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京SOHO的1800个日和夜

2019-04-22 11:28 稿源:全天候科技  0条评论

创业,互联网,社交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声明:本文由站长之家内容合作伙伴全天候科技授权发布。

作者| 马程    编辑| 罗丽娟

一座地标建筑的日夜交替,因为创业者的来来去去而被不断赋予新的意义。望京SOHO恰在移动互联网的创业热潮中出现,也见证了这其中的起起落落。

望京SOHO从诞生起就很特殊,这多源于其“华丽的外表”。这座由世界著名建筑师扎哈·哈迪德设计的建筑,前卫、时尚,俨然一个摩登都市的缩影。每一寸都昭示现代感,甚至带有未来主义色彩。

而其“有趣的灵魂”则源于这里集中着的创业力量,源于 8090 后为主的年轻群体。早在 3 年前,望京SOHO一带就实现了用手机解决一切衣食住行——这里是O2O创业的起点,共享单车最初的试验田,还是直播大潮时的驻点,最近又率先接入了5G信号。如今,似乎把新的idea往望京SOHO一放,就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2014 年 4 月,望京SOHO正式启动预租,价格较低,“起价 5 元(每平方米每天),一给给一层。”时任陌陌人力资源副总监王曾在此前的采访中提到。而一次拿了 5 层楼的触控科技租金单价不过 4 元。而到了 2014 年底,这个价格已经涨到了每天 9 元/平方米。 2015 年之后,“办公地设在望京SOHO”这一标签,已成为创业公司炫耀的砝码。

而现在,写字楼中介对于望京SOHO塔 3 的租金报价已达每天 11 元/平方米,优质地段的竞拍单价超过 13 元,超过很多国贸地段的写字楼。

在望京SOHO相依而立的 3 座大楼中, 除了少数已经较为成功的公司可以拥有半层、甚至多层办公室,更多创业公司选择共同挤在一间200- 400 平的办公室中,共享一个洗手间,以此“蜗居”。

这里没有国贸三期光线靓丽的金融白领,甚至没有一家高格调餐厅,也少有中关村创业大街里靠一杯咖啡、一个笔记本码出最初脚本代码和天使轮融资的故事,更多的是为了爬坡而稳扎稳打的创业团队。望京SOHO作为离机场最近的地标之一,创业者们从这里出发,既可以用最快速度赶往各个城市展开工作,又可以快速链接密布在朝阳区的广大VC。

望京SOHO有上千家互联网公司,尤其在塔 3 中,90%以上都是互联网公司。“基本上在北京的移动互联网的大公司都集中在望京SOHO。”这个曾经让潘石屹骄傲的标签,后来也成了此地“风水不好”由头。

“互联网公司嘛,你知道的,靠融资起来,又很快把钱烧光,可能就搬走了。”张明虽然只是望京SOHO楼下的一名写字楼中介,却比很多楼里的人更熟悉这里的情况。

和任何写字楼一样,望京SOHO也有其独特的日夜更替。

早上 9 点,连通望京SOHO的阜通东西大街双向已经堵死,女孩们无奈地踩着细高跟,下车匆匆走几步,她们必须给留出等电梯的时间,没到正点,即使再分流,可能也会枯等 10 多分钟。

蜂群娱乐的合伙人王恺新官上任,他坚持每天 9 点到公司,带领部门开早会,分派任务,交流心得。此前,做娱乐经纪的他是夜猫子,几乎没有在上午出过门。第一次进入望京SOHO时,他已经感受到环境的压迫感,“如果周围每个人都在匆忙地加班、奋斗,这种情绪也会带动你。”

中午时间,地下两层“食堂”的翻台率不断被刷新,多数人的需求仅是以最快的速度解决午餐问题。

下午茶时间,各个小咖啡馆挤满了谈项目的人们,创业的可能性在其中发酵。 2017 年 3 月,小蓝单车在望京SOHO楼下的咖啡馆中,包下一个雅间,密集接受了记者的一对一专访。所有问题都集中在“如何与风头正劲的摩拜和ofo抗衡、如何形成差异竞争”,小蓝单车联合创始人、CEO李刚一遍遍强调,“我们可以吸引更多人民币基金的投资。”

晚上 7 点,望京SOHO周围又重新热闹起来,二楼的 24 小时健身房传来健身教练的洪亮声音,不断要求白领们挑战极限,在挥洒汗水的同时减轻压力; 8 点,人流源源不断涌向1. 5 公里外的两个地铁站,不宽的人行道上,白领们自动排成一队,向地铁方向移动。每到这时,望京SOHO外的马路又开始大堵车,滴滴快车已经排队到 50 名开外。

晚上 9 点,“便利蜂”的电子价格牌自动做出调整,即将过期的饭团、三明治、沙拉打出半价,不少加班未来得及吃完饭人正在选购。

但 9 点之后,陌陌的办公室还有很多人为了追赶进度,无法离开,有些人已经打开放在会议室里的睡袋,准备小憩一会儿。

这时候在电梯里也许会遇上一位满身酒气,刚参加完一个望京小腰饭局的中层,应酬过后回办公室继续盯项目。

资深产品经理、《增长黑客》的作者范冰曾在参加了类似的聚会后写到:推杯换盏觥筹交错间,初出茅庐者雄心万丈气冲霄汉,誓将打造颠覆世界的产品……空气中弥漫着揽月捉鳖舍我其谁的豪迈。

一切都还要回归常态,接受行业竞争的洗礼。

第二天早上 9 点,陌陌直播部门的夜班运营交接完工作,趿拉着拖鞋,简单洗了一把脸,准备刷卡离开。迎面走来的是踩着高跟鞋,画着精致妆容的销售女孩。

这一天,土生土长的北京孩子张博决定提交离职申请,告别这个奋斗了 3 年的地方,去追求自己的说唱梦想。 10 年前,望京在他眼里只是遥远的郊区。而现在,他却觉得“大部分人都在为好的生活忙忙碌碌,很真实”。

