难,我并不觉得自己一定能做到,但是三年的话我努力一些可能就可以做得到。

Q12:如果有一天不再从事新媒体行业,你会去做什么?

张荆棘:可能会去做平面设计师。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