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创业英雄时代落幕:贾跃亭戴威们一去不复返

2019-03-19 10:10 稿源:腾讯深网  0条评论

划重点:

  1. 胡玮炜离开摩拜、张旭豪卖掉饿了么、戴威在苦苦煎熬、罗永浩进入至暗时刻、贾跃亭乐视失败……他们最终因自身错误,能力缺陷或大势所趋,成为平凡人或失意者。
  2. 草根创业时代已经过去,精英创业时代即将到来。他们具备几个特征:第一,有经验,有人脉,有资源;第二,有能力,比经验更重要;第三,正确的价值观。
  3. 所有的成功都大同小异,时势造英雄。而失败,或死于冒进狂妄,资本制造的幻境、或死于战略不清晰……但归结起来是,企业的创始人对他所缔造的企业失控了。


创业,互联网,合作,伙伴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作者:薛芳

编辑:康晓

创业 5 年,“席读”的CEO安传东已经修正了他的梦想,以前他的梦想是去纳斯达克敲钟,现在,他想做成一家公司卖给BAT。“席读”是安传东的第三次创业。

北苑东路 88 号蓝地时尚庄园的一个餐厅内,安传东沉默着望向了窗外。这是北五环外的北京,西边是中铁建广场建筑群,东边,一片待开发的土地。

中国互联网创业从PC时代到了移动时代,PC时代诞生了BAT,移动互联网时代诞生了TMD。

他们善于发现机会,小米的雷军郁闷于金山软件苦战多年,却依靠游戏上了市,因此当他看到移动互联网的大势时,激动异常,满世界宣告——猪可以飞上天,美团王兴和滴滴程维亦是。他们被大时代裹挟,进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

大势之下,草根出身的贾跃亭、戴威、胡玮炜、张旭豪、罗永浩等也成为明星创业者。但过去一两年,草根创业英雄的光环散去,草根创业浪潮开始退却。胡玮炜离开摩拜、张旭豪卖掉饿了么、戴威在苦苦煎熬、罗永浩进入至暗时刻、异国他乡的贾跃亭在乐视失败后开始了另一场更为艰辛的创业……

他们中有人来自农村、有人是还没毕业的大学生、有人是学校老师……他们曾经非常幸运地被风口和资本遴选,靠努力、勇气和聪明闯出一片天地,但又因自身的错误,能力缺陷或大势所趋,从励志的创业英雄成为平凡人或失意者。

草根创业英雄的时代结束了,一个新的精英创业时代己经到来。

赛道里的选手

安传东第一次创业始于 2014 年,他做的是一个校园O2O项目“最后驿千米”,鼎盛时期他被称作“小马云”。安传东苦涩的笑了笑,当下的安传东,他经历过创业的狂热、欢喜、悲伤、焦虑。

“最后驿千米”是一个O2O项目,校园里经常会产生大量物流订单,但快递一般只能把产品放到校园的某一个地方。安传东要填平这最后一公里的“蓝海”,学生可以以手机接单的方式,帮快递人员把物品送到最终的地点。

把安传东的这个创业项目置于全民创业潮的大背景中,安传东天使轮和preA轮总共融了 1250 万,他拿到了阿里的投资。

在O2O创业之前,安传东只是一个刚出校门的大学生,他所受的商业训练只是在人大的校园买卖二手物品。

安传东的履历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的创业项目属于资本看重的热门赛道。

那一年,在中关村创业大街上,一个有名的段子是,一个保安说自己要做外卖,在一个月内拿到了几万块钱投资,几个月后,钱用光了,换一个方向再来拿钱。O2O创业潮如火如荼。

而那一年,O2O领域的独角兽美团网拿到了3 亿美元C轮融资,领投机构为泛大西洋资本,红杉资本及阿里巴巴跟投。同一时期,饿了么获得了大众点评 8000 万美元投资,其此前的投资方为经纬中国,红杉资本等。

毋庸置疑,O2O是当年最火热的赛道,此外,打着共享经济旗号的滴滴和快的亦是,各种各样的创新项目层出不穷。据IT桔子的统计, 2014 年拿到天使轮投资的公司达到 812 家,拿到A轮的达到 846 家,拿到B轮的也有 225 家。

2014 年,那是个创业公司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的年份。数据显示: 2014 年中国创业公司的数量达到 365 万个,这意味着每天都有 10000 个公司成立。创业潮如此汹涌澎拜,绝非一日之功。

据清科集团旗下私募通统计, 2014 年VC/PE机构共新募集 745 支可投资于中国大陆的基金,较十年前市场规模增长近 10 倍。为什么 2014 年市场上的钱多了起来,这与中国经济处于转型期有莫大的关系。