离开前,他创作了一首歌曲,名字就叫《望京SOHO》。

我们都挤在狭窄的工位连办公室甚至还没有一间

所以我经常去711挥霍

把烦恼都丢在一边

SOHO的大Logo下面幻想着出人头地的一天。

“有了方向,就努力吧。”他这样激励自己。而这也正是很多人来到和离开望京SOHO的理由。

到来

移动互联网创业大潮来袭,中关村已经容纳不下所有蠢蠢欲动的创业者,望京是一个新天地。而望京SOHO里,最集中的就是处于事业上升期的团队,这是一个集聚草根翻身梦想的地方。

2016 年,刚刚创业的咪蒙从广州到北京谈一个影视项目,谈判并不成功,让她意兴阑珊。但她内心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她要搬到北京来。当时是她事业的最低谷——创业的公司“万物生长”在两年内亏掉了 400 多万元,合伙人走了,她准备抵押房产还债。

咪蒙亟需找一个地方落脚。对于望京SOHO,咪蒙提到,她喜欢扎哈的设计,喜欢她的一句话:“要是周围环境是一坨屎,我是不是也应该模仿它,和它保持和谐?”

不愿保持和谐的咪蒙把团队搬到望京SOHO的那段时期,成了人生赢家,自媒体时代最知名的大V之一。其团队的工作时间也和其他公司不一样,几乎是007。晚间发稿前是最忙碌的时刻。甚至连楼下的保安都记得,她月薪 5 万的助理会在每天凌晨3、 4 点钟骑着平衡车从楼里面出来,目光无神。

后来,咪蒙团队集体搬到了国贸,团队的兴衰很难再怪罪在望京SOHO头上。

2018 年 4 月,SOHO周围春意盎然,潇涵带孩子在望京SOHO的巨大标志前拍了张照片,前景是生机勃勃的花朵。那时她的孩子还不足一岁。

潇涵之前是厦门卫视的主持人,丢掉金饭碗,辞职创立“意外艺术”时,家里人完全不能理解。为了一份“小而美”的艺术创业梦,她从厦门来到北京。

意外艺术致力于做艺术的大众普及,将“枯燥难懂的艺术转化成大众语言”,最早只是一个公号,之后视频产品《艺术很难吗》在全网超过 3 亿点击量,潇涵也制作了知识付费音频课程《你不可不知的人类艺术名作》。 2015 年成立至今,“意外艺术”先后拿到了 4 轮融资。

现在,以望京为中心,潇涵常常出现在世界各地的艺术区,从 798 到故宫,再到巴黎、米兰,辐射范围越来越大。

就在创业的第二个年头,公司发展的关键时期,她怀孕生子,只能每天夜里喂奶、哄孩子睡觉。第二天一早,再穿上职业装,开始新一天的工作,一旦遇上出差,情况更加折磨人。

她对着同龄的宝妈诉苦,对方直言不讳,“要是我就和老板说,现在在哺乳期,谁都别想让我出去。”潇涵无奈到,“我就是老板。”

潇涵甚至不敢轻易放慢脚步。“我躺在床上,每天晚上半夜的时候,我就从落地窗往外看,对面是两栋阿里巴巴的大楼,灯火通明,不仅是双十一那一天,每一天都是灯火通明,“全世界比你优秀的人比你还勤奋,我非常非常的恐慌。”

同样在塔3,UU跑腿创始人乔松涛从郑州到北京,则是为了在当时O2O的创业大军中,拼下一席之地。“在北京说自己是河南公司,总会被看不起,但我还是会一上来就自报家门。”

作为望京O2O大潮的的一份子,乔松涛从 2003 年开始创业,常年往来于北京和郑州之间。 2016 年是UU跑腿快速发展的一年,在夯实了郑州和西安市场之后,乔松涛决定开辟北京市场。

然而,初来乍到,还没站稳脚跟,UU跑腿就遭遇了一波公关危机。先是有人谎称前员工,爆料公司资金链断裂,濒临破产,UU跑腿紧接着宣布,是同行达达速运的抹黑,行业厮杀摆上台面,结果两败俱伤。

“我是技术出身,这件事情之后,才意识到品牌公关的重要性。” 乔松涛在公司内部搭建起危机公关小组。

2017 年上半年,同城速递成为资本关注的焦点,半年时间,近 10 亿的资本涌进,其中闪送和UU跑腿迅速成长为两家头部公司。UU跑腿团队在望京SOHO的租下了超过 700 平米的办公区域,占地超过半层。

来到望京的 2 年多时间里,UU跑腿完成了 3 轮融资,总金额近 4 亿人元。

2018 年底,互联网寒冬来袭,乔松涛身边有有一大批O2O企业没有坚持下去,没有巨头撑腰的UU跑腿也胜算未卜。

于是,乔松涛和团队决定另辟蹊径,全力打造品牌具有人情味的“跑男”形象,从快捷高效出发,更强调信任。他的朋友圈开始每天发布关于“跑男的感人点滴”;当遇到雨雪天气,UU团队高管还会带头跑单。

2018 年初,微信小程序和抖音一夜爆火。UU跑腿在微信上线了专用小程序,同时把跑男的故事拍成抖音短视频,以此孵化出了三个百万级的抖音账号,其中最多的账号粉丝达到 600 多万。

“这个地方可以说是互联网创业的试验田。”在乔松涛看来,这些都是望京SOHO各式各样的创业公司给他带来的启发。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