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00后与社交的无限种可能:我们都一样

2018-09-28 08:57 稿源:全媒派  0条评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

2018 年,是 00 后的成年元年。

一个月前, 00 后的新生奔赴大学校园, 00 后的黑话在互联网上出圈刷屏。

加好友叫“扩列”,加了好友可以养火和nss来互动,如果不聊天就成了“躺列”,聊得好则可以cdx(处对象)…… 人们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 00 后是这么依赖线上互动的一代人,以至于他们社交暗语中的很大一部分,就是用来定义社交关系本身的。

2018 年,也是社交回暖的一年。

熟人社交领域,子弹短信横空出世;而陌生人赛道的竞争更为激烈,从主张灵魂交流的soul到用漂流瓶闪聊的一罐,许多正在崛起的应用都在努力让自己“年轻化”,以抢夺未来社交主力的注意力。

所以, 00 后到底是怎样的一群人呢?

“只有在圈子里我才能讲真心话”

橙子这个年轻女大学生在网上有两幅面孔。

在微信里,她只和现实中的熟人打交道,签名是“一个从来不发朋友圈的人”,相册干干净净。

而在QQ上,橙子是一个二次元同人画手,满列表的网友,空间里遍布同人画作和沙雕笑话。

在橙子的世界里,微信是冷冰冰的通讯工具,QQ里藏着热爱:她熟稔地在两种社交状态中切换。

在现实的那一面,橙子是不被认同的边缘人。

身边的同学知道她喜欢画画,会在背地里说她“奇怪”。妈妈觉得她自闭,看到她交网友,会大骂网上都是骗子。

于是,她中学时只能偷偷地和喜欢的画手们互寄画作,有些是新年赶出来的贺图,有些是两个人的合画,还有许多人玩的接龙传画。在那些互相分享和赞美的日子里,她收获了好多自信和温暖。

“二次元人和三次元人的三观不太一样。很多生活中不如意的事在二次元才能讲,大家会有共鸣,但三次元人听了只会觉得你矫情而无聊。”

于是,相隔万里的网友成了橙子的树洞,在二次元之外,她能随意聊生活的不顺心。所有的脆弱和负能量,都可以被次元壁包容。

而面对近在眼前真实的人,她却讲不出心事了。

这种不被理解而又渴求理解的苦闷,并不是二次元的专利,它属于很多平凡而敏感的年轻人。

没有人会永远年轻,一些 80 后和 90 后在走过一段岁月后变得成熟,从这个状态毕业了。

但永远有人年轻着,现在轮到 00 后。

他们在现实中缺乏存在感,于是想逃离人群,逃离朋友圈,逃离真实生活,而近来层出不穷的新兴社交应用则负责稳稳地托住他们。

但很快他们就会发现,高质量的虚拟社群始终是稀缺资源。刚进圈子的时候,橙子接触的是贴吧,后来换成微博,如今这些平台相继被“KY小学生们”攻陷,她又转移到了QQ和Lofter。

进击的 00 后与社交的无限种可能:我们都一样

Lofter上的二次元专区

“KY呢,就是没有眼力见儿,讲话狂妄的杠精,小学生是指心智不成熟。”橙子介绍起这些的时候眉飞色舞,“还有大触,一般用来称呼画画或者写文特别厉害的人。但这个叫法是几年前的,太老了。我比较喜欢叫太太。“

但在 00 后的黑话中,橙子也只是对二次元的部分了如指掌。她不追星,于是对饭圈用语一无所知,她对“走花路”和“zqsg”的理解,可能还远不如一个饭爱豆的 80 后。

很多年前,社交媒体上流传的是“我爸是李刚”和“你妈喊你回家吃饭”,那时候互联网流行语还是属于全体网友的。如今, 00 后的线上互动拥有了更加浓烈的圈层的色彩,普适的社交话梗只会越来越少,就像这个山头兴趣部落的居民,未必听得懂隔壁山头的方言。

如果说在社交方面, 00 后重复了前辈们青春期的孤独和躁动,那他们似乎在把这种情感诉求变得更加分裂与多元。

“我不想聊那些所有人都了解的话题”