“以往资金普遍流入高利润的房地产行业,创业者很难得到资金的支持。但以 2014 年为节点,传统行业如钢铁、石化、煤炭产能过剩,这些行业与房地产、汽车行业息息相关。”一名创投界人士分析指出 2014 年创业潮兴起缘由。

《人民论坛》在 2010 年曾做了一个“新底层公众”的调查,结果显示:“起步资金缺乏、无人相助”是草根英雄创业最大的障碍,但在 2014 年,中国市场上可能最不缺的就是钱了。

“一个月的时间,眼见他辞职了,眼见他融资了,眼见他找员工,眼见他装修办公室,眼见他去杭州见马云,眼见他去香港谈融资...... 就连我五十多岁的老妈,都打算利用微信圈创业......”蒋方舟在 2014 年的文章中写道。

这种疯狂和幸运很快延展到了共享单车领域。安传东和戴威颇多交集的时候,戴威还正在创业的方向的苦恼,但很快,戴威就赢来了自己的春天。

2015 年 6 月,北京大学理科教学楼前,有人推着自行车说要共享自己的单车。这是戴威的ofo收到的第一辆学生共享出来的单车。这年夏天,愉悦资本的刘二海作为摩拜A轮唯一投资人,投了近 300 万美元,摩拜的创始人是胡玮炜。

2016 年 1 月 29 日,ofo客服接到了一个自称是金沙江创投的电话第二天一大早,戴威协同张巳丁来到金沙江办公室见到了金沙江负责人朱啸虎,对方开价 1000 万美金。那时的朱啸虎在投资圈已经声名鹊起,因为投资滴滴一战成名。

戴威之前融资不畅的阴霾一扫而光。

戴威, 1991 年出生于安徽宣城, 2009 年进入北大光华管理学院。 1982 年出生的胡玮炜,是浙江东阳人, 2004 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城市学院新闻系,而后做了十年汽车记者。

戴威和胡玮炜都赶上了共享单车的风口。摩拜和ofo成为了近几年资本进入密集度最高,融资速度最快的项目,两家公司背后聚拢了目前中国实力最雄厚的两拨财团。

《财经》曾报道:截至 2017 年 4 月,两家公司共计融资总额超过 10 亿美元,各自估值也都超过了 10 亿美元,在刚刚完成的D3 轮中,ofo估值已经超过了 16 亿美元。其中,ofo背后站着 17 位投资方,摩拜背后有 22 位投资方。

“市场上必须投出去的钱很多,但能投的领域不明晰。2015、 2016 实在找不到方向,因此就出现足够多的钱去造出一个风口这种情况,因此整个创投圈在2016、 2017 年看起来,只有两辆自行车的故事。”火山石资本创始人章苏阳调侃。

热门赛道也好,冷门赛道也罢。毋庸置疑,创业潮的兴起给了安传东、戴威这样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机会,成了他们能得以创业的外因。但外因只是成功的客观要素,要想获得成功,内因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为什么是他们?

创业的源动力,也就是创业的初心,决定了一个人能走多远,而他们在商业模式上的创新或者技术创新都成为他们被大时代遴选的理由。他们发现了新的赛道,不怕冒险,善于抓住机会。

从初心来看,戴威或许只想改变世界。《中国企业家》曾问:“你更在意事情本身能不能成功,而不是谁把它做成功吗?”戴威的回答很坚定:“不。我把这件事情做成,比什么都重要。”

不同于戴威,对于罗永浩和安传东来说,这两个都出现在电影《燃点》中的创业者,他们的初心更多的是改变命运。罗永浩在《燃点》中如此说:“泥腿子改变命运的冲动,远远强过富五代守住家业的动力。”

2017 年 4 月 9 日晚,罗振宇在对谈纪录片《长谈》中,向罗永浩提出了一个哲学意味的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向哪里去?”罗永浩用手推了推镜框,回答,“我叫罗永浩,我从吉林延吉来,来倒北京快十多年了,要往科技领袖那个位置上去。”

电影《燃点》播出后,安传东在自己的朋友圈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不同社会阶级间,像是一个平行宇宙,我们期待看到更多通过自己努力,能够愿意跳出来打破这种僵局的人。不管创业这件事是暂时失败,还是获得阶段性成功……但这事只要我还没放弃,就还不算完。”

