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烧钱不吃香了!这些大型消费品创企正掀起新一种淘金热

2018-09-06 09:53 稿源:猎云网  0条评论

QQ截图20180830092838.jpg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9 月 5 日报道 (编译:柠萌)

编者注:现在,太多的初创企业依靠获得投资者融资而快速发展壮大。在这样的行业趋势下,也有一部分企业拒绝接受融资,靠自身发展战略成长为了行业领导者。本文将带你了解这样一些初创企业。

在一群新的企业家的策划与领导下,大型的消费品品牌正在快速成长,比如MVMT和Tuft & Needle。这些初创企业不依靠风险投资来筹集资金,而仅仅依托银行便迅速扩大业务,成为行业佼佼者。

Moiz Ali创办了自己的初创企业Native。该公司的盈利单单靠生产一种天然腋下除臭剂。当与湾区其他企业家呆在一起时,Ali忍不住感到有点儿难为情。

“在硅谷,如果你的公司没有获得融资,通常会很尴尬。” Ali表示:“当我参加聚会或晚宴时,企业家们会谈论他们手底下有多少员工。但对我来说,我的公司只有我。”

最终,Native从专业投资者和个人投资者那里共获得了 55 万美元的投资,这在初创企业领域是微不足道的一个数额。因为在这个领域, 1 亿美元的融资和 10 亿美元的估值听起来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对Ali来说,有限的资金意味着在市场营销方面的谨慎支出,员工人数从未超过 10 人,更难得的是,每次销售都需要盈利。在最初的日子里,Ali和他的小团队甚至还对每一位失望的客户进行了后续跟进。这种模式最终导致了所谓的“产品市场契合度”,也就是说,他们创造出了一种产品,而这种产品在某个特定的市场上有很多的客户愿意消费获取。

因此,当宝洁去年以 1 亿美元现金的价格收购Native时——仅仅在公司推出两年半之后——Ali可以笑到最后。他仍然拥有公司90%以上的股份,身价不菲。对他来说同样重要的是,他继续担任首席执行官,牢牢把握着品牌的命运。

“我希望硅谷不要大肆赞美和鼓励那些大规模的筹资活动。” Ali说, “这样人们就不会尊重一个人自己的能力。”

新一轮的淘金热?

过去五年里,美国的风险资本和私人股本投资者争相为一种被称为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初创企业的新公司提供资金。像Native一样,这些DTC初创企业通常被定义为通过自己的网站和应用程序在网上销售自有品牌产品的公司。

近年来,这个行业里的许多规模最大的公司,比如剃须刀公司Harry’s,床垫制造商Casper和服装品牌Everlane,也都在不断扩大。随着在线获取新客户的成本增加了,他们不仅在像Target这样的物理零售连锁店销售商品,也开放自己的实体商店来扩大业务。

这类公司利用了不断变化的消费者习惯、Instagram等新的营销渠道以及Shopify等软件供应商的组合,大大降低了建立和发展专业在线商店的成本,扫清了技术障碍。

在此过程中,许多这样的零售品牌已经说服了风险资本投资者,使这些投资者相信他们的快速增长和数字DNA可能会带来与科技公司一样的价值创造。但更快的增长是否意味着更快的市场饱和?

根据CB Insights的数据,仅在 2018 年前 8 个月,投资者就向这些新兴公司投入了 12 亿美元,几乎是 2013 年4. 26 亿美元的三倍。仅在一笔交易中,软银就斥资2. 4 亿美元收购了Brandless不到一半的股份。Brandless是一家刚刚成立一年的初创企业,主要销售自己的包装食品和家居产品。

对于美国DTC初创企业的融资来说, 2018 年已经是创纪录的一年。

但在过去 12 个月里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DTC初创企业筹集的风险资本很少,甚至有些根本没有。但是它们仍然经历了一系列的大规模收购。

于是,DTC创企那些雄心勃勃的企业家们的新路径蓝图就出现了,它颠覆了科技界最近的传统观点,尽管它遵循的是老派的商业规则:以高于成本的价格销售差异化产品并进行营销;如果你想获得更快增长,就把利润再投资到企业中。

小风投,大收购

两周前,手表制造商Movado宣布,计划斥资至多 2 亿美元收购DTC手表初创企业MVMT,其中 1 亿美元将预付。MVMT的管理团队和 40 名员工拥有这家初创公司的全部股权,其中公司的两位创始人持有公司绝大部分股权。

就在上周,床垫巨头Serta Simmons称,它打算与Tuft & Needle合并。Tuft & Needle是一家成立 6 年的初创企业,生产并销售一系列泡沫床垫。他们将床垫折叠成盒状,直接运送给客户。这家初创公司的创始人将负责所有合并后的床垫品牌的电子商务运营。

Tuft & Needle去年盈利1. 7 亿美元,营收均未接受任何外部投资。创始人用自己的 6000 美元现金创办了这家公司,后来又借了 50 万美元贷款。两家公司的合并条款尚未披露,但业内人士认为,经过公平的交易后,这家初创公司的估值可能会在 4 亿至 5 亿美元之间。

MVMT和Tuft & Needle的合并,加上宝洁去年 11 月收购Native,这两笔交易对关于下一代的大型消费品牌将如何建立提出了重要的问题:为什么还是有许多DTC企业家放弃自己在公司的大额股权,将股权转手给投资者来换取资金呢?

唯一一个成功的大公司是Dollar Shave Club。这家公司在从投资者那里筹集了1. 6 亿多美元资金后,于 2016 年以 10 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联合利华。为什么投资者还在继续向这些初创公司投入巨额资金呢?

会有更多像Dollar Shave Club这样的DTC创企出现吗?还是这家公司会作为一个罕见的例外继续存在下去?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