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10米PK最后3公里,无人售饭机或将打掉外卖一半的市场份额?

2018-10-10 08:54 稿源:筷玩思维  0条评论

qjyos4tmepazhbh2.jpeg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无人售饭机是一个什么样的商业逻辑,它解决了哪些社会问题?它未来可能打掉外卖平台一半份额的商业支撑在哪里?

在刚过去的 2017 年,国内餐饮业年收入超过了3. 9 万亿,从当下到未来,这个数值正在往 5 万亿的大关迈进。单就互联网外卖这块儿, 2017 年的市场份额也破了 2046 亿,消费升级之下,吃饭这事儿的商业价值屡创新高,无论B端还是C端,各方都能看到餐饮业有着巨大的商业机会。

筷玩思维(ID:kwthink ) 认为,消费者是餐饮业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如果以他们为主体来思考,从外卖到堂食、从到店到到家,消费者们最关注的无非是消费形式 ( 吃什么 ) 、消费便利 ( 怎么更快拿到外卖、更近到店 ) ,此外,价格、食安等因素也在影响着消费者的抉择。

另一方面,从商业环境去看, 2015 年左右至今,吃饭这事儿的商业模式除了到店和到家外,又多了一个入局者:无人售饭机。

虽然说无人售饭机的商业年龄并不大,但从它的发展趋势和未来前景看,无人售饭机将可能和外卖平台一样有着快速爆发增长的商业潜质。行内人士预测,当无人售饭机的线下布局趋于完善和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养成后,这个行业将有很大可能会造就一些新的商业巨头。甚至,无人售饭机或将有可能打掉外卖平台一半的市场份额。

那么,无人售饭机是一个什么样的商业逻辑,它解决了哪些社会问题?它未来可能打掉外卖平台一半份额的商业支撑在哪里?本篇文章将以多方视角来尽可能给出答案。

各自为营的外卖行业和无人售饭机解决了什么社会问题?

外卖平台是互联网+、餐饮+、新餐饮、新零售等对有些人可能摸不着头脑的新名词的呈现方式之一。

很多人都知道,外卖本就是用烧钱烧出来的商业模式和消费行为。外卖平台从过去免入驻费、免配送费、无抽成甚至巨额满减,到如今 3 公里平均5- 8 元的配送费、20%左右的商家抽成和渐低的补贴做到了数千亿的市场容量。早期“营养不良”的美团、饿了么等平台正在举起它的镰刀将B端餐企和C端消费者当成了可以被收割的韭菜。

不过,外卖平台开启了消费者线上点餐,让有优势的餐企将辐射面扩展到消费者所在的所有区域,外卖平台的价值显而易见。更快、更便利是外卖平台的核心竞争力,为了打磨“快”的属性,在当下和未来,以AI为主导的无人机送餐或机器人送餐将成为下一代外卖模式的新体验。

抛开消费行为等因素,快和便利是外卖平台的优势,从这个属性看,如果新出来一个比外卖平台更快、更便利的商业模式,那么是否可以说,它将有很大可能替代外卖平台入侵消费者的心智呢?

本篇文章的主角“无人售饭机”,它就在干这个事儿。一般情况下,无人售饭机也等于自动(自助 ) 售饭机、智能售饭机。不过,它也是一个同样需要教育市场的新商业模式, 2014 年左右,在外卖平台补贴大战的重点阶段,我们经常可见,很多企业的团餐都是集中配送到写字楼楼下或者茶水间的台子上,接着再让白领们排队将餐取走,在冬天时,如果配送时间过长导致餐品凉了,白领们还需要在微波炉旁边排队热餐。

这时候,商业细胞极其敏锐的创业者可能会想,是否可以在楼下放一台可以加热的售饭机?

2015 年左右,一种新的商业模式突然杀出来,饭美美、三全鲜食、趣吃饭、速位等无人售饭机品牌开始在线下布局这个新模式,在商业模式上,除了饭美美、三全鲜食是通过中央厨房+APP+零售柜切入外,其它的无人售饭机品牌直接和餐厅后厨合作,通过提前线上预订+货柜取餐的形式来提高用餐效率。

多个商业模式主导之下,餐饮业从单独的堂食为主、外送为辅,延伸出了外卖、无人售饭机等获客方式,与外卖和传统堂食相比,无人售饭机实现了从人等饭到饭等人的消费愿景。

相比之下,三全鲜食和饭美美等企业,更是用中央厨房配餐到办公楼区域,将用餐距离缩短到了垂直 20 米到 10 米之内。看起来,大幅度地提升用餐效率是无人售饭机最大的商业价值,但如果我们深入了解就会发现,看起来好像很简单的无人售饭机其实还有很多商业可能。

抢夺最后一百米,身处其中的各品牌切入市场的路径和方式是?