贾跃亭曾告诉《深网》,草根出身的他,颠覆改变命运的想法深入骨髓。

贾跃亭生于农民之家,家乡是山西省襄汾县汾城镇北膏腴村。他的父亲是村中学老师,母亲则是农民,家庭条件稍好于当地村民。家中姐弟三人,他是最小的一个,少时非常瘦弱。 22 岁时,贾跃亭从山西省财政税务专科学校毕业,被分配到山西西南山区的垣曲县地方税务局工作,这里曾长期是国家级贫困县。

工作不到一年,心生厌烦, 23 岁的贾跃亭背着家里把工作辞了,下海经商,开启了他此后大开大合的悲喜人生。

对戴威、罗永浩、安传东和贾跃亭们来说,尽管初心不同,但中国第四次创业潮给了他们机会,几乎每一次创业潮里都诞生了英雄。

1979- 1989 年个体户爆发,王石、柳传志、任正非、张瑞敏,中国第一代创业者出现;1992- 1997 年下海潮,这一代的创业者中,诞生了俞敏洪、郭广昌、王传福等英雄;1997- 2000 互联网袭来,诞生了马化腾、丁磊、张朝阳等创业者。

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特定的机遇,但机遇属于商业嗅觉敏感的人群。

《南方人物周刊》杂志曾梳理,改革开放这些年,打破阶层固化的九大通道:高考、倒爷、打工潮、裁军、炒股、下海、留学、新经济和海选。随着社会转型的推进,改变个人命运的机会呈现出波浪状的演进态势,每隔若干年就有一个改变。

毋庸置疑,安传东不是第一个想通过创业来实现阶层跃动的小镇青年,也不是最后一个。《南方周末》曾发布报告称,中国抱有创业想法的小镇青年有六成之多。

而到了罗永浩手机创业的 2012 年,贾跃亭互联网电视创业的 2012 年,戴威共享单车的创业的 2015 年,毋庸置疑机遇是越来越少的,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给了他们开疆扩土的战场。

戴威和胡玮炜都赶上了共享单车的风口。摩拜和ofo成为了近几年资本进入密集度最高,融资速度最快的项目,这两家公司背后聚拢了目前中国实力最雄厚的两拨财团。

一度,戴威和胡玮炜都成为明星企业家。

罗永浩的手机领域创业从资本赛道的维度来讲,不亚于共享单车,但手机这个领域更是一个资本密集型行业。据天眼查统计,从 2012 年成立至今,锤子科技共获得 7 轮共计 22 亿元。

罗永浩此前的人生跟手机几乎没有关系。他出生在吉林延边,锦衣驽马的折腾点事也不是没有可能。但罗永浩选择的却是另外一条路,他想成为作家,因此初中就辍学了,他坚信,不读书也能成为一名好作家。

罗永浩后来就去闯社会了,他搬过砖、摆过地摊、开过二手书店。 28 岁之前,他用自己人生的经历诠释了底层生活的样板——各种穷困潦倒。此后,他成为新东方的老师,年薪百万,后来创办牛博网,再后来创办了英语培训学校。

锤子科技的每一次新品发布,都会有黄牛倒票,每一场发布会的收入都超过百万, 罗永浩都会稳稳的成为科技类媒体的头条,风头不亚于被资本疯狂追捧的戴威和胡玮炜。

一度,他们都是明星创业者。

而贾跃亭是个特例,他一直游走在骗子和枭雄的两极评价之间。

2012 年 9 月 19 日,北京国贸,贾跃亭身穿黑色T恤和牛仔裤,站在舞台中央。这是贾跃亭自 2004 年创立乐视网之后第一次公开露面。当天的发布会上,贾跃亭宣布乐视进入智能电视领域。

很多人表示质疑,媒体大多评论他在讲故事。 2013 年 5 月 7 日,贾跃亭带着两款电视机再次走上前台,2013 年,乐视电视销售了 30 万台左右。第二年,销量则超过 150 万台。乐视电视一炮而红。

2015 年,安传东的项目整体进展也很顺利。安传东自述,项目的现金流很好,一度,他的账上趴着两千多万的现金。一度,安传东成为团中央力推的青年创业榜样。这是安传东创业的高光时刻。

安传东创业顺风顺水的时候,创业板牛市到来, 2015 年 4 月 28 日,乐视网市值一度突破千亿,乐视网也成为继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之后第五位市值超千亿的互联网公司。半个月后,乐视网的市值到了市1526. 57 亿元 。

一直名不见经传的乐视网因为A股的助推,其创始人贾跃亭受到了格外的关注。

乐视电视一炮而红之后,他又开启了乐视的七大生态,故事讲的风生水起,一时间,中国互联网风头无二。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