“我是个man,不是个woman。”

这是阿泽玩语C(语言cosplay)的第四年,他十六岁,活跃于各大语C群,只对相熟的网友透露自己的真实性别。

最近,他在一个西方魔幻群写戏,扮演七宗罪里的嫉妒:利维坦。

“蛇妖,技能很强大,可以控制三个目标,斩断他们的意志。” 如果不喊停,他可以滔滔不绝地介绍下去。

这个群以动作戏为主,阿泽需要时不时“张开我黑色的幅翼”,或者“用死神的翅膀笼罩他们全身”。但语C的剧本主题非常多元,有大热的影视,也有游戏、动漫和小说,这给语C带来了无数种画风。

如果剧本是某部热播的偶像剧,玩家就需要演绎霸道总裁和傻白甜女主,严格按照二者的性格进行文字互动,甚至手动打出“托起你的下巴”和“邪魅一笑”。

进击的 00 后与社交的无限种可能:我们都一样

语C APP“名人朋友圈”的角色选择页面

芬格尔是阿泽最常用的皮(角色),也是他入坑的契机。

这是校园奇幻小说《龙族》中的人物,一个万年留级、满口白烂话的抠脚大汉。

阿泽觉得自己和芬格尔很像,“一样的废柴,一样的丧,就好像提前进入了中年。”

“没意思、不开心”,这是他对中年人的想象,也是他对自我的概括。按他自己的说法,他从小学末期开始就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为此,他精挑细选了一批爱好,以唤醒和捕捉久违的快乐。

语C通过了他的审核,因为他塑造某个角色时,那种全情投入的状态可以带来短暂的快感。追星则不行,因为他“厌恶无脑追捧”。

这种精神洁癖蔓延到了他的日常生活中。他今年高一,身边的同学们都在谈论课业、八卦和校门口的小吃,他却总是沉默,因为“不想参与到那些所有人都了解的、普遍的话题中去”。因此,他几乎拒绝了所有低门槛的现实社交,转身拥抱网络上基于爱好和三观的有效交流。

进击的 00 后与社交的无限种可能:我们都一样

或许就是语C的出现,将阿泽从尬聊中拯救了出来。在这里,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有了一个非功利性的目标:大家怀着对剧本的兴趣而来,拥有自己的角色使命,齐心协力地完成一出好戏。这使得社交变得不那么赤裸裸,不再是为了社交而社交。

在语C的圈子中,主流玩家是喜欢幻想和表演,热爱二次元和IP的年轻女孩们,这直接导致阿泽的QQ号上95%的好友都是女生。

“我被女人瞧不起很多次了”,他很认真地说。

这也是他填假性别的原因:他认为女性的细腻和想象力在语C中占据天然优势,为了更好地融入圈子,少受歧视,他必须这么做。

这或许就是互联网上垂直细分社群的魔力吧,生活中看起来多风马牛不相及的个体都可能走到一起。

阿泽还有不少语C之外的爱好,譬如钢笔和观星,都被他描述成了中老年夕阳红专场。

他将玩笔的“老者们”称为同好,玩语C的小姑娘称作圈友,这些人被他认可为自己的同类。他依赖,也只依赖个性,在人海中锚定自我。

外界用年龄标注了 00 后,并赋予这个群体不少共性和内涵。但在 00 后阿泽看来,这或许是最无效的标签。

不过,阿泽对自己的标注倒也未必准确。

他把自己描述得特别佛系,但事实上,他对这个世界的不满和拒绝相当强烈。或许他最常玩的另一个皮,金庸小说里最最倨傲的“天王老子”向问天,才更接近他本人。

“碎片化有什么不好?”