如果区分开堂食和外卖,除了无人售饭机,还有一个类似的业态:日系便利店的鲜食盒饭。

2016 年左右,日系便利店如全家、7-11、罗森等品牌纷纷发力便利店盒饭,通过密集性的商业中心、写字楼、生活区等多方布局,依托中央厨房冷链配送到店,消费者选品后结账,店员用微波炉加热后,即可在店内的休息区用餐或带走。

这种模式发展至今,Today便利店、全时便利店、便利蜂等便利店品牌也纷纷推出了鲜食盒饭,在用餐到店的选择上,便利店盒饭是消费者的新选择,而到家这块儿便利店也与外卖平台有一定的合作。但总体上来说,这种形式还是和传统餐企线上、线下的消费模式差不多,当便利店盒饭的价格与传统餐企持平后,便利店餐饮充其量就是玩个新鲜感、便利感而已。

在如何减少消费者等待时间,如何更靠近消费者的用餐形式上,无人售饭机出现了。我们从无人售饭机的前端看,它就是一台集扫码支付销售、放置并加热盒饭的的冷链零售柜而已,虽然如此,但各品牌的呈现方式也各异。

以速位和趣吃饭为例,它们的运营思路较为类似,都是通过向餐企提供智能设备,做到了提前支付预订,消费者在移动端一键下单订餐,而后根据系统提示,再直接到店从货柜中自助取餐即可。

不和餐企直接合作,三全鲜食就是一个吃螃蟹的大咖。据悉, 2014 年三全食品就开始进军鲜食餐饮,继而推出了三全鲜食项目。 2015 年,三全鲜食在上海和北京等写字楼区域铺设了为数不少的鲜食售货机,并同步上线三全鲜食App。

那么,这只螃蟹味道到底如何呢?从三全对外公开的信息看, 2016 年至 2017 年,三全鲜食这个项目可谓连年亏损,即使三全经过多年的磨合将一代机升级到如今的四代机,也依然止不住业绩持续下滑。

在商业模式上,三全鲜食通过中央厨房进行餐品制作并冷链配送到自主研发的售饭机,顾客端则用App进行点餐。

在市场竞争和消费者的选择上,三全鲜食也直言,相比品种更为全面的便利店盒饭,三全鲜食自身并不具备太多的优势,一是机器空间限制造成SKU不足,二是消费习惯尚未养成。

目前,在四代机中,三全鲜食做到了在盒饭之外,也加入了其它长效产品,如通过“鲜食+鲜奶+鲜果+零食饮料”的产品组合,改变消费者对无人售饭机只能买饭的固有认知,也用来培养午餐、晚餐之外的消费习惯,另一方面,此举也有望提升三全鲜食的客单价。

近期,三全鲜食项目负责人在公开渠道表示,如果三全鲜食在上海能够做到 1000 台售饭机的市场占有率,那么基本就可实现盈亏平衡,但目前三全鲜食已经全面撤出北京市场,在上海市场的售饭机数量离 1000 台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

饭美美同样是通过自建中央厨房+冷链配送和App预订下单来形成商业模式的闭环,从 2015 年至今,饭美美自主研发的售饭机已经迭代了 3 个版本。在线下,饭美美目前已经完成了北京、大连、沈阳、上海 4 个城市的布局,并预计 2019 年开通杭州、南京、深圳等地。在线下终端机器数量方面,饭美美在国内布局的总数已经超过 600 台,其中北京作为重点市场,大概占了 300 台左右。

8 月 26 日,“创造饭圈101”F+饭美美鲜食外卖平台 2018 战略发布会在北京国贸大酒店举行,饭美美创始人郝景振、联合创始人张娴携全体饭美美同仁与行业领导、学者专家、业界翘楚、媒体朋友一同见证“新模式·新外卖”的外食新升级时代的开启。

会上,饭美美创始人郝景振指出:饭美美的此次战略升级主要围绕两个方面,一是“F+”,从应用型App升级为社交型App,二是饭美美从智能餐饮企业升级为新型餐饮平台企业。升级后的饭美美,凭借前 3 年的积累,一方面以大数据为依托,通过数据沉淀和数据检测,输出智能售卖机的点位选择标准和销售标准,指导加盟商精准选址及营销,另一方面,以标准化生产线为基础,饭美美输出智能工业化厨房的构建标准,为餐饮品牌及更多有类似需求的企业提供服务。而F+平台和强大的个性厨艺标准化研发团队,将为前两者保驾护航。

与此同时,饭美美认为,无人售饭机进军盒饭市场,为消费者解决吃饭这件事儿,其优势和差异化不只是更快、更便利而已,在用餐各方面的思考中,餐饮业最大的危机应该是食安问题。外卖平台几乎不生产餐品而只负责配送,这也可能是食安的不可控之处,在未来,无人售饭机的研发技术、通过中央厨房对食安和产品链条的全方位把控,加上对行业的判断和升级能力将成为无人售饭机品牌的核心竞争力。

探讨无人售饭机的商业呈现,如何更精准get到消费者需求?

2018 年口碑发布智能餐厅解决方案,除了智能POS外,其中就有为餐企提供服务的智能柜,它做到了给消费者提供提前订餐而后再通过门店智能柜取餐的服务。

从商业呈现上看,口碑的智能柜和无人售饭机的速位、趣吃饭等品牌其实大同小异,它们都是为餐企赋能,打开了堂食服务的新接口。从当下看,它仅仅是为餐企提供一个环节需求的满足方式而已。

换句话说,智能柜、无人售饭机、外卖平台等商业模式都是基于餐企作为前端来为后端消费者提供服务,它们的本质都脱离不开餐企。从食安可控的方面来说,食品制作这一环节只有独立出来,才能谈真正的食安控制。

所以像海底捞、巴奴、西贝等大餐企都在主抓中央厨房、供应链等环节来做到食安可控,不过,这是基于后端产品力和品牌力的布局,对于消费者来说,他们并不在意餐企是否做好了后端供应链。消费者不管餐企的食材是在菜市场采购还是冷链物流配送,他们更关心的是,你是什么品牌?卖什么?是否方便消费?

由此看来,品牌IP和中央厨房产品标准化能力加上线下密集式的布局将可能是无人售饭机当下和未来的核心方向。

三全鲜食和饭美美皆有自己的中央厨房,但三全鲜食已经将主战场收回上海。饭美美在 8 月的战略发布会上宣布,未来将与知名的餐企IP结合,通过餐企提供的标准化菜单,由饭美美中央厨房采购和生产,再通过消费者提前预订的方式配送至线下售饭机中。

据筷玩思维了解,目前与饭美美有合作的餐企包括霸蛮牛肉粉、大虾来了、热辣生活、饭爷、淘汰郎、眉州东坡、狗不理、真功夫等近 50 家餐饮品牌。也就是说,消费者可以在饭美美布局售饭机的区域,提前一天或者一周时间在App中预订带有品牌IP的餐品。

另一方面,饭美美的App也在本月从单纯的订餐软件升级为带有社交属性的鲜食外卖平台,消费者和餐企或者美食达人可以通过上传菜谱到饭美美后端,在饭美美App上开店,而生产这块儿则由饭美美的中央厨房来负责。

从商业呈现上看,速位、趣吃饭等提供智能支付货柜的品牌,未来可能会和口碑推出的智慧餐厅解决方案绑定合作,而饭美美和三全鲜食初步做到了全链条的自主把控。饭美美创始人郝景振对筷玩思维表示,技术型和平台式赋能,将会是自动售饭机当下和未来的最大竞争力。

综合起来看,消费者的用餐需求和用餐方式正在被商业各方入局之后的不同呈现持续带出新的玩法,更快、更方便的用餐需求由外卖平台和自动售饭机品牌来针对性满足, 1 公里左右的到店需求,则有餐厅和便利店盒饭类的双重选择。

餐厅、外卖、无人售饭机、便利店鲜食成了消费者用餐的四大选择,而未来随着商业的持续裂变,也可能会出现新的用餐形式,不过从当下看,无人售饭机可能是最靠近消费者和最方便的用餐方式了。

结语

当下是日新月异互联网+之下的新餐饮时代,回望 10 年前,消费者的用餐方式无非就是去门店消费或者集中打电话订餐。那时候,饿了么团队还在试吃互联网外卖模式的这只螃蟹,那时美团还没成立,大众点评也仅仅是一家第三方消费点评平台而已,那时也同样没有新零售、没有新餐饮、没有O2O等众多时髦概念。

而如今不过 10 年时间,外卖平台就发展成了数千亿的市场规模,它以更快、更便捷的互联网消费模式让消费者持续追捧。

在商业逻辑上,更快是外卖平台的优势,也可能是唯一优势,未来,外卖平台将通过AI技术和无人机来为送餐环节赋能,但无论如何,它永远绕不开从餐企厨房到消费者之间这数公里的距离。

2016 年左右,共享经济的风口推动了无人零售柜和无人货架的发展,在消费者眼里,它的呈现方式还是以销售零食为主,很多人甚至还不知道,盒饭也能通过无人零售柜来销售。

但早在 2016 年之前的 2014 年左右,三全等企业也早就在发力无人售饭机了。虽然数年过去,无人售饭机的商业模式还处于教育市场的商业初期,不过,这个行业和外卖平台类似,只要无人售饭机品牌将市场基建做好了,迎来商业模式的爆发期就是迟早的事儿。

而反观外卖平台,如果它未来的核心优势依然只是更快而已,那么外卖平台的隐忧将会陆续浮出水面。从商业路径上看,当无人售饭机品牌将零售柜直接放在最靠近消费者的地方,做到了更密集性的市场布局以及食安把控后,以外卖的最后 3 公里PK无人售饭机的最后 10 米,无人售饭机品牌打掉外卖平台一半的市场份额将不是难题。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