阿泽说自己“活在二次元”,而闪闪则像是他口中“过于现充”(现实生活充实)的那群人。

闪闪 99 年 12 月生人,机械制造大一在读,朋友都是 00 后,于是她自称为“精神 00 后”。

”一个很老很老的电视剧… 特种兵之火凤凰, 13 年出的。“她说起最近在追的剧,有点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13 年在她看来是特别久远的事儿,而她追看的另一部电视剧还在连载:吴磊主演的《斗破苍穹》。

吴磊的生日也在 99 年的 12 月,只是吴磊爱打游戏上了热搜,她却连在游戏里发言都不敢。

据闪闪回忆,高中五十人的班级,只有五个人是不打游戏的。为了跟上小伙伴们的话题,她开始接触王者荣耀和刺激战场,但必须和熟人一起玩。

游戏对她而言,不过是生活的附属品或者某种延伸,玩游戏也不过是换一个场景维护现实的社交关系。

进击的 00 后与社交的无限种可能:我们都一样

但对闪闪的朋友们来说,游戏是一个更为宽广的世界。他们会在里面认识新的同伴,然后发展出新的战斗情谊。所以后来偶尔落单的闪闪开始接受陌生人,但依旧害羞得连不了麦,更别提在游戏里交朋友了。

有时候闪闪听着陌生的队友们在耳机里互坑互骂说段子,听到有趣的地方会暗戳戳地笑,但还是闭紧嘴,她本能地觉得在互联网上自我暴露是件危险的事儿。

闪闪 01 年出生的高中同桌就没有这种本能。

同桌是一个落落大方的女孩,广识游戏好手,日日相约峡谷,最终在王者荣耀里打到了星耀的高段位。

她会在写作业的时候和网友开着语音聊王者,聊嗨了就来几局,然后第二天一早到学校拿过闪闪的作业本一顿猛抄。

最让闪闪惊奇和羡慕的是:同桌从拥有自己的QQ号开始,就自然地把线上社交纳入了自己的人际关系。她不区分同学和网友,而是给予二者同等的信任和关注。

“可能这就是代沟吧。”闪闪想。

进击的 00 后与社交的无限种可能:我们都一样

在最近的聊天中,闪闪得知同桌不再玩王者荣耀。她放弃了自己的星耀账户,也放弃了账户里绝大部分从未加过QQ和微信的游戏好友,转向了第五人格,一款今年刚刚开放公测的游戏。

她甚至没想过要告别,因为忙着适应新鲜的大学生活,还有新鲜的游戏。和她一样的 00 后还有很多,他们作为互联网的原住民,早就习惯了加速迭代的社交和娱乐。

或许对于他们而言,短暂不是缺点,喜新厌旧也不是一件坏事,这不过是下一场相遇的前奏罢了。

“不过她肯定会把第五人格也玩得很好啦,然后也会认识很多新大腿。” 闪闪回忆起许多朋友放弃上一个游戏入坑王者荣耀时的情景,也不觉得稀奇了。比起自己这样格格不入的玩家,能够在一场游戏中享受过并肩作战的滋味,哪怕只是碎片化的陪伴,又有什么不知足呢?

你好, 00 后

当人们谈论 00 后时,他们其实在谈论未来。

对一些人来说,未来意味着陌生的威胁,于是 00 后成为了满嘴黑话、不可理喻的小屁孩。对另一些人来说,未来意味着潜在的机遇,于是 00 后成为了被研究的用户,以及新兴创业的风口。

世界对 00 后的关注,有时会让他们感到莫名其妙。

闪闪从不觉得自己特别。她的家族里有很多兄弟姐妹,但不管是 97 年的表姐,还是 05 年的弟弟,她都像朋友一样交流。

“其实圈子里 95 后也很多”,阿泽不认可语C是属于 00 后的游戏,他甚至对这个以 00 后为主题的采访感到错愕,“不是聊语C吗?”

橙子在采访结束的一个星期后,发了人生第一条朋友圈。她加入了本校的新媒体中心,负责给推送画插图。这一次,她主动打破了次元壁。

二次元和三次元之间的壁垒,没有那么坚不可摧,同理, 00 后和 95 后乃至 90 后的代沟,也未必有多深。如果你能试着去理解他们的生活逻辑,你会发现人类的情感和欲望一脉相承,在不同的技术时代历久弥新。

等你明白了他们的心情,再回来看他们的黑话吧。也许你会发现:他(她),就是从前那个你。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